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骨吹笙

(原创角色+奥特曼X)恋物癖(09)

第九章传说中的神明
麦克斯半天扯不下来铠甲他整个人都焦麻了,说真的他甚至有那么点想用麦克斯光剑放一个大试试……如果艾克斯不会也被切成两半的话。
被一脚踹晕的芝顿又坚强的爬了起来,起来的时候还顺带搞迫降了XiO的战机。麦克斯觉得自己头都大了,不得不赶紧跑过去对着背对他的芝顿脑门补上一脚。
没看着爷忙着吗,别TM搞事#
揍芝顿一阵爽,没料到身后艾克斯站了起来……眼睛呈现出不正常的淡紫色。
铠甲确实把艾克斯强化了,作为敌人。从背后钳制住毫无防备的麦克斯,艾克斯双臂穿过对方腋下,牢牢的锁住了他。
“!!”
发出一声气音,麦克斯扭过头去一脸震惊……从他肢体动作来看大意应该是你TM在逗我???
很快他冷静了下来,扭过头见着已经从地上爬起来的芝顿。麦克斯当然明白作为奥特战士的艾克斯不可能是真的愿意与敌人为伍,他不打算与艾克斯发生冲突……于是尝试着强行挣脱。
不行!被铠甲强化并控制的艾克斯力量大得出奇,麦克斯剧烈的挣扎着,却始终不能移动分毫……而此时远处芝顿已经不怀好意的冲他走来。
……MMP这仗没法打了
麦克斯仰着头一脸崩溃。
报仇的机会来了!芝顿快步上前,抬起手臂交叉攻击着麦克斯的计时器。
那看起来痛极了。
大概就像是有人反复重击你的心脏。
很快巨人胸前的计时器就承受不住这样连续的伤害开始闪烁着悲鸣。
麦克斯痛苦的仰头。
“向右躲。”
一个低沉的声音直接从他的脑海里响起。
甚至来不及去思考该不该相信这个脑子里的声音——一团黑雾出现得突然,它们迅速的凝聚出一个阴冷的轮廓,鹰的铁面上,一双眼缓缓张开,像是时隔多年,亡者从地面上苏醒,重新审视这个人间!
那是一个介于AB形态之间的巨人……或许说他是怪兽也许更合适。
鹰的头颅连接着类人的身躯,一对黑铁色的羽翼从肩背相接的部位平展开来,倒钩状的利爪更容易让人联想到高硬度的剔骨弯刀。
这个新出现的外星人表现得非常的冷静,他一上来就展开钢铁的羽翼二话不说就怼着艾克斯扇了过去。而麦克斯想也不想就像右边扑倒,头顶的头标差一点就碰上了那铁羽。
艾克斯被结结实实的扇了一个踉跄。
他失去重心仰倒在地,捂着头看起来非常痛的样子。
零真的是一点儿也没有手下留情。
“你是什么人?”姑且算是统一战线了,麦克斯和零背靠着背。
“你不需要知道。不过目前来看,我们不会是敌人。”这个形似埃及神话中太阳神的怪物默默的展开了羽翼。这真的是很美的景色,甚至看起来还有点儿宗教寓意般的神圣感。
铁灰色的巨翼平展开来,在太阳的余晖下泛着金色的光。那双翼遮天蔽日,磅礴而辉煌——是一种难以言喻的,震撼般的美丽。
翅羽突兀的传来一阵针刺般的疼痛。
零沉默的扭过头去,看着背后这位一脸二哈的红族奥特曼。他手里正捻着一根颤颤巍巍的黑羽。
“……”
“呃……非常抱歉?”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头标,麦克斯有些不知所措的捏着那根羽毛……他发誓他真的只是有那么一点点好奇,真没想到这玩意真的扯得下来啊!
紧接着他的表情从尴尬变成了惊恐……他眼睁睁的看着一整根鸟羽像是突然崩塌的沙砾变成细密的黑色颗粒融入了他的皮肤里。
“!!”瞪大了眼睛。
麦克斯忧虑的扭过头看了看自己的后背,一脸不知所错……会不会长翅膀啊?生怕自己也变成个鸟人的麦克斯紧张极了。
“……”不知为何零突然有点想打他。
很快麦克斯真的发现了自己的身体有了变化(当然不是长毛了)他的计时器恢复成了蓝色。疼痛与疲惫也随之消失——黑羽中蕴含着的能量补给了他。
气氛突然变得有些诡异。
一个人形的补给,能恢复奥特战士流失的能量,光是这两点,就已经非常的值得研究了。
盯着自己的计时器麦克斯沉默了一会儿,随即他抬起了头,眼睛里仿佛闪着星星,看起来跃跃欲试。
零莫名的被这目光搞得有些恶寒,他炸毛了。猛地收敛起翅膀尽可能离这个危险的红色巨人远一点……天知道这货现在的表情就像是看到了肉骨头的大犬。
敌人可不会留给他们太多的时间互动。
芝顿咆哮着,冲着零发出了红色光弹。这个曾击败过巨人的凶悍怪兽被零激怒了……不会有人喜欢被打断复仇。
“我能摸一摸你的羽毛吗?”横跨一步,麦克斯帮零挡下了攻击。这个时候他居然还有心情惦记这个。
“……NO,Thanks。”零转过身,保护麦克斯的后背不让他有被偷袭的顾虑。
铠甲没有大脑……他无法阻止铠甲侵蚀艾克斯的意识。只能抬起一只手臂挡住艾克斯的攻击。另一只手按在了他的胸甲上。
他试图直接用自己的能量传输过去撑爆掉艾克斯的装甲……但他不确定大地和艾克斯会不会遭到误伤。
犹豫了一会儿,零果断放弃了这个选项。
他干脆抬起手臂用自己的精神力护住了艾克斯最后几丝意识。不让他被彻底的控制。
零给大地留下了解除控制的机会。
他相信大地有办法解除铠甲的控制。不过肯定会吃点苦头,就当是一个教训吧……他应该为自己轻信他人付出一点点代价。
艾雷王的磁卡能够修复改写芝顿磁卡中隐藏的控制代码。
零的眼角细微的抽了抽,他感知不到大地的精神波动,但能听到大地在艾克斯的体内发出的惨叫声。
这是他……应当承担的代价。
默默的重复着。
闭上了眼睛。零转过身去。
这时候斯兰星人也巨大化了。它看起来有些气急败坏。零的出现毁了他的复仇大戏。“你是什么人!不要来多管闲事!”
他叫嚣着,指示着艾克斯向零发起攻击。
“我是你爸爸!”看着这个漆黑的混蛋他就来气,甚至觉得自己的神经都在痛!带电流的那种。零几乎毫无悬念的被激怒了,他扬起手臂,表情狰狞得可怕。雄鹰化做了一道残影飒的一声直接掠入了斯兰星人的大脑。
他可是很记仇的。
何况这混蛋还让他出丑!TMD长这么大这还是他第一次哭鼻子!
恢复了那么零星的记忆不仅仅教会了他如何变成这幅模样……他的能力提升了,现在他能够完整的控制一个个体,而不是紧紧只是限制他的行动。
他能同时控制主脑与次级大脑。
斯兰星人意识到危机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他浑身像是过电了一般的抽搐,他的意识疯狂的挣扎着想要逃跑,却最终被鹰紧紧的克制住,只能任由他指使。
零给斯兰星人下达的第一个命令是为他挡枪。
斯兰星人就这么直愣愣的飞扑了过来,挡下了艾克斯往零头上砸去的一个重击……他头上的触角断掉了。
铠甲非常忠实的履行着斯兰星人被控制前的指令,控制这艾克斯凶狠的要去揍零。
而零几乎是一脸冷漠的站在原地。指使着斯兰星人帮他挡下所有的攻击。
说真的,麦克斯都快被斯兰星人屡次奋不顾身的保护零的举动给感动了。
那可是真的惨。
“精神控制?”麦克斯握着自己的头镖。他退回零的后背的位置,侧过头好奇的问。
他简直对零好奇极了,这真的不是他的错,换成要是来个蓝族的奥特曼大概此时已经完全忍不住求知欲二话不说的就要把这个一身是迷的家伙扛起来打包带走。
“啊。”不置可否。零指使着斯兰星人继续挨揍。他现在心情愉悦。乐意跟对方闲聊那么几句。
零感知到艾克斯的意识恢复了。
揍人的动作停滞了一下,艾克斯抬起手臂看了看自己身上的铠甲,看起来有些心有余悸。“大地,零……”他欲言又止,紧接着更凶狠的揪住斯兰星人怼着他的头就是一阵暴揍。
“欢迎回来,艾克斯。”大地还没有从被电击的疼痛中缓过来,他喘了几口气。笑得如释重负。
差不多了。
零后退了两步推出战圈。
他张开了双臂,解除了对斯兰星人次级大脑的控制。从支配转为禁锢。
同时分割出二代的鹰隼,限制了芝顿的行动。
斯兰星人和芝顿都站在了原地,无法动弹。
这真的是……非常恐怖控制能力。收起短暂的震惊,有些羡慕的看了后辈一眼,麦克斯都有点想把人绑走了,一个绑定的奶妈和控场,谁不爱呢?
两位奥特战士点了点头,纷纷放出了自己的光线。
斯兰星人尖叫着,在最后一刻零充满恶意的放松了对他身体的控制,他拥有意识,却只能眼睁睁的面临死亡!
芝顿在艾克斯的光线下变成了闪光人偶。
一切尘埃落定。
转过背去,零寻思着自己得赶紧去删除掉医疗室的监控,于是转身就走。他可不想傻站在一边看两个奥特战士叙旧。
“麦克斯,我的名字叫麦克斯奥特曼。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出手相助,我还是得说,非常感谢。”现实总是难以如愿。零被拉住了。
红族的巨人一把拽住了零的胳膊,这一次他有小心翼翼的避开了他的翅膀。麦克斯一脸真诚。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零。”收敛起羽翼。零顿了顿。还是报上了姓名。“大空零。我的名字”
他的手臂在麦克斯的手里化作了黑色的颗粒。
事实上他整个人都在消失,像是被风沙侵蚀的岩石。
零消失了。
他并没有变回去。
是的,准确的说,他有点变不回去了。
他现在像是个刚出生的孩子,无法控制好形态,鬼知道他要怎么做才能够变回人类的样子。
怕是被电傻了。
懊恼的想揪自己的鸟毛,零干脆自暴自弃的放弃了先变回去的问题。还是去处理监控吧。被别人看到了可不大妙。
下一秒他人已经出现在了医疗室里。应为他的原因,XIO日本分部医疗站的监控并不包含在总监控中,医疗站单独保存着录像。
这大大方便了零。
他就是来删除修改这些的。
他打开了当天监控录像。
直接清除会引发怀疑,他不得不一点一点的修改。
……老实说零并不太会搞这个,这个时候要是换成大地会快太多。可零并不希望大地看到这个。这也是他一定要第一时间跑来修改监控录像的原因之一。
大地会愧疚的。
他已经为自己轻信他人付出了相应的代价。没必要在看到这些。
零只希望大地能够不那么容易相信别人,而不是要他竖起高高的心防。
所以这些……
眼里倒映着录像里自己无助而绝望的模样。零轻轻的笑了笑。
大地没必要看到。
“!!”他大意了。眼角的余光捕捉到了暗处淡淡的光。冷意顿时从脚底直冲天灵。零猛地扭过头,脸色不太好看。
这个时候不该有人在医疗室的……该死!他忘记了用精神力探查!
零一瞬间就慌了,他迅速按住鼠标移到删除键……他管不了那么多了,大不了就搞出点事情让XIO的大家们误以为是外星人入侵销毁了录像……反正目前为止没人知道鹰面怪物就是他。
确实是没人知道。
奥特曼可不算是地球人类。
零主观判断大地会和麦克斯聊上很久,可他错了。大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到了医疗室……他们有时候太了解彼此!
躲在暗处同样是人类大小的艾克斯迅速的扑上来,他太快了,像一束光。
零根本来不及反应。
要是偷袭还好,正面怼的话零根本不是艾克斯的对手。零并不善于格斗。
而艾克斯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合格的奥特战士。
毫无悬念的,零只来得及觉得天旋地转,等他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被擒住了,艾克斯将他的双臂反剪,另一只手摁住他的后颈,将他的脸摁在监控的桌面上。
两人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
刚刚慌乱间他没能成功删除录像……见鬼,居然点成了播放。
零木然的缩了缩翅膀。他的翅膀被压在手臂下面,一动就抽着疼。“别看。”咬牙憋出几个无力的词句。零绷着脸,想着控制艾克斯的可能性。
他的声音几乎是带着恳求的。
大地没有回复。艾克斯也没有。
零有些方了,在这个昏暗的地方,就只有眼前播放着的屏幕和艾克斯的眼睛放着幽幽的光……而另一人此时不发一语.
怎么看怎么都有点儿毛骨悚然。
“别看了……”录像播放到了他被斯兰星人捆在了医疗床上的那一幕。零挣扎起来,他能感受到贴着自己后背的,属于艾克斯的身体正在微微的颤抖……
他突然就被刺痛了。
他不需要愧疚!
“别看了!”零突然像是被踩着尾巴的猫那样暴怒了起来,无名火串上了脑海,他扭过头,红着眼睛,恨不得扑上去啄这个白痴一口。
画面里的他在濒临崩溃的抽泣,无助而凄厉的呼喊着大地的名字。
斯兰星人按下了开关,他凄厉的惨叫着,电流像是尖刀捣入脑颅,画面里的他是那么狼狈那么痛苦,身体绷紧像是一只熟透的虾。
突然束缚就那么解除了。艾克斯松开了零的手臂。
——鹰恼羞成怒的转身,他霍然张开了羽翼,喉咙里发出狺狺低吼,扬起了利爪。
他被纳入一个温暖的拥抱。
毫无防备的。
艾克斯的计时器抵着他胸前的宝石。
这拥抱是如此的用力,他整个人都被圈在战士的怀里,腰紧紧贴在他的小腹。
零瞪大了眼睛。
利爪曲张,他犹豫着,最终还是没有落下。
“零……”连接恢复了。零再一次感受到大地的精神。
“零……”大地颤抖着,他的声音带着哽咽。他轻轻的抚摸着鹰的背羽。这个时候他有太多的话想要说出……巨大的愧疚几乎填满了心底。
他都做了些什么啊。
他放任他的兄弟独自承担了一切。
而且……这一次,是他自己,亲手把他从自己身边推开。
像个混蛋。
这个时候说什么也无用。
大地只是紧紧的抱住了零,一遍遍的呼唤着他的名字。
眼里溢满了揪心的疼痛。
“……”鹰垂着眼睛。
细碎的流光在他的眼底滚动,突然间他就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了。零释然的叹息。
“下次你再敢不接电话。我就操控着你在XIO基地里裸奔。兄弟。”
拍了拍艾克斯的背。老实说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黏黏糊糊怪别扭的。何况他们任何一人都不是以人类的姿态出现。
奥特战士抱着怪兽哭唧唧……
算了吧。摇了摇头,零默默的把那诡异的画面甩出脑子。
他太累了。
黑色的粒子渐渐的剥离了他的身体。
羽毛像是落雨般稀稀疏疏的落了一地,消失殆尽。
零变回了人类之躯。
他的伤口居然愈合了。
变成怪物时黑色的力量优先补全了他自己。
“大地……反正你都看了……记得帮我改录像。”
“艾克斯……谢谢你。”
眼皮越来越重。零感觉自己的精力也随着黑色的粒子流失而消耗了。
他困极了。索性枕在奥特战士的肩胛上。
他陷入了沉睡。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