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骨吹笙

(艾克斯奥特曼+原创人物)恋物癖(14)

十四章 俯瞰彩虹
怪兽在杀死巨人之后,消失在了地平线上。
零几乎是茫然的站在一片青青草地上,他的感知还有反应能力出了点问题……他的脑子疼的要命!最要命的是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的记忆应为某些刺激出现了短暂的空缺。
他站在这过于和平的环境里,看着草莽苍原平展开来,一望无际。
这一切都真实的不可思议。他看着蝶虫在半空中扑扇着翅膀飞舞。看着一个面容模糊的男孩在树荫下斑驳的光斑里奔跑,追逐着天空中色彩缤纷的泡泡。
春光融融,阳光和煦。
零嗅得到空气中暴雨后草地与泥土混合的味气息,能感受到阳光照在他皮肤上的温度。
这一切真实得不可思议。
“这里是……哪?”鹰面的神困惑的扑扇着羽翼。
记忆恢复得像是搅在一起的胶片,断断续续。但至少他清楚的记起了不久前他自己刚刚还摔在废墟里。
男孩奔跑着,穿透过了零的身躯。
“!!”
他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这孩子看起来眉目间有一种莫名的熟悉。
大地。
他顺着孩子奔跑的方向放眼望去,孩子的父母远远的坐在那里,笑得温柔而慈祥。
这里是大地的梦境?或是记忆?脑子渐渐的脱离了麻木困顿的状态。如梦初醒。零狐疑的猜测。
他看着男孩笑着跑到他父母的身边,一屁股坐在草地上,抬起手臂指着天空中高高架起的虹桥。“真的诶!有一道彩虹!”
男孩的眼睛黑白分明,映照着天空美丽的弧度,
“爸爸,你知道吗,我从书上看到说,从高处看到彩虹,会是一个圆形。”
“喔~大地知道的真多啊。”
一家子其乐融融。
零眨了眨眼睛,嘴角无意识的勾起,带着不经意间的温情。很幸福,现在的大地。
心脏像是被埋下了什么隐疾。突然一抽一抽的疼痛。
他还没有完全记起什么东西。
他忘了什么。以至于许多记忆的碎片里一片空白。像是生命中有一部分被生生撕扯开去。
很少有事物能让零感到悲伤。
何况这悲伤来得如此突然,凄凉得扼住了他的咽喉。
这不应该。
他忘记了什么,还有什么事情……还有什么事情很重要的……被他忘记了?
他痛苦的按住额头。
那不应该……不应该有什么人会让他如此凄厉的悲伤。他不会轻易的接受一个人。准确地说,很少会有那么几个人让他上心。
轻一点来说是没心没肺,重一点来说,零是冷血无情。
他的心太小,容得下的,只有那么几个人。
“零。”有那么一个温和而正气的形象被勾勒出来。轻声唤着他的名字。
火焰燃烧的密闭房间应该是初遇。
那是一个战士,目光纯净而坚毅。
怕黑,还是个一根筋的老好人,。
总是被他调侃,也只是不在意的笑笑。
“真是恶趣味啊零。”
总是那么好脾气而无奈的回应。他们相逢并没有太久,相知相处也不过半年。
他总是调侃,总是漫不经心,说出的话从不在意会不会伤到对方。
浑身带刺。
但他的刺被某个人缓慢而坚定的抹平了,被包容了。
“零上次也这么保护了我。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回报。这次就算是打平了。”那个人痛苦间还要跟他对嘴,帮他分散注意力。
“你也知道这种程度的冲击对我造成不了什么伤害。”可你还是担忧了。甚至第一反应是给我治疗。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零。
……不经意间窃取的心声。
……是谁?
大地是大地,给了他破茧而出的自由,踏足于土地上,真实的感知这个世界使他欣喜,怀抱着一颗感恩的温情。
授之以名。让他有了归属感,不再漂泊孤立。
而那个模糊的影像……像是大空,未知的,广袤无垠。温柔而坚定。那给了鹰振翅翱翔的空间。
他生命里有两个重要的人,亲如血亲。
他还有XiO的朋友们,并肩作战。
艾克斯——!
鹰痛苦的绷直了双翼。
他想起来了。
天地瓦解,像是崩碎破裂的镜像。被无边的黑暗取而代之。
黑色的雾盘旋而上,黑色的翅羽遮天蔽日。
他与另一个自己贴面。
红色玛瑙的眼睛闪烁淬毒的光。
“没有什么人能夺走我们的东西。”
他像是乌鸦,渡鸦之类不讨喜的东西,嘎嘎尖锐的笑着。
一如既往的嘲弄。
“永远。”
“你是什么?我的过往?还是我的噩梦?”零平静的与之对视。金色的眼睛黯淡无光。
“我是什么?我是你……是被你舍弃的东西。”
他突然消散如云烟。
在黑暗里匿于无形。
零突然觉得有什么争先恐后的转进他的脑子———
那是非常庞大的记忆。
支离破碎的片段。
宇宙无垠。
美丽的星球。
张开双翼的神祇。
逃亡的生命。
绝望的号哭。
独裁者。
“———!”零猛的坐起。几乎是如释重负的叹了口气。他感觉自己浑身都在颤栗,他似乎刚刚去了地狱,如今重返人间。
太好了,那只是一个梦。
但是……艾克斯的死。那不是一个梦,
……他希望那是。
“得去找艾克斯的数据才行!”大地同样从病床上惊坐起。
他脸上背上全是冷汗。神神叨叨的嘀咕着什么“彩虹的底部埋藏着秘密。”
“大地。”零不知道该怎么告诉自己的兄弟那样残酷的事实。这应该是艾克斯第二次死去。第一次他失去了身体,第二次。他失去了自己的灵魂。
鬼知道他的数据消失在这个世界的哪个角落。
又该如何将他一点一点的重新拼凑在一起。
想要找回他几乎是不可能的。就连神也无法拼凑回支离破碎的灵魂。
“你们都醒了啊,太好了。”格尔曼博士见着他们两双双从昏迷中醒来。松了口气。
“博士!请立刻让我与多功能设备连接!”大地翻身而起。
“不行!”零几乎毫不犹豫的阻止了。那太疯狂了!没有比这个更愚蠢的方案了!
他张开双翼,挡在大地与博士之间。
“零!我得去收回艾克斯的数据!他一定在电脑数据世界里!”大地眼睛通红,他的精神状态明显不稳定。
“原来如此……要利用多功能设备的传输功能将你传输到电脑的世界里……但是,大地这只是一个假设,这世界上没有过先例,人类进入电脑世界。”
“你疯了吗?!该死!你只不过是个人类!与多功能设备连接,去数据世界,你知道有多危险吗!不要逼我直接放倒你……大地,我今天已经失去了一个亲人了。”零直接炸毛了。
“你现在被艾克斯封印了力量,没办法放到我了!”大地一把抓住飘在半空中晃晃悠悠的飘着的零,把他拉到自己面前。
“零,我失去过我的父母,也差点失去你……我不想在经历失去了,至少这一次——让我与这见鬼的命运抗衡一次好吗!艾克斯他等着我去救他!”
“他需要我们!零!”
大地的眼神如此的坚定。
“我已经最好觉悟了。”
“……”鹰面的神明沉默了。
他也希望艾克斯能够归来。但他不希望大地冒险。
他……现在什么也做不了。
“去吧。”他的精神力量帮助大地稳定了情绪。“不许勉强自己。”零扭过头去。
一切准备就绪。
大地安静的躺在设备台上。表情坚定从容。
“来往于电脑的世界是非常危险的事。大地,你确定吗?”调试好所有的部件,连接通电,神经栓链接。交感通互。博士在按下开关前扭过头,最后一次讯问。
零没有说话。他快要疯了,他不得不背对着这一切。他不能——他不知道自己的选择该是怎样。他害怕极了,他害怕自己要是一扭过头就会后悔。
后悔自己任由大地去冒险的决定。
鹰的眼睛不再纯粹的金,他的瞳仁渗入了鲜血。
红得动魄惊心。
“我已经做好觉悟了……我……我们,曾被艾克斯多次所救。他为了我们承受了太多的苦。所以,这一次,换我去救他。”
“我不会在让任何人消失了。”
不会让任何人再一次离我而去。
大地最后一次抬眸,凝望着不远处缩在仪器角落的零。他把自己裹成了一个球,微微的战栗。
“不祝我一路顺风吗,兄弟。”大地微微笑了笑。
“……一定要平安回来。大地。”闭上眼睛。滚入血的红在眼底消散。大地的声音带着某种让人忍不住去相信的力量,那有效的稳定了零的情绪。
“带着艾克斯一起。”
“传输准备就绪。一路顺风,大地。”博士点了点头。按下了开关。
零猛的扭过头。他几乎是瞬刹之间闪现在大地的身边。
“传输如何?”零抬眸,焦躁的拍打的双翼。“通感是否稳定?”
“目前非常稳定。但是要是时间久了,大地就危险了!”博士皱着眉头。在电脑世界里往来,对人本身身体的负担非常大。他不得不时时刻刻的盯着仪器屏幕,随时做好面临意外的准备。
“……”
基地里四级警报突兀的响彻每一个角落,刺耳且不断重复的鸣笛声扰的人心烦意乱。
零暴躁的闪现在墙壁上倒挂,双爪灵活翻飞,两三下拆掉了实验室里警报的线路。
世界安静了。
“迪伽玛……”他口吻森然的呢喃着,刚刚光顾着担心大地,差点忘了这一茬。他的心很小很小,向来锱铢必较。但凡招惹了他的,必定要做好被他疯狂报复的准备。不死不休!
零的眼神复又染上了血色。
“还有那个幕后的人。”
他着魔了一般自顾自的念着,黑铁的面上带着某种如妖般的森严。“没人能从我们的手里夺取什么……”
“如果有。”
“他必将付出代价。”
在这一瞬间,零的面孔与另一个自我重叠——
镜像的世界里那红眸的鹰发出渡鸦般尖锐得逞的笑。灰蔼的浮灰飘散纠缠在它的表面。
一切正如他所愿的发展着。
他在黑暗与混沌中,默默注视着另一个自己一点一点的深陷泥潭。
……
“怪兽就放心交给阿渡他们,零!你能帮我看看大地目前的状态吗?人类在电脑世界久了会被同化为数据消散,情况再糟糕些他的意识会完全解体……那样的话,大地就醒不来了!”仪器发出报警的蜂鸣。
博士手忙脚乱的调试着均值,并频频回头观察大地的脑电波成像。
“我试试。”所有的负面情绪消失殆尽。零回复了常色。他跳到大地的脸上。用自己的小爪爪踩了踩,然后屈膝跪下。双手按住大地的额头。
“他的意识……在消散……时间不多了!”不太妙。零拧紧了眉。大地的精神波动已经变得非常微弱……他惊慌的抬起头,冲着博士大吼。“博士,快强行切断链接!”
——七彩的光芒大盛。
博士切断的动作被打断了,他惊讶的回头。
零的表情几乎是空茫的,他的大脑还没有适应突如其来的变化,表情还保持着惊恐与担忧。
如今在他手下的已不是大地,不是艾克斯。而是一个全然陌生的巨人。
准确地说是没有完全成形的那种,还有大量的数据流在他的身体周围漂浮。
“!!”某种庞大的吸力产生。
零悚然,他拼命的想要逃离这份吸力……但是他被定住了,被某种莫名的力量,他被死死的压在这个未知的巨人身上,连抬起翅膀这样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到。
有什么冲破了桎梏。
艾克斯的扎纳迪姆光线的封印作用被这未知的力量影响了。
零什么都来不及反应……
等回过神他就像是被泡进水里的棉花团一样迅速涨大。
变回了人类大小。
“——!”无声的惊呼,突然变大可不是什么有意思的事,哪怕他现在挺高兴的,终于不用被当作小小一只的宠物养了……但是!
该死的这个小小的实验台可容不下两个成年人类体型的外星人!
差点没一手滑从实验台上滚下去。
零手忙脚乱的挣扎着,慌乱间为了保持平衡他双手撑在那未知巨人头的两侧,双膝堪堪抵在对方腰腹。双翼平直垂落。
那股庞大的吸力越发强大。
零几乎是震惊的发现自己体内的庞大力量完全不受他自己的控制——它们正从自己胸前的宝石千丝万缕的溢出与那个未知巨人胸前的计时器链结。
X型的计时器。
某个瞬间。零觉得自己的心跳停止了。
他突然万分平静。所有的慌乱仿佛是被揉碎的粉末消散,接踵而来的是狂喜——他每一根翅羽都在簌簌颤抖。
至少目前来看……大地他,成功了。
红色交替着白色的,芊细如发的能源,成百上千,成千上万。像是蝉丝或是蛛网,将两人紧密的连接在一起。
零后知后觉的感知到了……痛苦。
艾克斯这次需要的能量大得惊人,零简直要怀疑眼前的家伙根本不是什么光之巨人,而是一个实打实的黑洞。
就连他这个人行自走的充电宝都感觉到自己体内能源的空虚。
像是太阳黑子那样。
他的力量在迅速地流逝,炽热庞大的能源出现大片的低温空虚,从而表现在外表。零有点儿心疼的看着自己的羽毛像是落雨般纷纷扬扬的落下,变成灰白色的灰烬……
噢,天啊。再这么下去他就要秃了。
“你们两个就能不能让我省点心?!”艰难的喘了口气。零仰起头,他感觉自己的状态不太妙……这还是第一次他觉得自己体内的能源不太够用。
见鬼……
难道大地又捅了什么篓子?为了分散注意力不去感知疼痛,零扫了一眼艾克斯现在的样子……他狐疑的歪着头,胡乱的猜测着是不是大地找艾克斯数据的时候一不小心把别的奥特战士的数据给一并拿来融合了。
咋变化那么大。
他的手臂上渐渐出现了裂痕……难得不是被力量撑裂的,而是像是被燃尽了的焦炭,表面上浮着一层灰白的余烬。
疼死了。
“这是……什么?”零茫然的睁大了双眼。
他看着巨人手里突然握住了一柄七彩之剑。
而他的力量,被灌入对方体内之后,竟然将那七彩的长剑复制了出来,握在艾克斯另一只手里。
没来由的。
零突然想起大地梦境里的那些话。他莫名的觉得这之间是有关联的。
“真的诶!有一道彩虹!”
……
“爸爸,你知道吗,我从书上看到说,从高处看到彩虹,会是一个圆形。”
圆形的虹桥。
有两个半圆的虹桥组成。
零来不及思考这未知的短剑从何而来……他已经没那个力气想那么多了。眼前的世界像是被一拳击碎的拼图,一片片的落下,黑色填补了一切。
他脱力栽倒。
意识彻底沉寂之前,他能感觉到,有那么一双手。稳稳地接住了他。
……
零的状态非常虚弱。艾克斯托着他小心翼翼的放在仪器台面上。冲着博士轻轻点了点头。
“放心交给我吧。迪玛伽正在肆虐呢,大家需要你们。”博士笑着摆了摆手。“我会照顾好他的。”
巨人消失在实验室里。
到达战场不过瞬息之间的事。
艾克斯难得有些孩子气。他一上来揪住迪玛伽的尾巴,将对方丢了出去。随后有些跃跃欲试的捏了捏拳头,感受着自己新的力量。
像一个刚买了新玩具变得神气十足的孩子。
首先当然是外观变得更帅了(等等这段我们掐掉重来。)
“这次是大地你救了我。”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毕竟一开始他就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心。可他居然被自己的人类伙伴冒着生命危险,给从死神的手里夺回来了。
“我很担心你……”大地的声音还带着哭腔。事实上连他自己都觉得后怕。但并不后悔。
他成功了。他把艾克斯找了回来。“我们都很担心你。”
“要不是这把剑指引了我……我都不知道事情会发展成什么样。”大地举起手里的两柄七彩之剑。
一共两把。一把是他在彩虹底部找到的“奇迹”,而另一把,来源于零体内庞大而诡秘的力量。那复制出了另一把彩虹之剑。并帮助他们恢复了在数据世界里的流失。
“真是不可思议……”艾克斯轻轻的赞叹着。
他能感受到体内空前充盈而庞大的力量。那力量让他信心十足。
“我能感觉到。与之前相比,我与大地你之间的联系越发的紧密了。”那种难以言喻的亲近。奥特战士与人间体之间,无言的默契,是强大的羁绊。
那将带来的是更加的默契无间,以及更强大的战力。
毫无疑问的,他们突破了生死之隙的困难,几乎称得上盘捏新生。他们都成长了。
“能跟得上我吗?大地。”捏紧了拳头,艾克斯几乎是迫不及待的要试试自己新的力量了。
“当然了!”重重的点了点头。大地同样跃跃欲试。笑得自信张扬。“不会再让你再一个人离开了,艾克斯!”
蓝色的方块状数据覆盖了身体,在艾克斯内部。大地同样变化为了奥特战士的模样。
一体同心!
“上吧!艾克斯!”
“好嘞!”
炽日当空,浓烟滚滚的城市废墟里,焕然新生的战士冲向了他的敌人。
————
零在熟悉的医疗仪器的滴滴声中醒过来的。
身体无时无刻的传递着疲惫还有空虚。
他的细胞大量的死去,又在以比以往更迅速的分裂再生。就像人的自我保护机制那样,在大量失血的情况下,人的身体黄骨髓会重新变回红骨髓,从而大量造血。
身体正在一点一点的回复。带来异样的麻痒感与时不时的高温。
那难受极了。
突然间眼前白光一闪。
零白眼一番,不用猜都知道是大地他们已经战胜归来了。
人类大小的巨人站在仪器台的旁边。他刚刚参与完一场战斗。凯旋而归。身体还在因为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而微微发热,胸膛起伏。
“我回来了。零。”他温和的笑着。笔直的站在零的身侧。
“……”鹰面神眯着眼睛,他挣扎着从台面上起身。
艾克斯连忙上前撑住零的身体,生怕他还没恢复不小心直接栽倒在地。
事实上。他小看了零体内细胞的再生能力。零稳稳的脚踏实地。一点而病后的踉跄都没有。(有八成原因大概是气的)
他微微站定,对着艾克斯扯出一个非常友善的微笑。然后毫不犹豫的一翅膀糊了过去。
“我一直以为你是所有队友中最让我不操心的一个。”零咬牙切齿。并没有停止攻击的意思。他猛的俯身屈膝,闪现上前,五指握拳冲着巨人的腹部捣了过去。
艾克斯没有躲。尽管现在他完全躲得过去。而大地则是在艾克斯体内哀嚎。他觉得自己无辜极了。这次得罪零的绝不是他。为什么连他一起打了。
硬生生的吃了一拳。说真的那并不算很疼,虚弱状态的零那软绵绵的一拳对现在的艾克斯来说基本上没有感觉。
当然要是表现出来了估计会被恼羞成怒的零一个精神力控制拖出去狂奔,亦或者是控制着他自己揍自己……
“你真厉害哈?大地最多也就偶尔做个死犯个蠢。你倒好,一言不合直接真把自己干掉了!”气不打一处来。零暴躁的炸毛。恨不得掀开他的头盖骨看看他脑子到底是怎么想的。他扬起翅膀,抖动着羽翼,眼见着又要当武器扇过去。
说真的翅膀打起来还是有点儿疼,解除封印后零的羽毛可不是软软的,那硬如钢铁。飒飒闪烁着寒光。
主要是艾克斯有点儿心疼零的翅膀,每扇他一下零背上才长起来的羽毛又是一阵猛掉。
“……”万般无奈的叹了口气。
双臂张开。艾克斯一把抱住了眼前气得完全忘记了自己还有精神控制能力的鹰面神明。
动作自然得像是已经重复了千百次。
温柔得不容抗拒。
零很快就停止了微弱的挣扎。见鬼。那看起来太像是欲拒还迎了。渐渐的冷静下来。他低垂着头。翅根颤颤巍巍的抖动着。
“你是个混蛋。。”他沉默了半响,咬牙憋出这样无力的一句话。
“嗯。”艾克斯煞有其事的点点头。手轻轻拂过鹰的背羽。“我回来了。”
他又重复了一遍最开始说的话。
“……欢迎回来。”绷紧的利爪一点点的收拢,零犹豫着,最后还是妥协了一般将手臂轻轻的搭在巨人的背脊。
“艾克斯。”
“大地!”远远的传来XIO队友们的呼喊。战胜了迪玛伽,他们回来的第一时间自然是要来看望受伤昏迷的大地。
“!!”零猛然回神,一把推开艾克斯,揪住对方直接摁在了台面一旁的病床上。
“???”被突然变得大力的零掀翻的艾克斯一脸懵。
“傻着干什么,赶紧变回来!”说这零闭上眼睛,羽毛簌簌的落下,变成黑色的烟尘融入地底。他变回了人类的模样。
“啊啊!”大地是第二个反应过来了,迅速解除了融合,他调整了一下姿势,盖上被子倒头装睡。
“博士!”零扭过头盯着对方,后知后觉的感到自己失态了。他眼神危险的盯着对方,仿佛是在思考要不要灭口的问题。
“我什么都没有看到!”连连摇头。博士在控制台上一阵比划,随后他举起双手一副我投降好汉饶命的模样。“你看!我连刚刚的监控记录都帮你们删了!我绝对不知道艾克斯奥特曼正在跟未知的巨人谈恋爱。”
“我们没有谈恋爱!你怎么不干脆说我在跟大地谈恋爱?!”一脸崩溃。零摆了摆手,总觉得越抹越黑。
这个时候XIO大家也赶到了。
“什么谈恋爱?”明日奈看着站在大地床边的零愣了愣,表情怪异的问“零?大地说你去秘密约会了?你真去了??”
“什么秘密约……啊啊啊啊!前段时间的一个女孩子,只是单纯的逛个街……啊哈哈,你也知道我不是很理解喜欢这个词的含义的,我只在人类社会生存经验只有两年多诶!”
尴尬的笑了笑。零冒着冷汗在心里暗道好险好险,差点儿没反映过来。
在大家看不到的视觉死角,零悄悄咪咪的把手背到身后,重重的冲着大地的手臂掐了一把。
让你黑我。#啧。
“大地好些了吗?”紧接着阿渡和隼人也冒冒失失的破门而入。
“啊!迪玛伽怎么样了!”大地突然垂死病中惊坐起。吓得零一跳,差点儿没给吓回原型。
“哈,你小子,做梦都在想这事!”阿渡上去就给了大地一拳。
“在你睡着的时候,艾克斯来救了我们。他还进化成了七彩的模样!”隼人接着大概讲了会事情经过。
“我不在的时候发生了这么多事?”零也配合着惊讶了一把。一脸茫然仿佛毫不知情。
“哈,岂止呢,我跟你讲啊,就你消失的这几天。艾克斯还把他之前并肩作战的伙伴给变成了闪光人偶呢,你说是吧,大地。哈哈哈哈哈,你简直不知道当时那个巨人被击中的时候表情简直是你TM一定是在逗我。”
“喔,这样啊。”呵呵。零勾起了友善的微笑,并在心里面暗暗的记了隼人一笔。
如果这几天晚上有人见着隼人在基地里穿着睡衣狂奔那肯定跟他没关系。
“这样啊!艾克斯还活着啊!”大地脸都要笑僵了,他背后冷汗直冒。连忙转移着话题,天知道,就他一个人能看到,零背在背后的手已经气成爪子了好吗?!再让隼人说下去就要出人命了好吗?!
“下次别再让我们担心了!真是的!”明日奈拍了拍大地的肩。
“啊啊,下次不会了。对亏了博士的照顾,我现在好得很!”依旧是蠢兮兮的笑着,大地猛的给了阿渡一拳。
阿渡也笑着回敬。“哈你小子,恢复得不错啊。”
“……演技简直不能更烂了。”默默退到后方,零默默吐槽,也亏XIO的大家都是一根筋,居然也就理所当然的信了。
“确实很烂。”终端里,艾克斯无不赞同着点了点头。

评论(6)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