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骨吹笙

(艾克斯奥特曼+原创角色)恋物癖(32)

三十二 羁绊
身体检查。
上一次他急于救大地拒绝了博士的提议。
而这一次他不得不主动提出。
报告单的数量越发的可观,需要检查的项目也是一条一条的叠加积累得越来越多。
结束检查已经是下午的事。
“博士。我的情况。你跟队长汇报了?”活动手腕。零从磁共振成像仪器上爬起来。高磁场虽然无害。但对于精神力者难免感到排斥。
“……”忙于处理信息的格尔曼博士顿了顿。他沉默了一会儿。把手里的图像封近袋子里。
“事实上,每一份你的体检资料会在第一时间提交给神木队长。”
“上次你在哥莫拉实验中应为外来因素昏迷。”
“我已经把相应的报告提交给了他。”
“喔。”点点头。零并没有对此作出什么评价。也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
“零你……”
博士想说什么却又欲言又止。应为确实没有什么好解释的。从一开始意识到零体内不同寻常的危险能量就注定他不能受到绝对平等的对待。
犹豫了那么一会儿。只是递过去了一个新的抑制项圈。
“这个项圈与之前的比起来多了些功能。能稳定你体内能量被引发的催化作用。”
“不过记住。零。”平日里大大咧咧的博士凝重起来简直令人心惊。
“我不确定你的那个符号具体有什么作用。至少它能治疗了你身体的一些负面状态。它接好了你的骨折,治疗了你的精神损伤。”
“但对你体内的庞大能量毫无帮助。”
“你不能再变身了。我不确定会有什么后果。但从上一次的结果看来。每一次变身,都可以成为你生命的倒计时。”
“零。你应该有一个完整的人生。”
“你完全没有必要那么搏命。”
“我知道。”点点头。
零顺势接了过来。拿在手里掂了掂重量。眉头皱了皱。
比以前的更沉。更精密。
乌黑的金属外壳裹挟着蓝色的电流。
拿在手里有种冰一样的麻痹感。
他把这个看起来有些累赘的抑制项圈扣在了脖子上。
随后不适的抿抿唇。
有那么一段时间没能佩戴居然生出了点排斥感。他皱着眉头活动活动了脖子。
“我会的。”随后他笑了起来。眯着眼睛看起来像只狐狸。但半垂的眼帘也掩饰不住属于鹰的锋芒。
信了他才怪。
博士想。
论叫人怎么也放不下心零绝不比大地差。甚至有过之无不及。不过似乎当事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不。不如说。
他越发把自己看得太轻。
从不在意自己的感受。只是一个劲为他人着想。
倔强倨傲到让人心疼的孩子。
张了张嘴忍不住再叮嘱点什么。偏偏门外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
想必是XIO特战部队已经归来了。
零顺势捞起终端。没有喵的影响艾克斯很轻易的检查到了他体内的状况。
零体内的能量庞杂。在抑制作用下趋于稳定。
终端闪烁。
在零的掌心轻微颤了颤。
那大概是松了口气的叹息。
……
打着还终端的名义零决定去听一听这次的任务报告。
毕竟大地在没有艾克斯的情况下出行任务,他没有感受到任何来自直觉的报警。也是难得。
门打开时。
几乎没有人回头。
皆是目不转睛盯着正中间的屏幕仿佛有着什么独特的风景。
噢。
新的巨人。
零眨了眨眼睛。默默的咽下了什么解释的话。老老实实的,默不作声的闪到一边。来这里的陌生巨人前辈着实太多。如今几乎生不出什么惊讶来。
“巨人突然出现,然后飞往了加拿大。打倒了怪兽百幕拉。然后就消失了。”
与之前不同。这次的陌生巨人出现后的举动让人摸不着头脑。
目的性却相当强烈。
“怎么突然到加拿大去了?”阿度托着下巴。一脸困惑。
“是因为我太不成熟了。”
本该早早归来开会的副队长来的比零还晚。
皱了皱眉。零不确定。对方的情绪非常不稳定。以及……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陌生的。力量。
“请处分我吧。”避开各种各样或莫名或茫然的目光。副队长径直走到队长面前。身体绷得笔直。如果注意观察。则会发现她整个人都在微微战栗。
“身为副队长。我却擅自离开现场。去了我女儿身边。”她连话语里都带上了颤音。零从那口吻里听出了心有余悸。
紧接着她扯下了XIO就职身份证件。连带着武器一并放在了队长的桌面上。
“……”
“等等。我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一上来都是副队长一个人自说自话。她太紧张太慌乱了。一时间竟忘了最基本的解释。
其余人皆是一头雾水。
就连队长也是听得云里雾里。但心里隐约有了猜测。
……
果然。
看着骤然沉默的副队长。队长心里一沉。隐约已经有了答案。
“我……”
沉默了一会儿。这似乎是一个难以启齿的事。不,不如说她还没有准备好。所以如此慌乱难以接受。
“那个新的巨人。”
“就是我。”
——
整个指挥室针落可闻。
阿度咽了咽口水。隔了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诶??!?!?”
说真的。知道那弱得像根草的零其实很牛逼已经够不可思议了。
发现队友是奥特战士真的是想想而已啊??!
要不要这么刺激?!要不要这么惊喜??!
“真的假的……我的天”
“真厉害!”
随即整个基地的情绪都沸腾了起来。各种各样的议论嗡嗡嗡的萦绕不绝。
而一言不合就丢下这枚深水炸弹的副队长却并没有回头肯定什么。
只是掏出了变身的媒介。
“……”这次连零也被一并震撼。脸色一变。出于莫名的心悸,他后退了一步。
他察觉到了。古老的。
光。
令人心悸的气息。
“小光,翔。还有东马快斗。”副队长的情绪异常激动。她握紧了手里的变身媒介。
她说不上来。本该拥有保护家人的力量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
可是……这种猝不及防被命运选中的感觉……
战斗时的热血沸腾。
战后身体都在微微颤抖难以从状态中解脱出来。
一切的一切。让她混乱胜过欣喜。
“在他们的世界里。他们能够变身为奥特战士……”
“因此。”
“同样的,在我们世界里。同样……同样有人在变身艾克斯奥特曼以及鹰面巨人在战斗!”
“我早该想到的……这件事我终于明白了!”
“可是……我真的……我没有想到我自己也能够变身为奥特战士。”她慌乱的垂下眼帘。抿着嘴手无足措得像一个不知道自己犯没犯错的孩子。
平日里的严肃冷静的态度全然不在。
“……我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等我反应过来时……”
她捏着拳头。
“……就已经变身了。”大地深有同感的感慨着。
连队长都托着下巴。深沉的点了点头。
“……”
零觉得自己膝盖中了一箭。
我明明是有谈判的好嘛?!才不是直接绑架人间体好嘛?!?
……虽然有考虑过。
“……”这么想来还有点心虚。零咳了咳。默默的移开目光。
“所以,为了救你的女儿。你飞往了加拿大。”收回了凝视零的视线。队长摸了摸下巴。得出结论。
“是的。”
“我理解你的感受。”他叹了口气。
他也有女儿。作为父亲的角色他更善于隐忍。
但他清楚明白副队长她终归是一个母亲。
更感性。
在任务与女儿之间。毫无疑问。她会选择女儿们。
……也正因为这份对于女儿深刻的爱。
她才会成为光的继承者吧。
……
“事实上。我曾作为鹰面巨人去为了女儿而战斗。那是我唯一一次。没能贯彻我身为队长职责的情况。”抬眸。队长面无表情。说出的话也是平平淡淡的。似乎平常得像是在谈论今天的天气。
“……”
指挥室安静如鸡。
“?!?!?!?!”
即副队长后。队长狠狠的来了一发深水鱼()雷。
什么?!!
“零有抗衡黑暗雷暴能量的能力……”
“鹰面巨人人间体是队长?!?”
“新出现的巨人是副队长??!”
“那该不会艾克斯也——”
在我们中间吧?!!
阿度一脸惊恐。
“咋们这么发展下去会不会最后全员不正常啊?!”
“去去去!嘴欠!”明日奈狠狠的一个肘击。成功让阿度接下来的话全部吞回了肚子里。
“你才不正常!”
“……”大地嘿嘿嘿的干笑。一副你们说什么我听不懂的样子。
至于零。
“……”眯着眼睛。腰间挂着艾克斯终端。肩上趴着会议途中突然跑进来趴他肩上,神出鬼没的喵喵。
零笑而不语。
——
“我坦白这些的意思是。”
“之后。一次、两次。三次,乃至无数次。”
“作为一个母亲。你会毫不犹豫的放弃任务。选择去到你女儿的身边。”
“我非常理解这份感受。”
“但那时的我们都不是站在一个XIO队长。副队长的立场上。”
“而是作为一个孩子的父亲。母亲。”
队长并没有什么动作。
只是坐在那里。睁着眼睛抬头凝视。绝不错过任何一个微小的信息。
“……”
“是的。”低垂着头。副队长紧握着拳。眼神在发间投下的阴影里亮的惊人。
“现在的我,暂无法胜任副队长一职。”
她的确是需要冷静一下,消化一份她一时半会难以平复的信息。
队长的话从来一针见血。
她不后悔违背职责。不去管任务。甚至没有检查敌人是否彻底被消灭。在变身的瞬间身体比大脑更快的作出反应,她飞上了天空,穿破层层云层……
去拯救自己的女儿。
她不后悔。无论多少次。她绝不会放任自己的孩子身在危险中。
她绝不会。
这是作为一个母亲……她——
她可以为了保卫地球。保卫更多人的安危、维持一个城市的秩序担起责任。
她可以割舍那份亲情。目送丈夫抱着女儿消失在机场安检的走廊。
微笑着祝福他们在加拿大过得安全幸福。
她可以忍受作为一个母亲却不能亲手抚养自己的孩子。看着她们一天一天的长大。
但她绝不能忍受失去自己的孩子!
那是……
她作为一个母亲。
最后的底线。
“告辞!”
她转身离去。
“副队长!”阿度并不能理解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明明成为奥特战士是那么拉风的一件事。
这或许便是一个领导者与队员之间的差别。
在队员们不知道的情况下。他们的队长副队长已经代替他们承担了太多责任与压力。
作为一个领导者,他们需要考虑的因素实在太多。
不可能像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一样。在短暂的震惊后,用单纯欣喜的心态接受成为巨人。得到力量。
在力量之前。他们更先一步看到的是成为巨人所肩担的责任。
他们会抱着复杂的心态猜测目的。难以放下戒备。
以及。
未知。
巨人终归是外来者。不受地球的规则所约束。
不是作为针对于怪兽的武器。说变身就变身的。
那种奇妙的羁绊……
作为习惯于理智盖过感性的副队长一时间无所适从。
零眨了眨眼睛。看着准备追上去的大地。只是摇了摇头。身子一错。拦住了对方。
“零!你没看到吗?副队长她——!哎哎!?”
手忙脚乱的接过终端。大地成功把接下来的话憋了回去。
“她去了天台。”眼睛蒙着一层黑色的阴翳。零眨了眨眼睛。黑雾又像是被拍散的烟圈迅速的散去。“实在不放心副队长的话。你可以等一会再追上去。”
有精神力量的辅助。整个XIO内部动向他了如指掌。
“另外。”
“别再弄错你的终端。”
拍了拍大地的肩膀。零挠了挠喵的下巴。径直离开了指挥室。
接下来的事。
用不着他来担心了。
——
一切基本都在零意料之内进行着。
作为拥有共同经历的大地去给副队长开导无疑是最符合的人选。
零根本无需担心副队长会不会难以接受的情况。
接下来的几天副队长的情绪果然稳定下来了。生活照旧。日子又恢复了以往的忙碌充实。
真要说有什么让他头痛的问题。
大概是艾克斯告诉了大地他身体健康的情况。而大地……又开始黏糊糊的了。
当初体检时没关终端就是为了让艾克斯注意到自己身体状况。好转移并打消他们的疑虑。
谎言要足够深刻哄骗人心。就必须要退一步。拿出点真实的内容作为“诚意。”
零当然清楚自己的情况。
身体的问题还可以通过抑制项圈蒙混过关。但揭下钥匙逐渐找回过去的记忆……他性格心理的变化才是真的无可挽回。
他努力的掩饰。
可大地艾克斯相处了这么久。不可能不发现异状。
他不得不用身体不适为理由打消他们深究下去的可能。
可事件愿违。
零不是很习惯这种无微不至突如其来的关心。他不擅长应付这个。以前就不擅长。现在更是不知所措。
大概是习惯了把自己放低。习惯了不需要被人关照的设定。突然被作为关照对象自然是百般不适应。
“要喝咖啡吗?零我去帮你拿。不不不你不能喝咖啡了要来点牛奶吗?……不行牛奶空腹喝对身体不好……”
真是难得你居然也有嫌弃咖啡的一天零抱着杯子默默吐槽。
“零起来站会吧你已经坐了一段时间了对脊椎不好。”
哦嚯以前沉迷工作无法自拔宁愿在电脑前昏睡过去的那位是谁?
“零我们去楼顶呼吸一会空气吧地下实验室实在是空气自过滤系统太糟糕了。”
……空气自过滤系统它会哭的。
“零吃点东西吧你已经有四个小时没有摄入能量了。”
……
“零我……”
“……”
“够了!”忍无可忍。对方越是小心翼翼地照料越是让他无端感到烦躁。他厌倦了这样怪异的相处模式。以及毫无意义的自说自话。“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大地?我不是小孩子。你用不着……”
他深吸一口气。努力维持自己的情绪。
不。他不应该如此激动。也不应该如此抵触。他说不上来这份抵触从何而来,陌生得让他害怕。
“知道吗?你看起来像是在愧疚。”
“而我说过我已经原谅你了。”
“大地。”
“我只是想让你开心一点。”沉默了一会儿。大地并没有松开搭在零肩上的手。
只是小心翼翼的揉捏着。
“舒服吗?”
……
不老实说我有点慌。
“你怎么了大地?”敏锐的捕捉到了一些东西。
不安。
他注意到大地指节战栗。
整个人在压抑着某些强烈的情绪。
空气突然沉默了下来。突然寂静的环境让零本能的感到不安。他甚至开始有些怀念刚刚叽叽喳喳的大地。
该死。
他讨厌所谓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大地?!”
他徒然拔高音调。本能的不安让他看起来像是被踩到底线的猫。炸了毛。
他想说的什么。至少改变现状。
然后他被从背后紧紧抱住了。
毫无防备的。
整个后背紧密的贴在大地的胸膛。
隔着衣料他能感受到背部触及着沉闷的心跳。
……
隔了许久。
或许仅仅只过了不过几秒。
大地的头枕在他的肩窝。毛茸茸的头发刮擦他的颈项。
他听到大地发出哽咽。
然后模糊的呼唤出一声。
“零。”
……
有那么瞬间,零觉得自己被那一声呼唤蛊惑了。他短暂的放松了数日以来持续紧绷的神经。连肩膀都松垮下来。
仿佛如释重负。
心中的怪异抵触也烟消云散。
身后传来稀疏的声音。大地仍把头埋在他的颈项。一只胳膊牢牢把他固定在怀里。另一只手却顺着肩膀一路向下。
而他仅仅是眯着眼睛。不抗拒。也不应允。喉咙深处发出低低的咕隆声。
欲言又止。
他突然意识到空气中带着莫名暧昧的气质。
大地的呼吸平稳湿热。轻轻的拂过他的后颈。带来微妙的战栗。
不。他不喜欢这样。
大地的手轻轻的握住了他的手腕。
——
基地的警报声来的从来不合时宜。
也算是猛然惊醒。
等意识到手腕上多出一个异样冰凉的触感时已经晚了。
紧接着咔哒一声。
金属锁扣堪堪固定在腕骨处的皮肤上。细而长的刺扎进皮肉。链接神经。
“!”
零从不曾对大地有所防备,而刚刚更是松懈得几乎连第六感都毫无察觉。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直觉会栽在毫无防备的信任上。左腕传来的异样感让他大吃一惊。
他像是应激一般试图挣扎开那个如今看起来更像是一种禁锢的怀抱。
警报仍然响着。
红色的警示灯在昏暗的室内反复转动。晃动的红色光晕绕的人心烦意乱。
零猛的挣脱开大地。他没有动用精神力量。只是狠狠的推了他一把。迅速的拉开彼此的距离。
站起身来的时候他不可避免的感受到了一种虚弱感。他不知道大地做了什么。但毫无疑问。那限制了他什么东西。他不得不双手撑着背后的桌面才勉强站得稳身型。不露弱势。
他小看了人类科技发达的程度。以及眼前这个看起来平凡的有些呆板的年轻人是怎样的天纵奇才。
零的眼睛在黑暗里发亮。
乌溜溜的映照着各色的自然光。
他绷着脸没有说话,也没有试图暴力扯开有神经元连接的特殊仪器。只是直勾勾的盯着大地。表情看起来像是受了伤的动物。
他等着一个解释。
“艾克斯已经告诉我了。零。”
大地没有试图走上前来。他决定做出这个行为的时候他已经做好了被零讨厌的准备。这个时候接近只会让对方联想到进一步的伤害。
就像是被人类伤害过的流浪小动物想要再次对人类放下防备几乎是不可能的。
不过。
抿了抿唇。大地紧张的握着拳头。他的手心现在全是汗。
喉咙干涩得发苦。
他甚至隐约觉得这件事他仍然是决定的鲁莽了。这件事他几乎瞒了所有人,连艾克斯也仅仅只是注意到他几日不眠不休的在研究什么。并不知道他的目的。
那个星云庄戴在宇宙生命鲸鲨上的项圈。当初艾克斯有提到过哪个项圈的作用是宇宙私贩特殊人口时用于抑制本身能力的一个机器。
他在XIO的外星物品研究存放处调度出了当初被销毁的金属。
花了点时间研究它的构造运作原理。然后照猫画虎的制造出了这个能阻止零再变身的手环。
但他不后悔。
不后悔做出这样的事。他太了解零了。他是个骗子。从来不知道保护好自己。永远都是把他和艾克斯的安危放在第一位。
……再这样下去他会死的!
一旦他陷入危险无论做下了什么样的承诺零必然会将那承诺抛在九霄云外。然后冒着生命危险来救他。
……所以。
比起失去零这件事来说,短暂的感情破裂并不是难以接受。
他不后悔。
应为他已经承受不起身边最亲密的人离他而去了。
“对不起。零。”他站的远远的。真心实意的道歉。
诚恳的仿佛刚刚利用零的信任给他扣上限制的人不是他一样。
“但我不后悔我刚刚所做的一切。”
“……”你怕想把我气死。零没有说话。仍只是盯着大地。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
“博士说你已经不能再变身了。那会给你的身体带来更大的负担。”
“放心。零。这个手环不会伤害你。”
不,你已经伤害了。你伤害了我的心。零木着脸腹诽。
“你的变身需要将自己打碎瓦解重新拼凑。而这个手环的作用仅仅是让你无法变身。”
是的。但那也意味着我将无法自保。
大地试着上前一步。
警报声越发急促。给他解释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所以。零。”
“接下来的战斗就交给我和艾克斯好吗?”他小心翼翼的,几乎是在卑微的祈求。
眼神真诚的让人动容。
仿佛被欺负的人是他一样。
……
零仍然不发一语。
他不会喜欢这种温柔而不容拒绝的半强迫。
但是。
“好啊。”
突然就低低哑哑的笑出了声。
零抬起头。
眼睛在黑暗里亮的惊人。
仿佛他真的不在意被束缚。
态度改变的迅速,顺从得让人不安。
“……”
大地俨然没有料到零会是这幅反映。
愣了愣。
“你不生气?”
他小心翼翼的靠近。几乎不敢相信。零太反常了。顺从无害的让人觉得诡异。
虽然零一只都努力表现的温和无害,看起来在某种方面上可以称得上是好脾气到没有底线的人。
但大地清楚。
那仅仅只是表象。
零是骨子里有自我自尊的一个人。
那么骄傲的一只鹰。
虽然平时不曾明显表现出来。
但零有自己的一套行动准则。有自己的见解。
如此固执如此偏执的零。
居然笑着接受了半强迫的关心。
这份顺从反而让大地更加感到不安。
仿佛。
风雨欲来。
他……
是不是。
做错了什么?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