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骨吹笙

(艾克斯奥特曼+原创角色)恋物癖(34)

  三十四人言可畏
  
  ——
  
  零绝对没有想到那日喵喵给他看的关于鹰面巨人的负面舆论会愈演愈烈。
  
  起初只是网页上的头条。
  
  或是某些论坛交流网站里的只言片语。
  
  一开始他并不在意。
  
  身体随时面临着崩溃问题的人不会有太多的时间去在意不认识的人对自己的看法。他没那个时间。
  
  又不是XIO内部人员人人视他为鬼怪避之不及。
  
  那些言论谩骂他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毕竟是少数人。
  
  所以。
  
  零完全觉得现在这个情况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队长把他叫到了指挥室里,撵走了其余人。私谈。本以为是关于身体检查报告的事。没想到却是这个。
  
  零挑了挑眉毛。
  
  “队长。恕我直言。我觉得这样的事情并不值得留意。言论大多具有主观判断的成分在里面。我是说。我并不需要去了解别人的看法。它们并不会对我的本身造成什么影响。”
  
  “零。”
  
  队长没说什么。
  
  某些方面队长其实跟艾克斯有共同之处。他们都是行动派,说话也一样直击要害。
  
  从队长平时分配任务雷厉风行的作风以及艾克斯一言不合绑架大地变身这一点就可以看得出来……
  
  等等。
  
  ……好吧。并没有什么可比性。这个例子听起来有点勉强。
  
  “零。”一眼就看得出来对方又在发呆了。队长无奈咳嗽了一会儿。以此唤回零神游天外的思绪。
  
  “人言可畏。”
  
  凝重的表情不曾松动半分。
  
  “我知道这个理由不能说服你。所以。来看看这个。”
  
  他点了点桌面。中央的荧屏顿时亮了起来。大量被分割裁剪的讯息显示在屏幕上。
  
  “……”零眯起了眼睛。
  
  页面切换。近三月内与鹰面巨人有关的负面消息被列成了半对数线图。
  
  前面大多只有稀稀拉拉的计数。而近两周……
  
  负面消息如同春初的笋,曾曾曾的上涨。
  
  一个巨大的跨度。
  
  这不合逻辑。
  
  不可能来的如此突然。除非……有人暗中操作。
  
  零沉下脸来。“……有人针对我?”
  
  “不排除这个可能。”点点头。队长沉默了一会。最终只是说了一句。
  
  “你……留意一下。如果真的是——那恐怕是山雨欲来了。”
  
  “……我明白。”
  
  ———
  
  有些东西。你用不同的心态去看待所产生的感受是不同的。
  
  一开始不曾在意的忽略。到如今不得不去注意……一旦开始留意某些东西。它就可以左右你的情绪。
  
  整个基地的人都能感受到零的心情不太好。
  
  人又不是受虐狂。天天看不知道是谁谁谁在网上变着花样骂自己……零只想通过网线爬过去掐死他。(不)
  
  “鹰面巨人?说得好听,那家伙连张人脸都没长得出来。分明就是一个怪兽!怪兽黑鹰!”
  
  喔嚯。眉毛一挑,连名字都给我取好了?
  
  人脸都长不出来那还真是对不起啊。呵呵。
  
  滑动鼠标。零托着下巴面无表情。
  
  “那个黑皮肤的巨人?长了张鸟嘴的那个?讲道理,不会打架麻烦不要出来丢人现眼好吗!?一天到晚没事跑出来抢什么人头。”
  
  也不乏有看不下去站出来替他说话的。
  
  “麻烦楼上积点口德。再怎么说鹰面巨人也是在保护我们而拼上性命去战斗。”
  
  不过通常这样只会助长那些持反对意见者的气焰。
  
  零面无表情的继续翻回复。
  
  无意识的捏紧了拳。
  
  “呵呵。每次都挂彩那说明他弱!活该!再说了哪次打架它不是躲得远远的让艾克斯上去打?自己不知道在一边干啥。最后指不定还要抢人头。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拼上性命?呵呵。拼命谁不会啊?说得多伟大似的,不过就是收买人心的手段罢了。就你们这些S()B才会信。说是拼上性命?它哪次死了的啊?艾克斯都战死过一次。它怎么不也去死一死?”
  
  “喔,我还想起来了,那个玩意还差点杀死了艾克斯一次,果然怪兽就是怪兽。狗改不了吃屎。”
  
  “那是应为当时鹰面巨人被黑暗雷暴能量控制了!”维护他的人不甘心的反驳。
  
  零眼角轻微的抽搐。被素不相识的人支持维护。
  
  还有点儿感动。
  
  “艾克斯不也被控制过一次吗,怎么没见人家杀人?血统不一样啊啧啧啧。”
  
  “……!你!简直不可理喻!他们都是拯救地球的英雄啊!从来都没有风平浪静,我们现在之所以能安逸度日,不过是有人为我们顶风前行!艾克斯奥特曼,鹰面巨人,还有XIO都在努力的为了保卫地球的安宁而战!你有什么资格说他们!”
  
  “呵呵,说不过就骂人呀,我看你维护那个虚伪的怪兽恐怕也是人品不怎么样的货色吧。物理类聚。我懂我懂。”
  
  “XIO也不过是些孬种。哪次怪兽不是奥特曼打的。他们也就走个过场罢了。”
  
  “……”
  
  零面无表情……
  
  面无表情的一把剪刀嚓的一声飞了起来扎在墙上。
  
  精神力焦躁的鼓动。
  
  敲击键盘。
  
  “艾克斯借助于XIO开发的铠甲作战。并且。在奥特曼出现之前。是XIO的人拼了命在和怪兽战斗。放尊重点。”
  
  虽然知道反驳毫无意义,可他……这不是这些老鼠在暗处嚣张的理由。
  
  零如此回复。
  
  站出来或许毫无意义。
  
  但至少。
  
  只要这些站出来支持的声音还在……
  
  只要还有支持的声音。
  
  英雄们就不至于被那些带刺的话语。
  
  彻彻底底的寒了心。
  
  ……
  
  今天出现的谩()骂贴比昨天多了一半。大多数是无脑毫无依据的批()判。跟()风、曲解、辱()骂、冤()枉、误()解……
  
  “喵——”喵喵弓起背伏低重心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别看了。也不怕气出毛病。”
  
  “……”
  
  关闭了电脑。
  
  眉目低垂。零也不想把自己所剩不多的时间花在这样毫无意义的事情上。
  
  但。确实很不对。
  
  他甚至查过IP地址。
  
  来自全国乃至世界各地。
  
  这分明是……一个故意针对他的陷阱。
  
  如今不过是前期铺垫的阶段……他有预感。
  
  更糟糕的还在后面。
  
  零不安的眯起了眼睛。
  
  小心翼翼的收敛起……
  
  暴虐之心。
  
  ——
  
  一周。
  
  两周。
  
  事情完全没有好转的迹象。
  
  甚至越来越糟。
  
  零不得不承认自己远远小看了来自舆论的压力。人言可畏,能颠倒是非。
  
  ……队长果然所言不虚。
  
  一开始也许仅仅只是零星的火苗。并不值得注意。
  
  但三人成虎。众口铄金。
  
  假的传久了,越来越多的人信以为真。
  
  越来越多坚定他鹰面巨人是善良的人开始动摇。
  
  网上的质疑声越发声势浩荡。
  
  这不是最糟的。
  
  当零抱着喵喵去挑选她喜欢的猫粮时。被楼顶上播报的新闻噎的无言以对。
  
  有部分记者,急于获得一定的关注度与成就,像是嗅到血腥气的豺狼,觉得找到了新的亮点。新的爆料。
  
  开始向鹰的黑暗面着手。
  
  “如今网上突然掀起一阵有关于鹰面巨人善恶的风波,接下来,不妨让我们听听相关人员对此的看法。”
  
  “那么,上杉先生,请问您是对鹰面巨人怎么看的呢?”
  
  大厦巨大的荧屏正播放着一段直播。
  
  “我认为。鹰面巨人,比起他给地球带来的救赎。他所带来的灾害以及财政损失更大。”
  
  “自从它两次从高空抛下怪兽之后。日本本就不稳定的地质结构更加不稳定。地震次数也越发频繁。我认为。这一点,鹰面巨人绝对逃脱不了责任。”
  
  “反之,我们看看艾克斯奥特曼与其他奥特曼合作。他们的战斗过程中带来的损伤完全不及鹰面巨人带来的破坏要大。尤其是新出现的巨人,他的神秘领域将危害缩成了最低。”
  
  “我甚至怀疑。这位鹰面巨人。真的是抱着保护地球的目的到来?还是,另有图谋。想要哄骗并获得奥特战士以及我们人类的信任呢?”
  
  “鹰面巨人。如果你正在看这段直播的话。你敢不敢站出来证明你的清白呢?或者说——你真的是邪恶。如今藏起来不敢出现?那我简直太高看你的气度了。”
  
  “咳咳,抱歉抱歉。我的家就是再鹰面巨人的暴力摧毁下变成了废墟。刚刚情绪有些激动。失礼了。那么让我们继续说。”
  
  中年男人说到此处,仿佛真的是义愤填膺一般的埋头擦了擦并不存在的眼泪。
  
  “此外。鹰面巨人曾多次攻击艾克斯奥特曼。或被艾克斯奥特曼攻击。这是不是意味着这其中藏有什么阴谋呢。这是不是意味着它亦正亦邪?我们并不能保证有一天鹰面巨人会不会像攻击艾克斯奥特曼那样来攻击我们人类。”
  
  “他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一锤定音。
  
  零站在那里看了一会儿。眼里除了讽刺并没有太过激烈的情绪。
  
  “喵~~”倒是喵看不下去了,阴沉着一张脸。怪兽的思维向来随心所欲。简单直接。“要杀吗?”
  
  “……不。那只会助长他们的气焰。越发肯定我是个……恶人。他死了会很麻烦。”
  
  零想了一会。闭上了眼睛。
  
  本以为今天出门遇到这样的事已经足够糟心了。
  
  买了一些必要的猫科动物用品。零一出店门,还没来得及拐个弯呢。就被浩浩荡荡的人流吓的一僵。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示威游行。
  
  有老人、有年轻的上班族。有抱着女儿的单亲妈妈。
  
  人们的表情那么愤怒那么悲伤。带着哀怨与愤恨。
  
  零发誓他不该因为该死的好奇心而扫了一眼他们手里高举的牌子。
  
  “驱逐鹰面怪兽”
  
  “还我家园”
  
  ………
  
  那一瞬间。零脸色煞白。
  
  他不管幕后主使煽动这些人是为了什么。为什么早不游行晚不游行偏偏掉在这个时候。
  
  如果对方的目的是让他动摇的话。
  
  他不得不承认。
  
  对方成功了。
  
  他无法对这样一群人动怒。女人、老人、孩子、以及流离失所的被害者。
  
  他们……
  
  呕吐的欲望。
  
  他猛地蹲下了身。浑身颤栗。无力感。油然而生。
  
  他从来没有想到过区区流言蜚语。能将他打击到这个地步。
  
  他终究是陷进去了。
  
  要是一开始……
  
  不听不看不去想……不去留意……该有多好……
  
  胃部尖锐的疼痛刺得他蜷缩起来。
  
  负罪感?
  
  不……
  
  不!
  
  他没有错!
  
  零猛地抬起头。
  
  眼里分泌着生理性的泪水。
  
  他真的……真的——
  
  零真的很想解释。很多话哽在他的喉咙里呼之欲出。
  
  当时大地他太累了体力透支陷入昏迷。
  
  他不得不出战。
  
  他……他当然明白自己不适合作为一个战士。他连最基本的格斗都不会。连艾克斯都要陷入苦战的敌人。曾打败过奥特战士的强敌。
  
  他不得不采取那个下下之策……
  
  不然会被伤害的人只会更多……
  
  金古桥曾摧毁过多少个跟地球相差无几富饶安宁的星球。
  
  他真的已经尽力了——天知道那一次他也不过是堪堪与死神擦肩——
  
  精神力的反噬何其痛苦。他本该当场昏过去解除变身一了了之。人类的死活跟他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而那高空的俯冲……要是晚松手一点点。要是有一丁点判断失误。他会跟金古桥一起摔断脖子。粉身碎骨都有可能。
  
  他真的——
  
  零的眼睛黯淡下来。踉跄的站起身子。
  
  路人只是莫名的看了这个病态的年轻人一眼。躲得远远的。
  
  零扯了扯嘴角。
  
  只是摸了摸喵的背脊,强撑着露出一个笑。
  
  眼神麻木枯死。
  
  他尽可能的让自己的声音没那么哽咽。
  
  不,他没有那么脆弱。
  
  “我们回家吧……。”
  
  他轻轻的说。
  
  “……”
  
  喵眨了眨眼睛。
  
  没有说什么。
  
  只是轻轻的蹭了蹭他的脸颊。
  
  没事的。
  
  一切。
  
  总会过去。
  
  ——
  
  零的状况让人担忧。
  
  整个基地的人都意识到了他的压抑。
  
  他开始失眠。
  
  眼圈青黑。
  
  他开始长时间闭门不出。开始拒绝与他人交流。
  
  偏执。
  
  压抑。
  
  情绪不稳定。
  
  身体的状况。被过去缓慢侵蚀的痛苦。被舆论指责的无力。以及——山雨欲来的危机感。
  
  他快被这些种种重压压迫的喘不过气来了。
  
  烦闷得近乎于暴戾。
  
  艾克斯多次试图与他交流。却被拒绝了。
  
  甚至连在外面工作寻找母亲发来的宇宙电波电波源的大地都收到了零情况不对的消息。
  
  泥菩萨尚有三分血气。再好脾气的光之巨人也该怒了。
  
  艾克斯看不下去零如此虐待自己。
  
  他从终端里爬了出来。怒气冲冲的啪的一下关了电脑显示器。
  
  “!”
  
  零愣了愣。
  
  “艾克斯?”他的口吻听起来有些困惑。
  
  “别看了!零。这毫无意义。别人怎么看你并不重要。至少……至少还有我,还有大地,还有喵。还有XIO的大家,我们都清楚你是一个怎样的人不是吗!”
  
  “你是一个英雄。”
  
  他说的斩钉截铁。好像这不是一句安慰的话而是一句彻头彻尾的真理。
  
  零抬起了头。苍白的脸上带出点血色。
  
  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扭过头看着别的方向。
  
  缓缓陈述。
  
  “艾克斯,你真的以为仅仅是是这个原因?”
  
  “那些舆论?误解,指责……”
  
  “是的。不可否认。我看着挺难受的。压抑、讽刺……很……无力”
  
  “哈。不得不说被自己拼了命所保护的世界背弃、指责、不被理解的滋味真的不太好。虽然我一直觉得自己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不过没想到真的被批判为恶人的时候,真是——”
  
  “不甘心啊。”
  
  “他的表情有些松动。强撑出来的故作轻松开始瓦解。取而代之的是尖锐刻薄的讽刺。
  
  “太糟了。”
  
  眼底混乱的阴翳纠葛着暴戾的情绪。
  
  无意识的握拳。
  
  他轻轻浅浅的发出一声气音、然后迅速的稳定了那一瞬间差点再度失控的情绪。
  
  眨了眨眼睛。
  
  零接着话题继续说了下去。
  
  “不过真正让我如此不眠不休的是这个——”
  
  “我必须找出幕后主使。并猜测他的目的。我有预感。这是一盘棋——”
  
  “从煽动网上的舆论开始,等攒积了足够热度之后开始入侵现实。报纸,游行。热度以及信服力进一步扩大。”
  
  “下一步呢?他到底想——干什么?”
  
  眼神徒然阴郁下来。
  
  “零!”艾克斯非常的严肃。他打断了零的话。这不合礼仪。但管不了这么多了。
  
  零的状态简直糟糕极了。
  
  “找到针对者固然重要。但前提是你不能被累垮。”
  
  小小一个软胶形态举着比他大了两倍的盘子。一脸凝重。
  
  “你必须进食!现在!立刻!你已经超过八个小时没有吃任何东西了!!”
  
  “监测到你体内储藏的糖原已经分解成葡萄糖使用。你现在葡萄糖含量不足,这会影响到你的情绪,以及你的大脑。”
  
  “…我会吃的。”隔了那么一会儿。零才回神了一般勾起嘴角笑了笑。
  
  “我很好。”
  
  你好个头。
  
  喵在旁边翻了个白眼。直接拔了网线。分明是跟艾克斯站在统一战线。
  
  “……”
  
  “你再不吃我就从这里跳下去!”艾克斯也是一脸坚决。
  
  “……”
  
  “首先。这点高度摔不死你奥特战士。其次。你要怎么跳?带着我的午餐一起?”
  
  零叹了口气。妥协了。
  
  他一只手端起艾克斯举着的餐盘,一只手揪起艾克斯将他提了起来,放在掌心里轻轻揉捏。
  
  “抱歉。让你们担心了。”
  
  隔了那么一会儿。
  
  零吐出一口浊气。
  
  释然的笑道。
  
  他还不至于被闲言碎语轻易的摧毁。
  
  ……
  
  事情还没有结束。
  
  吃完饭后。零继续开始他的工作。
  
  ——
  
  “!!!”
  
  无意间扫过一个页面的条条框框,零突然失去了淡定——
  
  他瞪大的眼睛猛地起身。椅子在猝然后退下刮擦地板发出异常难听尖锐的声音。
  
  随时注意着零的反应动向的艾克斯迅速作出了反应。
  
  终端亮了起来。
  
  “怎么了?零?”
  
  “……不……该死。”零并没有做出什么解释,他看起来被激怒了。双眼死死的盯着屏幕上的一则报道。
  
  气的发抖。
  
  他被踩疼了。
  
  底线。
  
  据相关人士透露:XX温泉一客人与三位跑堂的发生争执。话题似乎是牵扯着鹰面巨人的善恶。谁知那三个跑堂的伙计居然是外星人,并与之大打出手。现三位外星人已遭到XIO逮捕。
  
  据侦查发现。这三个外星人还私藏宇宙危险物种鲨鲸。也被一并带走。关于他们来地球的目的还待一步审问。
  
  ……
  
  当事人痛哭,并声称:我不过是说鹰面巨人心怀不轨,并没有说什么重话,那三个外星人不讲道理的变身一上来就把我揍了!太过分了!果然外星人没几个是好东西!
  
  你们这些XIO都在干些什么?!居然让外星人在地球中潜伏了这么久。这简直是彻头彻尾的失职!快把他们消灭掉!
  
  “这个是……难不成!”艾克斯沉思了那么一会儿。猛然发出一声难以置信的惊呼。
  
  “……是星云庄的巴尔吉星人它们。”零焦躁的度步。
  
  他推门而出。
  
  “零!”艾克斯试图阻止。
  
  这不对!一切发生的太巧合了!
  
  他有一种强烈的不安。
  
  正如零所说的那样。
  
  从一开始……这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阴谋!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