枯骨吹笙

(原创角色+艾克斯奥特曼)恋物癖(17)OOC预警注意

十七章 赴死
黑暗雷暴能量直接接触身体。
重点从负伤的背脊疯狂的涌入。
零冷得瑟瑟发抖,他清楚就算自己被黑含能量改造也不过是强化身体和失去意志,不会给艾克斯他们带来更大的威胁……等等,失去意志?
零呆住了,像是被人打了一巴掌的孩子。
一瞬间他觉得很冷很冷,冷得骨子都结了冰。
有什么正在入侵他的意识。要占据他的身躯。
直到这时,零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索取力量的苦果。他让那个自称是被自己舍弃的自我,拥有了意识,拥有了实际存在,拥有了反骨和野心。
是他亲手打破了镜像,打通了之间的连接。将恶释放。
他与红眸的鹰贴面,他能感受得到自己的身体正在被对方一点一点的占领。像是病毒。
“你早就算计好了一切。从我被黑暗雷暴力量入侵开始。是吗。”他轻轻的说。眉眼低垂。
一切都说得通了。
为什么敌人的目标如此明确,为什么要说他是一伙的同类,为什么总能轻易的找到他。
应为是“他”自己,通风报信。
“很久很久以前,就开始了。从你第一次索要力量。”红眸的鹰发出渡鸦一半尖锐的笑。“终于你走到了快要恢复记忆的时候。于是,我准备动手了。”
“凭什么舍弃我?我亲爱的本体。为什么要对我如此厌弃。以至于宁愿重创,也要生生将我从你意志里分离?”他的口吻含着血带着怨,凄厉至极又带着无可救药的悲伤。
像是被抛弃的孩子。
“我不记得了。”陌生的,零眨着眼睛,刻意的无视了那一份感觉。他又在逃避了,逃避他的过往。
不,他不想知道。
“这个黑暗雷暴能量,哈,他给了我一个机会。那能干扰你的意志。而我,则可以趁虚而入。”并不搭理零的回答,红眸的鹰自顾自的说着。有些话憋了太久。不吐不快。他成功了,那么,为什么不向失败者炫耀一下呢?
“你越是虚弱,越是伤痕累累,我成功剥夺身体的机会也就越大。”
“只不过我没想到你对自己也如此狠,为了解除影响居然甘愿在被奥特战士的光线再贯穿一次。”
“那让我不得不去借助古阿肉体,去利用他们。帮助我。”
他满意的收敛羽翼,看着越来越多的黑色物质融入零的身体,取代他的意志。
他愉悦的笑了。真正的,不带半分嘲讽的笑。单纯得像是得到糖果的男孩。
眼里却是凄厉的疼痛。他沉默了很久,终于轻轻的说。
“现在。我终于——”
他化成了烟雾,彻底的没入零的身躯。
“得偿所愿。”
……
“零!!!”看到被黑暗雷暴能量淹没的零,那几乎是压断了大地和艾克斯理智的最后一根稻草。他们可没学过如何应对这个。巨大的恐慌让他再也没办法维持冷静。
他疯了一般的冲了上去,生生用血肉之躯承受敌人的攻击,他横冲直撞,试图靠近一点点,哪怕一点点也好。
巨大的豁口出现在艾克斯的身体上。
光粒子飞溅。
他几乎放弃了一味的防御,杀红了眼,只知道机械的,毫无章法的挥舞着双剑,不断的进攻,前进。
每前进一步,他的身上就会溅上更多的血。或是他的。或是敌人的。
他感受不到了。
几乎是在某个瞬间。零切断了与他们之间的连接。
他感受不到零了!
“喂!你那是去送命!”本就不利的形势几乎成了一边倒。没有人能够托付后背,翔陷入了苦战。很快,本就透支了体力的他变得力不从心。
敌人几乎是杀不完的。打完一批天空上的空间扭曲又会及时的补充新的兵种。密密麻麻的,无穷无尽。
不把那该死的空间扭曲合上……这将是无休止的战争。
而奥特战士的体力是有极限的。
零碎的光能量从黑红交接的皮肤上溢出。
他受伤了。
最糟糕的不过是被敌人从背后狠狠的砍了一刀。翔被砍的向前扑去,又被前面的敌人狠狠的重击腹部。
来自地底的战士发出一声急喘,单膝跪地。
他已经……快到极限了。
用余光看见艾克斯同样好不到哪去。没有后背的防护他的左肩插着一把刀,腰上被留下了一道皮肉外翻的伤痕。
胸前的计时器发疯似的报警,几乎让人怀疑那下一秒就会熄灭。
尽管如此。
他任然拼命的想要靠近那个被黑暗雷暴能量沐浴着的敌人,还有他手中的鹰面神明。
“……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啊。”翔都有点动容了,这画面实在是太过凄厉,他扭过头,抱着某种执念,继续战斗下去。
不,他可不会被这些小喽啰给击败。
他不能。
“让你久等啦,翔。”天空再度被撕裂。盛大的光芒带着强大的力量,一个陌生的巨人,高抬着手臂,掌心汇聚着璀璨的银河。
金色的电流围绕着云状的星河。酝酿着庞大的能量。
他终于松手。
银河应为失去了力量的稳定而变得狂暴。
那从天而降,并迅速的扩大范围,狠狠砸下将围绕着维克特利一圈的敌人击退。
陌生的巨人稳稳地落在了翔的跟前。牢牢的将他护在身后。
“小光?”愣了愣。翔松了口气,紧绷的脸柔和了些许,他笑了笑。“太慢了。”
支撑起身体,翔站起来,新出现的巨人及时伸出了手,扶着他直到确认他站稳,才松开。
他们并肩而立。
“先消灭敌人?”看着又围上来的古阿军团,小光一脸真拿这些家伙没办法的表情,摆出了战斗的姿态。
“不。先把那后辈拖回来。再这么下去他离死不远了。艾克斯。赛罗以前提到过的家伙。”抱臂看着还试图杀出重围的艾克斯,翔头疼的叹了口气。
“喔,是他啊……他怎么?”看起来有点失控??小光有点头疼的看了看四周。初来乍到,他还真有点摸不清情况。这场面也太混乱了点???
“一言难尽。先把他拉回来。”翔通过奥特转化将左臂变做艾雷王的长尾,轻轻一甩,勾住艾克斯的腰将人拖出了战圈。
而小光也眼疾手快,在艾克斯倒飞回来的时候,稳稳的接住了对方,还顺手拔掉了还插在艾克斯后肩上的长刀。
“我要去救他!”大地还试图挣扎。
“……”翔头上青筋突突直跳。二话没说。缠在艾克斯腰上的艾雷王尾巴一个放电。滋滋两下就把人给放到了。
“……”抽了抽嘴角。小光有些怜悯的看着后辈,他……不敢拦。
———
突兀的一道黑色的雾状成圈式猛然扩张。
几个奥特战士一时没有防备,纷纷被这股力量给荡了出去。
“又是什么情况啊真是……”揉着头从地上爬起,一切发生得突然。
一个黑色的,没有翅膀的鹰面怪物凭空出现在莫尔德身旁,红色的眸锁定了他们,带着明显的恶意。
“……啧,麻烦了。”翔也看清了滚滚黑雾里逐渐凝聚出轮廓的零。俨然……他看起来可不友善。
艾克斯。大地。他们没有说话,只是挣扎着试图爬起,又应为身体已经到了极限半跪在地。
鹰出手了。
几个奥特战士登时如临大敌。
吞吐如烟的黑色雾气在鹰的掌心汇聚。端静漂浮,看起来非常无害。
风不止。
而树巍然不动。
一道“死”的意志被下达。
那一瞬间,黑雾仿佛被赋予了生命,嘭的扩散开来,疯狂的涌出,化作一道道靓丽的黑色箭矢,曼丽的浮空跃动,宛转千回。
那一瞬间。
在场所有古阿军团的黑影,全数被击中。
黑雾如同腐骨之蛆,疯狂的蔓延,吸干了宿主的血,噬咬宿主的皮,肉。吞进他所有的生机。
一阵风吹过,屹立的一架架森森白骨。
被风一吹,散成了灰烬。
黑雾裹着血光腥气回到了鹰的手里。
瞬刹之间,掠空十里,血流成河。枯骨寒沙。又刹那回还。仿佛没事人一样,把玩着新鲜的生机。端得是无动于衷。
“你什么意思。”蝙蝠战斧直抵鹰面神的眉心。莫尔德眸光森冷,满是戒备。“计划里可没有这一环。”
“计划里养没有断翼这一说。”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里黑红色的雾气,红眸的鹰眯着眼,抬手将雾放在他的鸟喙前,尽饮这些新鲜的生命。
“你不该折断我的翅膀。那很疼。你明白吗?大黑个?”贪婪的吸收着久违的东西。生机灌入这具伤痕累累的身体。
咯嚓咯嚓。美妙的骨骼生长的声音。那一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生长,转破皮肉,连接胫骨。
森白的骨翼从背后展开。
“只能恢复到这个程度吗?”不是很满意这个成果,肌肉生长的速度明显缓慢了下来。
不适的拢了拢翅骨。红眸的鹰惋惜的叹了口气。
“不要用那么戒备的眼神看我。我又不会吃了你。”手心的黑雾已经完全没有血色了。
他吸收得非常完尽。“更何况——”
“兵多不如兵强,不是吗?”
“喝,我倒是觉得——”战斧高高扬起。“兵强不如兵忠呢!”
蝙蝠战斧在鹰的颅顶一寸停驻。
鹰面神只是做了一个简单的动作。
他伸直了手,覆盖着黑雾的利爪抵在莫尔德的咽喉。
势均力敌。
“我想——现在可以安安静静的来一场谈判了,是吗?”
“哼。”率先收回战斧。莫尔德冷哼一声。“先杀了碍眼的奥特战士,我们在好好分个高低!”
“正有此意。”
红眸的鹰发出沙哑的笑声。眼里三分漠然七分嘲弄。
他把头转向艾克斯。
目标再明确不过。
“那两个异次元的奥特战士你老相识,就交给你了。那边的那个。我来解决。”
“成交。”
挥舞着战斧,莫尔德率先冲上前去。他发出热烈的咆哮,黑袍猎猎飞扬——在他的眼里,被复仇与怒火的光焰填满,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满脸困惑,如今的战局并没有改观,混乱的一塌糊涂。小光一脸苦笑。
“那边那只凶残的大鸟——”变幻出武器,他跨出一步。挡下莫尔德由上至下站下的蝙蝠战斧。
“是敌是友??”
“那家伙?跟艾克斯和他的人简体之间有深厚的情谊。”翔默契的趁着小光阻拦莫尔德的空挡变成了骑士形态。通体蓝白两色,肩、腕,头部的水晶则是呈现出纯粹的红。
他挥舞着骑士天籁,抬腕斜刺,目标是莫尔德的膝弯。
任何时候,放倒敌人,打断对方进攻的节奏,都是明智之举。
“不过被黑暗雷暴能量侵蚀了。按大地的话来说,被那玩意击中的没几个人能保持脑子正常。虽然那家伙平时也没正常多少。”
“哈??能被你有如此高的评价的家伙真是少见。”
“这哪里评价高了?!”
——
“愤怒以愚蠢开始,以失败告终。”扫了一眼那边的战况。鹰眯了眯眼。轻轻的喟叹。他当然不介意零时的战友死活。甚至死了最好。
脸上挂着微妙的笑,与莫尔德复仇心切相比,他显得不急不慢。施施然走向自己的猎物。
黑色的烟尘在他的体表漂浮。无声而乖顺。
傲慢、冷漠。
只有他自己清楚。
他的利爪深深刺入他自己掌心的皮肉。他的身体兴奋得颤抖。
没有什么比让另一个自己绝望痛苦更让他感到快乐。
是的。他会快乐的。
“站起来。”在艾克斯的跟前,鹰停住了脚步。
“我不会跟你战斗的。零。”年轻的奥特战士微微喘息,胸前的计时器响得令人心烦意乱。他勉强的抬起头,字字句句说得坚定不移。
“……”喔,他都快被这一幕逗笑了。
期身扼住对方的咽喉。鹰危险的眯着眼睛,杀意不加掩饰。“嘿,不要说得像是我在无理取闹一样。朋友。”
他恨透了这该死的坚定。
黑色的流沙扼住艾克斯的身躯,将他提在半空中,然后狠狠的甩了出去。
“啊——”刚合着翔一起把莫尔德踹退数步,还没来得及乘胜追击呢,下意识的感觉不妙,小光猛的往地上一蹲,堪堪避开了被丢出去的艾克斯。
“好险好险……差点被砸中了。等等,刚刚被丢过去的是艾克斯?!”抬头,就看着后辈可怜兮兮的镶在崖壁上,留下一个人型的凹坑。
小光一脸勉强。
“翔……我是不是理解错了?你指的深厚的情谊是那种不弄死你不罢休的那种吗!?这是在往死里打吧?”
“当初第一次见的时候我不一样是想把你往死里揍。”没毛病,翔耸了耸肩。“专心战斗!”
“不管后辈没问题吗?”自动忽略了前面那一句。反手弹开蝙蝠战斧,小光还是有些不大放心。
“放心吧,后辈可没那么弱——更何况,艾克斯不会希望我们插手的。”奥特转化出艾雷王的长尾,翔一抖将长尾缠上打算冲上来的莫尔德,以扭腰狠狠一甩,就把人给丢了出去。
——
“咳咳……”老实说并不算太疼,比起怪兽的攻击来说,只是撞到山崖上已经是很温柔的方式了。艾克斯扶着岩壁支撑起摇摇欲坠的身体。勉强找回了理智。
鹰遥遥的看着。化作了曼丽的烟云。
下一刻,已经来到艾克斯的跟前。居高临下,冷冷的审视着他。
“瞧瞧你狼狈的样子……真是可怜极了。”喉咙里发出渡鸦般残忍粗粝的笑声。鹰挑起巨人的下巴,眼睛狭长的眯成一条红色的线。
“你不愿意跟我交战?那给你说个秘密如何?”他愉悦的勾起嘴角。
尖锐的爪子掠过艾克斯的喉咙锁骨,最后落在艾克斯的计时器上。漆黑的利爪反射着蓝色的微光。
能量流补充了艾克斯的消耗。尖锐的报警声戛然而止。
“不要误会,只是给你一点点挣扎的筹码而已。我不喜欢揍没有反抗能力的沙包。”
指尖敲了敲巨人的计时器两下,才慢慢的收回。
“接着我刚刚的话题继续吧。艾克斯?大地?哈,再不快点打败我,你们亲爱的零,我的主人格,就要被我吃掉啦。”他把利爪放在了“心”的位置。他胸前湛蓝的宝石。
“我将变得完整。”顿了顿。他补充道。
“我们。”
“现在。你确定不与我一战吗?”眉眼弯弯,鹰面神露出疏离礼貌的笑。
眼里满是算计。
对立的巨人沉默着,变做了艾克斯超越型。握紧了双刃。
“猜猜他会如何?我亲爱的本体。被自己最重要的人,最信任的人刀刃相向的感觉如何?”
“又或者——亲手杀死自己最重要的两个人。那滋味,是怎样的呢?”
意识深处传来细微的战栗。
像是悲鸣。
又像是什么在拼命的挣扎妄图冲破桎梏。
鹰面神的笑意渐深,越发的琢磨不透。
他猛的化作一道残影。飒的近身,五指曲张成爪,狠狠的划过艾克斯的皮肤。
理所当然的。皮开肉绽。
鹰的利爪锋利得不像话。它们几乎就是为了切割与穿刺而生的。微微翘起的指尖让他能更方便的放血,还有破坏更大面积的皮肉。
不能轻敌。
艾克斯和大地很快意识到了这一点。
被黑暗雷暴能量洗礼的零更擅长战斗了……不,不如说这个自称是零另一人格的家伙,本身就是零攻击与破坏意志的化身。
他猜的八九不离十。
艰难的抬起双刃抵挡着神出鬼没的攻击。
身上被划开的伤口越来越多……但是,他跟不上,他跟不上对方的速度!鸟类的骨骼中空那使他们轻盈而高速。黑色的雾霭使零的行踪变得更加难以捉摸。
艾克斯完全是凭着战士的直觉在抵挡攻击。大地充当着次级大脑的作用,辅助艾克斯并试图分析零运动,攻击的轨迹。
当然。如果可以。
他不想与零战斗。
“等等啊!”抬手挡下零的一记上踢腿,大地试图唤醒零的意志。“零!你忘了吗!我们是家人!”
“吵死了专心打架!你这样可是活不了多久。”根本不听,红眼的鹰咧了咧嘴,旋身又是一踢。“我可没那么好说话。”
“零!你不是好战分子啊!”连连后退。大地手忙脚乱,只能见招拆招。
“你怎么知道我以前不是。”冷笑一声,零跳起来又是一拳。
两人干脆拼起了近身搏击。
“哼。”近身肉搏对于灵活的鹰来说并不占优势。
就算这具身体被黑暗雷暴能量强化了,但力气还是没艾克斯大。
在相互推攘中,艾克斯绊住零的左脚使他失去重心,又及时环抱住对方没长全的翅膀一起滚在地上。
艾克斯拽住零的胳膊,将他紧紧箍在怀里。
“零!我不想跟你战斗!快醒过来啊!”大地任然没有放弃,试图唤醒零的意识。
“吵死了。你有完没完。”挣扎无果,零也恼了,碰的散成烟雾,逃脱后又迅速恢复身形。直接用烟雾画作一道触手缠着艾克斯甩了出去。
在黑雾脱手的那一瞬间艾克斯消失了。
悚然一惊,零豁然转身,果不其然对方下一刻已经瞬移到他的背后,高举起彩虹之剑——
他放弃了。
剑锋停在鹰胸前的宝石上,再也没有深入分毫。
奥特战士握剑的手在战栗。
他明显的表露出来挣扎的情绪。
“愚不可及。”敛眸。鹰沉默了一会,几乎看起来真的有那么点动容。很可惜。是几乎。下一刻他抬起了眸,眼里真真切切的镌刻着杀意。
直到这一刻。他完全收敛了玩弄敌人的想法,真真切切的想要杀死对方。
“妇人之仁。愚不可及的正义,还有那可笑的奢望。你真以为我能够清醒?太可怜了。kid。你是没长大吗,还相信童话一般的剧情。被蛊惑了心智的人会应为真爱唤回真心?”
“别开玩笑了。”
“这是现实——”
黑雾猛的爆开。推攘着艾克斯狠狠的将他压在山崖的石壁上。
两柄七彩之剑坠落在地。发出两声清脆的声音。
那是某种超自然程度的狂怒。他被激怒了。愤怒,如同乌云密布,雷电撕扯着理智。黑色的狂潮接天连地。
零一步一步的走近。
靠近被黑雾死死抵住,无法动弹的巨人。
“你真无趣。简直浪费我的时间……说的话也让我感到恶心。”步步靠近,黑色的力量暴动着,仿佛在呼应主人的愤怒,抑或是在渴血的欢愉。
鹰扼住了奥特战士的咽喉。
黑色的粒子扎进他的皮肤,缓慢的允吸着炽热的血。光明的,奔腾而充满了生机。
“……”艾克斯突然动了。
这种情况下他本该毫无反抗力……这更像是某种回光返照,抑或是最后的挣扎。
他缓慢而坚定的抬起手,握住了零扼住他咽喉的手腕。
“!”困惑的微微收起手里的力道。鹰莫名的被撼动了。他睁大了眼,满脸不明所以。
艾克斯抓着零的手。
“不要在嘲笑挖苦我了。零。”
“我知道很蠢。也知道我这样的选择会非常自私。非常幼稚。事实上,这是我这辈子唯一想任性一次的时候。我知道,为了保全自己我应该战斗。为了顾全大局我应该打败你,为了地球的安危为了你不变成恶人我应该将刀剑捅进你的心脏……可是……”
“我做不到。无论是我还是大地。我做不到,我甚至没有办法把你当成一个敌人。”
将鹰的利爪按在自己胸前的X型计时器上。
“我很爱你。”
也许这个时候连他自己都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说出了什么。
只是突然之间生出了甘愿死在对方手里的想法。
艾克斯轻轻的握着零的手腕,感受着计时器上覆盖着致命的温度。
他回望着他,眼睛平静得不可思议。
这是他这一辈子唯一一次,没有想着贯彻光,贯彻自己心中的正义。他低低的笑出了声。
“还愣什么呢,动手吧。”
“好啊。”很快收敛了眼里的震惊,取而代之的是几斤疯狂病态的兴奋感。“那我就成全你。”
利爪撕裂胸前的皮肤,这完全是多余的举动,但他爱死了这种感觉。
他喜欢缓慢而残酷的杀死这个家伙。
他太碍眼了。
眼角抽搐。鹰后知后觉的觉得。心如刀割。
他终归是另一个自己的一部分。
但这陌生而激烈的情感如此危险。应当被舍弃。
最好的方案就是把一切扼杀在源头。
利爪终于缓缓并拢,切割计时器发出爪子挠毛玻璃一半刺耳的声音。
杀了他。
一切都会结束。
——
毫无预兆的。
跌落在地的彩虹之刃发出灼目的宏光。
那光线刺目,气势汹汹的扎进鹰血雾翻腾的红眸。像是钢针扎入眼球。眼泪滚落。他发出一声触电般的短促惊叫。猛的后退,绷直了白森森的骨翼一副如临大敌。
是的。如临大敌。
红眸的鹰簌簌的颤抖着,一脸的震惊。紧接着取而代之的愤怒。“这个疯子!”他愤怒的嘶吼,发出的声音像是腐朽的风箱发出的幽咽悲鸣。
他突然什么都明白了。
又哭又笑。尖爪捂着面部,歇斯底里。
两柄彩虹之刃,漂浮在半空,蜂鸣着。像是有生命那样的颤抖。
是那柄被复制出的彩虹之刃。
由零体内的力量汇聚而成的。
大地曾一度不明白它的作用,无论如何,这柄剑刃的光辉还是质地都不及正品来得鲜艳纯粹。呈现出相对空灵轻浮的质感。
有那么一段时间,大地真的以为那个仅仅只是用来作为切割和格挡的武器。
普通。不那么起眼。
但现在。
它突然爆发出了明耀的光,灼热得如同太阳。
那光有多么耀眼,鹰就有多么冷多么愤怒多么如坠冰窟。
他输了。
他低估了另一个自己,以为它被冰封十五年忘记了过去变得像是新生的婴儿那样愚昧无知。他以为他胜卷在握。以为另一个自己是那么的无力那么的愚蠢甚至感染上了多愁善感那般使人懦弱的恶疾。
他错了。
那家伙,他的本尊,本我。他几乎都快忘记了。他是暗影,是暮的太阳啊。
是真正的毫无人性的神性,是冷血,果断,骨子里铁腕的残酷。
无论是对他人还是自己。
无论他现在伪装的有多好,看起来有多么善良温和,为地球而战,打着守护的名义……本性是不会被改变的。
一颗被冰雪包裹的,自私而残忍的心。
他怎么可能没有做任何的防备。
在交换过去的力量之始。他早早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半透明的虚影。
凝聚成型。
应为是光芒汇聚而成的。看起来是如此的圣洁不容亵渎。光辉组成它的躯体,勉强的拼凑成能被感知到的物形。
但。
只有作为零的一部分的鹰知道。
那是他一部分,纯粹的灵魂。
在东方古国里有这样的一说,人有三魂七魄。
而神呢。
神亦然。
被复制的七彩之剑里,暗藏了零的一抹意识。
也可以说是一缕魂魄。
他居然敢在本就缺失,本就不完整的的情况下再一次分裂自己的灵魂。
这个疯子。
“……”什么也没有说。七彩之剑中的意识只是从背后支撑住了艾克斯的身躯。
然后轻轻的抬头。
混沌空茫的眼球像是被解开的层层雾纱。逐渐变得生动起来。“艾克斯。”
他的时间不多。所有的事情。只有长话短说。
“如果你,大地,因我而死。”
他轻轻的呢喃着,如同梦呓。他敛着眼帘,由光组成的眸子闪烁着流光。
最后他闭上了眼睛。
轻轻的咴叹。
“我会为此后悔一生。”
“……零?”短暂的震惊,随即而来的是狂喜。“是你吗?零!你……恢复意识了?”最后一句甚至带着某种小心翼翼。巨人努力的扭过头,期翼的回望。
他甚至忘记了身体的疼痛,还有计时器上血肉模糊的伤。
“……很抱歉,我只是很小很小的一部分。是主体分离出来的意识。”眨了眨眼睛。意识体温和的笑了笑,看起来非常的好脾气。
但总是少了点什么。
带着某种无机制的冰冷漠然。
他双指翻飞,两柄七彩之剑飞舞着落在了艾克斯的面前。
“总有一天你会用得上这把复制出来的剑,我存在的意义就是引导你使用它。”
千丝万缕的光链接在两端,将两柄剑链接在一起化作了一把骨架流畅优美的蓝色长弓。
意识体引导着艾克斯,握住了那把弓。另一只手则是握住他的臂膀,向后缓缓拉扯。
弓作满月,箭若惊鸿。
“等等!零!”艾克斯在狂喜后迅速的反应过来。他看着箭之所指的方向,突然僵住了。
巨大的恐慌包裹着他。
“不!别这样!别这么做!”他扭过头,挣扎着,试图阻止这一切。“不要,要是杀了你……我,我们,一样会悔恨一生!你不能!!”
他可不傻。蓝色的长弓,被拉直的弓弦,凝聚而出的利箭。所有的事情都在预兆着同一件事。
不——不!
“很抱歉。我只是一缕意识。某些程度来说并不算是本尊。他给我的另一个任务是保护你。”紧握着艾克斯的手臂,甚至不惜使用精神力量稍作控制。
“不惜,一切代价。”
“很抱歉。我猜。”
“这个举动挺混蛋的。”
意识体温温和和的笑着,眼睛干净纯粹,橘红色的夕阳打在它的侧脸,美得惊艳。
羽翼轻轻抖动着,所有生动的部分渐渐剔除了。
复又冷漠理性。
如同三尺寒芒。
对自己残酷。有时候做起来真的轻易而举。
放弦,巨大的力量弹射发出裂帛一般的声音。只见一道绚烂的锋芒一闪而逝——箭破长虹。
“不……零!”艾克斯挣脱不开,他拼命的试图冲破桎梏,余光里意识体正在消散,纷纷扬扬的光点剥离它的身体。
“不要,该死的!快躲开啊!”他猛的想要往前冲刺,又被控制着,无法挪动半身。只能寄希望于那个红眸的鹰自己躲避。
该死的控制!
“真是奇妙啊——仅仅一箭,却消磨了生与死。爱与恨……”面对气势磅礴的一箭。鹰站在原地。他不但没有躲避。反而张开了双臂,仿佛要拥抱一场盛大的死亡。
复仇永远是他最爱做的事情之一。
虽然很遗憾没能杀死那个碍眼的奥特战士……
扭曲的笑呈现在脸上。
但他至少将自己拖进了地狱。
只是有点不甘心而已,又一次,又一次被摆了一道。
他的本我永远都是那么的傲慢。连死亡都是自己亲手赋予。
喔,也许他真的有那么一点点所谓的“爱”
看着被箭矢贯穿的,胸前的宝石。
那并不算很疼,只是有冷风灌进了身体。
感觉……像是流沙搭成的塔,这具身体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胸膛涌起某种陌生的酸涩。
也只是让他觉得后悔了那么一下而已。
“大空零。不不,应该叫你Atum、伟大的暮之太阳……”抬眸,红色的眼睛变得混沌不清。
他努力的遥遥望着。
看着近乎崩溃的巨人。看着那个正在消失的意识体。
笑得嘲讽至极。
“你真是个残忍至极的人。”
——
“不……不……”这几乎是徒劳无用的重复着简单的字句。艾克斯很少有不理智不冷静的时候,但遇到零之后他失控的次数就与日剧增。
这真的让他非常头疼,甚至有一段时间艾克斯怀疑自己是不是病了,作为一个宇宙中维持秩序的战士他不应该那么容易失去理智的判断。
而事实上是。零让他一次又一次的惊慌失措。
这个人怎么就那么不懂得保护好自己?!
他终于挣脱了阻挠。
疯了似的。踉踉跄跄的跑了过去。
奔向那个已经倒在地上,安静得让他害怕的人。
“会好起来的……不会有事的……”他跪了下来。声线颤动,语无伦次,不知道是在安慰零还是在说服自己。
他徒劳的用双手按住鹰身上唯一也是最为致命的伤处。
试图阻止生命力和能量离开这具已经脆弱不堪的身躯。
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不那么抽搐般的抖。
光的残留力量旋转着消散在半空中。
头一次,身为光的巨人,艾克斯头一次觉得光是如此的扎眼,如此的寒冷如此的让人绝望。
“零!”他歇斯底里的低吼,隐忍的抽搐着,哽咽着。“零!”他唯一能做的不过是一遍又一遍的呼唤着零的名字。
仿佛只消这么做他就可以从死神的手里夺回他最重要的人。
“喔,咳咳……我猜,我又添麻烦了。”红色的晶体彻底的暗淡下去。取而代之的是纯净的琥珀色。零恢复了身体的掌控权。
这并没有让艾克斯开心那么一点儿,那更像回光返照。他就快要失去零了。这个认知是如此的残酷。
短促的瞳孔皱缩,鹰绷直了身躯,又很快的松弛下来。
他看着蓝色的能量液从艾克斯的指缝中溢出。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哑着嗓子笑出了声。
“嘶——这可不是你的错。艾克斯,别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哭鼻子。”零龇牙咧嘴的试着挣扎了一下。他能感受到自己的体力流失。
寒冷一寸一寸的试图占据他的躯体。
原来胸前那不起眼的宝石居然是他的“心”。
真不科学,致命的弱点居然生长在体表,不受任何保护,还一碰就碎。差评。胡乱的想着,思绪乱飞,他几乎要无法集中精神了。
对外界唯一的感知只有冷。
很冷。他绷紧了腮帮子,牙关紧咬,冷得瑟瑟发抖。
“别那么难过。你可是地球的英雄,注意点形象……天,你看起来像是被人踹进雨里的小奶猫。”零咽了咽口水,努力的想要忽视掉那么一丁点的愧疚。
他承诺过的。
同甘共苦,绝对不把对方推出去,然后独自承担所有。
但他食言了。
或者说从一开始。零就不曾太把这个承诺当回事……应为这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成立的。这个世界需要的是善良与正义,坚韧不拔的奥特战士,而不是一个亦正亦邪的神。
于私,零不会容忍自己的光,自己的天空自己的大地,自己的世界,先于自己死去。
所以,当真的在二选一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的情况下。
零会毫不犹豫的燃烧自己给艾克斯博得活下去的生机。
令人困扰的,自私的自我牺牲欲。
活下来的那个才会痛苦。不是吗。
“我……我很抱歉。我很抱歉……”零勉强抬起利爪轻轻刮擦艾克斯的脸颊。他的眼睛逐渐暗淡。“不好好道个别吗?我该死的冷……能……给我一个拥抱吗?”
“不……零……不……”艾克斯慌乱的试图做点什么,他甚至试图将自己体内的能量输送给零。
他无法接受。
这不应该。
可他还是俯下身,将零揽入怀里。
紧紧的拥住他。
他能感受到怀里的人崩塌成流沙,被风吹散。
他能感受到指尖落下的黑色沙粒摩擦他的皮肤。
他能感受得到,零的消逝。
最后他扑倒在地面上,抱着双臂,像是在拥抱自己,发出的几声单音悲怆压抑,像是失偶的狼。
——
“喔,我打赌你一定是哭鼻子了。”
不合时宜的。
一个虚弱但带着点调侃的口吻,一如既往的故作轻松。
“零?!”艾克斯几乎是猛的抬起了头,他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光粒子活跃了许多——就像是骤然加速的心跳。
“你还活着,是吗?回答我!”这个时候他可不会在意形象的问题,巨大的狂喜包裹着他,与之并行的还有恐惧,他害怕这一切不过是臆想。
只不过是他悲伤过度的幻觉。
“嘿,注意点形象,艾克斯,你现在看起来蠢极了,我还活着,虽然受了点伤。哈,我居然忘了你的能力更接近封印。……活着的感觉真好。”
“顺带一提,注意一点,你再乱动我就要被你踩死了。”
艾克斯这才冷静下来,低头望去。
零果然没有说谎,他躺在地上,已经变回了人类,除了看起来脸色苍白得有些病态以外,似乎并没有什么大碍。
“……”经历了太多,艾克斯觉得自己有点懵了。他甚至不知道现在自己是个什么样的心情。
过了许久。
久到零都开始心虚了。老实说他还挺害怕艾克斯或者大地生气的。
毕竟那句话叫啥来着……脾气好的人生起气来都特别恐怖。
他简直不知道代表爱与正义的奥特战士生气起来会有多可怕……悄悄咪咪的往后缩了缩。零觉得自己有点心虚,还有点认怂。
天啊随便来个人打破这尴尬的沉默吧他快要被吓死了。
艾克斯终于有了反应。
他伸出手指,轻轻的戳了戳零的脸颊。
不是幻觉。
真好。
真的太好了……他微微的颤抖,小心翼翼的将零捧在手里,动作那么小心那么仔细,像是把零当作了易碎的蛋壳那么小心的保护着。
“别再这样了。”
“零……别再这样了。”
他哽咽着。双肩微微战栗。
“别再吓我了。别再让我……眼睁睁的看着一切发生……别再让我亲手杀了你。”
他的掌心颤抖。
零能感受到。
他眨巴眨巴眼睛,后知后觉的有那么点后悔。
这一次……恐怕对艾克斯和大地的刺激……有点大。
不用读心,不用去刻意感受重现链接的精神纽带。
他都能清晰地感受到艾克斯与大地情绪中铺天盖地的悲伤,还有心有余悸。
这种事情估计谁都不想经历第二次。
让一个人迅速长大的方式,杀死他一次,或是死在他面前。
第一次怕是真能让人迅速成长,但……要是再来一次,怕是离疯就不远了。
“除非你能保护好你自己。我不会再这么做。”他尽可能的放缓语气,生怕刺激到了如今神经紧绷快到崩溃的艾克斯。
“……”奥特战士沉默着,将零捧到自己的面前。
“我会的。”
隔了许久,他如此承诺。
“就算下一次我也像这次一样,与你为敌?”眯着眼睛,零一脸狐疑。
“我会打断你的腿,让你不会逃跑,我会折断你的手腕,让你不会伤害我,也不会伤害任何人。我会揍晕你,把你带回去,直到你恢复理智为止。”
“如果只有这么做才能不失去你的话。”
“我会的。”
艾克斯回复得一本正经。
“………”
啊……啊哈哈。这样啊。
抽了抽嘴角。零缩了缩。莫名的觉得背后一寒。
那我真是谢谢你了。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