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骨吹笙

(原创角色+奥特曼X)艾克斯奥特曼--恋物癖(00)

(原创角色+奥特曼X)艾克斯奥特曼--恋物癖
人物属于原著,OOC属于我
序章
……
实验体编号Z0T4C8
开始实验准备
(冷)
生物仓注水
脑神经拴尝试链接
脊柱神经连接就绪
连接成功
(冷..)
初步尝试接触
同步率5%
同步率23%
同步率65%
(……吵死了)
(痛……)
警告!警告!实验体Z0T4C8失准!
快!快!冷凝剂就绪!
神经麻痹准备!
(去死!)
他失控了!
啊啊啊啊---!!
.......
生物实验第032次尝试失败,实验体Z0T4C8失控,能量冲击波摧毁实验基地A区,最后判定等级高危,封存冷凝生物仓,转运至供能仓作用于能量核心.
很遗憾,生物武器融合实验失败
-----
那之后是一段长久的沉寂
万物无声
直到
磁--(电流声)
队长!发现生还者!
(……)
(金属撞击声)
再坚持一下!我马上就来救你!
大地!危险!快回来,供能仓被启动了自爆系统!
这里快爆炸了!
(吵死了)
(谁在那里BB啊烦死了)
(…好冷)
坚持一下,我一定会救你的
(……谁?)
(你救不了我)
(别开玩笑了……)
咔---!
厚重的玻璃出现了裂纹
大量的营养液如同决堤的怒涛顺着突破口争先恐后的涌出---玻璃如蛛网一般裂开,它再也承受不了巨大的压力崩裂成万千的碎片,顺合着营养液飞溅而出,折射着清光如图漫天的星辰。
实验体Z0T4C8豁然睁开双眼
这一刻在囚徒的眼里是多么的美妙,仿佛天堂的大门洞开!
他目不转睛的注视着那个冒失的年轻人,常年不曾移动过的身体疯狂的叫嚣着无力,他的肌肉没有回应,短时间内他无法习惯,也难以支配自己的身体,只能任由自己扑倒进那人类的怀里。
很,温暖
“快走.”他几乎忘记了该如何发声,声线干涩音调也滑稽可笑。他用唯一能够正常扭动的头紧紧的压在年轻人的肩膀上,像是将死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悬崖上的藤条。
年轻人重重点头,捞起实验体抱在臂弯里拔足狂奔。热浪在他们的身后接二连三的绽放,火舌几次都舔在年轻人的后背.可他坚定不移,不曾松手也决不回头,双眼死死的盯着前方出口处的微光。
他们在爆炸的火光中翻滚,被最后一道冲击波狠狠扫了出去,他们没入出口的辉光里,天旋地转,最后坠入冰冷刺骨的湖泊中。
摇摇欲坠的建筑终于垮塌了,碎砖钢筋接连坠入湖中挡住了他们上浮的路。
“大地!”远处传来撕心裂肺的喊声,Z0T4C8艰难的睁着眼,氧气疯狂的流逝,化作气泡晃晃悠悠的穿过建筑的碎片飘向湖面。
他快要死了。可偏偏这时却出奇的平静,甚至还有时间猜测那些嘈杂的呼唤大概是在叫眼前这位冒冒失失的年轻人。
可惜大地他已经无法回应什么了。
咋吧着眼睛,实验体看着在湖水中荡开的血色,爆炸中飞溅的碎片镶入了年轻人的后背,大量的血从背后溢出。
为了救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而拼命的人类,他要死了。
两个人,一个淹死,一个,死于失血过多。
不要死
他们在暗无天日的湖水里拥抱彼此,Z0T4C8抬起头颅,大地已经昏迷了,他只是本能的抱着他救出来的人,死死不愿松开。
奇迹发生了。
钢筋碎石以及外星建筑材料被无形的力量狠狠撞开,天光大亮,盛大的光照耀湖底,照亮了实验体Z0T4C8狰狞的眼睛。
黑龙般盘虬扎结的血管密布那张苍白消瘦的眼脸,他那么愤怒,那么不甘,他不想死,他好不容易从那个见鬼的实验室里被救了出来,他不想死去,也不想让救他的人陪他一起去死!
他们开始上浮,最终被跟大地穿着同样制服的一群人救起,手忙脚乱的被抬上急救。
失去意识前,实验体努力的扭过头看着先一步被抬上救护车的年轻人,如释重负的叹了口气,他安然的闭上了眼睛。
———半个月后
Z0T4C8在滴滴作响的医疗仪器的包围中醒来。
茫然的环顾四周,事实上,他的肌肉仍旧不听使唤,无法感应到自己的四肢,亦无法移动。只能勉强侧着头猜测自己身在何处。
“你醒了。”
白色的拉门缓缓的被打开。
进来的是一位穿着制服的中年人。
“……”
“你被冰封了太久。恢复身体机能还有一段时间。”沉默了一段时间,中年人率先开口。声音分辨不出恶意,甚至能给人带来一种莫名的信服感。“要喝点水吗?”
一杯温水放在了枕边,还插上了根吸管,只要微微侧头就可以够到,恰到好处的化解了他无法行动而又不能完全放松戒备认人接近的尴尬。
“……”瞳孔收缩,Z0T4C8嘴唇抿成一条直线,他严重缺乏与人沟通的能力,在未知陌生的环境遇到陌生的人,只能沉默以对。
不安是一种生物本能。
他没有接受中年人的好意,只是直勾勾的盯着对方,眼里有疑惑和探究。
“这里是XIO(吉奥)日本分部,是为了对抗抱有攻击性行为的怪兽以及外星人而组成的一个特殊部队。我们是在一个潜伏在大熊山附近的外星实验基地中找到你的,当时外星人为了不留下实验数据启动了自爆系统——”
点头示意自己接下来的事情都知道了,Z0T4C8打断了对方剩下的话。
两人再一次陷入了沉默。
“我的名字是神木正太郎,是XIO日本支部的队长,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神木……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中年人的话里带着善意,他就像是日常根朋友聊天一般的自然,让人忍不住放下戒备的心理。
“……我没有名字。”鲜少与人交流,再加上被封存多年,他几乎忘记了该怎么说话,口音怪异得有些滑稽,Z0T4C8表情开始有了点人情味,他看起来有点儿尴尬。
或许还有点不知所措。
“他们都叫我实验体Z0T4C8。”
这回轮到神木队长沉默了,他的神情复杂。有点像是自责,其间还参杂着悲悯和沉痛。最后他嗫嚅着开口“……疼吗?”
这个问题倒是让Z0T4C8足足愣了半分钟,从来没有人这样发问,这几乎称得上是关心了,作为被支配的实验体,他头一次被人问疼吗,而不是这个药剂对身体反应如何。
有点,受宠若惊。
“开始很疼,久了之后,就感觉不到疼痛了。只会觉得冷。”还有孤独。尽可能轻松的盖过其间所饮下的苦楚,他不记得自己被作用于实验多久了,也不记得被抓捕前自己是一个怎样的人,记忆里只剩下装载着生命体的培植仓越来越少,一具具苍白不成形的尸体被丢进绿色的水里,融化得一干二净。
最后活下来的只有孤零零的自己。
所以最后一次实验的时候,才会主动抗拒链接……
他已经受够了。
队长没有在说话,只是沉默的伸手,确定Z0T4C8没有抗拒的意思,才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留下一句“你好好休息”。
Z0T4C8有些不安的看着对方消失在门后的身影。他对自己的状态非常了解,这些人不该留着他,他从一开始,就是一颗定时炸弹!
外星人炸毁基地不仅仅是想要销毁实验记录,更重要的是为了杀死他。杀死他就能毁灭整个地球!
———医疗室外———
神木队长在门外站了很久,最后下定了决心一般,拿出多功能通讯仪器,按下了呼叫键。
XIO全员紧急集合
会议室内所有人都保持沉默。没有人愿意开口说什么。因为话题过于沉重。
三日月守作为研究队的队员打开了全息投影。
他负责讲解。
“大家都看到了,这是大地队员从外星生物实验基地解救出来的那名成年男子,我们在治疗过程中发现了他身体构成非常惊人。”
“他的身体细胞每分每一秒都在迅速的分裂、融合、死亡!并作出类似于恒星那种氢融合成氦的核聚变反应,从而制造出惊人的能量。”
“但这些能量是非常不稳定的,几乎随时都威胁着他的生命。可以理解为他就像是一个高压水枪,但外壳却是纸做的,迟早有一天他的身体会承受不住这样的压力崩溃。”
“而他一旦死亡,他的身体产生的能量足够在瞬间摧毁地球……这不是夸张,你可以设想一下一个恒星死亡时的过程,他会以超新星爆发的形式结束生命,那不仅仅可以摧毁地球,那瞬间产生的能量甚至会影响到一个星系!”
“……他拥有着神的权柄,但却是个凡人之躯,巨大的能量迟早会把他撑爆。”
“而当他生命结束时,整个地球都会为他陪葬!”
“这也是为什么那群混账外星人实验失败后没有选择处理掉这个实验体的原因…因为他们不敢!只能把他当电池一样放在供能仓里面作为能源使用。”
“这样的定时炸弹理论上是不应该留在地球的。”
“可是,他什么也不记得了,没有名字,没有社交能力,没有人教他常识,他被关在冰冷的冷凝仓里不知道多少年,好不容易重见天日却又要被拿去做实验或者是遣出地球处理掉吗?!他从来没有体会过温暖从来没有被人关心过,出于人性,我们忍心吗?!”
“这简直是道送命题。”
“出于良心,我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如此悲剧;出于责任,我们因该处理他。至少不该让他留在地球。”
会议室再一次陷入了沉默。
你会为了一个无辜而悲剧的人,而让更多的人冒险吗?
“格尔曼博士,你有办法吗?”第一个提问的人是神木队长。
“……我不确定,这种情况实在是太罕见了,但我也许可以制造能让他能量相对稳定的仪器。”
“身体被改造成这样并非是朝夕之间就如此的,他至少经历了数十年的实验,这期间的凶险程度不亚于酷刑,但他都撑下来了,凭着活下去的意志,我觉得,我们不该轻易的抹去一个年轻人活下去的希望。”
“和权利。”
“我愿意协助博士一起完成!”扎着双马尾的女孩拍案而起。
“我也是。”点了点头,三日月守关闭了全息投影。
“那好,你们负责协助格尔曼博士制造稳定仪器,大地,你去问问当事人的意见吧,你救出了他,他目前最信任的人,因该是你。”队长点了点头。
“我负责递交情报给上级,个别部分我会想办法隐瞒下来,必要情况下,做好将他投放出外太空的准备!”
“队长!”副队长站了起来,脸上明显的不赞同。
这太冒险了。
“你知道吗,当我问他疼吗的时候,那个年轻人的表情……他从来没有被关心过,至少哪怕一天,半个月,一年,我希望他在他死去前,能真正了无遗憾的活过。”神木队长的背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医疗室——

白色的拉门再次被打开了
Z0T4C8警惕的抬起头,像是受惊的幼兽。
“那个…你好,呃,我叫大空大地,很高兴认识你。”
进来的是他的救命恩人。Z0T4C8眨了眨眼睛,又躺了回去。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大地纠结的站在病床边,老实说他的伤并没有好,现在大概算得上带伤作业。
“我没有名字。”又来。内心毫无波动,实验体无神的望着天花板,紧抿的嘴角可以看得出他有些局促。
“呃……抱歉。”这交流实在是太诡异了,大地默默地汗颜,他摸了摸鼻头,索性找了个凳子坐在床边。“不介意的话,我可以给你取一个名字吗?”
Z0T4C8点了点头,算是同意。
抱头苦思一番之后,大地一拍手,就差没从凳子上蹦起来。
“零,叫你零吧,零是空白,是无,那意味着一个新的起点,以及无限的可能,从零开始。”顿了顿,大地接着道“不如就叫大空零吧!老实说我的父母也不再身边,你也是一个人,以后咋们就是亲人了!”
……
“大空零,这个名字我很喜欢。”
嘴角微微勾起,实验体看起来有些愉悦。有了名字也意味着一种莫名的归属感。这种归属感让人莫名的安心。
他低低的说了声.“谢谢。”
“喔,对了,要加入XIO吗?大家人都很好,很善良。”挠了挠头,大地生涩的抛出了橄榄枝。他是真心希望对方能留下来。
“你们应该知道这不是个明智的选择。”突然变了脸色,零严肃的盯着大地,欲言又止。
我是一个怪物。
“放心,博士会制造出抑制你体内能量的器械。大家都很希望你留下来。”一眼就看出了零的顾忌,大地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目光坚定的说道。“你并不是一个怪物。”
“……我是被作为武器研发出来的。他们放大了我的内心阴暗面。希望我能作为一个残酷的武器。”
零试了试,他的手仍然没有知觉,他有些自暴自弃的放弃了抽回手的念头。
“但实验失败,我切实拥有了一定程度的能量,但我无法使用,我的情绪和力量都是不可控的,我一旦试图用这些力量攻击就会威胁我自己的生命……而我一旦死去,身体里的力量就会膨胀爆发,很多人都会死。”
“因我而死。”
这仿佛是给他自己落下了最后通牒。
“不会的!相信我,总有一天,总有一天你一定可以控制你的力量,一定可以把它用在对的上面!你不是武器!你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大地抓着零的手,几乎是吼出了这样一句话。
!!
这份认可足够震撼。
零沉默了很久。终究是叹了口气。
“能加入XIO,是我的荣幸。”
……

评论(8)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