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骨吹笙

(原创角色+奥特曼X)恋物癖(30)

三十章
……
“好挤。”
“疼!”
一瞬间被传送到地球外,压力变动不可避免的带来了晕眩和短暂的不适应。
零憋了好半天才发出声音。
他……他的翅膀卡住了。
“零?零你的翅膀……”艾克斯大地也在。很好,不用花更多时间浪费在猜测找人上。
不过问题是。救人的。也被抓了。
他们被质量压缩困在一个锥形瓶里。上面狭小下面宽敞的结构。
零头一次觉得自己引以为傲的翅膀显得一些累赘。
它们现在把艾克斯挤在杯沿,也使他自己不得不侧着脸贴在玻璃上。
“……”太丢脸了。
“零你……转过来。”艾克斯花了点时间分开丰茂的羽翼喘了口气。然后按住零的双肩。
出乎意料的顺从。或许这个姿势确实不好受。或许是因为未知的环境面临着敌友未知的生命。
零转过身。翅膀紧紧贴着瓶面。完全舒展开来。
把视线挡得严严实实。
“……”
“要不你蹲下?”
零深呼吸了那么一会儿,居然真的好脾气的蹲下了。
脾气好到不正常???
眼神闪烁。在气头上的零突然那么好说话了,实在是让人容易联想到暴风雨之前的宁静。
大地觉得这是个好机会。他接管了身体。
小心翼翼的问。“零,你……不生气了?”
“……”
零愣了愣。
突然咧咧嘴。鸟喙咔哒两下。眸子半眯着。说不清是什么情绪。
“我没有生气。”
他说。
口吻出奇的平静。
真诚。
“你们并没有做错什么。你只是失忆了。一直以来我们保持着微妙的默契。有时候不需要交流一个眼神就能够明白对方的意思。战斗中也是默契无间。”
“就算有秘密。也是心照不宣等对方准备好了在坦白。”
“我的意思是。”
“我们严重缺乏交流。就算是家人也不可能完全懂的了家人。我们并不是所想的那样了解对方。失忆只是一个导火索。”
“打破了某种……平衡。”
“那让我感到不安。我失态了。”
零这么说着。
神情一半隐没在阴影里。
说不出的阴郁。
“大地。”
“艾克斯。”
“你们是对的。”
他用一段莫名的话语结束了对话。
………
“哥莫拉终于夺回了自己的身体。”
被晾在一边的M1咳了咳。打断了两人旁若无人的对话。
所有的神秘感危机感都没有了好吗?!
这让人如何继续愉快的营造氛围?!
莫名觉得自己节约锥形瓶把两个人关在一起简直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如果他能更多更深入了解人类世界,入侵互联网的话,那他大概会明白这个世界上有一个词叫做闪瞎狗眼。
“而你们。为何还要剥夺它?”
张开双臂。M1高高的飘起。居高临下。展开了一片光幕。
“又来一个。恕我直言。你的口吻听起来也是初中二年级未毕业。”甚至比我的黑暗面有过之而无不及。
零眯着眼睛抱膝蹲在角落,翅膀抖动着。端得是咄咄逼人。
“……”无。无法交流。
那还是给他们看现场直播吧。抹了把汗。M1沉默了一会。突然希望那个话痨奥特战士多说几句了。
总比现在尴尬的好。
光幕上哥莫拉在大肆破坏城市。
XIO优先采取的是制约。而不是选择消灭。
哥莫拉曾是他们并肩作战的伙伴。
虽然大家不说。但心底里早早把哥莫拉当成了XIO的一份子。
……没人喜欢与曾今的战友反目成仇的感觉。
没人喜欢本该为敌人准备的弹药落在战友的脚边。
硝烟战火。
从未有过的刺目。
从未有过的沉重压抑人心。
可制约终究不会是长久之计。
除了消灭。没人能轻易阻止怪兽的脚步。
哥莫拉不断的前进。
……先不说如今带来的财产损失。再让它走下去。总会走到人员未完全撤离的地方。
到那时。
为了群众安全。
XIO不得不选择将哥莫拉。
消灭。
“哥莫拉!冷静下来!”大地看不下去了。
他拼命的,明知道无效的敲打着玻璃。他无法忍受。无法眼睁睁的看着本性温和的哥莫拉,他的家人,在被控制的情况下作出这样的举动。
他开始害怕了。
突然变得那么无助。
……
他以为他已经长大了。
变强了。
有能力保护好自己。保护好自己的家人了。
他不再是那个年幼的自己。
在黑夜里哭泣,只能抱着哥莫拉,无助的哭喊的孩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父母在光里消失。
无能为力。
……
他无比痛恨那么无力弱小的自己。
而现在。
他无比无奈无比清晰的意识到一个事实。
原来他一直一直被困在过去。
从未长大。
他以为他已经长大了。
而当他再一次面临失去束手无策的时候。
他……
又变成了那个夜里,那个除了哭喊,一无是处的孩子。
“哥莫拉!!!”
大地一头撞在玻璃上。
眼眶通红。
无助扼住了他的咽喉。
“求求你……让我出去。”
他哽咽着。甚至不惜像敌人低头祈求。
“……”
零把这一切看在眼里。
金色的瞳仁泛着稀疏的光。
……
真有意思。
他想。
原来他们如此相似。
大地的崩溃的无助的歇斯底里。
和当初看着他深陷危险乞求力量的自己——
何其相似。
“放你出去又能如何?让你亲手杀了哥莫拉么。”
大地的反应非常顺M1的心意。终于有人愿意配合他了。长相独特的人工生命在高处转身。口吻散漫随意。
“不是的!”大地痛苦的摇头。他拍打着玻璃。挣扎而痛苦。
“我要保护他。”
这个回答几乎把M1逗笑了。简直荒唐。在他看来。哥莫拉如今就是一个发了狂的怪兽。被人类囚禁太久。终于挣脱牢笼而出。要宣泄被剥夺自由失去身体的愤怒。
这是一场复仇。
“哥莫拉可是一个怪兽。”
“看到他四处破坏的样子。你真的还能与他共存吗?”
光幕的镜头调转。满地狼藉。烽火硝烟。破碎的城市。崩塌的楼房。
“这不是真的哥莫拉!它被控制了!被黑暗雷暴能量控制了!”大地崩溃的哭喊。试图辩驳什么。
“……”黑暗雷暴能量。这个词触发了零的神经。眼珠子转了转。他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咦。”
M1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一样转身。
“有意思。”
他凝视着全程沉默不语的零。突然有了一个美妙的主意。是时候报一上来就被对方揶揄到无话可说的仇了。
瞧瞧他发现了什么。
一个小小的秘密。
足矣产生一丁点间隙。保卫地球的两个战士并非友谊无坚不摧。
“你恐怕不知道。你口中的黑暗雷暴能量。与你的这位长翅膀的朋友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吧。”一个小小的言语诡计。含混的言辞。
一句话从不同的人的角度上理解起来截然不同。
“这不可能!”大地回答得斩钉截铁。
零怎么可能是控制黑暗雷暴能量的人?!
“别给我耍诡辩的那一套。”
引火上身。零一眼就识破了对方的小心思。他不能忍受这个挑衅。对方还抱着恶意。想要挑拨离间。
……
他痛恨这个。
沉默了一会儿。零冷淡的扭头。
鸟喙的接口勾起一个称得上恶劣的弧度。
怒极反笑。
“是。黑暗雷暴能量与我有关系。非常的密切的关系。”他承认得坦荡。
看到大地变了脸色。满脸不可置信。连精神链接都传递来了那剧烈的波动。这神展开大概把对方刺激得不清。
就差一句卧()槽了。
“零!这不可能。这个时候别开玩笑了!你绝不会做出那样的事!”大地抓住了零的双肩。似乎急于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不。零绝对不会。做出那样的事。
零……他。
明明是那么温柔的一个人。
“……”这份心理活动中的信息因为过于强烈,太容易被捕捉。它们或多或少的传达到了零的脑子里。
一如既往的蠢。
他想。
他仍不明白。只有大地一个人仍意识不到,会觉得他很温柔。相信他本性善良正义。
他还是不明白。
他从来都是自私凉薄的。
他所做的一切。
所有的温顺无害。所有的体贴。所谓正义所谓为地球而战的英勇之举。
都只是为了。
追逐。
并肩。
不被舍弃。
……
他害怕产生距离。
……
“我分裂出的恶。我毁灭的意志。现在与黑暗雷暴能量密不可分。”紧接着零解释道。“说是黑暗雷暴与我有关。确实无法反驳。”
看着大地松了口气的模样居然觉得有些有趣。
他故意说的自己像个黑恶势力。就为了看看大地的蠢表情。
不。他没有生气。
“想耍小心思让我们心生间隙?”
话锋一转。零脸上骤然一寒。无端的生出咄咄逼人的气势。
“你就那么喜欢窥伺人心?”
光幕上局面终于走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
哥莫拉走进了尚还有人员未撤离的地区。逼不得已。队长下达了杀死哥莫拉的指令。
“不要——!”大地发出了徒劳的嘶喊。
他痛苦。不甘。无可奈何。
“别哭哭啼啼的。哥莫拉还没死呢。”零活动了活动颈子。长时间维持扭头动作与人交流不可避免的有些滞怠感。
“相信你的伙伴。”
无论是XIO。还是哥莫拉。
“相信?谈何相信。”
刚刚莫名被鹰的一瞥震慑。
M1过了一会才记得自己的目的是什么。
他反唇相讥。
“看看你的伙伴们在做什么。人类。一边说着共存。一边在事态发生到威胁到自身利益时。可以心平气和的消灭掉别人。”
“这样的人类。”
“虚伪。残忍。根本不可能与别的物种共存。”
“然后无法共存的物种将不可避免的走向灭亡。”指着鹰的眼睛。他说的如此残酷,像是最后通牒。
“说的很有意思。”零几乎都要给他鼓鼓掌了。精彩的反驳。
“既然人类在你眼里如此不堪。那你当初为什么要救那个孩子?在最后关头把他塞在保险柜里?”
话题迅速切换。直指要害。零被踩到了底线。他绝不是个宽宏大量的人。
以牙还牙。
谁不会呢。
他窥伺了M1的过往。
“我猜猜看。一个脏兮兮的孩子。很亮的一双眼睛。初生牛犊不怕虎。他是第一个不害怕你,想要在那种危机的情况跟你一起活下去的人类。”
“他叫小鼹鼠。是吗?”
“一个冒冒失失,喜欢耍小聪明。但心底善良单纯的孩子。”
“是什么让你性情大变?对人类如此失望?”
“别说了。”M1有点后悔今天怎么就招惹了这么一个祖宗。
“他死了。”零没有闭嘴。
他的底线被M1踩到了,他被踩疼了。如今浑身是刺。
要不是他及时意识到了言语里一个小小的陷阱。那么以他与大地严重缺乏交流的笨拙。以及他的不善于去解释。
他就真的会跟大地心生间隙了。
后怕?
是的。
“人类的生命不过百年。”
零面无表情。坚硬的轮廓带着铁一般的森严。
冷酷。
一个结论如同刀子一般刨开M1的心脏。
是的。
那个孩子死了。
那个跟他一样因为在太空,而被全世界抛弃了的孩子。
没人会为了一个不确定生死的孩子花精力去宇宙搜救。
无论是那时候的科技与财力都不允许。
于是。
他们两个被世界遗忘的生命。在宇宙中相互依存。把对方视作挚友。唯一可以谈论的对象。
应为孤独寂寞。两个生命达成了共识。
彼此依存。
可人类太脆弱了。
无论他多么努力也无法挽回对方的生命。
然后。
这世上唯一一个不曾抛弃他的人死了。
其他的全是把他当作威胁遗忘的人类。这样的人类。根本不可能能够与其他物种共存。
不可能的。
“…放弃无谓的挣扎吧。我是不会放你们回去的。”他几乎恼羞成怒。
“你后悔跟那个孩子相遇。缠身羁绊么?”
零突然就那么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
逻辑跳跃得让人一愣一愣的。
“……当然不。”
M1回答了。
“喔。”零了然的点了点头。
突然站起了身。
差不多了。
他看着光幕上明日奈站在哥莫拉前。张开了双臂。
“……任何物种之间的接触都是经历过无数次试探,相互摩擦,然后一点一点的建立关系。”
“人类,正在努力的改变自己。”
“为什么不试试放下成见,重新以新的目光,来看看这个新时代的人类呢?”
零看着屏幕。
眼睛里乌溜溜的。黑色的阴裔像是衬托星光的夜色。
“顺带一提。”
鹰崩开了双翼。
伸手虚揽。
五指张开。仿佛有雾气蒸腾。
他露出一个傲慢带着胜利意味的笑。
“我刚刚跟你辩驳的那些可不是什么无谓的挣扎。我那仅仅只是在跟你讲道理。”
“现在。”
“我才要反抗了。”
双眸熠熠生辉。零怒目圆睁。金色的辉煌刺破黑色的雾气。像是天光破晓,天地间一片鸿蒙——崩开火焰般的光。
于此同时。
远在地球上。
那插在地上一柄神的权杖突然发出剧烈的震动。拔地而起——
莫入层层叠叠的云层,刺破天穹。
“哗啦——”
玻璃器皿由外而内的被击碎。
零一把抓住了自己的权杖。
无数半透明的不规则固体崩裂开来。
折射着冷硬的光。
他们自由了。
TBC

评论(9)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