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骨吹笙

(原创角色+奥特曼X)恋物癖(12)

十二章哥莫拉

“巴尔吉星人他们不在星云庄了。”两人联手将黑暗星团揍上天之后,大地又回去了一趟。
那里已是人去楼空。
“也许他们希望有一个不受打扰的生活。”耸肩,零笑着从抽屉里抽出一张蓝底的海报。那其实是一张温泉的宣传单,背面有人用马克笔画了三个丑丑的小人,怀里抱着一个小小的鱼缸。
“前天收到的包裹。居然寄到了XIO来,真是乱来啊。”零抱怨了一会,随即呲笑出声……
有机会去探望一下也不错。”他敛着眼帘呢喃。
指尖轻轻划过小人的笑脸。嘴角上扬的弧度也忍不住变大。
“比如说一个冬天?我是说,大家一起泡在温泉里,外面是冰天雪地,我们可以来一些清酒,就着温泉蛋吃。”
“嗯,下个冬天,我们就去看看你的朋友们。”大地点了点头,双手搭在零的肩上。笑得格外的温和。
“哈,就这么说定了。”眯着眼睛。零拍了拍大地的手臂,算是定下了一个约定。
———
日子回归正轨。
谈不上清闲。每天还是那样有怪兽有外星人就处理分析,没有的时候就好好锻炼自己。
午休的时间。零把玩着一把短匕。XIO很少能见着冷兵器。毕竟你要面对的敌人永远是身形庞大的外星人或者是怪兽。冷兵器对那些大型的怪物来说连牙签都算不上。
“零?你在搞什么?”大地对自己兄弟突然热衷于这些有些困惑。要知道零的体质在正常人类的健康水平以下。以至于他很有自知之明的对武器和格斗知识避而远之。
“大地。记得我跟你说过我无法攻击吗?不仅仅是因为身体原因不允许,而是就连我的精神力,都像是被割离了攻击与杀戮的部分本能。”盯着手里的匕首出神。零自顾自的说着。
“可你第一次变成那个鹰面的时候,可是结结实实的用翅膀扇了我跟艾克斯一下呢?”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大地脸上浮现出疑惑。
“啊。是,现在我能做到一些物理上的伤害了——”零当然知道他自己为什么开始渐渐的能够攻击了。应为他正在找回过往。
突然暴起,手握的匕首像是毒蛇一样猛的串起,直直刺向大地的眉心。
“!”切切实实的杀意扑面,短暂的震惊后大地选择站在原地。他无条件的信任零不会伤害他。
匕首停在大地眉间三尺的距离,再也无法寸进分毫。
他被某种无形的桎梏生生止住了。
“但无法致死。“
“我想我的脑子被下达了禁杀生的指令,亦或者是有什么人在很久以前就把我杀戮和攻击的本能割离了……我现在找回了一点儿攻击的意识……你为什么不躲?”
说着零收回了匕首,若有所思。
抽回的手腕被不轻不重的握住了。
“零,你的力气不算太大。刀刺进眉心很难致死。以你的力气刺穿颅骨很困难。刺心脏会来得更快。”握住零的手移到自己的胸前。“就像这样。”
“我相信你不会伤害我。”
“……”直到这时零才发现了大地有点儿不大对劲。他看起来失落极了。
“你看起来不太好。大地。”零皱紧了眉。“你今天又去参与虚拟怪兽的实验了?”
“……是啊,又失败了……哥莫拉,为什么不回应我呢?”大地失落而困扰的点了点头,他突然就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大地?!大地!”零慌忙丢掉匕首扑了上去,赶在大地后脑勺着地之前稳稳地接住了他。
“怎么回事?该死的大地你又瞒着我勉强你自己了?!”零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他咬牙切齿的把大地抗在肩上。“重死了。”他懊恼的抱怨着,将人半拖半抗的带到了医疗室。
“大地与我融合本身就需要消耗大量体力,同时,进行怪兽虚拟试验对身体也有很大的负担。他太心急了。”终端里艾克斯向零解释了一下情况。
“……啧。他什么时候才能不像一个孩子那样?!”懊恼的给昏睡中的大地掖好被角。护士在给大地打上点滴之后就离开了。病房里只剩下他们三个。
“大地……虚拟怪兽的研究,是由他父亲开始的,那是他父亲的夙愿。可是大地……他太急切了。他太容易应为这份执着而失去冷静判断的能力……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没有冷静判断了。”零颓然的叹了口气。
他无意间用手指拂过额角被电击留下的疮痍。那种疼痛刻骨铭心。
他可没有生气。
……好吧是有那么点儿。
“哥莫拉。”零从大地的衣物里抽出哥莫拉的闪光人偶。
“我们的想法是一样的,对吧?”闭上了眼睛,零试着感知哥莫拉的内心。
“大地他太勉强自己了。”
哥莫拉的玩偶闪过一抹红光。它封闭了自我。
这样,大地就无法与哥莫拉达成链接了。
让他好好冷静一下吧。
这是哥莫拉的回应。
它几乎是看着大地长大的。
怪兽的声音带着父兄一般的慈威,他是真的将大地当作了自己的亲人。它看着男孩从那么瘦瘦小小的一只,慢慢的长大,直至如今能够独挡一面。
大地是它的家人。
家人不会希望看着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伤害自己身体的。
“正在与艾克斯奥特曼融合——”
“?!”零震惊的扭过头,反映过来后他立即用精神力指挥摄像头转到一边。
艾克斯主动与大地融合了。
巨人胸口的计时器不断闪烁着红光。
心照不宣。
零明白艾克斯的意思。
大地作为人类的时候零无法用自己的力量治疗他。人类之躯承受不住那样的力量。但与艾克斯融合,他的力量就能够帮助两人恢复。
零的掌心按在艾克斯的计时器上。
力量一波一波的涌入艾克斯的体内。
沉默横沉在两人之间。
“艾克斯。”最终是零忍不住打破了沉默。
“我觉得……我是说,你最近主导身体的时间比平时多了。发生了什么?”
零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只是,有些不安罢了。”
“大概是我的错觉了。”
艾克斯笑起来有些勉强。
“喂,我没你那么厉害…我不是一个战士。但是,如果你有危险……我没有理解放任你陷入危险。”
“不会有事的。”
零拍了拍艾克斯的肩。
一切不幸都会过去。
———
“警戒等级二,不明飞行物正在接近。”
警报声来得不合时宜。
“见鬼。”大地依旧没有醒来。零不得不中断了像艾克斯供能。他站起了身。“我打赌,这种时候二级警戒从来都只会升级。我可不认为不明飞行物来地球只是为了观光旅游!”
“偏偏是这个时候……”
他头痛的揉了揉太阳穴。
在地球危急关头。奥特战士人间体却病倒了,这都什么事啊!
“没事,零,我一个人也可以……”艾克斯作势要起身。
“收起你的责任感吧,真要是独自战斗那么容易你也不会找上大地了。只有你们两个一心同体,共同使用巨大化的身躯,才能够更好的战斗。我猜的不错?”伸手把艾克斯按回床上躺着。零又开始向他输送能量。
“我可不希望你冒险。”
“可是——”欲言又止。艾克斯作为一个奥特战士,他没有理由在面临危机的时刻退却。
“还没到你们出场的时候……可别小看了大地的伙伴们……XIO的大家都不是省油的灯,拖延时间还是做得到的。”零没有接到出勤执行任务的指令。指挥让他暂时留守在基地。
因为太危险了。
情况恐怕不太乐观,零或多或少也猜到了点,只有面临非常严重的危机,未知而危险的宇宙级敌人,指挥才不会让他出行。
这次,怕是大敌当前。
但他对艾克斯隐瞒了。
甚至还挺乐观的拍了拍他的肩。
告诉他一切都好。
零打开了多功能终端,调整至投影模式……一组形态各异的飞行物出现在了投影上。
“……”金古桥。
见鬼。零接收着大脑反馈而来的讯息。这是一个记录相当丰富的敌人。最重要的一点。你不能指望外星金属机器有脑子。
这是一个驳论。
零目前已知的能力可以控制他人的意识,亦或是移动没有意志的物质。
但金古桥介于两者之间。它是受指令移动的物质,他本身并不具备思维。零拿它还真没啥办法。
数据、程序这些,是非常复杂的理论体系,严格来说人的大脑也像极了相当精密的电脑。每一根神经,错综复杂,构成了细密的神经网络。
零能控制那个。却拿由无数个0和1组成的程序代码无可奈何。
金古桥不是生命。
“我出去一会儿。”抽回了手。零冲着艾克斯点了点头。他尽可能不要把忧心忡忡表现在脸上。
“不用担心,艾克斯。当务之急是让大地尽快醒来,你先解除融合,记住,千万不许乱来!答应我!”得到艾克斯肯定的答案后,零才放心。他相信奥特战士不会撒谎。披上外套,零匆匆离去。
“……队长。”接通了通讯。
“那是金古桥。目前已有的资料显示它已经毁灭了七个行星。隶属于佩丹星人。是绝对冷血的杀戮机器。顺带一提,它是能够解体的,在任何场地都有极迅速的反应能力,攻击不够快根本伤害不了它。就算侥幸攻击到它了,它本身特殊的金属足矣抵挡任何武器攻击。”
也许这一次他说得有点儿晚。
警报的回声层层叠叠,零焦躁的停下了脚步。他的通话被强行中断了。这让他的心咯噔一沉。
有人遇到危险了。零连忙把终端重新调回投影,打开当街的摄像讯息。
此时危情等级已达到四级。
投影上金古桥站在地面上肆虐,红色的光线像是切割豆腐块一样干脆利落的将周围片区的楼房扫掉一片。
马斯凯迪号被金古桥的击落了。
零切换通讯到公频。听着公共频道里阿渡他们的艰难的汇报着情况。
“主引擎出现故障!”
“快点逃!金古桥会咬住你不放的!”零在公频里大吼。冷汗湿了背脊。
金古桥喜欢咬住一个敌人不放,直到杀死对方才会转移下一个目标。这个机器人正一步一步的接近坠落的马斯凯迪号。要给他最后一击。
“紧急逃脱装置出现故障!!”阿渡的咆哮歇斯底里。他们被断裂的金属卡住了。一时半会无法脱身。而金古桥不会为此停下脚步。
死亡几乎成了定局。
零能听到公频里明日奈大声嘶吼着不要。听着队长要求两人赶紧撤离的低吼。
没有人愿意接受身边亲密的朋友,突然就那么突然的离你而去。
就像是生活突然被生生撕扯出一片空白。一切照旧。就是始终觉得少了点什么。
零不喜欢失去。
他也不擅长告别。
所以他决不眼睁睁的接受失去。看着死神的镰刀直抵他朋友的咽喉。
“嘛……艾克斯有麻烦的时候———”浓郁的黑色烟雾浮现在他的皮肤表面。零艰难的扯了扯嘴角,见鬼,他紧张极了,连尾指都在微微颤抖。
这还是他第一次单独战斗……真是太搞笑了,他只是一个奶妈啊?!哪有奶妈上战场冲锋陷阵拿小手枪突突突的?
可是。
大敌当前,唯有挺身迎战。
零闭上了眼睛,轻轻的叹息。
“就由我逞一逞英雄吧。”
黑色的雾霭像是被从中间撕扯开来的幕布。
零豁然消失在原地,只余下微少的黑色粒子在半空中打着旋渐渐分解在空气里。
“阿渡!!要是这次活着回去了,你第一件事要干什么!!!”反复的,几乎是徒劳的按着紧急弹射逃生按钮,生死关头,隼人冲着阿渡大吼。
“老子要回去给我弟弟说我爱他啊啊啊啊啊!!妈的那小混蛋就我看着长大的,他是我这辈子最爱的弟弟啊啊啊啊啊!!!我为他骄傲啊啊啊啊!!”阿渡努力的屈膝猛踹那卡住自己小腿肚和脚腕的金属条。吼得鬼哭狼号。
“哈哈哈哈哈,承认吧你个死弟控!”隼人抬起头开着在不远处站定正在蓄势的金古桥。他们马上就要被光线切成渣渣了。他几乎笑出了眼泪。
“还有——虽然平时免不了有点儿矛盾,但是!我要告诉你!这辈子能跟你并肩作战真的很赞,兄弟!”阿渡狠狠地拍了拍隼人的肩。笑得灿烂。
“真巧,我也是!”眼角的余光尽是炽热的红,金古桥的光线已经射出。隼人也大力拍了拍阿渡的肩。闭上了眼睛。
他还年轻,尽管早已做好了为了保护地球死在怪兽手里的觉悟。但真的濒死。他还是止不住颤抖。
真的,舍不得啊。这个世界。
———
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降临。
黑色的片羽打着旋儿从天而坠。
那一刻仿佛万物都静止了,变成了黑白色的胶片。
泛白的雪花在屏幕上滋滋闪烁着。
黑影遮天蔽日。
有一双巨大的双翼平展开来,将马斯凯迪号保护得密不透风。
在最后一刻,零赶到了。他身披战袍,爆炸的气流被他从中间斩开。向两侧滚滚涌去。
热浪冲天。
“是那个……未知的巨人。”阿渡睁开了眼睛,鸦羽被热流与冲击波吹得漫天狂舞。泛着金属色泽的冷光。
美得如同末日降临。
他隔着防护与鹰面怪物对视。发出赞叹般的感慨。
“活着真好。”隼人长松了一口气,劫后余生的感觉让他任然止不住的颤栗。他大口地喘了口气,然后大笑出生。
“谢谢啦,虽然不知道你的名字……但是,真的,感激不尽。”
———
零只是匆匆的点了点头。
时间紧迫。
抬起手臂并指按住太阳穴,精神力移开了卡住阿渡脚踝的金属,零强制性打开了马斯凯迪号紧急逃脱装置。
他能做的只有这些了———!!
“该死!”猛的支起翅膀挡住又一波攻击。零疼的龇牙咧嘴。他的羽毛又被光线击落了好几片,高温下他的翅根都在滋滋地冒着青烟。
真是不友善极了!
懊恼的起身,零很有自知之明自己的力气绝对拼不过金古桥。他现在唯一能骄傲的资本就只有自己的速度了。鸟类的骨骼为了飞行的需求质地非常轻,这意味着他行动起来足够轻盈敏捷。
猛的缩起翅膀,零刹那弹射而出,他期身上前,在金古桥面前猛的刹住,一个旋翼狠狠将这个金属大块头给打成了零件。
哈,怎么可能。
金古桥预判了他的动作。
它解体了。
“烦死了——”双翼展开,他被呼啸而起的狂风拖住了身躯,他的神情冷漠,鹰眸锐利如锋——黑色的角质蒙上了眼球。
精神力磅礴而出,像是成千上万游弋的长蛇。抑或是疯长的藤蔓……管它什么,这些只有零自己能看到的半透明力量转入分解开来的金古桥金属部件里。试图控制住这个鬼东西。
他成功了,至少金古桥并没有在下一瞬间拼凑在一起,而是保持分解成四个飞行器颤抖着。
零现在也不太好受。他的脑子疼级了,他从未尝试过将自己的精神分解成那么多束去控制。金古桥的程序任然在运作,它只是物质本身被零短时间控制了,但程序指令仍在下达,一条盖过一条,外星特殊金属在剧烈的颤抖着。
“——”零突然浑身过电了一般的一颤,紧接着他抱住大脑发出一声无声的嘶叫。没有声音被人耳捕捉,但确实有一道音爆产生了。他在半空中痛苦的绷直了身体,翅膀开到最大来维持平衡。
他的精神力被驳回了。
反噬的痛苦来得突然。像是有毒蛇转进四肢百骸,最后在你脑子里噬咬翻滚。
而偏偏这个时候他不可能就这么被疼痛给做掉!
金古桥在成功脱离控制后立刻将零视作了优先干掉的对象。它迅速的合并,然后冲着零发出一串红色的光线。
“嘿——能别每次都打我的羽毛吗?你这个该死的金属脑子!”零这次根本没来的及躲,他被击中了右翼。差点没直接“坠机”。
疼死了。
脑子也是。
零不得不在忍受疼痛的痛时闪避。因为他貌似把这个金属怪物彻底给激怒了,它简直不曾停歇攻击。
情况不太妙。零在躲闪的空档迷迷糊糊的想着。他们之间的距离拉近了。
战场面积还在扩大。
不断有房屋被击毁。
零这个时候可没那么多的闲情逸致去管那些房地产公司是会悲鸣还是欢呼。见鬼他自身难保了好吗?!快要被金古桥追上了好吗?!见鬼的大地怎么还不醒来!!
“啊——”一声惊呼来得突然。
零当场就傻了!该死他忘了有人还在战区!
下一秒零放弃了逃跑,那根本没用,只有可能把受损范围变得更大,要是退到人员未疏散完毕的地区就麻烦大了。会有更多的人死去!
“追追追!来啊,互相伤害啊!”零张开双翼猛的扑了上去。像只大猫似的屈膝蹬在金古桥的膝弯,利爪狠狠的冲着金古桥的脸挠上一把。发出令人牙酸的,那种像是指甲刮擦毛玻璃一般的声音。
这只是在疼痛和愤怒中的冲动行事。
但确实给了零点灵感。
比如说,他身上唯一几个可以算得上武器的东西。
他的爪子确实很硬,毕竟有时候连光线都无法撼动金古桥的金属外壳。可他却做到了留下四道坑洼。
同样他有着不亚于巴顿那样锋利的鸟喙。
喔,一个疯狂的主意。
零松开金古桥振翅扶摇直上,呼啸的狂风刮面,他直直的穿透气流像一束黑色的箭羽。破空而去。
鹰在高空中盘旋。
“嘿,金属罐头,知道地球上鹰是怎么补食的吗?”
“它们在高空中盘旋,锁定目标,然后……”
冷冷的笑着看着金古桥跟着也一飞冲天。零收敛起羽翼。
俯冲直下。
他膝盖以下不是类人的结构,而是被黑色铁鳞覆盖的倒拐式肢体。那让他有更强的弹跳力,以及,像铁钳一样的抓合力。
鹰在最后一刻展开了翅膀,就如同过去重复了无数遍的,捕杀的姿态。
他屈膝。
准确无误的抓住金古桥的双肩。
利爪深深的刺破了金属外壳,插入它内部导管。
滋滋地电流闪烁着火花。
随后他再度拔高。
平流层中,极度寒冷空气稀薄。
零轻轻的抖了抖。有点儿冷。
他有些苦中作乐的想着。
金古桥作势又要挣扎。它要解体了。
“没那么容易。”零喘了口气。他快要疼死了,但是——
这不是通病吗,那种老子不爽也不能让你好过的心态。
他再度调动起精神力,实行二次控制。“反正你破坏掉我的控制需要时间,不是吗!”
零痛得龇牙咧嘴,在反噬未结束之前再度强行调动自己的精神力量。他疼极了。但也笑得开心极了。
这货骨子里就是个疯子。
“哈,我说过的吧,互相——伤害啊!”
他猛的合上双翼。
从高空中中加速极坠。
他们冲破云层、气流。滚滚的白色水蒸气划过他的两翼。
风贴面呼啸而过。
零看着正不断放大的地面。松开了利爪。
金古桥顺势硬着陆了。
大地颤动,从金古桥坠落的地点龟裂崩坏开来,碎石横飞。房屋的废墟再一次遭到更严重的损毁,留下一道巨坑。
零在着陆前再次展翼。借着双翼的张力他稍微腾空了那么点儿。以至于他没摔得那么惨。
“咳咳……”从乱石堆里爬起。零试图撑起身子。但他伤得貌似不轻。再一次载回了地面。
这可真是棒极了。
他用他的智商搞定了敌人。就算外部再怎么坚固,金古桥的内部必然是精细的传导线路。坠落的冲击与震动足够摧毁他内部部分线路。
这台破玩意算是报废了。
内部电路断裂引发起火,零闭了眼睛。抬起手臂挡住了爆炸的火光。
他赢了。
——有一句话叫做,刚出虎穴,又入狼窝。
又一个金古桥。
从天而降。
喔,他都快忘了这玩意是有主人的。佩丹星人,我(哔——)你个(哔——)你个(哔——!!!)
零艰难的试图撑起身体。
他混身都痛得要命。
而新出现的金古桥。正一步一步的接近。
他恨死这种感觉了。
像是砧板上的鱼肉。
可他没力气了,连爬都爬不起来。
“咳咳……”
他果然不适合当一个英雄。
零绝望的笑了笑。傲慢的抬起头颅。
他死也不要露出摇尾乞怜的模样。那是他骨子里藏着的,莫名的傲慢。
也许他过去是哪个星球的王呢。他胡乱的猜测着,嘴角裂开,讥讽的神情与过去的那个自己如出一辙。
红色的激光占据了整个视野。
结束了。
零闭上了眼睛。
“不要放弃。”
x形的蓝光撕裂了红色的光束。
“零。”
巨人从天而降。
是艾克斯。
“我说过不要勉强自己的吧?”零短暂的震惊后有点儿感动,但他才不会承认。
“现在勉强自己的是零你啊!大地已经醒过来了。零。放心的交给我们吧。”艾克斯横跨一步,展开双臂,将零结结实实的护在身后。
“喂,金属罐头。”光之战士冲着新出现的金古桥挑衅的扬了扬手臂。
“你的对手,是我!”
———
“这家伙的装甲没那么容易破坏掉……”零仍在试图爬起来。他看起来有些忧虑。毕竟在金古桥的资料里它可是有曾击败过奥特战士的记录。
而刚刚交手的过程中,零也意识到金古桥是多么麻烦的对手。
它力气大得可怕。
艾克斯冲着零比划了个大概是放心的手势。然后冲了上去。
那句话叫什么来着?
先下手为强。
期身上前,迅速拉近彼此的距离,金古桥在遇到突然出现的敌人机体会资料解析一段时间,而这段时间是攻击最好的机会。
面对一个全身都是铁皮的家伙还真不知道哪里下手比较好。
艾克斯一拳击中对方的下巴,在金古桥踉跄后退的过程中回身一个旋踢,重击对方的胸腔。
一连串沉闷的金属抨击声。
金古桥连连后退。艾克斯并没有停止进攻,力求把对方揍到晕头转向……噢,讲真他手有点疼。
正如零说的那样,这家伙的装甲没那么容易破坏掉。它硬得根个秤砣似的。
一连串进攻下来他不得不放弃了赤手空拳干掉对方的打算。
那根本没有留下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那就用这个!”大地激活了芝顿装甲。他才刚刚醒过来,整个人还有点儿迷迷糊糊的。所以这次战斗他担当的是次级大脑的作用。
同步并辅助艾克斯控制巨大化的身躯。
目前为止,芝顿装甲是所有装甲中破坏力最强大的。
艾克斯扑了上去。
他被挡下了。
金古桥已经完成了解析,每一道程序开始下达攻击的指令。机体内部每一个零件开始自检。
这个“金色的皇帝”仅仅是抬起手臂一个动作,就轻易而举的挡下了艾克斯的攻击,不仅如此,他张开的手掌开始握紧——
芝顿铠甲发出濒临崩溃的悲鸣。
它被生生捏碎了。化作了金色的数据流消失在空气之中。
好强!
艾克斯悚然,他迅速后退。拉开彼此之间的距离。
他突然明白为什么零会选择如此不理智、几乎称得上自()杀式的方式来解决对方了。
因为那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是下下之策。不得不让零以命相搏。才能够换取那么一点点打败对方的可能。
金古桥强大得不可思议。
灵活,强大,比铜墙铁壁更坚固的防御。艾克斯不得不放弃了最后一点点乐观的心态。
他不能在轻敌。
稍有不慎,搞不好连自己也会被对方干掉!
“大地,下一击一定得干掉它!”
“好!”
艾克斯直接使用了扎纳迪姆光线。
亮蓝色的数据流如同冰冷的电弧,电离子在空气中闪现。艾克斯双手交叉,X型的光线像是一道严密的墙,直直冲着金古桥压去。
他的动作被预判了。
金古桥在光线到达之前分解成了四份,闪避了攻击。
“呃!!”艾克斯放完大招,收回双手抬头一看,当即卡壳,他捂着嘴发出一声短促的气音。
………
好不容易才从地上爬起来的零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突然听到有人在惊呼。大喊着“快逃。”
逃什么?他茫然的转过身,只以为是在唤别人。大概是又有什么人遇到危险了?他只是这么猜测着,余光惊觉这天地突然变得一片冰蓝。
然后他看到了X型的蓝色光线,带着像山岳一样恢弘而不可抗拒的力量撞了过来。
“……”
卧槽???!!!
被击中的零一脸懵逼。
他后知后觉的感受到了疼痛。到这时他居然还有闲情逸致胡乱的想着原来被光之战士的光线击中是这样的感觉。
零能感受到自己的身形开始崩毁。他的表面无法凝成,大量的黑色粒子从身体里分离出来漂浮在表面。
他的身体正在塌缩。
形成一个“核”
无数亮蓝色的光点向中心吸附。
闪现。
无数的蓝色数据流穿透过零的身躯。
他消失了。
黑色的浮沙被某种巨大的吸力一并纳入了那个蓝色亮光的核。
成功干掉友军。
“啊啊啊啊啊啊啊!零!!”大地在艾克斯体内急的跳脚。他现在完全清醒过来了。然后就被远处消失的光点吓得呆在了原地。
“!!”艾克斯也乱了阵脚。
他掠过金古桥。三两步的冲倒零消失的地方。在废墟里翻找着。他知道这个时候作为一个战士他不该放弃他的战场。
可他太害怕了。
“我没事。大地。艾克斯。”心灵感应。零心情复杂的躺在沙砾地面上。他尽可能的吧口吻放得轻松些。让大地他们相信自己真的没事。
其实他有事极了!
“干掉金古桥。我能保护好我自己。”
艾克斯直起身来。他看起来还有点儿犹豫。像是做错事的大猫。
“你们还在犹豫什么?!不干掉它我们都得被这玩意干掉!”零急了,他现在恨不得跳起来狠狠的摇一摇这货,敲开他脑子看看他脑子里到底装的些什么!?
突然他瞪大了眼睛。
“快跑!”他在精神世界里咆哮。
四驾金古桥拆分而成的飞行器高速移动着,变换着方向向艾克斯射击。
红色的光线组成了一道道弹幕,击中了艾克斯的背、手臂、膝盖。巨人豁然跪下。炽热的高温焯伤并试图切割奥特战士的皮肤。
“你们是白()痴吗?!快闪避!”零就在艾克斯身下的废墟里面。他气急了,看着巨人不但没有逃跑反而双臂张开像是在保护什么。
他当然知道他们在保护什么。
看着那双平时被他调侃成灯泡或者是别的什么的圆眼在每次攻击落下后都微微的闪烁一下。他很痛。零不用读取对方的精神链接都能感受得到。
巨人伤痕累累。他胸前的计时器开始闪烁红光。
不断有光的粒子在被击中的皮肤表面混着浓浓白烟溢出。
再这样下去……他会被干掉的。
零打赌这是历来最丢脸的被怪兽干掉的方法。
他急红了眼,只觉得自己鼻腔酸酸的。心脏揪紧的疼。
“零……你在下面对吧。我能感受到你在这里。”隐忍着疼痛。艾克斯摇了摇头。“我不能让你冒险。”
“再这么下去你会被干掉的!”懊恼的低吼。“你要是被干掉了我一样得死!”
“——”
精神世界突然传来一声狺狺低吼。
哥莫拉?
零愣了愣,眼里瞬间燃起了希望。
“哥莫拉!”他在精神世界里同样给予对方回应。
在最危急的时刻,哥莫拉感知到它的家人们遇到了危险。在闪光玩偶的世界里发出惊天动地的咆哮。
无数的记忆填满了零的大脑,又通过零为媒介,以零与大地之间的精神链接传递给对方。
那是哥莫拉的记忆,它看着大地一点一点的长大。它希望大地在未来的某一天能够和平安宁的生活在地球上。不在为战火奔波。
所以。为了地球安宁的那一日更早的来到。
它愿意为了它的家人而战。
记忆里混合着虚拟哥莫拉的庞大数据。
大地与哥莫拉成功链接了。
看着由蓝白色数据方块构成的哥莫拉挥舞着双爪,踏碎大地仰天怒吼。
零松了口气。
试验进行28次之后。
虚拟哥莫拉。
终于成功实体化。与它的家人们。
并肩作战。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