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骨吹笙

(艾克斯奥特曼+原创角色)(31)

三十一 神性
当看到权杖撕裂天穹的时候。红眸鹰就意识到了不对。
他感受到了本我的气息。以及。强大的意志。
阻碍他放肆妄为的人就要出现了。红眸鹰兴奋的战栗。他真的。非常期待,自己的本我看到满目疮痍时会露出怎样的表情。
不如就再过分一点吧。
控制着哥莫拉的尾尖扫平了又一栋楼房。
他低下了头。
硝烟弥漫里。他在灰色的烟雾中分辨出人的影子。
他看着明日奈。那个被他戏耍,弄得一身狼狈,却从头到尾眼神坚定清亮的女孩。
她的头盔掉了。一头乌黑的头发在气流中散漫的扬起。灰头土脸。狼狈得让人感到心疼。
“拜托了……”
他听到女孩嘶哑的发出声音。听起来是啼血一般发自肺腑的真切恳求。
“我不想杀了你啊!哥莫拉!!”
“你曾与我相连,与我并肩战斗过……我快想起来啊!哥莫拉——”
“我才不要应为什么莫名其妙的黑色闪电杀死自己的伙伴啊!!”
“一直……一直,我……不。我们一直坚信着,有一天能够与你共存的未来啊!”
女孩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噙着泪。
空前激烈的希望让那双眼睛亮的惊人。
红眸鹰能感受到哥莫拉的意识在战栗。
喔,他发出意味深长的一声叹息。
这真的,如此让人感动的画面。他几乎就要被感动了。
可惜。
是几乎。
谁让他就是那什么莫名其妙的黑暗雷暴能量的关联人物呢。
红色的眸里浸透着血。
他低低哑哑的笑着。感觉到每一根神经都在战栗。
兴奋的。
渴血的。
破坏的欲望草草盖过了那么零星半点的动容。
他讨厌这样的目光。
从骨子里的感到厌恶不屑。
于是他恶意的,将光与火对准了她。
满意的看着那双燃着希望的眸子展现出支离破碎的绝望。
他几乎满足的笑出了声。
恶趣味?
也许吧。
……
在那能把人骨骼都融化的高温即将接触到那女孩的瞬间。
红色的战士从天而降。支撑起光幕挡下了这致命一击。
真是扫兴。
这么想着。红眸鹰眨了眨眼睛。笑容凝固在脸上。
既然这个碍眼的奥特战士都冒出来了……那么这意味着……
他抬眸,不经意与零目光相接。
果然如此。
他的本我遥遥站在天边,手握权杖,白色的光莹跃在他细密的鳞羽间。无形中的神圣庄严。
金色琥珀色的瞳里并没有他期待的东西。或是愤怒或是震惊。亦不存在悲痛。古井无波,冻结三尺严寒。
冷漠?
是的。
红眸鹰眯起眸子。心里咯噔一跳。仿佛有什么已经,超出了他的掌握。
“你没有胜算。”他的本我口吻笃定。声音强势的钻入他的脑子里。
噢。他对付他甚至懒得出手。
奥特战士推着光墙移动到了他的面前。他不得不承认。是的。至少现在。他不是两人的对手。几乎已经是一边倒的局势,闭着眼睛仿佛都能听到英雄出场的bgm燃爆全场。
作为反派也到了该死于话多的时候。
是的。他该退场了。
“比起被切割压制的痛苦。不如自行离开。”他看到他的本我神情冷淡。
“……”他被奥特战士一脚踹中了肚子。
喔。好吧。他无法反驳。他的本我是对的。他留下来只是自讨苦吃……他只是觉得有些荒唐。搞什么?这家伙疯了吗?劝退?
或者有别的什么目的。
他脱离了哥莫拉。
“不会让你得意太久。本我。”他灵体漂流,掠过本我的耳鼓与他擦肩而过。
旋起一阵森冷的风。
“很快我会卷土重来。”
他嘎嘎尖笑着。张扬的煽起翅羽,骤然腾空而起。
黑色的力量追逐着他的灵魂。
……
零抬了抬下颚。握着权杖。有那么一瞬间他有机会杀死对方。可他只是抬了抬指尖。最后还是没有做什么。
只是凝视着他的黑暗面消失在云层里。
……
黑暗雷暴能量在红眸鹰离开的瞬间也随之离开了哥莫拉的体内。
变异的现象在哥莫拉的身上迅速的消退。黑色的盔甲与骨刺如同干瘪的青苔一般脆弱。簌簌的从体表抖落。
跟蜕皮破壳似的。
大地不确定零又做了什么。他后退了几步。放下了手里紧握的彩虹双剑。
至少他不用对自己的亲人刀刃相向了。
……也许吧。
事情还没有彻底结束。
抬头看着茫然站在原地的哥莫拉。大地抬着手臂。满心酸涩无奈,一时间竟说不出半句安慰的话来。
每到这时候。
言语的力量就变得该死的苍白无力。
他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自己的亲人。告诉他。这不是你的错。
可事实如此。
破败的城市废墟。伤害已经是铁板钉钉。不可挽回。
他看到哥莫拉猛地一抽,蓝色的眼珠子茫然的转了转。如梦初醒。
他看到哥莫拉露出了惊慌的表情,震惊,难以置信,茫然无措的扫视四周。
狼烟四起,一片狼藉。
废墟。
连片的废墟里还有人的哭泣。
愧疚。
“……”
零几乎可以看到哥莫拉的眸光一寸一寸的黯淡下来。
他看到他张开了双臂。
把自己最脆弱最柔软的腹部胸膛袒露出来。
目光沉静而释然。
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他要大地攻击他。
而他……不会反抗。
“哥莫拉……”大地终于抑制不住的呦哭出声。他颤抖着开始比划出扎纳迪姆光线的动作。
场面悲寂压抑到决然。
这群白痴。
“……”
零走了上去。
他故意装作不明白哥莫拉的意思。
张开双臂拥抱了哥莫拉。
鹰的眸子捻起。狭长而温和。
“我很抱歉。哥莫拉。我们来晚了。”
他轻轻的咕隆着。
看着怀里的哥莫拉的身型开始闪烁起光芒。
眼里闪烁了然。
闪光人偶实体化的时间终于到了。
哥莫拉正在崩塌。化作红白的光粒子刮擦过他的脸颊。
零笑出了声。
“欢迎回家。”
闭上眼睛。
他与哥莫拉一并消失在空气里。
——
把哥莫拉玩偶交给大地的时候零没有说什么。他的表情似乎还没从“钥匙”的影响里解放出来。空洞的眸子像是无机制的玻璃珠子或者是镜子。
冷漠却印照人心。
但这样的眼神不应该出现在零的脸上。
他能看到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映出来的他的影像。但这双眸本身却是冷漠而专注的。仿佛只是在好奇的观察一个陌生人。
……不。更像是神在观察一个人类。
大地张了张嘴。试图用几句话语打破这突如其来的尴尬局面。他心里隐约被某种不安揪紧。零……看起来一反常态得让他感到忧虑。又确实是说不出来具体哪里不对。
可他来不及说什么了。
因为紧接着一群人就涌了上来。首当其冲的是阿度隼人。
零睁大了眼睛,神的性质似乎正在淡去。他看起来像是如梦初醒。
然后紧接着心里咯噔一跳。
糟了。
他想。还忘了这一茬。
“说!你是不是外星人派来的奸细!”阿度大大咧咧的笑着,一上来便是一手勒住零的脖子。
隼人也开玩笑着上去就勾住了零的肩膀。顺便抽出手捏了捏零之前莫名其妙断掉的手。
现在似乎已经完好了。
“你该不是装病逃避工作吧?”半开玩笑的调侃。
“……”突如其来的亲密举动让零额头青筋突突直跳。他不是很习惯那种所谓男人之间的友谊或者是与黑恶势力勾肩搭背的举动。
脸上挂着僵硬的微笑。零眯着眼睛两眼弯弯。
忍。
“不过说真的。零。你弱得像根草。你是怎么撑起护盾的?哪里有开关?”阿度好奇的左瞅瞅右瞧瞧。
跟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发出惊叹。
说真的。
这跟发现自己的队友是奥特曼一样不可思议。
“是啊。怎么看怎么不像是一个……嗯。深藏不露啊你小子!不厚道!”隼人深有同感的点点头。说着又大大咧咧的拍了拍零的后背。
“你不会真的像琉依推测的那样。”
“是——”
“艾克斯奥特曼吧!”
“……”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他们的眼神介于看白()痴和智()障之间。
而平时对任何事物都充满好奇的琉依三日月守却一反常态。躲的远远的。看着一群人的目光带着怜悯。
零……零的脸色不大好看啊。
“我给你们讲个鬼故事如何?”在阿度好奇的把手指戳在他脸上的时候。零忍无可忍,幽幽开口。
咧开嘴角发出不怀好意的笑声。
“今晚——”
“你们想裸奔吗?”
黑色的阴裔覆盖眼球。
“!!!!!”
“什么?!?”阿度颤抖着手指着零的眉心。
“罪魁祸首!原来是你!”
………
打闹并没有持续多久。零以累了,身体还没有恢复的理由起身告辞。
大地不假思索的追了上去。
他……他们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好好谈谈好好相处了。
“零。”在房间门口。大地叫住了零。
一个单纯的音节已经可以包含了很多东西。
零顿了顿。扭过头。
他分辨到了。不确定。疑惑。不安。复杂的情绪。
小心翼翼的试探。
“……你真的。原谅我了吗?”这份原谅来得太过于轻易。大地感到不安。
他清楚的明白零受到伤害何其之重。
当一个人在悲伤和愤怒的情况下,将他对你默默的付出全盘托出后,那么,这段关系就很难挽回了。
而零却如此轻易的原谅了他。
他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做出什么努力去挽回。没有来得及道歉。没有来得及解释。也没有……说一声哪怕是最基本的。
谢谢。
这轻易的让人感到反常。
大地小心翼翼的抬起头。凝视零的目光。
他能感受到零眉宇间淡淡的疲惫。以及除了苍白了些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嘴唇。
似乎真的仅仅是累了。
可……
不知为何。他轻轻缩了缩指尖。有一种有什么已经……抓不住的感觉。
“我原谅你了。大地。”沉吟了一会儿。零耸了耸肩。他的眉目舒缓开来,脸上挂着寡淡的笑。
“我…只是有些累了。”
“再见。”
他关上了门。
……
是夜。
大战过后本该好好休息的人。负伤因为生命符号解封第二形态后强行自我恢复了的人。此刻却并没有呆在寝室内休息。
零端坐在电脑前。
整个地下研究所的房间是昏暗的。
只有电脑显示器散发出微弱的荧光。
零打开了文档。
指节敲击着键盘。
打出一长串字符。
“我是阿图姆。”
他如此写道。
犹豫了一下。他轻轻的拂过额头的伤痕。旧伤脆弱的皮肤在不轻不重的按压下产生细微的刺痛。
指尖在空格键上顿了顿。
转而按下了撤回。
不……
他重新输入道。
“我是。”
“零。”
……
一夜未眠。带着两眼淡淡的淤青回到宿舍的时候。零注意到大地的床铺整整齐齐。白色的被褥被叠得方方整整的,像块豆腐。
没有半分就寝的痕迹。
手指触碰床单。微凉的触感,零几乎可以确定。昨夜睡不安稳爬起来浪的绝非他一个。
大地。
皱眉。这并不难猜。大地的生活习惯虽然绝不规律。但固定常驻的点也就那么几个。每当他遇到困扰或者思绪混乱的时候。总会抽上点时间。去天台上呆一晚。用他母亲留下的老旧仪器聆听宇宙的声音。
扯下一条薄毯。零并没有太多犹豫。转身离开。
……
花了点心思在如何小声的打开天台见鬼的铁门上。
零肩膀上趴着半路扑他脸上的猫。小心翼翼的移动。
果然不出所料。
他在天台上找到了躺仰椅上安睡的大地。戴着耳机双手交叠抱怀。睡的安然。嘴角轻轻的勾起一个弧度。
像个孩子。
蹙眉。零如此评价。然后轻车熟路的展开薄毯。盖在熟睡的人的身上。
在天台上和衣而卧?也不怕着凉。
“零。”终端就放在咖啡杯旁。艾克斯的影像闪烁。散发出蓝而透明的光。
“我有一个问题。”
“你大可继续疑惑下去。”头也不抬,零不咸不淡的怼了回去。
“……”艾克斯被噎得猝不及防。如果情况允许并且不涉及ooc问题的话他一定要飙着高音大呼零你变了。
“呵。”看着终端根被禁了音似的安静。连光线都变紫了。零嗤笑出声。
气氛似乎顿时缓和了下来。
“……你笑了。零。”艾克斯的口吻变的没那么拘谨,电子音里带着从电流摩擦转化为声波的沙哑笑意。“我以为你还在生气。”
“生我的气。”他强调道。
“那天之后我下载了一些人类写的情感类的专题书籍。我确实是……冒昧了。”
“不过现在看起来。似乎并没有太糟。”
“怎么?”眉毛一挑。零故意扳起脸,拧着眉。
“我是说……你看起来有些奇怪。突然一下子转变了态度。”
“零。感觉你……很压抑。很疲惫……我不确定……但是,确实是有某些东西改变了。”
“大地感到很不安。事实上。我也是。”
终端闪烁着。艾克斯说得断断续续。似乎是非常严谨的在组织字句。
“我很好。艾克斯。”零站起了身。迅速的。急促的。似乎急于打断这次对话。他的脸色变了。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
“我很好。”他重复道。然后张了张嘴。试图说出什么有力的辩驳。
“———”
突兀的一连串嘈杂的电流声取代了宇宙宁静空洞的旋律。
零几乎是条件反射的低头看着趴自己肩上的喵喵。
不。不是她。
喵控制电磁波已经足够熟练。就算是睡眠也不至于出这样的错误。
“这一段杂音……”艾克斯看起来很不确定。
“似乎是在传递一段讯息。这是来自外来的电波。”他的口吻顿时凝重起来。谁会向宇宙投放电波。
还如此急促的频率。不难让这位热衷于救赎的奥特战士联想到求救。
“大——ji……”艾克斯徒然拔高音调试图唤醒大地。
有一段特殊的宇宙电波。他们不能坐之不理。
“安静——!”压低了音量一把捂住终端的音响。零看了看天色。天才刚蒙蒙亮……还是再让他休息一会的好。
“喵~”零的突然一个大动作不可避免的惊醒了肩膀上打瞌睡的喵喵。
懒懒散散的打了一个哈欠。
迷迷糊糊的喵从零的肩膀上跳下来。
好巧不巧的掉在了大地的脸上。
………
“啊!啊!”
窒息!!!
大地一张嘴就是一嘴毛。迷迷糊糊的发出惊叫。
“艾克斯?咳!我看不见了!?!”
“呸呸……”
零手保持按住终端的姿势。木然回头。
只见喵喵瞬间清醒,像是被调戏了一般发出一声尖而长的尖啸。然后炸着毛一爪子拍在大地哦的脸上。留下一道血淋淋的抓痕。
“敌?敌袭???!”
这下彻底清醒了。大地顶着一头在一头在挣扎间被喵挠得乱七八糟的头发。睡眼惺忪+一脸血发出惊恐的质问。
零:这日子没法过了。
蠢哭
(X)
零内心波动时无意间松开了对终端的压制。艾克斯急急提醒大地。
“大地!有一段特殊的宇宙电波!”
“什么?”顿时来了精神。大地一骨碌的爬起。顶着满脸血就扑到了仪器前。皱着眉一脸凝重。手下意识的去够马克杯。
“哎!零?”手里的马克杯不翼而飞。大地懵懵懂懂的抬起头。这才发现了零非常平静面无表情的站在一旁。身后的低气压已经可以称之为阴云密布。
“……”完……完蛋。
这不是第一次他被零逮到大半夜跑天台上听宇宙之音结果稀里糊涂地睡着了。
难免心虚。大地咽了咽口水。
莫名有一种恐怖片现场的气氛。
“喝茶。你咖啡摄入太平凡了。”跟变戏法一样。零手里凭空出现了另一个杯子,里面泡好了一杯热茶。茶梗晃晃悠悠的漂浮在杯面上。腾腾冒着淼淼的茶香。
“喔喔。”直愣愣的接过杯子。他们的马克杯很相似。但大地每一次都能区分清楚。
这是零的马克杯。
而自己的。
正被零牢牢捧在手心。
“你的精神力。很方便。”笨拙的夸奖。这话一出口连大地自己都想给自己脑袋一下。
这话题太蠢了。他想说的可不是这些。
“……”他似乎听到头顶传来一声叹息。
“把血擦擦。”转移话题。嫌弃的把毛毯往大地脸上一丢。零抱起地上还气呼呼炸着毛的喵喵。神情木然。“等会记得去医务室处理一下。”
操心大地几乎已经在这短短两年里成了刻在本能里的习惯。
这个人从不让人放心。
而正是这份被需要的感觉填补了他的不安。
……甚至生出病态的满足感来。
“喔……喔喔。”点点头。大地连忙抹了把脸。又作势要继续扑到研究中。
可还还没来得及调试频率调查这段电波的涵意。基地的警报声便接踵而来。
永远都是来得那么猝不及防。
不合时宜。
“……!”
零下意识的低头去。看了看自己的终端。没有收到集合消息。他眸光一暗。心里那一丁点侥幸也被吞没了。
……恐怕队长已经知道了什么。
“你去吧。”冲着大地点点头。零扯着嘴角笑了笑。
“这里交给我处理就好。”
大地分得清楚轻重缓急。只是匆匆忙忙的冲着零点了点头。“拜托了!”然后一把抓着终端急急忙忙的抓了两把头发,披上外套冲了出去。
“……”
“大地。你拿错了。”艾克斯的声音气若游丝。带着深深的无力。“终端。”
“我当初到底是为什么选了个如此感人的人间体?”
“……物以类聚。”零眼角抽了抽。怀疑自己刚刚相信大地已经清醒了完全是个假象。
……
该做的还是要做。
把艾克斯放在了一边。径直坐下来开始研究这段宇宙电波。
他的直觉一向很准确。
零拧着眉头。这段电波……
很麻烦。还有。很重要。
托脑子里那些资料的福。解析宇宙电波对于零来说并不是太复杂的事。很快他成功的完成了解码。
把话音电流转换成音波。
然后重新校准播放。
起先几声粗略的杂音后。音响里传出了清晰的人声。
“大地?大地?听得到爸爸妈妈的声音吗?”
“!”
瞳孔骤缩。零如同被惊雷猝然击中。手指颤抖的松开了鼠标。
他似是避之如蛇蝎闪电般的退后。
脸色苍白如死。
他靠在椅背上试图消化这猝不及防的巨大信息量。
无数的猜测思路掠过脑海。疯狂的扭曲纠缠着。像是蛇的鳞片刮擦过神经,引得脊柱一片恶寒。
作呕感。排斥的生理反应。
他试图保持清醒,但事实上是。一种近乎于麻木的冷静思维。正在侵蚀他的思路。
是和那次一样故技重施的阴谋?还是真的来自于大地父母的消息?!
十五年前就已经失去音讯的人。
为何会在这个时候发来消息?如此巧合,如此猝不及防又合理的让人无话可说。
零冷汗刷的就浸润了额头。
他的牙齿上下磕碰。无端的升起芒刺在背的冷意。
仿佛氮液浸泡的窒息感填充咽喉。
不,他不该这么想。
他试图阻止自己顺着这个思路思考下去。
要是真的大地的父母归来了。
他失而复得的家人。
那个十五年前痛失父母的孩子找回了他可以倚靠的港湾。
他不再哭泣。
执着。
孤独。
无助。
不需要再孤独者与孤独者相互慰藉。
他们之间唯一的共同点这么截然斩断。
那么他……还会需要我吗?
零甚至生出了就这样永远下去就好了。的想法。
无法接受。
是的。
零是喜欢守旧的人。突然面临一番巨大的改动。一时半会竟然难以接受。甚至感到现下生活即将翻天地覆的恐慌。
那几乎是本能的,想要保护自己。维护自己的利益。
黑色的情绪油然而生。
私心几乎让他忍不住想要删除这段电波。
“零?”
艾克斯不确定的提醒。
“!”
如梦初醒。零指尖一颤。大口大口的喘息着。难以置信……他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他。居然开始为了自身而触碰大地的底线。
他突然慌乱无措。觉得如此卑劣的自己。
简直令人作呕。
他不明白。
不明白自己……不。
他当然清楚,从扯下永恒之门的钥匙,他的权杖时,就已经有什么被彻底改变了。
过去正在一点一点的侵噬他自己。
最先呈现的。
是来源于性格本质的改变。
自我保护的本能。
……
“我……我只是,想查看一下。”无力的辩解。零按压着太阳穴。神色慌乱,他的呼吸听起来像是惊恐发作。
氧气突兀的抽离。
令他无所适从以至于发出尖锐的喘息声。
“零!”艾克斯重复道。
光之战士的口吻听起来严肃,斩钉截铁。“你看起来不太好。”
紧接着是浓浓的忧虑。
“我没事……”
混乱的摇了摇头。
零摸索着抓住终端。
他握得很用力。
指尖隐隐发白。
“艾克斯……帮我接通一下……博士。告诉他。”
“……那个建议。我接受了。”

评论(1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