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骨吹笙

(原创角色注意)奥特曼X——恋物癖(03)

第三章 唤夜之歌 被揭露的秘密
“你肩膀那伤是怎么回事?”足足睡了十二个小时,醒来的时候已经将近中午了。零舒服的伸了个懒腰,终于恢复了点精神。
紧接着他就看到了大地赤着上半身捂着肩膀在那儿呲牙咧嘴。
“啊!你醒啦。”疼得直冒冷汗,大地眼神躲闪,明显的心虚。“不小心撞到了,不碍事的。”
相信你才有鬼嘞,一骨碌从床上爬起,踢着双人字拖塔塔塔的走到大地跟前,零一把拽开大地捂着肩的手。伤口赫然暴露在空气中。
“这就是你传说中的没有大碍?”见这伤势,零紧紧皱眉。那是一大片淤青。青紫色的块状连接着皮肤,伤口正中是一个菱形的破口,肉芽往外翻着。空气溢出丝丝血腥气。
“为什么不去治疗?!”脸色铁青,零咬牙切齿的质问。他快被气疯了。
“我……”大地眼神躲闪,他该怎么给医护人员解释这伤?被巴顿啄出来的吗?!
“听着,大地,你想要隐瞒什么这都可以理解,但如果你的秘密已经威胁到了你的人生安全,我会非常生气。”取出医疗箱,零熟练的对着伤口喷了麻醉喷雾,然后拿出针在酒精灯上烫了会进行消毒。迅速将伤口缝合。抹上消炎的药物。
最后用绷带一圈一圈的包扎好伤口。进行固定。
“没有下次!知道了吗!”
洗干净手指上的鲜血,零背过身去。他的声线还是带着颤音。“短时间不要让伤口碰水。不许剧烈运动……我出去了。”
向队长告了假。零乘着地铁漫无目的的行进。他麻木的看着一个又一个的站台远去,人流来来往往。
到现在他的指尖仍旧在颤抖。
大地伤口处的血刺疼了他的眼睛。真是矫情死了。零咧着嘴嘲讽自己。
可看见大地身上的伤时那愤怒是如此的真实,几乎吞噬了他的理智。黑暗的情绪在悄悄的滋生、疯长。
他害怕某一天,他会失控。
那个笑声又出现了,零面无表情的抬头,地铁正在过站,黑色的墙面加上内部的光让地铁的窗户看起来像一面巨大的镜子。
他看着他倒映在地铁的玻璃面上的模样。
一个鹰头的怪物。
形象看起来像是古埃及神话里那位太阳神。
它也在镜像的世界里遥遥回望,玛瑙石一般的眼睛里闪烁着淬了毒的光……
它裂开的嘴,在另一个维度的世界里发出嘲讽而悲悯的笑声。
他仍旧想不起自己的过去。
但过去已经找到了他。
头痛欲裂,有什么东西想要冲破桎梏。零冷汗淋漓。
不,他不是怪物。
他抗拒的后退,然后落荒而逃。
———
他真是挑了个好地方下车。
外面的天已经全黑了。
还没在街上逛多久,人群就突然骚动了起来,人们惊呼着朝着四面八方的逃串,巨大的怪兽冲破了厚厚的公路,在月光下张牙舞爪。
“……”说真的,做XIO这一行久了,他现在看着怪兽内心一点儿波动都没有。甚至还有点想笑。
“零?!”突然逃难的人群中冲出一个人,二话不说的拽住了零的胳膊。“你怎么在这里?!”
是大地。
“我不是说了不许剧烈运动吗?!”零的口吻听起来有些崩溃。“你是不是想狗带?!”
“队长派我和明日奈一起调查这边不正常的震波……结果就调查出了这位大爷。”大地指了指背后的怪兽,也是非常无奈。他现在稍微有个大动作伤口就疼得要命。
“艹!”
“那怪兽是地底怪兽泰拉斯通,他害怕强光,用闪光弹。”考虑大地的伤不适合长时间奔跑,零迅速的分析出怪兽的弱点。并给随身携带的手枪换上了闪光弹。
“滚回你的地底去。”对着怪兽那双探照灯似的眼睛,零按下了扳机。
强光在半空中绽放,怪兽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一般疯狂的甩头,用短而有力的前爪捂住了眼睛。它消失了。
“报告总部,我是零,怪兽已经消失了。”
“收到,具体情报等你们回来汇报。”
“了解。”
挂断了通讯,零冲着明日奈点了点头。“我们走吧。”
……
汇报的过程零没怎么听,他更担心的是大地的伤。直到队长点名才让他猛然反映过来。“大地,明日奈负责潜入调查,零你负责在外伺机而动。”
“收到。”点了点头,具体情况他一句都没听进去,现在只能能装作自己听懂了的样子。
“好了,你们下去准备吧。”
回到宿舍,零二话不说的抓着大地的手臂将他摁在床上,一言不合就扒衣服。果然如他所料,大地的伤口已经完全崩开了,必须要重新拆线缝针。
“见鬼!”小心翼翼的揭开了一层又一层的绷带,血已经把里面的那一层染红了,散发着刺鼻的血腥气。零的手再一次颤了起来。
“抱歉,又让你担心了。”大地疼得嘶嘶抽气,他一把抓住了零的手腕“对不起……我就是,不知道该怎么给你说——嘶。”
“你还知道痛啊。”拧了一条温毛巾擦拭肩胛附近半凝固的血迹,零翻了个白眼,清理好血迹后迅速用麻醉喷雾止痛。他不得不拆掉原先的线重新缝合了伤口。
把消炎药平敷在创口上,扶着大地坐好,他开始包扎。期间谁也没再开口说话,伤在肩膀是一个非常尴尬的位置,零一圈一圈缠上绷带,两人挨得极近,几乎呼吸相闻。
“大地?”肩膀徒然承受了重量,零抬起头,发现对方已经睡着了。他轻轻的哧了一声,叹了口气。
大地的额头埋进零的颈窝,额前的碎发随着呼吸传来微痒的触觉。零轻轻的抽气,耐心的扶着大地躺下,给他盖上了被子。
他有一点低烧。零收回手,大地的皮肤微烫,这是伤后正常反映,他放了杯热水在大地的枕边。确认没问题之后,他才开始慢悠悠的为明天的潜伏任务做准备。然后爬上了自己的床。
次日——
“起床了,大地,枪已经给你调成麻醉模式了。衣服在桌面上。动作别太大,小心牵扯到伤口。”零已经打点好了一切,甚至连早餐都给他端回来了。“记住不要勉强。再崩裂伤口你自己滚医疗室给医生解释去。”
今天难得没有穿XIO制服,零换上了一身T恤,在外面罩了一件亚麻灰的毛衣,相对休闲却绝对不会影响到作战的衣物。
而大地是一套西装,介于肩膀受伤,零不得不协助他穿上一整套衣物。两人折腾了半天,总算是出门与明日奈汇合。
——
今天的明日奈令人眼前一亮。
她换上了平日里不常穿也没机会穿的短裙,配上一双奶黄色的高跟鞋,一颦一笑都带着少女般的甜美可爱。
看得出来明日奈是非常期待这次任务的,她终于如愿换上了心爱的鞋子,像正常女孩一样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她甚至画上了点淡妆,走在街上肆意的展现自己青春活力最美的模样。
零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认错人了。这真的是平日里一挑三气都不喘,怼怪兽毫不留情的女战神吗。
不过。
“明日奈队员,这双鞋非常适合你。很漂亮。”永远不要吝啬对女性的赞美,这是零两年来学到与人交际的一条重要准则。
“现在要叫明日奈了!别忘了我们正在做潜伏任务!”开始还在为第一次打扮漂亮的上街而有点小紧张,得到认可的明日奈明显放松了很多。虽然嘴上训斥着,但明显女孩的眼睛里带着的是笑意。
“说一下任务细节吧,以防万一。”点了点头,零有点尴尬的挠了挠头发,他昨天真的是啥也没听得进去。
“真是拿你没办法。”嘴上是抱怨着,明日奈仍然是详细的把具体细节交代了一遍。
明日奈和大地负责潜入调查那家全身美容沙龙店,零负责在外接应和支援。
“了解了。”点了点头,零把枪调成了麻醉模式。“你们万事小心。”
任务开始
目送两人进了那家黑暗的全身美容沙龙店,零戴上一只耳机,随意站花坛边把玩着手机。看似无所事事听着歌的闲人,实则是在监听里面的情况。
异变来得突然。
零听到监听设备里传来明日奈的呼喊,还有大地倒地的声音。紧接着明日奈已经穿着一身浴袍就追着老板冲了出来。零愣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该去帮明日奈还是去检查大地有没有受伤。
私心他想要选择后者,但理智牢牢拉住了他,咬了咬牙,零切成私人通讯,拔枪追着明日奈一起射击那位狂笑着的老板。
“没事吧?大地。”奔跑中零的呼吸有些急促……尽管实际上他还没跑出五十米不到。他一边射击一边试图与大地联系。
“我还好。只是身体没有力气…”大地过了一会才回话。
“我马上过来,你别乱跑。”拧着眉头,零有些恼火,一般大地说他没事的时候差不多就是有点事了。暴躁中他将枪切换回激光模式,这一次他完美的命中。
老板发出类似于野兽一般愤怒的吼声,她回枪对准了离她更近的明日奈。
“小心!”
“啊。”躲闪中似乎崴到了脚,明日奈重重摔在了地上。
一击得逞,女店主突然化作一团黑雾消失在了他们眼前。
“见鬼。”零连忙跑了上去扶起明日奈,她的鞋跟断了,女孩丧气而懊恼的捏了捏拳头,任由着零累的像条咸鱼一样把她扶到附近凉亭边坐下。
“我去找大地。顺便在给你带一只胶水回来。麻烦你帮忙汇报情况了。明日奈队员。”匆忙点头示意,莫名的不安让零有些急燥。
他没有考虑太多,就贸然返回了那家黑得不科学的店。
“大地!”一脚踹开房门。零警惕的拿着枪跨入了如雾一般有生命的黑暗。
“大地!”呼喊了半天不得回应,零有些急了,这个鬼地方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给零一种非常不舒服的感觉。
那女店主仿佛又回来了。寒毛倒竖,零紧张的绷直了身子,他看到有什么东西在移动,就像是一双手在拨弄雾一般的黑暗,留下一条像水纹荡开一般的痕迹。
店主的笑声若隐若现,像是很远又仿佛紧贴着背脊,四面八方都传来她愉悦的笑声。
“黑暗确实是非常棒的保护色。”咽了咽口水,零紧张的后退。他不确定对方在哪,只能尽可能的避免自己遭到突袭。
他被人从背后抓住了,一双手穿过腋下牢牢的禁锢住了他。
!!
杀机直指眉心,冰冷的枪口抵在了零的额头。女店主狞笑着现出了身形。
“你对他做了什么。”沉默了一会儿。零冷静下来。开始试图拖延时间,等待救援。
他直接放弃了挣扎,以他的体制是挣脱不开大地的束缚的。
是的,大地。从背后抓住零的正是大地。他还穿着那件白色的浴袍,脸上面无表情。
“他被美妙的黑暗侵蚀了。”女店主很乐意花那么点时间来给别人分享她意外得来的杰作。
她放下了枪,指使大地推攘着把零关进一个隔间里。
他把零按在沙发上。女人随意的递给了大地一堆“绳索”,这里多的是是浴袍腰带,随便拿出来一堆足够反绑住零的手脚。
“他身上有伤,我击中他时黑暗力量顺着伤口跑进了他的身体。”给自己倒了杯酒水,点燃了某种能够作用于人的精神的熏香。女人不紧不慢的说道。“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我放在他体内的黑暗在一点一点的消失。但能控制一会,足够了。”
“我只是一个体弱多病的菜鸟,哈,用得着那么谨慎吗。”肌肉拉扯着零嘶嘶的抽气。他现在整个人都跪在沙发上,脖子被套上绳结,连接着手和脚,他双手背负,腿呈M字岔开,被困得严严实实。
这个绳结有一个特点,就是越动勒得越紧,他不得不尽可能的减少动作以免自己被莫名其妙的勒死。
白眼一番,要不是知道大地正被人控制着他还以为这货是SM捆绑界未被挖掘出来人才。
“不不,怪物之间都会有一种莫名的直觉,你装得那么像一只小白兔,要不是被你击中了一枪,我怎么会发现你也是只有爪子的?还是谨慎一点比较好。”女人摇了摇头,笑着指示大地从零的背后抽出一把短匕,顺带拿走了他的枪。
“……”脸色不太好看,零现在是真的束手无策了,他真的是恨不得揪着大地的衣领把他暴揍一顿。简直是怒其不争。
这时候外面传来了明日奈的声音。女人恶意的笑笑,示意大地跟他一起出去。并递给了大地一把枪。“相信我,杀死同伴会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想想那女孩捂着心脏倒下的样子,她一定死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杀她的会是你。”
“大地——!零嘶哑的低吼。“别听她的好吗……快给我醒过来!你会后悔的!”
门缓缓的合上。
“该死!”
泄气的向后仰倒,他不得不铤而走险了,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明日奈死去,也不能让大地为此悔恨一生。
他要试图使用自己体内的力量了,真是搞笑,就像是充电宝要自己给自己充电了似的。希望博士的抑制项圈能靠谱一点,他可不想自爆。
“快来救救我!我什么都看不见了!”突兀的呼救声打断了零接下来的动作。
活见鬼了。零确定这小房间只剩下自己一个人,那么,这见鬼的呼救声是上哪来的?!
“我在这里!我什么都看不见了!救救我!”
说话的是大地的通讯工具,在刚刚推攘的过程中它掉在了地上。
而现在,它居然说话了。
这年头居然连手机也能成精啊。零挑了挑眉,心情微妙。
“只是通讯装置反过来了而已。我现在帮不了你,你试着自己长出对手脚翻个身试试,手机小精灵。”到这个时候都忍不住调侃,零自己都觉得自己真是乐观得无可救药。
“喂!我才不是手机小精灵!我叫艾克斯,是那个巨人,我现在只是一串数据,我没有能力救我自己。”说到这里,手机小精灵(划掉)有点颓丧。
“喂,别哭鼻子啊,搞得像是我欺负了你似的……手机小精灵。”
“你是怎么想的才会觉得一串数据会哭?小精灵是意识存在,我虽然跟那个很像但我真不是!”
“嘛,如果我活着出去,我们在来聊聊你为什么会在大地的通讯器里这个问题吧。”
“艾克斯。”
说着他开始试图调动自己的力量……赤红灼热的裂痕瞬间布满了他调动力量的那只手,狂暴的力量开始失序,室内温度顿时节节攀高,闷热得让人焦灼。
“啊……哈……”痛苦而压抑的喘息,他的皮肤像是龟壳一般的裂开,浓腥的血滚烫的像是刚爆发的火山熔岩滴落在破沙发上,滋滋滋的发出灼烧的声音。
“喂!你这样下去会死的!”艾克斯沉默了一会,发话了。
“作为巨人你居然是个话痨,我以为外星人都是高冷来的,虽然我没见过几个外星人,见过的也只是想用我的身体做实验……”零的声音逐渐微弱下去,他试图转移注意力来缓解痛苦,显然效果并不算太好。
“零!”
“什么啊,大地那家伙真能卖队友,连艾克斯奥特曼都知道我的名字了,我是不是该受宠若惊……”浴巾腰带做成的绳索迅速的被他炽热的血烧断了,零踉踉跄跄的从被熔毁了大半的沙发上滚了下来,他已经开始意识不清了。
耳边那个话痨奥特曼仍然在拼命的呼喊着他的名字,试图让他保持清醒。
“吵死了……”他已经血肉模糊,体表已经没有了一块完整的皮肤,血淋淋的身体在地板上缓缓的蠕动,连地板也被血的高温腐蚀出白烟……这间房子已经承受不住高温开始燃烧起来了,连空气都是致命的高温,几乎灼伤了零的呼吸道。
“果然是外星材料的外壳。”看着完好无损的通讯工具,零咕隆着,他终于爬到了艾克斯的跟前,将通讯器翻转了一个面。
“现在看得到了吧……咳……”呕出一口鲜血,他把手轻轻的按在了屏幕上。
“所以……别害怕了……”
一股强大的吸力从通讯器里产生,源源不断的力量被注入这个小小的方块。
艾克斯奥特曼愣了愣,迅速的将这庞大的力量接受。他是光的巨人,所需消耗的能量非常庞大,只要不把所有的能量都交出去。短时间内零不需要担心会把对方撑爆。
他的身体开始逐渐趋于稳定。
炽热渐渐消退,被迅速破坏的皮肤在力量的作用下又迅速的恢复。零松了口气。他实在没有力气了。只希望大地不会蠢到伤害他的队友。
或者艾克斯奥特曼能有点用化解这个难关。
反正,他真的,尽力了。
他在熊熊燃烧的房间里闭上了眼睛。
与此同时,通讯设备爆发出了绚烂的光芒。
人类大小的艾克斯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双手,他完全没有想到零的身体里蕴含的力量竟然如此强大,甚至能让身体死亡只能作为数据存在的奥特战士短时间内死而复生。
第一时间灭掉了房间里的火焰。
艾克斯捞起地上的零抱在怀里。作为地球成年人类男性他的体重实在是太轻了。艾克斯垫了垫怀里的重量,强迫自己放弃检查零的身体。他踹门而出。
外面的情况比想象中的还要混乱。刚刚的谈话艾克斯也多多少少的听到了。本以为出来会是一个沉重的画面,谁知道等他出来的时候事情已经差不多落幕了……
大地被明日奈一拳揍晕,艾克斯还来不及感慨自己的人间体弱得像根草以及地球女性真是非常的可怕,另一位女性就发难了,美容沙龙老板发出刺耳的尖叫,怪兽拔地而起,张牙舞抓的开始搞破坏。
这个时候理当是奥特曼登场的时候了,可偏偏艾克斯手里还抱着个人,他自己的人间体还昏迷了,而零给他的力量只是给了他短时间拥有实体的机会,但并没有逆天到让他取回自己的身体。
他任然无法变回巨人。
明日奈在怪兽攻击的余波波及昏迷了过去。
美容沙龙店老板被昏迷前的明日奈一枪击中,又不知跑哪去了。
现在唯一清醒着的当事人艾克斯抱着人抬头盯着发狂的怪兽默默的凌乱。
……事情发生得太快像龙卷风。
回过神来,他迅速的抱着零和明日奈放在安全的地方。然后返身回来对着自家人间体一顿猛抽。“大地!大地!快醒醒!”
大地挥了挥手,在废墟里翻了个身继续睡。
“……”
“大地!地球要毁灭了!”
“!!”什么,猛的从地上坐起,大地的黑暗力量已经彻底消失了,他揉了揉眼睛,盯着眼前的艾克斯一脸懵。“艾克斯!你能实体化了?”
“这个等会再说,先解决泰莱斯通!”说着把通讯丢给大地,艾克斯重新数据化回到了通讯设备里。
“……虽然不知道发什么什么,总之先上吧!”揉了揉肚子,大地不记得自己被控制的时候都干了啥,只知道自己现在浑身上下痛得不行大概是被毫不客气的揍了一顿。
“嘶嘶……疼疼疼——”他捂着肚子站了起来。
“我们上吧!艾克斯!”
“就等你这句话!”
十字型的光照亮黑夜——
巨人降临。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