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骨吹笙

奥特曼X——恋物癖(02)

第二章 众多的可能性
“我觉得我被暴揍了一顿。”呲牙咧嘴的揉着自己的后颈,零懊恼的抱怨着。他后颈青了一块,一碰就痛。
大地心虚的抱着杯子望天,他推测这是融合后自己对力量掌握得不到位的真实写照。然后在心里默默的把锅甩给了艾克斯。
不过好歹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自从那一次失控之后,零发现自己似乎将溢出的力量给了什么人,短时间内他再也不用担心自己被撑爆的问题了。
这也让他的体制又恢复了一截,至少不会是可怜兮兮的弱不禁风。
至于那天亲眼看见大地被怪兽的火焰吞没的事,两人很有默契的谁都没有再提起。一个是因为太丢脸了,居然因为看到对方遇害而失控什么的,见鬼那太像殉情了。
而大地?……考虑到零受不起惊吓还是暂且不要告诉他自己能变成五十米高的巨人比较好。
“你的通讯工具换了外壳?”眉梢一挑,大地不说并不意味着零不会发现端倪。
零坐了下来,他根大地在同一个房间工作,朝夕相处的两人在两年内基本上把对方的性子、小癖好什么的都摸了个透。
大地有任何细微的改变他都能发现。要知道,大地这家伙,最怕的是麻烦,爱好是怀旧,他的研究器械至今都没有换过。
突然会考虑换通讯设备的外壳,不像是大地会做的事。
“啊,换成了金色的,好看吧!上次任务……呃,不小心摔伤了外壳,干脆就换了一个。”尴尬的笑了笑,大地心虚的挥舞着手臂比划着。
“……”零眯了眯眼睛,耸肩“你知道你撒谎的时候肢体动作特别不协调吗?演技太差了,大地。”
“不过——就算是家人之间也的确会有秘密。你不愿意说必然有你的考虑。”从大地的手中接过杯子“水凉了,我给你去在温一杯。”
零离开了屋子。
“呼。”大地松了口气。
“大地,你的演技确实差。”艾克斯奥特曼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出现。吓得大地差点跳起来。
“你不要总是突然出声好吗,很吓人啊!”不满的咕隆一声,大地瘫回椅子上,一只手拿着通讯设备,忍不住问道“……为什么是我呢。”
“在救你的一瞬间,我感受到了十五年间,我一直被你自身所带的频率所吸引着。”艾克斯沉默了一会儿,轻轻的说。
“确实每一个生物都会释放自己固有的频率,合不合得来也就是靠频率决定的吧。”点了点头,大地忍不住在想,当初救下零,是不是因为彼此的频率相吸引了呢。
“一般来说频率最接近的是家人吧。”
“……是啊。”抬头看着桌上放的一家三口的相片,还有他和零嬉笑着的照片。大地突然笑出了声。“艾克斯,以后,咋们也算是一家人了呢。”
“真好啊”
我们从最初的个体,被彼此吸引,最终走到了一起。从此不再孤独。
“你交女朋友了吗?最近你打电话总是打很久啊。”不知道是外星人的特质,还是大地太大意了。反正等反映过来的时候,格尔曼博士已经坐在了零的书柜上。“那是什么?你把外壳改成地球外的物质了吗?”
艾克斯瞬间下线装死。
大地“……”
“博士,你坐在零的书柜上要是被发现了可是会被揍的。”吸取教训,这次大地一本正经等挺直了腰杆,一脸你再说什么我听不懂的样子。“还有,你的脑子变透明了。”
“!”成功转移话题,外星教授慌慌张张的从零的书柜上爬起,动作太激烈抖下来了好几本书。“琉依那丫头,居然真的把透明液体制作成功了?!”
“要消失了!不行,我要消失了啊啊!”博士抱着头往外面狂奔。
“我看到一个半透明的玩意跑出去了。没事吧?”零在下一刻端着水冲了进来,接着脸色一变。咬牙切齿的问。“谁动了我的书桌?!”
大地无辜的耸了耸肩,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心态指了指门外。“就是刚刚那半透明生物。”
“艹!”愤愤的将书记完整的排列放回原位。零什么都好,就是针对书籍的强迫症怎么也改不好。书无论如何都要按着内容大小封壳颜色深浅排得整整齐齐。
“偏偏这个时候!”三级警戒响彻基地,与此同时零和大地同时接受到了讯息“N2—M3地区大熊山附近出现了一只怪兽!”
“B形态,体长大约有60米。”
“……大熊山?”零愣了会,避开了大地担忧的目光。“我没事。”他摇了摇头。笑得有些勉强。“只是觉得……那个地区,真是多灾多难呢。”
“实验队伍乘坐阿拉米斯前往现场,去分析对付怪兽的方法,明日奈队员负责掩护实验小组!尤其是零!大地,明日奈,给我把他盯好了,不要让他乱跑。”队长下达了命令。
“喂喂,为什么总觉得我会乱跑啊,我明明是最老实的一个。”不满的嘀咕着,零迅速的套上了XIO的作战制服。顺势捞过水杯服了一颗晕车药。
“喂,零,你喝的貌似是我的杯子?”慌乱的套着外套,大地愣了愣。
“哈?!”零握杯子的手僵硬了,他将杯子举过头顶,杯底的标记确实是属于大地的。“艹,所以说你当初为什么执意要买一个样子的杯子?!”
耳根瞬间通红,零尴尬的放下杯子,内心有点崩溃。他简直不明白一个磨子搞出来的杯子为什么每次大地都能分清,而他每次都能拿错。
“走了走了。”大地终于换好了制服,拉着零拔足狂奔。
“真是的,又不是急着拯救世界……”极不情愿的坐上了阿拉米斯。说真的他晕各种交通工具。如果他能有一双翅膀,他希望自己能飞过去而不是坐车。
关上车窗的一瞬间,零无意间扫了一眼……他看见鹰首的怪物模糊的影像在车窗玻璃上一闪而逝。“??!!”
“怎么了?”大地在上车第一时间就挪着屁股挤到了零的旁边,他伸手在零的脸前晃悠了一会。语气关切。
“不……没什么。”摇了摇头,零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大概是最近休息的不大好,出现了幻觉。”
谈话间阿拉米斯号已经发动了,零打开通讯,接收来自怪兽的影相……和上一次一样,在看见怪兽的影像的那一瞬,他的大脑自动反馈出了怪兽的信息。
“……那是巴顿。”倒吸了一口凉气,零的脸色有点苍白,他按压了一会儿太阳穴,这是常识,在车上低头玩手机晕车的概率会大更多。“火山怪鸟巴顿……”
大地默默的没收了零的通讯。并打开了窗户。新鲜空气的流通让零的脸色好了些。
“听我说完……我也不知道这些讯息是怎么来的,那是巴顿,及其凶残的地球原生怪兽,它的鸟喙能够刺穿巨人的皮肤……见鬼,巨人是什么玩意?!”
“飞行速度是十马赫,她所吐出的火焰温度将近4万度,两边的囊袋装有剧毒。得把那玩意破坏掉。”
“喔,对了它是雌性。”
“确定吗?零队员?巴顿?!”琉依脸色苍白,三日月守也是一脸天塌下来的表情。“快点,咋们跳车吧!”
“……”来不及了,零笑了笑,抬头与一对橙黄色的大眼睛四目相对。
她在筑巢,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觉得钢铁比树木来得舒服……不过我们貌似是被盯上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
“喂喂你们同步率太高了吧!?三重唱啊?!明日奈队员!你冷静!!现在攻击咋们会摔下去的!!你这一枪包括着整个地球的命运啊啊啊啊——!!”零在半空中风中凌乱,他努力的关上了车窗,以免高速的风让他窒息。
大地?大地已经脸都青了,他死死抱住零的手臂,变成了大号的树袋熊“啊啊啊啊我有严重的恐高症啊,放过我吧,卧槽我要回家啊啊啊妈妈!!!!你们这么对待一个恐高症患者你们对得起你们的良心吗?!”
人生真是充满了惊喜呢。大地君。
好在巴顿对待自己的巢穴还算得上温柔,他们被小心翼翼的放在了鸟巢上,成为了着钢铁鸟巢构成的一部分。
刚刚经历了一场惨无人道的空中极速,大地现在整个人都不好了,太残酷了,他颤颤巍巍的像是一个上了岁数的老年人,脸色煞白的抱着零才没有瘫倒在座位上。
“有点出息啊你。”理解的拍了拍大地的肩膀,现在他们都不敢轻举妄动,应为要命的,巴顿还没有离开。
“保持冷静。琉依,三日月守卧倒,不要动。”努力调节自己的呼吸,零从大地腰带上摸回自己的通讯装置。“开启热成像。”
在巴顿的眼里他们差不多就算是树枝里附带的昆虫。只要没有构成威胁它不会花费哪些多余的精力来消灭这些“储备粮”
“巴顿是生活在火山里的怪兽,可是她的腹腔却呈现出不正常的低温状态。”皱了皱眉,零有些茫然。这不应该。
“给我看看”坐在前排的琉依小心翼翼的接过仪器。“啊!”她捂着嘴小声的惊呼。“原来如此……她怀孕了!”
“在孵化过程中不是要给卵高温而是要降温吗……”
“所以说它才在陆地上筑巢?”大地仍然没有缓过来,他看起来要吐了。
“该死!”零懊恼的低吼,他们现在是怪兽的人质了,他刚刚分心扫视了一圈周围,显然被困在这里的的不止他们。
“呼叫总部,我们正在鸟巢内部,发现了大量被困的普通市民。不能直接攻击巢穴!”
“另外,在怀孕期间巴顿会非常暴躁,不要试图接近,那太危险了!想办法把它引开,我们会负责救出市民。”
“尝试攻击巢的周围!那应该可以引出巴顿。”
“收到,你们小心,尤其是你,零!”
“嗨嗨。”
巴顿果然如计划中的那样被引开了。
零二话不说一脚踹开阿拉米斯号的车门,一骨碌的滚了出去。“快下来!”
他打开了前坐的车门,然后,返身拉着大地,把这个差不多是废了的兄弟扶下了车。
“你还好吗。”不得不说这个鸟巢对于人类来说还是比较高的,零一只手紧握着大地的胳膊,另一只手帮他顺气。
“我很好……”大地点了点头,尽管他腿还有点哆嗦,但是不管了,就这样把,在没命和恐高面前大地明显还是要命的。
“我送你到底下去。”捂住大地的眼睛,零顺着电塔滑了下去,期间他感受到大地紧紧抓住他的手臂,微微的颤抖。“到了。”
脚踏实地的感觉是真的好。大地狠狠的松了口气。“谢啦,兄弟。”
“嗯。”点了点头,他们开始搜寻被困的市民,不知是不是错觉,零觉得大地不希望自己跟在对方后面。
“……”他停下脚步。不意外的看见大地转过头来。“我去那边看看,听到了呼救声。分散开应该能加快救援速度,快去吧,我们时间不多了。”
“嗯。”大地点了点头,没入了钢铁的丛林里。
“……”错觉吗。零不明白,为什么突然间,大地变得离他越来越远。仿佛两人间豁然有了一个巨大的鸿沟。
麻木的讥笑声贴着背脊。零悚然,猛的回头,那个鹰头的虚影就在他的后背,浑身散发着阴冷的气息。
他战栗了起来,他忘记了太多过往,但眼前这个怪物如此的熟悉,熟悉的像是故人重逢。
他逃跑了。
耳边仍旧响起那样嘲讽低哑的笑声。
那种寒冷又回来了,黑暗终究会找到你。
“——轰”碰撞声唤回了零的理智,他迅速的冷静下来,并与带着刚解救出来的两名人质互相搀扶着去与琉依她们汇合。
空战马斯凯迪号被巴顿击中了——该死!“啊渡!隼人!”他突然憎恨起自己的无能为力起来……他什么也做不了……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坠落。
那个笑声又出现了,残酷而苍凉。
突然前方闪烁着耀眼的强光。盛大的光芒降临人世。零闭上了眼睛。
巨人救下了坠落的马斯凯迪号。
视线缓缓的恢复了,零眯着眼睛,他有些茫然的站在微弱的光芒里,一个模糊而巨大的人形挡在怪兽的跟前。
“真美啊……”他轻轻的喂叹。
巨人缓缓的蹲下,将马斯凯迪号小心翼翼的安放在地面上,然后顺势一捞,像是掏鸟蛋似的把零和两名市民捞了出来。
被巨人提溜着放在了草地上,零抬起头,不明白对方看起来那么眼熟,仿佛不久前才见过?
“谢了,艾克斯,你怎么知道零在那里?”看到零安然无恙大地松了口气。
“咳,大概是前段时间接收了他的能量所以产生了奇怪的链接?”有些讪讪的转过头。艾克斯将注意力转移到巴顿的身上。“我们上吧!大地!”
———
“太好了!零你没事!”琉依还有三日月守迅速的赶了过来,她们比零更早的逃出了鸟巢。
而此时明日奈已经扛起了武器……看那架势是要一雪前耻的节奏。
“啊,我没事,那个巨人救了我……他是什么?”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零指引着获救的市民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啊,忘了告诉你了!他是艾克斯奥特曼!上次也是他把大地救了下来的!”琉依谈起这个来就极度兴奋,她蹦蹦跳跳的拉扯着零把艾克斯奥特曼指给他看。
“艾克斯奥特曼?他胸前的那个标志很好看。”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零盯着那个巨人的身影,实在想不起来他们什么时候见过。
巨人处于劣势,巴顿的巨大鸟掾当真惹不起,高硬度的穿刺加剧毒令人畏惧。
“明日奈,攻击巴顿的那两个囊袋!”零从腰间取出配枪,他不确定这玩意能不能打破巴顿的囊袋,但聊胜于无不是吗。
“了解!瞄准怪兽红色囊袋,距离400米,西北风向,风速为每秒三米……发射!”明日奈扛着炮迅速的汇报。
两人同时按下扳机。
粒子光线狠狠的击中了巴顿的两个囊袋,黄绿色腥臭的液体爆裂开来。
“快撤!”拔枪就射,射完就跑。
愤怒的巴顿挥舞着翅膀吐出炽热的火焰。两人拔足狂奔,爆裂的火焰荡开一圈热浪,卷着零和明日香重重的摔了出去。
“嘶——活着真好。”灰头土脸的躺在地上,零捂着头,他有点头晕。
“太乱来了你。”明日奈头盔都掉了,乱发糊了一脸,大难不死,两人默契的笑出了声。
没有剧毒巨人的压力减少了很多,但巴顿高硬度的鸟掾仍然是个大杀器。
他的右肩被击中了……那一定很痛。
巨人胸口的灯开始闪烁了起来。
“……”好不容易爬了起来,零越发觉得他是见过这个巨人的……破碎的片段一闪而过……闪烁的红灯……医疗仪器报警的蜂鸣……
疼……按压太阳穴,零晃了晃脑袋,扶着树站直了身子。
他见过他。
“零,将虚拟哥莫拉的数据发给艾克斯奥特曼!”外星博士将庞大的数据流传输了过来。零不得不停止回忆。他迅速的跑出树林,按下了发送键。“别以为这样我就能原谅你弄乱我的书桌!博士!我知道是你!”
“艾克斯!”
看着穿上装甲的巨人零有些惊讶,居然……真的成功了。
穿上装甲后巴顿再也无法对巨人造成伤害……她在光线中变成了闪光人偶。
结束了。
疲惫的撑在树干上,零看着大家将剩余的市民们救了出来,他太累了,骨头像是被碾压过似的叫嚣着疲惫……但他仍没有放松,直到——
大地挥舞着巴顿的玩偶笑着向他跑来。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