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骨吹笙

(原创角色+奥特曼X)恋物癖(08)

第八章矛盾与代价
零这次是差那么一点,就捡不回来了。
大地怔怔的将脸埋在鲜血未凝的手掌上,泣不成声。
他几乎不敢去看躺在病床上的零,更不愿意再多看零肩膀上的伤哪怕一眼。
天知道他跟艾克斯把零从地上捧起来的时候手都在抖,太多的血了——红得刺目。
解除融合后,抱着零跑向医疗站的那一段路长得该死的吓人……
天啊
回想着当时的场景,大地紧闭着眼睛,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低吟。
他看着零嘴唇不断的冒着血泡,肩膀两个大洞露出一截白森森的骨渣。
零的身体是那么的冷。
大地甚至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把零交给医疗队的,又是怎么眼睁睁的看着零被放上担架被推进手术室。
“如果在强一点……
如果我更努力一些更像一个战士……
零……
他就不会有事。”
………
再度醒来是一个月后的事。
零睁开双眼,看着熟悉的环境长舒口气。
活着真好。
醒来的第一时间他被队长和副队长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并给了两万字的检讨。
这一次确实是他托大了,也许是暴露的可能让他自乱阵脚,也许是他太过于依赖自己未知的力量。小看了敌人……总而言之,他不该把自己置于危险之中。
天知道自己这是可算是与死神擦肩,他几乎流失了大概一升半左右的血,要不是最后及时被带回,他恐怕会死于失血过多。
他的生命可是担负了一个地球的安危。
好不容易点头哈腰一脸积极认错绝对悔改的模样终于送走了两尊大佛,零轻轻的叹了口气。医疗室的门缓缓的合上了。环境再度安静了起来。
零有点不适应。
肩膀两侧依旧疼得厉害,蛇的獠牙像铁锥一样寸寸深入,凿穿他的琵琶骨撕裂他的肌腱……这次可算是受了重伤,怕是没个两三月是康复不了的。想到这里零就忍不住苦笑连连。
要不是大地和艾克斯解救及时,他这双肩手可算是要废了。
艰难的抬起小臂试图去够着桌上的终端,一不小心牵扯着了肩膀两侧的石膏,忍不住又是一阵呲牙咧嘴。
啧,眼泪都快疼出来了。
他拨通了大地的通讯——通话拒绝。
——通话拒绝
——通话拒绝
连续三次皆是如此。零愣了愣,犹豫的放下终端……他看起来茫然无措。
琉依是第三个探望者。
女孩看起来忧心忡忡。
“大地最近有点不对劲。”她说。
“零你昏迷不久后芝顿入侵了地球,艾克斯奥特曼战败了……从那以后大地几乎疯狂的工作,试图研发出芝顿虚拟卡片……他已经两天不眠不休了。”
“怎么回事?”龇牙咧嘴的从床上挪动着,零在琉依的搀扶下好不容易才下了床。
他脸色白得病态。失血性贫血的症状并未退去,他应该好好的休息,多吃一些补血的东西。而不是如此任性的下床乱跑。
脑子一阵眩晕,零花了好一会儿才适应过来,强忍着恶心和疼痛,他颤抖着背靠着墙,点了点头像琉依表示谢意。
“芝顿太强了……”琉依叹了口气。“现在大地谁劝都不听,占牛角尖似的拼命解析着芝顿……零,你去劝劝他吧!那家伙已经不吃不喝好些天了!”
“嗯。”轻轻的点了点头。示意琉依放心。零小步挪动着,他当然知道大地在哪里。他得去看看他。
大地果然如同传言那样……状态令人担忧。
“不考虑休息一下?”热了一杯牛奶顺带捎了一份午饭,零动作不自然的放在了大地桌旁……他牵扯到了伤口。
“不知道芝顿什么时候会再次出现,时间不多了,我必须得研发出能对抗怪兽的装甲!”大地烦躁的站了起来,他脸色糟糕透了。看见是零的瞬间他愣了愣,随即别过了头。
“别来烦我。”
“……”这是他们第一次爆发矛盾……零僵了僵,他还没有学会处理这个。“我……你该适当的休息。你太累了。”
“现在怪兽随时有可能出现我怎么可能放心休息…该死我太弱了!你懂什么?!你根本不可能理解……我的感受!”他的眼眶是红的,甚至有些湿润,零甚至能感受到大地剧烈的情绪波动——紧接着他们的精神链接突然被单方面的屏蔽了。
大地切断了两人的联系。
“这不是你虐待自己身体的理由,体力透支的状态下你同样无法战斗。”零有点被刺伤了,莫名的烦躁哽住了咽喉,他后退了一两步,绷着脸,努力维持着表情不至于那么难过。
他感觉自己的心仿佛被什么揪紧了,闷得慌。
“你有什么立场说我,病患?老老实实的躺回病床上,别来打扰我。”大地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手指不断的敲击键盘——又一次失败,他懊恼的拍击桌面,双手插进头发里发泄似的低吼。
“……”眼睛变成了黑色。零精神强制性的使大地陷入睡眠。碰的一声大地扑倒在桌面上,骤然加重了呼吸。
做完这之后他安静的站在那里,凝视着大地眼底的黑眼圈怔怔出神。
“零,大地他只是气话,他只是想你好好休息。”
艾克斯有些看不下去。零的表情像是被丢弃的小狗,还被人踩了尾巴。
“加高尔贡那一次他差点失去了你,芝顿这一次又是战败,他疯狂的渴望自己能够强大起来,他承受不了失去。”
“我知道。”轻轻的点了点头。零苍白的笑了笑。“艾克斯,大地就拜托你了。”
他离开了房间。
……感受不到了。零躺回医疗室。微微蜷缩着。他的精神世界重归寂静。自从精神链接上后他拥有了一种莫名的安全感。就算一个人独处着,就算在危机面前,能清楚的感受到来自对方的存在。
非常安心。
就像是一个暗示,告诉他从不曾孤身一人。
……可是现在,他感受不到了。
他又是一个人了。
莫名的无助扼住了他,零突然意识到自己太依赖大地了。这个把他从那个冰冷的充斥着氮液和营养液的铁壳子里救出来的人……他太依赖他了。
从那之后是时隔一个星期的冷战……大地更生气了,被零强制入眠之后。而零明白大地更气的是什么……是他违背了承诺。
可他又能怎么办呢,他永远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大地他陷入危机,为了他连死亡对零来说都可以来得如此从容。他承认这种病态的自我牺牲意识非常自私极度愚蠢……但他容忍不了没有大地的世界。
他恐惧再度被抛下。然后又是孤身一人。
何况那个情况下他根本没办法躲避,他能做的只有相信大地他们能在他死之前能干掉高加尔贡……他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他只是跟大地做了同样的事。
毫无保留的信任,并把自己的性命托付给了对方。
他赌赢了。
唯独没有料到的是大地对此反应如此强烈。他不明白平时对任何理论都能处理清晰的大地……他没能想通这个简单的道理。
……
负伤期间零被勒令绝对不准外出,没有任务的日子清闲的快让他发霉。
本来那两万多的检讨是为了让他这个月能有点事做……零手疼的不行,干脆作了点弊。他又解锁了一个精神力的新用途,比如说用意念操控笔墨写字之类的。
结果一个上午就搞定了。
百无聊赖的躺在病床上发呆。零指挥着摄像头扭到一边,一边放开自己的精神力感受周围的一切。
基地里来了个新面孔。
叫当麻博士的男人……据说是闪光人偶的研究者。被上面的人推荐下来帮助大地他们研发卡片。
他和XIO的年轻一辈相处的相当不错。尤其是大地。
这个新来的当麻博士自称是大地父亲年轻时一起研究闪光人偶的好友。
这大大增大了大地对他的信任与依赖感。
但是——零皱着眉。一切都很正常,正常的有些不正常了。这个叫做当麻博士的人……出现的太及时了。
及时的带来芝顿的闪光人偶。
偏偏还那么巧合的是大地父亲的故友。
这些。来得太巧合了。
零从来相信自己的直觉。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人有问题……对方更像是有目的性的在接近大地。
零犹豫了一下,打着叫检讨的名义打算去找神木队长了解一下这个当麻博士的个人情况。
“进来吧。”队长呧了口咖啡。抬头见着上半身被绷带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零。
“……队长。”颤颤巍巍的将手里的检讨放在对方的桌上。零欲言又止。
“跟大地闹矛盾了?年轻人都得经历这些。两年多了,你学会了很多社交能力,但并没有经历过争执。零,一份感情,人与人之间的纽带,是需要维护的。”
“你因该学着去维护你与大地之间的纽带,而不是逃避。”
神木随意翻了翻零的检讨,抬头看了他一眼。“你找我想问什么?”
“……没事,就是听说基地里来了个新面孔,有点儿好奇。他跟大地他们相处得如何?”咳了咳,零看起来有些尴尬。
“博士似乎很善于融入年轻人当中去。”眼神闪过一抹异样,神木抬头,果不其然看见零脸上带着担忧和不安的神情。
“你在担心当麻博士?”
“嗯……他来得太巧合了……而大地他是、他太年轻了。”连忙改口,零忧虑的握紧双手。“我担心他过于相信对方。”
“我明白了。”点了点头,神木队长放下手里的咖啡,转而十指交叠枕着下巴。“我会注意那个博士的。”
“谢了,队长。”点了点头,零转身离去。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俨然队长跟他一样,对那位突然出现的博士抱有一定的疑虑。
他随即去大地必经之路上拦住了对方。这个时间他确信对方不会跟那位博士呆在一起。
“能谈谈吗。”递过去一杯咖啡,零表情淡然。
“当麻博士正在和我们合力研究解析芝顿,我没有太多的时间花在无意义的事情上面。”犹豫着接过了咖啡。老实说大地现在急着去上厕所……这真不是零故意的,谁让大地这货TM吃饭都跟博士一起。
“认真的,大地,我觉得当麻博士有问题,你不觉得他出现得太巧合了吗?”眼见着大地转身要走,零的手臂不方便,只得黑了眼睛用精神力拦住了他。
“该死的大地,现在不是耍性子的时候。”
“不要用你的能力控制我!”零阻拦的力量并没有多大,他担心太过强制会伤害到大地……这让大地轻易的破开了他的阻拦,轻易得让大地都愣了愣。
“别把你特殊的能力用在我的身上!”怔楞后紧接着是愤怒,大地冲着零大吼,烦躁的挥开了对方半伸着的手。
“当麻博士是我父亲的故友,怎么可能会有问题!是你想得太多,身为一个患者你就不能老老实实的躺回你的病床上,别来给别人添麻烦!”
“你怎么知道当麻博士是你父亲的故友!他有给你说你父亲过去共事的事吗?!该死!你怎么能随意相信一个陌生人?!”零忍无可忍,他低哑的咆哮。大地的话刺伤了他,TMD他没事找事都是为了什么啊他!
“你的父亲已经消失了十五年了啊!”怒火吞噬了零的理智。人一旦愤怒就总会出错,说错误的话,做错误的事。
当零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的时候已经晚了。他扯痛了大地心底最疼痛的疤。
父母的消失是大地一生的执念。
“他不是陌生人,你才是。”猛的上前,大地的眼神冷漠得有些陌生。他死死的拽紧零的衣领,眼圈通红。“我的事用不着你管。”
大地随手把手里的咖啡丢进垃圾桶,推了零一把转身离开。
“……”
零踉跄着险些没有跌倒,他扯到了自己的伤口……看着自己滑稽着打着石膏可怜兮兮的模样,零暴躁的低吼,痛恨自己无能为力。
“你会后悔的!”
他狼狈的转身,吭呲吭呲的滚回医疗室。
他打开了个人电脑。当初队长为了隐瞒他的身份,在创建他个人档案时给了他ID相当高的权限。为此XIO日本分布的资料他都有权查看。
零终于意识到问题出自哪里……
搜索...关键词.太空鹰志
人脉·当麻
一切都看起来那么正常……当麻博士的资料清清楚楚唯独照片——渐渐的变成了另一个人!
零能够从人类年轻时照片推演出对方未来的模样。而当麻博士的资料明显被改动了,这个最终照片里的人……根本就不是当麻博士!
而且,当麻博士的动态已经有半年多没有更新了,记载是说对方去了国外。在一次意外中失踪!
一个失踪半年的人为什么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这个时候……
该死!
零非常确信对方不是大地父亲的故友,如果说对方为了某些目的早早的就盯上了大地,他花了那么多时间来营造一个身份接近对方。说自己不是不怀好意零信都不信。
“我听说你是大地的朋友?”一个声音贴着耳畔轻轻的传来。
毛骨悚然!零第一反应是扣上个人电脑猛的转身!见鬼他又扯到伤口了,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气。当麻博士……这个衣冠楚楚的家伙不知何时就出现在了零的身后,脸上挂着近乎于完美礼貌的笑容。
冷汗直流。零握着终端的手冒着汗。他来不及把资料的疑点发送出去了。只能寄希望于终端能救他一命。
“如果说你要呼叫大空大地的话,恐怕行不通,那位了不起的年轻人正沉浸在卡片研究成功的喜悦中呢……一点也不想接听你这个讨厌鬼的电话……你今天不是已经打了足够多了吗?”
——通话拒绝
对方附下身,一把抽出零手上的终端,随意的向后一丢,落进了无人问津的角落里。
“真可怜。明明是为了他的安危担忧却被这样无情的对待。我都有点儿痛心了。”对方依旧笑得彬彬有礼,眼睛里却充斥着冰冷的恶意。
“在我面前用不着装得那么恶心。斯兰星人。”零皱了皱眉,大脑这个时候居然能直接看破对方的伪装反馈给他对方真实的信息……零厌恶的别开脸。“你的演技拙劣得令人心痛。”他反唇相讥。
芝顿以人类大小出现,安静的站在博士的身后。
“果然挺厉害的。你跟大地争吵的那一幕很不巧被我撞见了。稀有的念能力者,你不是人类吧?干嘛非要腆着脸去讨好他们?”拍了拍零的脸,博士惋惜的拽住零的头发把他提起。
“可惜你大概是没有觉醒,控制一个人已经是极限了吧?”扼住零的咽喉,博士将他整个人从病床上提起。“知道如何让念能力者失去战力吗?”
他依旧笑着,满意的欣赏着零眼里的畏惧。
“放心,我怎么会舍得杀了你……念能力放在宇宙中可是稀有的能力,何况你本身身体体质还如此特殊……拥有如此庞大的能源。”
“你想做什么……”零不安的针扎着,他意识到自己现在是待宰的羔羊,根本没办法逃脱。绝望拽紧了他的心脏。
这个时候他能怎么办呢,医疗室从来都设立在少有人经过的地方,为了让病患伤员更好的休息。可如今这份体贴反倒成了催命符,那意味着零无论如何呼喊,也不会有人来救他。
他被粗暴的摁倒在医疗床面上,四肢被橡胶束缚带勒得无法动弹。白色的探照灯照在他的脸上,零不得不闭上眼睛。
他感觉到两片冰凉的东西被贴在了他的额头。
“放心,我会尽可能温柔一些的。”博士的耳语如同恶魔般的残酷。零微微的颤抖着,紧紧的咬住后槽牙不说只言片语。
他害怕极了也无助极了。他不怕死,但他害怕被人遗忘,又任人宰割。他无法视物,精神力不安的躁动着,向四周探出。传递着他的恐惧。
他的世界突然变得很小很小,只剩下刺痛眼皮的灯光和四周的黑暗。
他突然感到窒息,巨大的惊恐埋没了他,他不知道自己将要面临什么……他只能承受。
什么人都好……救救我!救救我!他在识海里悲鸣。
无人应答。
零突然抽泣起来,他快要崩溃了,手指屈伸成爪紧紧的扣住床板……他战栗着哭泣,却从一开始放弃了求饶。他越来越冷,仿佛又被泡在了冰冷的营养液里。
大地……
大地!
博士按下了开关。
“啊啊啊啊啊——”
腾的绷直了身子,他整个人都从床上弹起,又被束缚带狠狠拉回床面。
零发出凄厉的惨叫,他伸直了脖子,青筋暴起,眼睛霍然张开,漆黑如墨!
暴动的精神力疯狂的乱串,床板手术刀具医疗器械——甚至连玻璃都在颤抖着!眼前的探灯忽明忽暗……它们被零暴动的力量影响了。
剧烈的电流通过大脑流便全身,零抽搐着,只觉大脑一片空茫。
仿佛有一丙斧头劈开了大脑,并持续到穿刺着——他疼痛至极,只能发出歇斯底里的尖叫。
很快他连惨叫也做不到了,他嘴里被塞上了一个口塞一免他应为太痛苦而咬舌自尽。
“差不多了。唯一的变数被解决了……剩下的,开始实行计划吧。”
取下来手套,博士面色如常的离开了医疗室。他甚至好心的开启了立体投影,准备直播自己等会如何大干一场。
“好好看看我是如何利用你那位可爱的朋友的吧,把带有外星能源的终端随身携带,这不明目张胆的告诉我那家伙就是奥特曼吗?好好欣赏吧……我是如何完成了这伟大的复仇——”
“喔,前提是,如果那个时候你还能维持意识的话。”他惋惜的笑了笑,并像芝顿下达了破坏城市的命令。
门缓缓合上。
眼泪和唾液疯狂的分泌,顺着脸不断的流淌着。混沌间他那么努力的试图看清眼前的景象……那个投影。
零突然抽搐着笑了。
他突然觉得自己是真的无药可救了……到这个时候,他仍然担忧着大地的安危……哪怕他自身难保;哪怕他们才不欢而散。
强大的精神力现在变成了累赘,那让零无法像正常人那样翻着白眼直接痛晕疼死过去,大脑更真实更清晰更残酷的传递着疼痛,这疼痛让他癫狂。
五指死死的扣着床面,零开始干呕,倒灌的唾沫差一点点让他窒息。
他没有办法集中精神,电流像是毒蛇一般在他的脑子里乱串噬咬破坏着他的神经。
“零?”大地与艾克斯已经融合了,零与艾克斯与大地都有链接,只是艾克斯未有实体的时候链接无法起到作用。
而现在,艾克斯感受到了从零那边传递过来的悲鸣。
“零,你在医疗室?你怎么了?!”艾克斯感知到了零的痛苦,他看起来有些慌张。
“不要……管我。那个卡片……”电流在脑海里乱串,零努力的想要把情报传递给对方。
突然疼痛变得不是那么难以忍受了。
零觉得自己仿佛泡在了温水里。
温暖的力量帮他承担了一部分痛苦……
奥特念力!
零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白痴吗你!你根本就不会用精神力!乱用这个的话你会崩溃的!”倒是零小看艾克斯了,在他眼里艾克斯不过是奥特战士中普普通通的其中之一。
可他错了。
艾克斯,就像他的名字那样,是未知,是无限的可能!
他居然学着零上次保护他那样逆向保护着零的精神!
对初学者来说,这是非常危险的!
“零上次也这么保护了我。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回报。这次就算是打平了。”艾克斯承担着电击的疼痛,他整个人的意识都变得虚弱了些。
可这个时候他居然还能开玩笑。
“白痴!都说了我救你只是为了保护大地而已!”眼眶微红,零有些不知所措,为什么要这么拼命的保护他……该死,他甚至很少将艾克斯当作同伴!
“不要管我了!让大地不要用那个卡片!你们会有危险的!”咬牙强行切断了艾克斯的精神。零不能再让他冒险了。疼痛再一次疯狂的刺激着他的神经。
零咬牙忍住。他突然不那么害怕了。
可他还是晚了一步。
艾克斯接受讯息的过程中,大地已经使用了卡片。
铠甲激活。
艾克斯身着芝顿的铠甲,却不能动弹。
铠甲变成了束缚,紧紧的控制住了艾克斯。
画面里芝顿疯狂的破坏着城市,而艾克斯半跪在地上被铠甲紧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
零努力的看清眼前的画面。
他担忧极了,可他什么也……什么也做不了。
力量……
他还不够强大……还要更强……才能保护好大地保护好艾克斯,保护好他自己!
他不甘的嘶吼——
鹰面的怪物出现在零的正上方。
那一刹那疼痛迅速的远去。他意识到这是鹰面怪物的杰作……一个全然陌生又熟悉得令人心悸的精神领域展开了。
怪物眯着淬毒般美丽危险的眼,无声无息。
无形中的指引。
他能感觉得到,力量唾手可得……只要他伸出手——
大多数人会死于大脑电击,也有那么一部分人……他们会获得更强大的力量。
电流在破坏他的过程里……同样唤醒了零藏在本能里的东西。
是的,唾手可得。
只要他愿意,就能改变当前不利的局势,只要他愿意。
只需要付出一点点代价,他将越陷越深,最终找回自己的过去。
零顾不得别的什么了。大地他们有危险。
这是他唯一的选择标准。
他猛地抬起手臂,五指张开没入鹰面怪物的胸膛。
怪物瓦解了,他发出愉悦的笑声,化做螺旋的黑色粒子疯狂的涌进零的那只手里。
意识里的雄鹰狂喜的拍打着双翼,钢铁之羽卷起精神的狂澜!
趁着痛觉被屏蔽零果断的抬起手臂撕下了电击他的罪魁祸首,嫌弃的摔到地上。
他的额头留下了被电伤的疮痍。
现在他的双眼可不是一片漆黑的问题了,他的眼仁和瞳孔都发生了异变。金棕色的双眼像是洞穿万物的利剑锐利的如同刀锋。
可他高兴不起来,零跌坐在地上,双手撑着脸低低地笑着。
他想起来了那么点东西……他早该猜到了,他就是那鹰面的怪物本身!
他就是那个怪物。
他踉跄的起身。他空茫的望着屏幕的方向,眼睛里的悲伤像是暴雨过后澄澈灰霭的天空。
从一开始渴求力量的那一刻他就注定无法回头。
他终有一天会恢复记忆。
真好奇大地看着自己黑暗力量裹身时会露出怎样的表情。
……
屏幕里一个新的巨人从天而降——
一个红色的战士。
麦克斯奥特曼。
这位红族的巨人一上来展现的几乎是压倒性的实力,芝顿被一击飞踢击中肩膀,他被撼动了,一个劲踉跄着倒退。
麦克斯丝毫不给它反应的机会,紧接着一个冲刺上去拉近距离,近身来了一个漂亮的回旋踢。
芝顿被击中了下颚骨。
瞬间重击下巴会引起脑震荡……芝顿瞬间失去平衡,它像是被突然拔去电池的玩偶,失重栽倒在地。
它陷入了短暂的昏迷。
零眨了眨眼睛,看着麦克斯一脚一踢放倒芝顿后瞬间变了个人似的,急匆匆的跑到艾克斯身边,手忙脚乱的像是剥螃蟹壳似的要剥艾克斯身上的盔甲……
半天没见着效果急的焦头烂额。
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化作了风。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