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骨吹笙

(原创角色注意)奥特曼X——恋物癖(04)

第四章all for one
解决完地底怪兽泰莱斯通,大地汇报完了任务情况后灰溜溜的回到了宿舍。
零已经醒了,事实上他整个人挺神清气爽,把失控在体内横冲直撞的力量丢了出去就跟洗了趟澡一样浑身轻松。
“解释一下?”手里拿着大地的通讯设备,零笑得无害。
“呃…”冷汗直冒,融合期间艾克斯已经把大致发生了啥都给大地说了,算是提前打了剂预防针,但并没有用啊!大地尴尬的坐下,像是被请家长的小学生一样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低着头一副我有罪我忏悔的模样。
“还有你,别躲了,我知道你在里面。”敲了敲通讯设备的显示屏,零表示躲也没用,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偏偏这个时候意外发生了。
终端发出了电子机械音。
“正在与艾克斯奥特曼融合。”
??!!
“这玩意是不是坏了?!”一脸茫然的抱着终端零整个人都不好了。艾克斯也是懵的,回过神来他已经变成了人偶大小躺在了零的手里。
终端还嫌事不够大似的发出牵引的力量。
“卧槽?”
“对不起我不该逞强,我不是故意隐瞒的…我不该大意还被敌人给控制了!”大地本来还在埋头一个劲的认错。听着零的惨叫声他连忙抬头……一抬头就见这幅场面也傻在了当场。“咦咦咦咦咦?!”
“伤好了吗?”差点还忘了这茬,零匆忙间抬头就是一记眼刀。
然后他来不及再说啥了,终端发出的光越发耀眼,冷色调的光带着电弧在空气中游走——
艹艹艹!!它是真想搞个大新闻。
“能融合吗,你们现在!?”内心充满了波动,零是拒绝的,他不敢跟艾克斯融合,太奇怪了也不怕出事吗他体制是最不确定的因素啊啊啊啊啊!万一融合之后他体内能量失控岂不是很棒棒!?“大地快拿走!”
“哎哎唉!!”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大地手忙脚乱的接过终端……以及被雷劈了似的完全没反应过来的艾克斯。
零时换了融合对象也仅仅是让那光顿了半秒,接着大地直接被光芒笼罩了——
零不得不挡住眼睛。
近距离观察融合……那光实在是太强烈了。
就算闭着眼也能感受到光线穿过眼皮扎进眼球。
像是在夏季直接抬头仰望太阳。
光线散去后人类大小的奥特战士赫然出现在零的面前。
……融合后艾克斯和大地显然都没有消化掉那一幕的震惊。倒是零先冷静了下来,他被巨人的肩膀吸引了注意。
“融合后伤口并没有被保留下来。大地,你身上伤口还在吗?”伸出手,零试探这触摸那一小块皮肤。他的手指划过艾克斯肩胛的位置,一道能量流一闪而逝。
“在。”大地迅速回神,他在艾克斯体内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但感觉不到疼痛。”
“怎么会?”零眉头皱得更紧了,他顿了顿,手指下移到艾克斯计时器的位置。
盯着那道X型的蓝光,零眨了眨眼,莫名觉得非常的。亲近。
他挺喜欢艾克斯的计时器的,这大概是这位巨人全身上下让零看得最顺眼的地方。
他尝试着将自己的力量传输过去,仿佛是一种无形间的默契,本该狂暴的力量在进入奥特战士的体内后变得格外温煦,迅速的同化做光的能量,填补消耗,力求瞬间将对方的状态恢复到最佳。
“这应该是我们彼此之间的能量相当契合。”零探究的模样像是一只好奇的猫儿,艾克斯忍不住说出自己的猜测,他的渐渐放松了下来。
“不仅仅是计时器,只要肌肤接触我就能获得你的补给。”将零的手从自己计时器上拿开,转而是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能量流依旧稳定的连接着。
艾克斯非常认真的在做分析尝试,他完全没有意识到,对于人类来说,这个距离实在是太亲近了。
大地咳了咳。接管了主控权。
“零,我的伤恢复了。”
“就在刚刚接受能量的时候。”
“真的?听起来我就像游戏里的奶妈。”虽然有猜测过这个可能,但真的成功的时候零还是有一些惊喜的,至少他的力量并不是邪恶的……至少,至少他还能帮助大地把自己的力量用在对的地方。
松了口气,零摆了摆手,表示这件事算是过去了。他其实并没有太生气,他只是气大地又自己逞强,而不是气大地隐瞒了他。
……好吧他承认,其实他只是被终端吓到没脾气了。(……)天可怜见,这样的惊吓零可不想再来一次。
不过,嘴角微微勾起。
大地是艾克斯奥特曼的人间体,是拯救世界的英雄,这个认知——
说真的,零为此还有一点点骄傲。
当然这可不能告诉对方。鬼知道大地要是知道自己为他感到骄傲会得瑟成什么样。
“下次别在勉强自己。”示意大地可以解除融合了,零从床底下捞出了一个精致的小礼物盒。“差不多时间也要到了。走吧。”
“哎?!”变回来的大地一边拆绷带一边茫然的回望。
“明日奈的生日礼物。大部分女孩都希望有机会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吧?”零得意的晃了晃手上的礼物盒子。“你不会没准备吧?”
“喔喔喔喔。”大地恍然大悟。然后也拿出来了一个粉色的礼物盒。“明日奈的鞋坏了,我寻思给她重新买了一双。虽然不知道她喜不喜欢。”尴尬的挠了挠头,大地看起来有点紧张。
“大家都准备了一份惊喜。”
“那还等什么呢?”率先走了出去,零把礼物盒藏在了背后。嘴角上扬。
………

“零。”
大地已经睡下了。
零还躺在床上看着书。
艾克斯所在的终端突兀的震了震。引起了零的注意。
“怎么?”半合上书,零和大地是头对着头睡的。只要一扭身就能够着放在大地枕边的终端。
“我以为你会问我一些问题。”终端发出微弱的荧光。
“比如?”失笑,零揉了揉眉心。“你以为我会问什么?你为什么要选择大地?你会不会做出伤害到大地的事?你为何在这里?”
“我又不是十万个为什么。”
“大地他很相信你。”顿了顿,零盯着终端,与巨人对视。
“仅知道这一点,就足够了。”
………
次日
谈不上美好的一个早晨。事实上,无论是对于零还是大地,今天都是一个噩梦。该死的又到了XIO内部体术对练的时间。
大地是研究人员在格斗方面简直弱得可以,几乎每次都是挨打的份……按明日奈的话来说,打得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而零,他根本不用对练,XIO日本指挥部的队长自第一次看着零因为被明日奈轻轻搁到结果导致骨折之后就把他的训练标准改成了体能训练。
格斗?不不不他不适合。
两人穿戴整齐,一个二个如丧考妣的来到了训练场。
极不情愿的开始跑步,零已经对这该死的跑步机有了强烈的心理阴影。每次他都是站着上去累成狗爬着下来。导致现在他一看见跑步机就感觉小腿肚在瑟瑟发抖。
大地也被赶鸭子上架似的站在了明日奈的对面,一心祈求着对方能看在自己送了礼物的份儿上下手轻那么一点点。然后迎接他的是明日奈热情的一记肘击。。
一开始跑步机还没有加速,这段时间内零还算游刃有余,至少他还有精力去看看大地是如何被揍的惨不忍睹的。
……总觉得艾克斯一定是傻了才选了位非战斗人员来拯救地球。
零痛心的想道。
喔,对,差点忘了大地还恐高……
让他保护地球变成巨人真是为难他了。
(点个蜡)
大地好不容易嗷嗷惨叫着从地上爬了起来,还没来得及站稳脚跟就再一次被一记横扫给绊倒,手舞足蹈的拥抱了坚实的木地板。
嘶,听着都疼。
不过真正的重头戏的主角可不是大地,男人打着打着动了真火有时候真的是不可避免的事情……尤其是你打架还照脸怼的时候。
从跑步机上跳了下来,虽然可是说是有些没心没肺,但,零每一次都期待着这一刻,隼人又跟阿渡干起来了。
真好,这意味着他能休息一会了。
大地还是那么冒冒失失的冲上去劝架,零挑了挑眉头,有些恶意的捞起大地的通讯终端,屏幕就对着大地那个方向。
于是艾克斯奥特曼,了不起的宇宙战士,心情复杂的看着自己的人间体劝架不成反被揍,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他发出了意味不明的嘘声。
“真是恶趣味啊零。”
“嘛,偶尔黑他一把也是挺不错的。”把手上的终端放下,零跑过去扶起了疼得呲牙咧嘴的大地。
这种情况下他从来不去劝架。因为不想断根骨头,而且他非常相信明日奈一定可以好好的教这俩冤家好好做人。
……
好吧,他承认他以前也确实劝过,被揍了之后就成功的记上了仇,从那以后一定要看着明日奈忍无可忍把两个人都揍一顿才算爽。
虽然被成功阻止了,但俨然这两位之间的明争暗斗并没有结束,毕竟梁子从很早以前就结下了,如今不过是偶尔互怼那么一下,零已经见怪不怪。
就是吃午饭的时候有点难过,火药味太重了,机械的咀嚼着食物,大地那架势似乎还想再劝劝,但考虑到还在隐隐作痛的背,他张了张口,最后还是明智低头吃饭。
“总觉得气氛很糟糕啊。”不明真相的研究人员山日月守端着餐盘犹豫了很久,还是跟着琉依一起远远的避开了他们。
这个时候果然还是不要撞枪口的好。
偏偏内部矛盾的时候外星人也爱上来凑点热闹。
而且这位看起来还非常之风骚,一上来先是全球投影,然后再是酷哥从不回头看爆炸。一边自报家门的汇报着自己的光辉战绩,一边放出怪兽大肆的破坏。
“这家伙脑子没问题吗?”虽然这顿午餐应为火药味而显得味同嚼蜡,但这并不意味着零希望在吃饭的过程中放弃剩下的食物。
愤而离席。
“怪兽贝蒙斯塔,相对凶残的宇宙怪兽,值得注意的是它肚子上的那张嘴。他能吸收能源甚至是巨人的光线。”大脑依旧反馈出了相关的讯息,零眨了眨眼,猜测这大概是那些外星人试验期间给他灌输的东西。
“这就是贝蒙斯塔。”大地看起来有些跃跃欲试。
“万事小心。”不安的皱眉,零拍了拍大地的肩。
今天的冲突有些过了。平时靠谱的队友们今天看起来像是年龄突然倒退回小学一般的幼稚。
说真的,最多小学不能再多了!
大敌当前,一大堆群众嗷嗷嗷的叫着四下逃串,一个外星人加一只怪兽正在疯狂搞破坏,而地球的守护者们看起来要内讧了。
……
队长居然一如往常的将这火药味十足的俩人安排在了一起行动……
这是要除害吗???
零有点担心这两位在任务途中搞死对方。
“零,你留下来,博士改进了抑制装置,你等会过去试一下,根据你刚刚提供的情报,剩下的怪兽解析就交给大地一个人完成就足够了。”
顿了顿,队长叫住了本来打算一同出击的零。
“了解。”虽然有些不情愿。但他还是点了点头。只是目送着大地等人疾跑着离去。
他上次的试图动用力量的时候那个项圈还是损坏了,为此零还被两位长官狠狠的批评了一顿。
……果然当时还是太冒险了。
要不是有艾克斯及时分担了那部分溢出来的力量,他恐怕已经死亡。
顺带连着地球一起狗带。
他是知道试图调动力量这个选择是不理智的。可是……
握紧了拳头,在他的心里某种病态的心理是一直存在着的……试想你拥有巨大的伟力,却被自身条件限制不敢使用分毫,巨大的心理落差会使人扭曲,尤其是在面对无能为力的时候。
零就会无比痛恨这样的自己。
所以总是想试图去争取什么。哪怕明知那个选择极端危险。
力量,这个词实在是太具有诱惑力。
带上了博士改良的抑制项圈。零轻轻的吐了口气,他回到作战会议室,准备看看大地他们那边的情况。
……情况不算太妙。
大地已与艾克斯融合作战了。作为战士艾克斯有着丰富的对敌经验,但奈何人间体的素质还是差了点,他们始终不能做到完美的同步。
大地的体能和作战经验跟不上。
零皱眉,暗自思索是不是该强化大地格斗方面的经验。
在这方面,他距离一个真正的战士还差得远。
屏幕里巨人再一次被怪兽摔在了地上,尘土飞杨。
零紧张的捏了把汗。
自从知道大地就是艾克斯奥特曼的人间体之后,他再也不能用轻松而漠然的旁观者角度来看待巨人与怪兽之间的战斗了。
每每看到巨人被怪兽击中他就胆战心惊。
贝蒙斯坦毕竟是宇宙中的凶恶怪兽。
直到这一刻,零不得不收起了最后那么一点点轻松的心态。他紧簇着眉。手呈爪状重重的钳住座椅上的扶手。嘴角崩得笔直。
奥特战士是斩断邪恶的光明,但光也是有限度的,会有更深的黑暗能够打败他。
巨人并非无敌。
就算是艾克斯奥特曼,也会有遇到危机的时刻。
他也会被打败,会受伤。
甚至
会死。
零是知道贝蒙斯坦能吸收巨人的光线,但他没想到这玩意能干脆直接把巨人给吞了下去。
?!?目瞪口呆的看着艾克斯或者说是大地在挣扎无效后被贝蒙斯坦吸收。
零颤了颤,再也保持不了淡定。
大地他有危险!
他猛地站起,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贝蒙斯塔饕足的拍了拍肚子,腾空而起。
巨大的无力感清清楚楚的告诉着零一个事实,无论他拥有多强大的力量,他动用不了,也来不及阻止,来不及拯救。
他无能为力。
冷汗晕湿了背脊,大脑神经发出一抽一抽的剧痛。
零不得不再次坐下,捂着头试图阻止什么破壳而出。
屏幕里外星人发出聒噪而尖锐的狂笑,嘲弄人类的不自量力。
“你们的救星已经死了,地球注定会毁在我的手里!”
看着被破坏的城市,看着逃串的市民。看着怪兽留下的废墟。零眨了眨眼睛。
那种无力感紧紧的扼住了他的咽喉。
屏幕里贝蒙斯坦着越飞越高,直到最终突破大气离消失不见。零什么也没说。只是颤抖着落荒而逃,把自己关在了宿舍里。
他努力保持冷静。
至少不要像上一次一样直接失控。他已经给大家添了太多的麻烦了。
呆呆的摊开手掌,他想用这双手去拯救,去挽留什么……
该死的……他恨死了无能为力。
恨死了眼睁睁的看着一切发生,他有那个能力去做点什么,但他做不了。
他是如此迫切的渴望着。
力量。
大脑又一次剧痛起来。
黑色的烟雾出现得无声无息。
它们缓缓的汇聚成形。
那个鹰面的怪物又一次找到了他,这一次它罩着黑色长衫,像是一条破布一般随意的披挂在躯体上,衣摆的末端拖得很长很长,怪物居高临下的看着蜷缩在角落里的零。眼里闪烁着嘲弄的光。
“你什么也做不了。“
“废物。”
“除了拖后腿你还能干什么?”
“你就是个累赘,帮不了,救不了仍和人,你这种人死了,还得连累一个星球的人给你陪葬。”
低哑微木的笑声响起来了,它来自四面八方。像潮水一般汇聚,层层叠叠击溃零最后一道防线——
“滚——”这不是他第一次抗拒过往,但这一次他的反映是如此激烈,黑色的角质瞬间覆盖了眼膜,他如此狰狞的回望,愤怒得如同被刺伤的独狼。
某种东西如同玻璃一般被子弹击碎崩离瓦解,世界顿时一片清明。那一瞬间他的五感豁然开朗。一个全新的世界在他的面前展露冰山一角。
是的,他无法调度自己身体产生的力量武装自己,但宇宙中并非只存在物质的力量。
精神。
强大的念如同一个巨大的领域扩张开来,他顷刻间便能感受到直径一公里以内所有的事物,仿佛通过上帝的双眼审视人间。
鹰头的怪物嘶叫着,他发出得逞笑声,这只是一个开始,他这么说着,在一阵扭曲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零大口大口的喘息,他剧烈的颤抖着,即像是恐惧又像是欣喜。他仍旧想不起来自己的过去,但他找回了过去属于自己的一部分能力。
调整呼吸,零表现出绝对的冷静,他惊喜的发现自己能够感受到大地与艾克斯的精神,哪怕对方此时正在他感知范围之外……但他们彼此的精神纽带早已链接。
“大地。”他尝试通过念与对方取得联系。
“大地。”
他不断的呼唤着,却不能得到回应。
最后零沉默了一会儿。只是轻轻的说。“放心,我一定会救你的。”
“零。”推开门的瞬间,脑子里传来了微弱的回应。来自于艾克斯的声音。
“多亏了你昨天传输的力量,大地他很好,一时半会不会有危险。大地受到了你的呼唤,但他无法回应,我正在用类似于奥特签名的方式向你发送讯息。艾克斯。”
“大地他很好,你呢?”眼神闪了闪。零突然明白艾克斯为什么要选大地了,两个人在某些方面一模一样,都那么固执。不愿意让别人担心。
他闭上眼睛,努力无视神经传递来的属于艾克斯那一部分意识连接颤抖的痛苦。
他是很偏心。
虽然大地认可并信任着艾克斯,但零不是。
零只是默认了,却并没有把艾克斯当作重要的人看待。他甚至没有把对方视作同伴。
他从来把大地放在第一位,但他并不是冷血的人,艾克斯为了保护大地是如此的拼命,零不得不为之动容。
这家伙……一个二个都不让人省心。
闭上眼睛,零还不太熟悉自己的能力,他尝试了几次,终于成功通过逆向精神连接开启了屏障。
半透明的薄膜包裹住了在贝蒙斯坦胃部溶解液里挣扎的巨人。抵挡了大部分的伤害。
相应的零瞬间瘫倒在地。这比想象中的还要累,他所有精力都用在去维持屏障上了,身体则处于即将无意识的状态。
“博士。”零艰难的抬起手,他所做的只有那么多了。“艾克斯奥特曼……”
“噢吼,这还是你第一次提起这位巨人……好啦开个玩笑,我正在改良马斯凯迪号,很快就可以让阿渡他们去宇宙拯救艾克斯奥特曼,在危急时刻,大家都很齐心协力。所以,放心吧,零。”
“艾克斯奥特曼拯救过地球,拯救过我们,他把我们当作同伴……那么我们没有理由看着同伴被怪兽干掉见死不救。”
“……”轻轻的笑了起来,有同伴的感觉是如此的令人愉悦,虽然平时免不了小打小闹,但大敌当前,他们会是你最坚定的后盾。“那就拜托了。”
“各位。”
他闭上了眼睛。
………
“零!零!”艾克斯试图再次联系上对方。
所发送的讯息像是沉进了深海里,寂静得没有回应。
透明的防护上有零的精神力量。
艾克斯试探着伸出手,就是这么薄薄的一层精神护盾,将外面的炽热与溶解液隔离在外。
手指触碰上去,屏障荡开了一层层涟漪,艾克斯连忙抽回了手,触碰的瞬间他读取到零精神的极度虚弱……那简直像是在风中摇曳的烛火一样随时有可能被掐灭。
精神是非常脆弱也非常强大的一种能力。艾克斯没有接触过拥有类似能力的敌人或朋友,他担心由内部破坏会不会变成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草。
入目的景象像是神话中描绘出的地狱,火焰熊熊燃烧,融化的弹药在岩浆一般的溶解液里爆开,产生出来的气浪拍打在屏障上。
其实一开始艾克斯并不确定会不会有人来救他们,他甚至已经做好了被腐蚀殆尽也要救下大地的准备。
作为光的战士他优先舍弃了希望。想来有些讽刺。
直到零的屏障撑起,将火光与痛苦隔离,说真的那一刻艾克斯觉得自己看到了光。
那是如此坚定纯粹的希望,艾克斯突然就相信他们一定可以逃出生天,应为他无权放弃,他的伙伴们还在拼命的努力。为解救他同心协力。
溶解液不断的爆开,热浪滚滚击打着屏障。
薄薄的一层薄膜看起来弱不禁风,随时都有可能破碎……可每一次它都坚定的承受住了。
几乎每一次撞击艾克斯都能感受到零精神的悲鸣。
那真的是豁出性命的在保护这他们。
他本不需要如此。
艾克斯其实能感受到零并没把他视作伙伴,虽然他隐藏的很好,也会说笑,会闲聊,但那种骨子里的漠然和不信任是难以掩饰的。
这可以理解,毕竟被外星人抓走做实验的人要接受同样作为外星人的伙伴是需要时间的。
零知道自己不可能不保护大地,大地是他唯一的,能够在未来某天取回自己身体的希望。
他完全可以冷眼旁观。
而不是为他撑起屏障保护他。
艾克斯突然能够理解大地刚刚的心情了……在他消耗自身的能源保护大地的时候。在他的身体正在被溶解液腐蚀的时候……他的人间体是那么的声嘶力竭的呼喊,声音里带着哭腔。
要他不要再保护他。
那种被人豁出性命也要护自己周全的感觉,滋味有点揪心,也万分感动。
恩重如山,无以回报。
一束光照入这熊熊烈火的世界,像是劈开地狱的长矛。连锁反应引发了一连串的爆炸。阿渡和隼人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艾克斯!”
零的屏障应声而碎。
就现在!
化做一道流光,艾克斯从贝蒙斯坦腹部的破口一跃而出。
宇宙的温度是如此的美好。
艾克斯舒展着自己的身体,摆出了战斗的姿势。
“大地,我们上!”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