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骨吹笙

奥特曼X——恋物癖(01)

第一章 星空之声
两年后
“大地,在极光消失之前,绝对不可以把哥莫拉放出来!”
“爸爸你呢?”
“爸爸要去救妈妈。”
“你待在这里千万不要动,知道了吗?”
“嗯”
“我走了。”
父亲消失在楼道里的背影
消失的房屋
哭泣的男孩
“爸爸!妈妈!!”
“大地?大地!”零猛摇着陷入梦靥的大地。
“啊……哈……”大口大口的喘息,猛的从床位上弹起,差一点就撞上了毫无防备的零,大地惊魂未定的握紧拳头,冷汗从额头滚落。
“又是那个梦?”熟练的递过一卷温毛巾,零随手扯过XIO的制服,一股脑儿的丢在大地的脑袋上。
“不要忘了你下午还有虚拟怪兽实体化的实验。再不准备出门你准迟到。”
“那你下午行程安排有空吗,不如一起?”胡乱的套上衣物,大地匆忙从床上一骨碌滚下来。
“身体检查,最近体内能量又出现波动了,修复抑制项圈之后我还得去总部供一下午的能源。”舒展了一下身体,早在一年前零的身体已经基本恢复正常,除了体制虚弱到不可思议以外和常人无异。
差不多就是能跑能跳的那种。
“那祝我这次能成功吧,哥们。”没在说什么,大地拍了拍零的肩膀,率先出了门。
“祝你成功,兄弟。”揉了揉酸痛的肩膀,零叹了口气,拨通了那位外星教授的通话。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真是……令人不安呢。
二级警戒!二级禁戒!S2—5地区出现异常!
“……”眼神徒然锐利起来,零瞬间暴起,却力量过猛牵扯到了肌腱痛的他倒吸一口凉气躺了回去。
“不要乱动,检查还没有结束。”医疗班的护士皱了皱眉头,帮他按压了一会儿拉伤肌腱。“你也知道你的身体不适合到处乱跑吧?”
“可是……嘶,总觉得今天不去帮忙的话,会失去很重要的东西——嘶,疼疼!”呲牙咧嘴,零颓然躺在X光扫描仪器上“我总是在拖后腿。”
“没办法,大地虽然不算战斗人员,但好歹体制不算弱,还能出去疏散群众,你,我的天,群众跑得都比你快。”护士的口吻有些哭笑不得。“上次你去疏散群众的时候还差点被踩死,这绝对是最丢脸的死法了我跟你说。”
“不过——”顿了顿,零眼里的忧虑实在是太明显了,护士一副败给你的样子,按开了全息投影。“XIO内部频道可以调出那附近的监控,因该可以看到怪兽那边的情况。”
“……医疗人员应该没有那个权限吧?”
“嗯,所以我正在以特殊作战部队的权限调用。”
“……你这是在黑XIO的电脑吧?”抽了抽嘴角,零不得不感叹一番这鬼地方真是藏龙卧虎。随便一个医护人员居然还能是个顶级黑客。
哦,对,他体制本身就是日本支部的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能有权限检查他身体状态的恐怕也不会是一般人。
怪兽庞大的身形豁然出现在全息屏幕上。
“?!”
“你怎么了?”护士不满的看着又“垂死病中惊坐起”的小王巴蛋。
“不……没什么”摇了摇头。心虚的躺了回去,零不安的皱紧眉头,在看到怪兽的瞬间他大脑准确的给出了对方完整的数据……两年间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过,但数据从未如此清晰。
那怪兽是迪玛伽……该死…这家伙跟之前的那些,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东西!
不安越发的强烈,零干脆捞出来自己的多功能通训,调成了公共频道。
“也许是这只怪兽!”通讯频道里传来大地的声音,他的呼吸频率相当急促,听起来像是刚跑完一轮马拉松。
“你知道那是什么了?”明日奈同样气喘吁吁,可见他们确实被这怪兽撵得有些狼狈。
“那怪兽是迪玛伽!”
“在日本太平风土记中称他为铁魔兽,传说中在空中萦绕着妖光之时,燃烧大地的灾神迪玛伽苏醒了过来,用红莲业火焚尽太平盛世。”
“那对付他的办法是什么?!这玩意是神话中的吧???”明日奈的声音在火焰爆裂声中显得模糊不清。
“好像是一个发光的巨人将它封印了起来。”大地嗫嚅着回答,这个问题他也有些尴尬。
“这个情报到底有什么用?!”明日奈崩溃的大吼。
零躺在仪器上翻了个白眼,心想让这群人保卫地球真的大丈夫吗。
“你的小男朋友真是活跃啊”同样听到了公频的对话,一边记录,护士一边百无聊赖的调侃。
“哈?!”零哭笑不得,不明白为啥总有那么几个女性会认为他们两是一对。
“大地!明日奈,快撤退!”队长爆喝出声。
“大地!”通讯频道里传来明日奈急促的呼喊。
“!!”零猛的转头,监控刚好定格在那一幕——大地在庞然大物的面前渺小得像是蝼蚁……怪兽浑身冒着炽热的火光,滚烫的熔岩烈火在它的喉咙的汇聚,剧烈的高温几乎扭曲了空气。
“不——!!”实验体发出怒狮般的咆哮,那一瞬间黑色的角质覆盖了眼白,有什么被打开了,仿佛天降的闪电劈开鸿蒙混沌,万物豁然开朗。
时间仿佛都被延迟了,零眼睁睁的看着慢动作的火焰将那个渺小的人影一点点吞噬,监控器蓦然变成了黑白两色的斑点……那片地区的监控被摧毁了。
时间恢复原状。
零坐起了身子,大口大口的喘息,他浑身痉挛,冷汗大滴大滴的从额角滑落。
头痛欲裂,仿佛有一把巨斧劈开了头颅,他的痛觉随着身体的恢复也逐渐恢复,只是比常人迟钝……这种程度的剧痛他已经太久没有承受过了。
可比头颅更疼痛的是…心。
手挣开了点滴,猛的拽紧胸前的衣物,他脱力的嘶吼,只觉得一片空茫。
眼前的世界仿佛扭曲了,天旋地转,耳边护士的呼喊时远时近,他两眼一翻,陷入了昏迷。
随着医疗仪器纷纷报警的声音,本已经黯淡的全息投影在一次被点亮。
护士在手忙脚乱中豁然回头——巨人,在辉光中降临。
…………
大地一直觉得自己的人生挺意外的,意外失去了父母,意外填错了志愿加入了XIO的科研部,意外的被作战指挥部挖墙脚过去做怪兽分析谦群众疏散,意外的在第一次实战时热血上头的救下了大空零……意外的成为了艾克斯奥特曼的人间体。
艾克斯奥特曼的——人——间——体!!
“啊啊啊啊啊啊卧槽这是哪,你是谁,我严重恐高啊啊啊啊不行了不行了让我蹲一会……”
艾克斯奥特曼:“……”
MMP
“喂!怪兽过来了!”
“别过来啊!”
然后大家就目瞪口呆的看着新出现的怪兽——啊不,是巨人,被迪玛伽撵得像兔子一样上窜下跳……
“别畏畏缩缩的了!害怕成这样根本没法战斗啊!”艾克斯内心是崩溃的。
“哈?!战斗?!我吗?!不可能的!为什么你们都觉得我这个科研人员能上战场啊!”大地能怎么办啊他也很绝望啊。
“那你倒说说看现在除此之外还能怎么办啊!”艾克斯都要哭出来了。
巨人被怪兽的火焰击中了,巨人倒下了。
“啊烫烫烫!嘶——”
“你刚刚不是也被击中了不是没事吗?!”
“对喔,真的不痛”
艾克斯:……
事实证明,什么恐高症、恐怪兽症都是可以克服的,当你有必须要保护的人的时候。
在怪兽的业火即将击中明日奈队员之际
大地的身体先于大脑的冲上去挡住了那道业火。
火柱在巨人的阻挡下像两边散开,激起了漫天的烟云。
“冷静下来了吗?”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我会尽力的!”深呼吸了一轮,大地重重点了点头。“只要打败他就可以了吧!”
“就是这样,上吧,大地!”艾克斯的口吻听起来有点如释重负。
————
最终大地与艾克斯终于将怪兽打败。
艾克斯奥特曼特殊的光线将复活的怪兽重新变成了闪光人偶。
皆大欢喜。
可惜,中国有一句老话,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解除融合的大地还来不及喘一口气,紧接着便收到了零状态恶化的噩耗。
“你说什么?!”接到消息的大地甚至来不及给队友们解释自己是怎么从怪兽的火焰下活过来的,就急匆匆的赶往了医疗中心。
“他怎么样了?医生?”胡乱的按开了拉门,大地不顾阻拦的冲进了医疗室。
零躺在医疗器械上,血管像熔岩或者是岩浆之类的东西一样暴露在皮肤表面。他整个人像是煮熟了的大虾,被烧得通红。
“他怎么了?”大地根本不顾对方此时的体温会不会灼伤自己,只是双手紧紧的握住了零的手心。
“你还活着?!艹!是我的失误,他情绪波动太激烈了,这有可能会影响到他的状态……他看到你被怪兽攻击了!”护士愣了半秒才回过神来,回过神来第一个反应就是爆了粗口。
这尼玛太坑了。
“零……他是因为我?”大地失神的喃喃,直到这时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并非独自一人,他在这个世界是有亲人的,有挚友,有兄弟,有伙伴……他们会为他鲁莽而差点送命的行为愤怒悲伤。
“大地,这个人?”艾克斯惊疑出声。
“他是我的兄弟,他叫大空零。”顿了顿,大地扭过头,看着一干医护人员。“不好意思,能让我们单独相处一会吗……放心,不会有事的,零爱着这个世界,他不会毁了它。”
“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我会亲手将他送离地球。”
这个时候居然没有人提出质疑。
质疑你凭什么这么肯定,又拿什么带他离开地球。
可年轻人的眼神是那么坚定那么悲伤。让人不由的相信。
医生们退了出去。
大地关闭了监控。
“大地……也许我们有办法救他。”艾克斯有些迟疑的开口,他也不确定,因为这样特殊的情况,他也是第一次遇见。
“要融合吗?”大地低着头,看不清神情。
此时他看起来出奇的镇定。
他们才刚刚解除融合,再如此短的时间内再一次进行融合他们彼此的体能和力量都撑不了太久。
“是的。”艾克斯给予了肯定。“不过不需要变得巨大。”
“那还等什么呢?”大地淡定的举起了通讯装置“艾克斯!”
十字的辉光短暂的照亮了整个屋子。
“我们该怎么做?”胸前的计时器在迅速的闪动,这意味着他们剩下的时间所剩不多。
异变来得突然。
本该安安静静躺医疗仪器上的零像是嗅到血腥气的豺狼,猛然睁开了眼睛。
乌黑的角质已经完全的覆盖了视网膜,熔岩般的纹路几乎连接眼角。他看起来比罗生门的恶鬼还要来得狰狞。
他挣断了束缚手脚的器材,难以置信这个平时孱弱的人是如何突然拥有了如此惊人的力量。他甚至轻易的将一脸懵逼的大地按倒,整个人都骑在了对方身上。
他张开了五指,强大的力量在掌心汇聚。
类似于野兽的自我防御机制。
大地完全错了。打一开始零就不曾爱过这个世界,他在乎的,爱的也就那么几个关心他,把他当作同伴、亲人的人而已。
零是作为兵器被研发的,外星人赋予了他骨子里的凶暴,只是平时他太小心隐藏,为了难得的平淡生活小心翼翼的收敛自己的锋芒,从而让人觉得他只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小白兔。
而此刻他原形毕露,身体濒临崩溃的情况下他的力量有一部分可供他支配,代价是皮开肉绽的皮肤与越发炽热的体温。
大地在短暂的惊讶后瞬间冷静了下来。这跟他对付怪兽时手忙脚乱的状态完全不一样。
他只是小心翼翼的把手搭在零的后颈,轻轻的抚摸。
暴躁的情绪仿佛得到了安抚。零眨了眨眼发出野兽一般的呼噜声,他低着头盯着缩小版的巨人,不明白对方为何让他感到如此熟悉。
最后他还是一手按在艾克斯胸口的计时器上,艾克斯眼前一黑,顿生吾命休矣的念头。
可过了一会,预料中的阴沟里翻船并没有出现,艾克斯忍不住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计时器。
它已经不再闪烁了,重新变回了温和的蓝。幽幽的蓝光照在零乌黑的眸子上,就像是夜晚的湖面上倒映出了粼粼的星光,竟让人不由得心头一荡。
一波持续而稳定的能量被注入给艾克斯与大地,与此同时,零身体的温度与熔岩般的突起也开始隐没。
逐渐安静下来的零小心翼翼的盯着艾克斯胸前的计时器,他仿佛对这个情有独钟,甚至愉悦的勾起了嘴角。
他毫无防备的吃了一记手刀,昏倒在巨人的怀里。
“那个时候也是一样。”在艾克斯的身体里大地轻轻的说道。
“我在外星基地的供能仓里找到了他。”
“那时候他狼狈极了,整个人被封在两层金属仓内,只有一个窗口可以看见他的脸。他泡在在营养液里,外面还有一层氮液。脸上都结着霜。”
“我就觉得,真冷啊,被遗弃在这里,那么冷,那么孤独。”
顿了顿,大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把零抱着重新放回仪器上。
“那个时候我知道这里要爆炸了,可我还是要救他,我用枪打破了外面那一层,然后又敲碎了里面那一层玻璃。他倒在我的怀里。”
“我从没有后悔救过他。”
仪器检测零体征已经恢复正常。
大地松了口气“今天就到这里吧,艾克斯,谢谢。”
“不,大地,我想我才该谢谢你的兄弟,我们都该。他给我补充了战斗期间消耗流失的能量,也缓解了你的体能消耗。”'
“他真的非常了不起。”
“啊,那是当然。”大地终于开怀的笑出了声,他解除了融合。

评论(7)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