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骨吹笙

(原创角色)奥特曼X——恋物癖(05)

第五章 艾雷王的回应
“零!”
“零!快醒醒!”意识逐渐回归,零痛苦的皱眉,果然还是太勉强了……透支精神的感觉就像是被钢针扎进脑子。
偏偏还有人在猛烈的摇晃他,真要命。
他突然发觉真不愧是物以类聚,妈的,以前还没觉得,现在才发现自己跟大地跟艾克斯没啥区别,都是固执得要命喜欢勉强自己的笨蛋。
强忍着剧烈的不适感,天啊他快要吐了,胃里翻江倒海一阵阵的犯恶心。
“别……哥们。”差点没提上一口气,零脸色煞白。他抓住大地的手缓了好一会儿,才稍微舒服了点。“你再摇我这条命就载你手上了。”
他半响才撩起眼皮,事实上那并没有什么用,他的眼睛像是坏掉对焦镜,眼前只有光怪陆离的色块……他无法聚焦。
恶心感哽在咽喉。
他干呕着,咳嗽着,身体簌簌发抖。冷汗打湿了头发湿湿黏黏的贴着额角。
感觉有点像脑震荡,虽然自己并没有震荡过……苦中作乐的想着,零试图挥开大地的手,他想躺回地上……太难受了。
“艹……大地,我想我得躺会。”他迟钝的踢腾着,困意袭卷了他每一根神经,铺天盖地的疲惫还有疼痛像是钝器击打着脑髓。
哦,零咧了咧嘴,他的脑子里嗡嗡的吵个不停……
真有意思……他猜现在自己的脑子已经是一团咕噜咕噜冒泡的浆糊了。
“呕——”又是一阵剧烈的抽痛,胃肠像是搅在了一起……大声的干呕着,他的胃没有多少存货,只能呕出苦涩的胆汁。真惨。
大地连忙递过垃圾桶,用空余的那只手扶着零的背。帮他顺气。
“零,坚持一下我带你去医疗室!”他什么也做不了,大地很少接触医疗方面的知识,他手无足措。恨不得能分担零的痛苦。
“well……我很好……只是有点累。”浑身上下都是软的,零艰难的喘息,他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让手臂接受到了大脑的讯息……他无力的将手搭在大地的手臂上,勾起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让我睡会……就一会。”
他渐渐感知不到疼痛了,更多的是麻木与困顿淹没了他。
零无力的垂下了头。
鬼知道这尼玛睡一会儿长达半月。期间零真的是雷打不动,就算怪兽入侵都无法唤醒。他像是进入了类似于动物冬眠的状态,生命数值各方面都降到了最低。
仅仅靠着葡萄糖维持着生命。
要说这半个月最难过的,恐怕就只有大地了,从零进入休眠状态起他每一天都在等待着对方醒过来。
几乎每一个人都能看得出大地的焦躁,就连出击怼怪兽他都明显心不在焉,更别说什么科研方面了,在自己的研究室里他就安安份份呆不了半小时,抓耳挠腮活像是被火烧了屁股的猴子,恨不得天天泡在医疗室里面盯着零直到对方醒来。
哦,对,数据显示就连艾克斯奥特曼都变的好不做作,一上来就对着怪兽放大招一点套路都不讲,仿佛急着打完收工回去约会似的。
XIO队员们表示真是摸不着头脑。
这年头啥情况啊。连奥特曼都赶时间了???
———
第三周的开头,零终于悠悠醒来。
“你醒了。检测到你身体状况已经恢复到均值,不过建议近期少吃油腻辛辣的食物,多喝点粥以免你的胃长时间未进食后不适应。”
被突然出现的声音差的吓得从床上弹起,零苦笑着揉了揉自己的颈椎,睡得太久,他现在脑袋昏昏沉沉的。“艾克斯?你怎么在这里?”
“大地工作期间希望我帮忙看着你。我已经给你的通讯终端发出了讯息。现在大地差不多已经收到消息了。”
顿了顿,艾克斯声音放轻了些。“零,谢谢你。”
“啊,我只是为了保护大地而已,你不用太在意。”别过头去,零不太擅长接受别人的谢意。只得别扭的回应。
“以后还请多多指教了。零。”轻笑出声,对于零别扭的性格也不甚在意。
“嗯。”没在说什么。零轻轻的点了点头。
“锵锵!”琉依破门而入,对着条件反射抱住大地的终端扣个面的零就是一枪。
“唔?!”这个时候琉依的枪法出奇的准,零一口吞下了一大团绵绵软软的东西。
“咳咳咳……琉依?”他被呛着了。
“收到大地发过来的你醒过来的消息我就跑过来了喔。怎么样,棉花糖是不是特别棒,生病了吃颗糖是最幸福的事情啦。”露出可爱的小虎牙,琉依笑起来似乎如释重负。
“草莓味还挺不错的。”点了点头,尽管并不太嗜甜零仍然配合着笑了笑。
“检测到糖分含量较高。其中水分占比10%原糖占比30%,过度摄入糖分会使人体热量超标,从而导致肥胖。”艾克斯不合时宜的嘀咕着。
“你不是说发消息给了大地吗???”零连忙扭头把终端翻过来悄悄咪咪的问。
“刚刚太激动了一不小心发成了群发。”艾克斯尴尬的咳了咳。
“我是不是哪得罪你了你要这样报复我???”零一脸无奈。
“喔喔喔喔,我们的睡美人终于肯起床了。”抱着一盘面包博士开开心心蹦跶了进来。“半个月没有进食是不是已经饥肠辘辘了啊?”
还没等零稍微有那么一丁点感动这货就当着零的面把几块面包裹上黄油串成串一口吞了下去。
“哈哈哈想不到吧!”
……
队友?
呵呵。
大地姗姗来迟。
他看起来像只红着眼的兔子。一进门二话不说飞扑上去。将零按在怀里。
“???”
“大地?”茫然的拍了拍兄弟的肩。零差点儿没喘得过一口气。
大地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力度实在是有些大了,他稍微放松了些,转而抱着零的双肩,直勾勾的盯着对方的眼睛嘴唇嗫嚅着。
他在轻微的战栗。
这时候别再大地腰间属于零的终端不合时宜的响起来了。
两人连忙分开,零眼疾手快的一把捞过属于自己的终端按下了接听建。神木队长严肃的脸赫然出现在显示屏上。
喂喂。心里咯噔一跳,零有点方了,莫名有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刚收到大地的消息说你已经醒了,醒了就好。零,既然醒了就准备一下吧,等会跟随调研小组一同负责将五个闪光人偶移送至基本粒子研究所。”
“喂喂一来就压榨劳动力没问题吗,放过我吧。”哭丧着脸零一脸崩溃,他才病好诶,不至于一来就出任务吧?!
“哈哈,等会跟我一起去和小艾雷约会吧零!”琉依笑的非常开心。临行前能再拖一个人下水真是太好了。她挥舞着能射出棉花糖的小手枪离开了医疗室。
在出发前她还需要准备一些必要的防护措施。
虽然能够理解琉依的意思是要自己等会跟她做同一辆车出发但是……这句话怎么听怎么诡异啊?!?零默默汗颜。
博士也端着盛面包的盘子退了出去。
屋子里只剩下大地和零二人。
尴尬的起身换队服,零觉得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大地的目光让他感觉芒刺在背。
“大地?”忍无可忍,零疑惑的扭过头,率先打破了沉默。
然后他又收到了一个黏糊糊的拥抱。
“对不起。”
大地的声音有些哽咽。“我会努力变强的。”
“所以……”
“不要在吓我了,零。”
……
嗤笑出声,零拍了拍大地的背算是安慰。“我可没那么容易死啊大地。不用担心……兄弟。”
“……”大地没有说话。只是用更大的力气紧扣着他。这不是他想要的回复。
哎……
无奈的叹息,零露出一副真拿你没有办法的表情,许下了承诺。
“……以后,免不了会有更多的危险。”
“我保证,绝不会把你推出去……然后,独自承担所有。”
“大地,你也一样。
我们,生死共赴。”
————
赶在中午前他们出发了。零跟着琉依坐在一起,负责保护和监视火花人偶。阿渡则负责开车和保护这两位战五渣……
任重而道远啊真是。
大地跟博士打头阵,隼人负责空中侦察,明日奈则负责断后。
理论上这一次任务并不算太危险。
好吧……见鬼的理论上。
惨痛的事实告诉我们,看起来简单轻松的任务不中途出那么点岔子,是不可能的。毕竟,当他们作为XIO的一员起就已经做好了这样的觉悟。如果他们的生活是一场游戏,那他们必定活在hard模式里,并且随时有可能变成地狱模式。
横栏在道路中间的庞大怪兽带来了巨大的威胁。
它出现的突然,一出来就目标明确的向这个方向移动。
这TM像是一个有预谋的袭击……见鬼,移送闪光人偶的消息败露了,这是一场针对XIO的陷阱!
零脸色不太好。
“那是布莱克王,头上的角是主要的武器。它应该还有同伙。”零迅速冷静下来,这种情况下越是慌乱越是容易出错。
阿渡脸都青了,他紧张的握住方向盘,目不转睛的看着前方,他根本来不及回头跟零确认什么或是质问弱点,他根本来不及!
一堆火球接连向他们砸过来,作为载着火花人偶的他们就是一块显眼的肥肉,被集火攻击简直算不上什么令人惊讶的事。
“卧槽我快要吐了,我晕车……”一连串七弯八拐的闪避后零被甩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他连忙打开车窗扶着窗门一阵干呕。
“都这个时候了你也能关键时刻掉链子?!”阿渡百忙之间回头对着零大吼。
“我能怎么办啊我也很绝望啊!”翻了个白眼,零顺带补上了一句。“这家伙要是在游戏里就是个坦克,高血高防的那种,真要说什么弱点的话射它眼睛!”
“艹!”阿渡猛的一个刹车,他把车停在了一个凸起的巨石后作为掩护。
零一个不防脑门狠狠磕在前面的座椅上,疼得眼泪直冒。
阿渡踹开车门捞着奥特手枪就下了车。
“喂!小心是调虎离山!”抱着头嘶嘶抽着冷气,零试图阻止对方离开太远。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不要在琉依面前使用精神力。
这个情况下单凭直觉已经足够了。他的直觉跟野兽一般准确。必然还有一个以上的敌人潜伏在暗处,目标就是车前座的那一箱闪光人偶。
这时候大地从他们车边经过。
“小心。”零冲着他点了点头。他知道大地这个时候需要变成艾克斯战斗了。只有一个怪兽的情况下他相信大地应付得过来……只要暗中隐藏的那个敌人不出现。
但事实往往是残酷的。零觉得果然自己还是太乐观了点儿。当他看到从森林里走出来的,像牛仔一般的外星人时,零第一反应就是大事不妙。
他第一时间通过终端提醒阿渡小心,同时他按住琉依,两人埋头躲在了车后座。
这种时候他能做的仅仅是不给他们添麻烦。
不……他也许能做点什么。
看着琉依抱着头蜷缩在后座里簌簌发抖。零悄悄的伏在车窗前,眼膜被黑色的角质覆盖。
那一瞬间那可尔星人感到恶寒爬上背脊。
他像是一只受惊了的狐狸,警觉的扭过头四下扫视着。不放过任何异动。
车窗贴膜模糊了零的五官,也挡住了那双狰狞如同恶鬼的眼。
理所当然的,邦迪罗什么也没有发现。
犹豫了一会,他决定忽视掉这份莫名其妙的威胁感。地球上应该没有什么黑暗势力盘踞。这是他调查过的。
他相信他的情报。
“你是什么人!”阿渡迅速回撤到车前,举枪瞄准了信步走来的外星人。
停下了脚步。“你手上那玩具挺不错的嘛。”一点紧张感也无,邦迪罗轻松的耸肩。
在阿渡分神的瞬间他拔枪就射,这家伙一直都把枪藏在披肩下面,随时做好了偷袭的准备!
这个距离子弹命中率极高,而且这种小而轻的子弹不需要缓冲,能够连续射击。
六连发子弹组成了一道弹幕,飞速旋转的弹头瞄准了阿渡握枪的手和胸膛。
零瞬间调动“念”改变了弹道——
子弹堪堪擦过阿渡的身体射入了他后方的岩石里。
突然的变化让对峙双方都愣了愣。
邦迪罗立刻意识到刚刚的危机感并不是错觉,有一个危险的家伙藏在这群地球人堆里……艹!真是出师不利!
阿渡抱着疑惑迅速反击。他把手枪切回正常模式。对准敌人连续射击。
这种时候他根本来不及思考是谁救了他。
子弹对外星人来说简直挠痒痒,他甚至都没怎么躲,直接一个跨步瞬间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他不知道暗藏的危险在哪里,只能试探对方的底线。
阿渡被外星人近身后就显示出了绝对的劣势,他的力量不及对方。也跟不上对方那种流氓打下似的阴狠手段。两三下就被踹倒在地。
“我是那克尔星人”拽着阿渡的衣领将人提起来,这个混蛋笑着一拳捣上阿渡的小腹。“名字叫邦迪罗。”
“记好了,手下败将。”
他踏过昏迷的阿渡,向车这边走来。
零?喔他来不及干点啥了,关键时刻不知琉依哪来的勇气居然跟他一起吧在窗门上观察战局。零不得不闭上眼睛以免吓到对方。
好不容易消掉了眼膜上的黑色角质,零一抬头就看见那不友善的外星人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躲起来!”一把搂住琉依将她藏在后排座椅的空隙里,零不确定自己该怎么办,保护闪光人偶是他的责任,但把自己置于险地他有可能危及地球。
琉依帮他作出了选择。
女孩猛地抓住零的手两人一起躲在了后座。
噢,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过箱子,现在艾雷王的闪光人偶正被她紧紧的抱在怀里。
……她是真的很喜欢艾雷王啊。
这时候外星人粗暴的开了车门,打开了他心仪已久的“货物。”他发出了满意的赞叹。“喔,东西很多嘛。”
所幸这个时候他并没有意识上车上还有他人。
远处布莱克王发出了悲鸣,他被艾克斯打得略惨。
“真是扫兴。”不满的咕隆着,邦迪罗放下手里的箱子。“布莱克王那个混蛋,真是太慢了……”懊恼的脱掉身上的披肩,目的已经达到,他不想在久留了。免得夜长梦多。
鬼知道再这么下去那个暗中帮助地球人的家伙会不会再次出手。
他也巨大化了。
艾克斯面对新出现的敌人万分戒备,他不得不一边躲避布莱克王的攻击一边戒备新出现的敌人发难。
然后他就眼睁睁的看着邦迪罗土匪一样的在地上捡起一块巨石当板砖用,然后狠狠的砸在他的脸上……
艹,别打脸啊!
整个人都被敲懵逼了,艾克斯踉踉跄跄的扑倒。本以为敌人会乘胜追击,不料邦迪罗了都不了他的,捞起地上装着闪光人偶的车带着布莱克王一起撤了。
根屁股后面有老虎在追一样,跑那么快。
邦迪罗前脚刚走天空又一次破开了一条大口子,一位巨人划破长空,从天而降。
然后他一脸茫然的看着已经人走楼空的战场,和刚从地上爬起来的艾克斯面面相觑俩脸懵逼。
那个啥,你有见着那克尔星人吗?
哦,你来晚了,他刚走。
……
暴力运输过程中零为了保护琉依被磕到额头,陷入了昏迷。
等他醒来时情况变得有些一发不可收拾。女孩正猛踩油门把车开得飞起。
碎石刮擦车底盘的声音真是令人痛心。
“什么情况……呕……琉依……我晕车!”零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
“这种时候忍一忍吧零桑!”女孩大声的回应,这还是头一次她完全不顾形象的时候。“我们正在被怪蜀黍追杀诶!”
“???对不起我昏迷期间发生了啥?!”扶着隐隐作痛的额头零一脸茫然。
“也没什么大事,就我给了那家伙一枪还用车撞了他!”
“……原来你是这样的琉依!战斗种族吗??”零风中凌乱。他万万没想到看起来无害的琉依居然也可以暴揍外星人。感情真正的战五渣就只有他一个吗?!
“讨厌!人家只是害怕嘛!”
“这句话你不用吼着说我会信,真的!!”前方是个长下坡,车真被琉依开成了UFO——
太恐怖了!感觉心脏都卡在了嗓子眼,零发出歇斯底里的惨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大地我再也不嘲笑你恐高啦啊啊啊啊——!!”
车终于停了下来。
零捂着胸口,一脸心有余悸。
“活着真好……琉依,我再也不要做你开的车了……真刺激。”
“如果我告诉你我并没有驾照你会不会更开心?”
从车上跳了下来,琉依自己的小腿肚也在瑟瑟发抖。她开始试图联系上总部。
而零则是将除艾雷王以外的闪光人偶装进了自己随身的背包里。
为什么是除了艾雷王?哦,它正在琉依的怀里抱着的。死不松手的那种。
“我是琉依,听得到吗?”女孩蹲了下来,冷静下来后,她的声音都带着哭腔。
零叹了口气,跟着她一起蹲在地上,看着天空三个太阳。
“没事吧?琉依!零!你们还好吗。”
队友们的声音从另一端传来。
“不算是太好的样子,我想回家……”朋友们的声音击溃了琉依最后的一道防线,她放声哭泣。“我想回家……”
“我也不确定我们这是在哪里,这里有三个太阳……”从琉依手里接过通讯,零尽可能描述周围的特征。
“就算是离地球最近的三连恒星,也有6.4光年。”通讯那头传来博士的声音。
这个事实挺残酷的……那意味着以人类目前的科技水平,是无法将他们带回去的。就算他们幸运的逃过了那克尔星人的追杀……也没有能力回到自己的星球。
女孩的哭声那么的悲伤。她轻轻的抽泣。“好想在吃一次妈妈做的樱桃派啊……”
“好想……回家……”
“我好害怕。”
零沉默的拍着琉依的背,他说不出安慰的话,也没有那个能力将女孩送回去……他甚至不能与她感同身受,作为一个定时炸弹……他甚至有种就这样也不错的感觉。
被流放在不知道离地球多远的荒芜行星上,就算死了也不会给任何人带来麻烦。
“琉依,零。不要放弃!会有办法的!”大地的声音从那一头传来。他那么的坚定,让人忍不住去相信,然后重燃希望。
顿了顿,他又补充道.“零,记住我们的承诺,不要想一些奇怪的东西。等我们大家的救援。知道了吗。”
自精神连接之后,或多或少的,他们能感受到彼此的情绪波动。
他感受到了零的放弃。
“……”
突然内心里那些负面的情绪就这样烟消云散。零点了点头,换上轻松口吻。“知道了。兄弟。”
他切断了联络。
转而冷冷的扭头,将琉依护在身后。“听到了吗,外星人,我可是要等到伙伴来救援的……所以,在那之前,绝对不能被你干掉。”
“区区人类!”不在躲躲藏藏,邦迪罗干脆的从一块巨石后跳了出来,狞笑着向他们靠近。“把闪光人偶交出来,否则——”
“让我们死得很难看?”挑了挑眉梢,零极尽嘲讽,黑色的阴翳一闪而逝。“你敢吗?”
这世界对零而言是如此的残酷,也是如此的温柔——
无人希望他生,也没有人敢让他死!
“你?!”终于发现了眼前人的不寻常之处,邦迪罗脸色大变,他突然明白自己是捡了个怎样的烫手山芋。他懊恼的收回了枪,这种时候误伤眼前这个大麻烦可是致命的……
他不得不换一种方法交涉。
“你们都非常有才能,一个拥有制造危险武器的天赋,一个拥有着庞大的能源。”
“滚,一边玩去,不约。”零眨了眨眼睛,一点面子不留的打断了他的话。
“你!”气得咬牙切齿,偏偏面前这活祖宗还真是打不得骂不得。还得陪笑脸。
“这样吧,如果你们愿意将闪光人偶交给我,我就把你们送回地球。我发誓。”
那克尔星人这么说着他开始试图向他们靠近。
这时候布莱克王突兀的出现在他们身后,狠狠的剁了剁脚。
地动山摇,碎石头从高地骨碌碌的滚了下来。
“啊——”女孩发出恐惧的尖叫,事实上连零都分了心,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顿时觉得不妙!
真见鬼!他懊恼的扭头,果不其然那混蛋外星人已经抱起了装人偶的箱子,另一只手挟持着琉依。
“哈哈,再见了,炸弹先生。”得意的挥舞着手中的箱子。邦迪罗故意呃紧了琉依的喉咙。“人偶和这个女孩我都收下了!”
“我可不喜欢炸弹先生这个称呼。”从地上爬了起来,零冷笑着指了指邦迪罗手上的箱子。“你最好开箱验验货。”
“该死!闪光人偶呢?!”意识到被耍了,他一边质问,一边丢下了空空如也的箱子,要去抢琉依紧紧保护着的艾雷王。
“不要!”女孩拼命的挣扎,她快窒息了,但就是不肯松开抱着艾雷王的那只手。
“琉依!”眼膜瞬间漆黑如墨,零管不了那么多了,他抬起手臂,正准备用精神力量禁锢那个外星人……他突然愣住了……
零怀疑自己是不是感受错了……琉依手里的玩偶在不断的震动着——
他无比清楚的感受到了艾雷王的心声。
下一刻零飞扑了上去,某种指令在他的大脑里构成,他扬起手臂,凭着本能将手指按在艾雷王的人偶上。
一个具有实际效力的指令被释放了。
那一刻,琉依手里的怪兽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咆哮。
零被巨大的风还有烟尘推了出去。他摔在一块石壁上,呲牙咧嘴的想着怕是又得躺半个月才能恢复。他听到自己骨头断掉的声音。
邦迪罗同样被震飞出去,比零还要惨的一头栽进了土里。
艾雷王从闪光人偶,变回了怪兽本身。
琉依就躺在它的前肢上,被保护得很好。
“真是……不可思议。”躺在地面上,看着那个顶天立地的怪兽,零轻轻的感慨。
艾雷王居然真的回应了琉依的喜爱。
心甘情愿的,为了保护她而战斗。
“真的可以带着艾雷王去约会了呢,琉依。”半开玩笑的调侃着。零轻轻的抽气。
疼死了。
布莱克王并不喜欢新出现的怪兽。它捕捉到了来自艾雷王自身的敌意。
嘶吼着,它俯身冲了过去。尖角直指艾雷王的肚皮。
连忙将琉依放下。
艾雷王扬起了修长而有力的尾巴,米白色的长尾灵活得像是一条蟒蛇,迅速的缠住了布莱克王的脖子,勒紧,然后重重的将对方甩了出去。
布莱克王愤怒的长嘶,它从地上爬起,抖掉一身泥土,埋头作势又要冲锋。
艾雷王快准狠的一个尾鞭又把它扫回了地上。
米白色的长尾打着卷儿优雅的左右轻扫,像是游曳的长蛇。
每当布莱克王试图爬起,这条长蛇就会狠狠的一抽它的膝盖让它重新摔倒在地。
明耀致命的电流包裹着它。
嘶嘶的电流声像是毒蛇吐信,司机予以猎物致命一击。
它以绝对凌驾的力量完成了一边倒的碾压。
“零!你看!小艾雷在保护我们诶!天啊啊啊我的少女心,他好帅!”琉依一把扶起瘫在地上的零,指着挡在他们跟前的艾雷王激动得不能自己。
“嗨嗨。”敷衍的点点头。零突然有点理解琉依的审美了……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他还真觉得艾雷王蛮可爱的……
“可恶!”邦迪罗好不容易从土里把自己扒了出来,他生气极了,恨不得揪住坏自己好事的那个混蛋小子狠狠揍一顿。“你们可别小看我邦迪罗!!”
他猛地巨大化,偷袭几乎成了他的本能。
一脚踹在艾雷王的头上。他曾在别的宇宙见过这个怪物,知道它头上转动的弯月形的角是它的一大弱点。
艾雷王发出了悲鸣。
它吃痛的甩着脑袋,后退了好几步,长尾不安的时不时抽打着地面……
面临着突然出现的强敌。它沉默着,然后绷紧了身躯。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