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骨吹笙

(原创角色+奥特曼X)恋物癖(29)

二十九哥莫拉
“抱够没有。”随着红光逐渐形成颓势。取而代之的是哥莫拉如山岳般庞大的身躯。零不耐烦的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他不喜欢这样。
暧昧温吞的气氛让他感到烦躁。
果然还是闹别扭了。
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如此的不受控制,精于把握情绪的他很少有这种矛盾不知所措的情绪。
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零非常清楚这一点。
他不需要大地的愧疚,不需要小心翼翼。不需要让对方觉得亏欠了什么。
他不明白当初自己为什么会脑子一热全盘托出。这些明明是可以被带到坟墓里的“秘密”本不需要让大地知晓。
那只会让大地本来就需要忧虑的事情里又多了一项。
他不是喜欢给别人添麻烦的人。事实上。基本上遇到麻烦他更喜欢自己硬撑。
这一点倒是固执偏执得跟大地如出一辙。
他只是……委屈。想告诉大地自己是多么的在意他。所以乞求对方不要在露出那种不经意间的神情刺伤他。那会让他发自内心的感到无力。疲惫。
理智上他明白大地失忆了陌生防备无可厚非。
可还是那样。他骨子里是心细敏感的,他承受不起舍弃。承受不起那种陌生的眼神。那让他憋的慌。烦闷不已。
见鬼。零不想承认这样的自己扭扭捏捏的像个小姑娘一样。狼狈不堪。进退维谷。
……该死的,人类复杂的情绪。
——
被零甩开的大地眼神黯然,虽然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但果然还是抱有着侥幸心理。希望能有机会好好跟零谈谈。他……不喜欢这样。
冷战。
那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哥莫拉眨了眨眼睛。从一开始它的视线就不曾从自己两个亲人的身上移开。
好久没活动的身躯还有些笨拙。隔了一会儿。它甩起了尾巴。
有力的尾巴掠过人群。堪堪落在大地和零的背后。落地时带来了微弱的震动。零和大地几乎是同时失去重心,仰倒的过程中靠在了哥莫拉的尾巴上。
“???”零被哥莫拉猝不及防的动作吓得一脸茫然。
搞什么?!
这一突然动作同样触动了大多数人紧绷的神经。纷纷填装弹药举起了枪。
“等等。”零迅速回神。扬起那只没有受伤的手臂。示意静观其变。
紧接着他觉得自己腰间一轻。
哥莫拉结实的尾巴轻松的将零与大地勾起。一路推到了自己跟前。
满意的点了点头。
两个人像是被证婚一样站在神父哥莫拉身前。受到众人的注目。
“………这也是你跟哥莫拉商量好的?”零失神半响才开口。扭头回望大地满脸不可思议。
“算……是吧。”大地腼腆的笑着,他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在哥莫拉还是闪光人偶的状态时说了那么几句自己的苦恼。
没想到真的……成功了。看着哥莫拉温和无害的低垂着头。大地整个人都在微微战栗着。说不出的兴奋。
“……”得。职业病又犯了。叹了口气。零不喜欢自己暴露在众人目光下的感觉。那让他感到浑身不对劲。
他犹豫了一下。绕开哥莫拉的尾巴尖。转身就想走。这个实验理论上他不需要参与。也不需要收集什么数据。
没走出几步。褐色的粗燥的尾巴又横在了他的面前。
“……”他被哥莫拉的尾巴推回了大地身旁。
不信邪的反复几次。无一例外的被推了回来。
最后干脆哥莫拉一屁股坐了下来。尾巴围城一圈。一副看你怎么办的样子。
……这大概就是亲生的和捡回来的区别对待了。
“零。”这个闹剧实在是有些不合时宜。队长都看不下去了。握着拳头轻轻咳了一声。
“……”零选择了妥协。
我服气,我超服气的。
见零不跑了。哥莫拉低下了头。亲昵的蹭了蹭大地。然后用舌头舔了零一身口水。
喉咙里发出低沉但无害的咕隆声。
钴蓝的巨大瞳仁里看起来专注而温柔。
“哥莫拉。”大地不自觉的握紧拳头。表情释然而感动。
终于。
不再是多少个夜晚,孤独的男孩对着软胶呓语,而是真正意义上的的。面对面的相逢。
“能听懂我的话吗?”耳尖都兴奋的发红。大地颤抖着手臂小心翼翼的摸了摸哥莫拉的角。兴奋的语无伦次。“能试着举起手来吗?”
怕哥莫拉无法理解他的语言。大地张开了双臂。
“呜咕……”眯着眼睛,哥莫拉直起了身子。张开双臂。
这场面真的是相当的震撼。可以说是史诗的一幕。是人类与怪兽之间和平共存的第一步。
零默默的将这一切看在眼里。
这是在证明。人类可以接受怪兽。怪兽能够与人共存。
大地,哥莫拉。就是先驱,是两个种族初步接触,相互理解的例子。
是的。他从未动摇过自己的梦想。一直以此为目标。不曾改变。固执的坚信着。实践者。
他始终坚信。人与怪兽能够在地球上共同生存的日子。总会到来。
……
倒计时。
哥莫拉活动时间。还剩两分钟。
异变徒生。
……
看到天空翻脸比翻书还快的那一瞬间。零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冷笑一声。
呵。在这个坑爹的世界里,一帆风顺?不存在的。哪次不搞出点大事?
一开始仅仅只是涡形云的汇聚。磁场发生变换。天空某一处的空间仿佛凹陷下去。黑色暗紫色的云层围绕着中心的空洞螺旋式涌动。
很快。第一次落雷坠落。
零瞬间绷紧了神经,整个人后退了一步,躁动的精神力不安的在体内蛰伏。
他知道不可能没有防护措施。但他真的……内心警报声空前强烈。刺耳的噪音真实得可怕,仿佛有钢刀撕扯他的耳鼓。
“放心。能量盾已经达成了天空对地域绝对严密的保护。这个能量盾初步估算能够挺过黑暗雷暴能量100次冲击。”大地看起来似乎并不惊慌。可以说这是意料中的事。
他和其他实验小组成员做好了力所能及的准备。
“哥莫拉不会有事的的。”
零没有说话。他并没有打算结束冷战,但这个情况下……
皱眉。
大地并没有像表面上那样看起来镇定。
从非常细小的微表情里零意识到这一点。对方之所以努力维持淡定只是想安抚他不安的情绪。
大地自己也是没底的。凡事无绝对。XIO对黑暗雷暴能量的理解实在是……微乎其微。
他握紧拳头,极力保持平静。只是为了不让零操心。
……事实上。更操心了。
抬起头。
正如大地所说。能量盾非常的坚固。
黑色的能量裹挟着电流被一道一闪而逝的蓝光阻隔开来。
那团黑色能量仿佛有生命一般的在防护盾表面挣扎扭动了一番,才不甘愿的消散。
……他们来不及松懈。
因为上一道雷落下无果后,更多的云层开始聚集。从未有过的……场面。一个接一个的雷云布满了天空。仿佛无数个异次元通道彼此相连。黑色的尽头是宇宙的暗物质包裹的群星。
一道又一道闪电劈落。
末日般的景象。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雷暴。它裹挟着风暴而来,整个天边被沙石染成灰蒙蒙的黄色。大面积的雷暴云遮挡了太阳。
视线里。黑紫色的能量大面积的覆盖在能量盾上,翻滚纠缠着,像是鳞片闪着寒光的滑腻的群蛇。在眼前盘横。蛇信发出嘶叫。
毛骨悚然。
“……一百次?”说不上来是调侃还是毫无意义的感慨。零频频扭头。看着倒计时上的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还有……三十秒。
“——”哥莫拉突然抬起头仿佛预料到了什么一般。发出不安的嘶吼。
所有的雷云连成一片,汇聚成一个更大的涡流。
这次雷暴直接呈冲击波的架势近距离冲击能量护盾。
“该死……”
时间还有二十余秒,这真的是以秒计的时机,他的大脑疯狂的运作。分析利弊得失,做好最坏的打算。
分析到最后。他面临一个该死的选择题。
救哥莫拉。还是……保护自己。
XIO日本分部仅仅只有部分核心成员知晓他的状况。并不是每一个人都知道这里饲养着怎样的一个怪物。
冷汗刷的淌过背脊。零沉着脸,后悔自己今天为什么没有带喵出门。
不……他已经没有更多的时间思考了。
能量盾发出濒临崩毁的哀鸣。大片半透明的,薄如蝉翼的晶状体从半空坠落。
撑不住了。
“零!”大地猛的抓住了零尚还完好的那只手。
湿热的触感。大地的手心烫的吓人。他极度紧张。零下意识的扭头,视线直直撞人大地的眼睛里。
“……”他突然明白自己该做什么了。
黑色的角质刹那覆盖眼球。动脉以及覆盖在面部细小的血管暴突,一条条链接扭动着,一瞬间他收敛去了所有的无害病弱,狰狞狠戾得如同镇守罗生门的恶鬼。
他挣脱开了大地的手。
咬牙切齿。
像是被逼迫到悬崖边缘的野兽。
发出最后的反扑。
磅礴的精神力量弹射开晶状体浅薄的光,在防护盾崩溃的瞬间取而代之。
承受那接天的狂澜。
——
疼痛。
果然以人类状态做到如此……还是太勉强了。
零不确定是不是有人发出了惊呼。
他已经无暇在注意那些。
接连的疼痛与撕裂感如同细小的火花在脑子里炸开。最后只剩下空芒的一片。他的感官在痛觉神经上迅速的集中,对外在的感知却逐渐模糊。
他甚至听不到大地的声音。
也感受不到一个……拥抱?
“……”
“告诉我……”喉咙里翻滚着腥甜,零勉强咬牙发出怪异的声音。
“时间……”
他撑不住了。
好……痛苦。
“——”他几度茫然的扭头,失焦的瞳孔努力的想看清眼前的事物。
他什么也没听到。
堵塞感绵软的填塞胸口。他无端感到无助。仿佛对世界唯一的感知……只剩下疼痛。
……
视觉突然清晰起来。
零若有所感的扬起了头。
他极力眯起眼睛。试图看清成片的阴影覆盖的天空。
他仿佛看到了死神扬起衣袍。
讥笑。
如此熟悉的。
面容。
鹰面人身。鸦羽遮天蔽日。
“……”恍然大悟。说不定他发出了嘲讽了然的笑声。
原来如此……
他早该意识到……
红眸鹰与黑暗雷暴能量脱不了关系。
他看到那五指曲伸。利爪迎头拍下。
……
“咳……”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吐出一口腥血,反正口腔里浓稠的铁锈味让他感到作呕。
红眸鹰的一击是击垮他精神屏障最后的一根稻草。
精神防御应声而碎。
黑暗雷暴能量如同瀑布倾泻。
击中了哥莫拉。
……
这次是他……
失败了。
感官重新回到他的身体里。零垂着眼帘,面容恢复清秀,病态的带着死一般的苍白。
反噬接踵而来。他一个踉跄,几乎要栽倒。
大地及时扶住了他。
“零……哥莫拉!”大地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脸色苍白得仿佛受伤的是他。
他在害怕。
“不用管我……”摇了摇头。零抬起那只没受伤的手按压额头。他太虚弱了。精神力萎靡的缩回大脑里。近乎垂死。
“我没事……”
他推开大地。努力的站稳。“把……我们的家人……哥莫拉。把它带回来……”
他看着大地最后扭头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下了莫大决心一般。狠狠心。扭头冲进了哥莫拉狂暴后掀起的硝烟里。
他站在原地。直到看到大地的身影彻底消失。直到巨人从天而降。
他像是被抽去丝线的傀儡。
仰头栽倒。
……
惊呼声中。
一道黑暗雷暴残留。
没入了他的体内。
———
他在熟悉的环境里醒来。医疗用消毒水沉闷的填充鼻腔。
很……安静。
只能听到极其细微的仪器运转声。
零茫然的撩起眼皮,有那么一瞬间他仍处于无意识状态。他感觉到冷。那让他在醒来后有一段时间的痉挛。冰冷的牙齿磕碰苍白的嘴唇。
他尝到了血。
细微的刺痛是一把钥匙。
麻木困顿许久的意识终于开始点点苏醒。与之伴随而来的是铺天盖地几乎快让他窒息的疼痛。就像本来平静的海面突然起了风。
耳鼓轰鸣。飞机应急时发出的尖锐蜂鸣般的幻听绕的他格外烦躁。胃部翻江倒海。像是打了结似的紧紧搅在一起。忍不住干呕。
精神力反噬。每次都是这样。一成不变的痛苦。
……只觉得浑身酸软无力,每一根神经都叫嚣着疲惫。大脑疼痛欲裂,有一种很沉重的感觉,几乎是在催促他再度睡去。
真是……糟糕的状态。
他勉强移动身体。稍微靠着枕头坐起来。嘶哑的发出一声叹息。
格尔曼博士推门而入。
从梵顿星人夸张的面部表情来看。……他拿着一叠资料难得看起来心事重重。
像是在……隐瞒什么。
零眯起了眼睛。
“哦嚯!零你醒啦!”随意的打了个哈哈。博士手忙脚乱的把其中几张内容抽出来丢在一边,怎么看怎么可疑。
零皱了皱眉。困意……他没有太多精力去注意这些。也无心再去质问什么。只是挣扎着试图挪动身体。
“怎么样了……”
这是他现在唯一在意的一件事。
“零!你不能起来的。你还很虚弱。天知道有一段时间你的脑电波非常的微弱……我差点就该凑合着让人把你投放外太空了。”
博士随手把资料放在一边。
冲上来就把零往床上按。
“情况如何了。”意外顺从,不如说是基本上已经没了多余的心思去反抗。零老老实实的陷在柔软的棉絮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博士。试图捕捉对方的情绪波动。
“情况如何了。”面无表情。零固执的想要知道答案。他又重复了一遍。
“……”格尔曼博士觉得自己心脏有点承受不住。
md地球真可怕。他想回母星。
“……”抱歉了。神木队长。你让我来照顾零还不让他知道现场情况就是一个错误。内心默默的腹诽。
格尔曼博士觉得作为一个识时务者为俊杰的梵顿星人。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他他他选择像黑恶势力低头。(X)
“大地……艾克斯在战斗过程中突然消失了。大地没有回来。”
“哥莫拉正在G3地区原地不动。我觉得……它看起来像是在等什么。”情况不是那么理想。但好歹没有像最坏的方向发展。
……
不就是大地失踪,哥莫拉正在被上级要求消灭而已。
……等等。这个问题好像大发了。
零的脸色几乎当场就阴沉了下来。低气压弥漫。
“……”艾克斯。
精神链接毫无反应。
零心头一沉。
不妙。
这不应该——他作势起身。
“零!你需要休息。”博士当场就急了。他不能让零参与战斗!
“我必须得去。”这次却是挥开了博士的手。零突然就来了精神,挣扎着从病床上坐了起来。
大脑短暂的发起抗议。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眼前一黑。
零混乱的摇了摇头。
“我必须得去……”他重复着。像是在说服自己。突然意识到一种怪异的不适应感。脖颈上骤然空落落的。让他无端的不安。
“我的……?”
抬起手臂抚过咽喉。他的表情看起来有些茫然。
瞒不过去了。
“零。”博士叹了口气。
“你的抑制项圈需要改进。它出问题了……不,该说是。你出问题了。你的身体状况。”
沉默了一会儿。博士瞟了一眼那一叠资料。
最终还是决定妥协一部分。
“你体内的能量突然变得更加暴动了。就像是化学物质被加入了催化剂。或者说。是在岩浆里加入了炸弹。”
它越来越活化。不稳定。不可控了。
“……你需要更深一步体检。治疗。”
“我不确定。也许你的身体负荷不起更多的战斗。还有变身。我不确定那会不会成为你生命的倒计时。”
“你……”
“大地失踪了。”
零打断了接下来的劝说。抬起头。目光坚定得令人惊心。
这个眼神如此的……熟悉。
大地固执的坚持自己的梦想并不惜一切代价的去达成时。用的是同样的目光。
两个人的性格截然不同,却在固执偏执上如此相似。
“我必须得去。”
乌溜溜的眸子泛着淡淡的光。
斩钉截铁。
莫过如此。
那一瞬间。
零感受到有什么改变了。
他惊愕的瞪大了眼睛。
看着胸前突然绽放的光——
(当你学会去爱,并愿意为之付出生命,当你拥有足够的觉悟。足够坚定的意志。足够的执着……你将……)
(在黑暗与绝望里。)
(找到光…。)
符号
生命的符号。
他看到自己的皮肤脱落瓦解。黑色的细羽覆盖了身躯。
他看到宝石下方的那个曾被队长扯下来的古埃及曾有记载的“符号。”
“Ankh……”(安卡)
他愣愣的发出音节。
来自神明的祝福。
这是神明赐予人类最古老的权戒。
愿望之戒
生命之钥
以及——
开启永恒之门的祈祷。
……他居然被认可了。
几乎是被蛊惑了那般……他怔怔的抬起手。想要触摸胸前那光。
但在真正触摸到那符号的瞬间又犹豫了。
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钥匙。
零敛眸。
指节微微的战栗。
“博士。”
他突然抬起头。
笑容勉强决然。
因为未知的恐惧他在发抖。
这光真冷……
他想。一点都没有艾克斯和大地的光来的温热。
“人都要为自己的决定负责。”
鹰的黑暗突然开始褪色。
翅羽簌簌的抖动着。
苍白的近乎透明。
……给人不禁生出一个错觉。觉得他是易碎的……似乎下一秒就会瓦解冰消。
“不是吗。”
他扯下了那光。
——
红眸鹰觉得自己今天超倒霉的。
好不容易等到搞大事的机会。看着被本我心心念念的人类当宝贝供着的那个怪兽被实体化了。当然要赶快让它黑化一发啊。(X)
然后他就花了大把力气逼迫本我在众目睽睽下出手,再让他一败涂地。
重创了本我的精神后,顺理成章的控制了怪兽哥莫拉。迈出了复仇成功的第一步。
心想着这次可以让本体尝尝失去挚爱的绝望了。哈哈哈哈这次一定要趁他不在一口气干掉这个碍眼的奥特战士。
事情到目前为止都是很顺利的。
结果。
还没一爪子拍过去呢。
巨人就眼睁睁的不见了。
真的,毫无防备的消失在了空气里。渣都没剩下。
怎么会这样?!?!?
………
成大事者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不能被现实轻易的打败。这一点点挫折只是成功之母。这样安慰自己。红眸鹰继续缩在了哥莫拉的脑子里。
耐心的呆在原地,等着本体清醒后自动找上门来。
想着就算干不掉那光之巨人。直接拉着本体同归于尽也是很棒的选项。
然而事实是惨痛的。
当白光一闪而逝的时候。
红眸鹰并没有思考太多比如说为啥这次是出场背景色是白的的问题,他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当即控制着哥莫拉激动的蹦了起来。眼里闪烁着大仇将报的,兴奋的光。
……他已经迫不及待的要把自己的爪尖陷入本我的胸膛了。
看看这个残酷的神明是不是有一颗黑色的心。
精神力受创的零绝对不会是他的对手。
想想能把本我摁在地上打报那一摔之仇也是令人愉悦。
直到。光芒散去。看到了他的本我。
本尊。
一身庄严肃穆。
白色的。
鹰。
“……”怎么办觉得今天的本我画风不对。在线等。有点方。
“你在吧。”撩起眼皮,金色的鹰眸锐利得像是锥子。能直接洞穿灵魂。
“又搞事?”
只见他本我把鹰蛇神权杖往地上一插。双翼自然垂落,爪尖弹跃着光芒。一言不合就动手根本不讲套路的。
山海般夹杂着某种熟悉的威压,伴随着生龙活虎的精神力,像是层层海浪越积越高,然后彻底承受不住那份重量狠狠压下。
红眸鹰默默的躺在地面上。思索着本我是吃了火药还是炸弹突然变成了暴力人格。
它几乎无法动弹。
然后。
他的本我也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只剩下权杖孤零零的插在地上。
……
???
!!!人呢?!人都去哪了?!谁在给我搞事?!谁在给我添堵?!是谁??!!
人生大起大落。红眸鹰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像小孩子泄愤一样攻击着周围的一切。
而太空之中。
M1,海鸥。形似猴子的人工生命,狠狠的打了个喷嚏。
……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