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骨吹笙

(原创角色+艾克斯奥特曼)恋物癖(25)

二十五皮可蒙(上)
时隔不久,梵顿星人格尔曼博士再一次回忆起了被精神力量支配的恐怖,以及被鹰面神明铁腕暴政压迫下的痛苦。(X)
零所谓的借一下电脑不过是个客套话,翻译过来的意思大概是你借也得借不借也得借……顺便给你点颜色看看。
所以。我们机智聪颖、颖悟绝伦、善良大方、明哲保身的博士抱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观念二话不说把电脑借给了他。
零没在说什么,只是点点头转个背去了地下实验室,黑着脸打开了网页。
无意间意识到这世界上的人类居然画着他与艾克斯的图片,说真的当时震惊大过恼怒,真正让零感到羞恼的是他……
他居然觉得没什么不对。
也许自己也该来个洗脑治疗了,不,也许早就该这样,他简直深受地球本土的病毒所害。
从很久很久以前就有什么根植于心如今已经悄然生长左右了自己的心绪。
努力的调整呼吸。零望着浏览器的初始页。一时间有些迷茫。
不知该从何找起。也不明白自己到底……想要找到什么。
是的。他很少浏览人类网络社交媒体。也对此从不关心。现在看来,wow,他也许有些老古董了,也许他该早一点发现这些的……让大地艾克斯中毒的内容。
索性输入了艾克斯的名字点击搜索。上十万余相关结果,零盯着第一行的内容沉默了良久……
仿佛感受到了什么新世界的大门正在向着他徐徐展开。
“……”
人类的创造性思维,令人畏惧。
从新闻登刊浏览起,到一点点顺藤摸瓜到找到各种所谓的爆料。
零……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真的,这简直是……太——这太过了。
面红耳赤的抱着喵挡着视线。他真的……最无力的事实是掀起这场网络风云的主人公之一是他自己,而他偏偏还找不到理由反驳。
这都是些什么鬼?!
本以为报纸上写下的所谓恩怨情愁已经足够浮夸。也亏这群人脑洞够大这样也能联想在一起写出一段血与泪的恩怨情愁。
不出意外的找到了前段时间令自己困扰了那么一段时间的……吻。
零拧紧了眉,握着鼠标的力气都不由自主的加大了几分。
那是一张报纸的头条。真棒,他都是能上头条的人了真不容易。如果不是这样劲爆的标题就更好了。
……换一张照片也可以。
直到这时零不得不认清一个事实。人类世界里代表着爱意的吻不仅仅局限在于唇齿相交。日常生活里,也许仅仅只是一个吻额,亲吻眼角或是面颊,都是爱意的表现。
更何况他变身后艾克斯根本做不到与他唇齿相交……是想被他的鸟喙戳死吗……
什么不同种族文化冲击……
那充其量不过是逃避现实,自我安慰的一个蹩脚的借口。
而现在。
他不得不直面。
事实。
右键点开大图。那张带着报纸固有的淡黄色照片,就这么占据了整个屏幕。
照片里艾克斯的肢体动作是那么小心翼翼的,强势之余,只剩下专注与温柔。
那个轻轻刮擦眼角的吻。
………
捂住了嘴,眼,遮挡住整个面颊上所有细微的表情。
他的心跳不正常的跳动,血压上升,甚至带来了一阵短促的晕眩感。
热血上脑,眼脸耳尖红的充血又几近透明。
喉咙里发出无力挫败的咕隆声……那更接近于喟叹,抑或是呻()吟。他把头埋的很低很低,肩膀都在微微颤栗。
没有什么比那一个动作一个视线,一个目光来的戳心。
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这不是什么病毒……
他终于明白了那种感受。
是……
爱。
“不要在嘲笑挖苦我了。零。”
记忆的闸门如同潮水般涌来。
无数碎片,短促的片段,画面,逐渐拼凑出完整的动态来……
他看到巨人颓然跪倒在他跟前。浑身是血,狼狈不堪。
眼灯暗淡。
巨大的酸涩和恐惧填充他的肺腑,扼住他的咽喉。
断断续续的话语重现在他的耳畔——
“我知道很蠢。也知道我这样的选择会非常自私。非常幼稚。事实上,这是我这辈子唯一想任性一次的时候。我知道,为了保全自己我应该战斗。为了顾全大局我应该打败你,为了地球的安危为了你不变成恶人我应该将刀剑捅进你的心脏……可是……”
“我做不到。无论是我还是大地。我做不到,我甚至没有办法把你当成一个敌人。”
他震惊茫然,瞪大了眼,看着艾克斯那么坚定的握着他的手腕,将他的利爪从咽喉移开,固定到了胸膛——
真正意义上,能够彻底摧毁一个奥特战士的地方。
……
“我很爱你。”
……
哈哈哈哈……零哽咽的捂住嘴,似是大笑,似是悲哭。
他想起来了。
可他好不容易想起来了……他们……却什么都忘了。
忘了他,忘了他们之间……所有的过去。
“真过分啊……”
当一份记忆只留下一个人独自承担的时候。
无论这份记忆本身是如何的美好。对于那个独自拥有并承担这份记忆的人来说……就太过沉重。
笑着笑着,满嘴只余下苦涩。
他还没有来得及搞清楚这一切,还来不及明白自己内心所想,理不清自己复杂的情绪,而另外两个人,已经什么也不记得了。
“真是有趣……”
也许这并不算一件坏事。
零是对自己何其残忍的一个人。
感情。他来不及搞清楚。却害怕失去而想着早早斩断。他甚至在苦涩之后生出淡淡的庆幸来。
他……他从来学不会维系一段感情。
宁愿做永远的平行线,也不愿为了那相交的瞬间,缠绵悱恻的快乐,而去承担未来有可能分离的风险。
巨大的混乱和迷茫笼罩了他。
使他退却。犹豫。止步不前。
他从来是对自己心狠的人。从来自私,从来卑劣。
无论多么伤心欲绝撕心裂肺,理智总会占上风,让他早早截断这份感情。
他是个将死之人。
体内的能量永远是不稳定的因素。
更何况还有着身份的谜团。
他……只是,想在一切结束之前,能过完这段安全,被保护被信任,被理解,被包容的余生。
正如初遇时与大地所说的那样……能加入XIO,能遇见大地,遇见艾克斯,遇见那样一群善意而正义的伙伴。是他……一生之幸。
所以。足够了。
不需要更进一步。
他已经……很满足了。
默默地收敛了所有的心绪。迅速的整理好自己,从崩溃边缘迅速恢复到毫无波澜。
他的指尖仍在颤抖。
胡乱的往下翻着。
越来越多的新闻,无不指向他。与艾克斯。
“哈。”有一篇新闻内容让零笑出了声。
他举起了喵喵示意她看看屏幕。
“喵!”不看不看!谁看你两秀恩爱啊!嘴上这么说着喵还是不情不愿的抬起了头。
“!!!”
标题上赫然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可把喵气的一身毛都炸了起来。
#新欢旧爱,论外星生物与奥特战士不得不说的几件事#
#旧爱伤心欲绝,转而爱上了情敌,当场告白又是为了哪般?!宇宙人解决情敌的方式我们地球人看不懂#
#艾克斯深爱宇宙化猫MU,在旧爱向MU告白后竟与旧爱大打出手,甚至扬言要将对方赶出地球,曾经的夫妻如今的宿敌,这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具可靠消息报道,怪猫MU散发出的气息能让闻到气体的人深爱上它,原来这都是怪猫Mu的阴谋!!#
#别听上一条内容扯淡!具专业人士爆料,宇宙化猫MU的粉色气体具有催()()情作用,激起了雄兽争抢雌兽本能,众所周知鹰面更接近于怪兽,于是受到气体影响攻击了艾克斯奥特曼!#
#XIO外交部亲自出面辟谣!宇宙化猫Mu的气体能使吸入气体的生命丧失记忆,艾克斯奥特曼见心上人鹰移情别恋,痛不欲生,于是没有竖起屏障自愿吸入了气体忘记了鹰,从此只做陌路人!为此我们一起齐唱啊~给我一杯忘情水——#
“……”
“喵!”我们毁灭地球吧。喵沉默了一会,扭过头。一本正经。
“好主意。”零抽了抽嘴角。重重的点点头。
——
等等。
喵叫住了正欲起身关掉页面的零。
那是什么?
突然指了指页码底端一个神秘的链接。喵抬起头,可怜巴巴的盯着零的眼睛,说是征求意见,其实是半个身子都趴在了桌面上,后肢踢蹬着零软软的肚子要往前蹭。似乎是打定主意零要是不同意她就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样子。
零一愣,顺势望去,一半出于好奇,一半出于纵容。他点开了那个紫色的链接代码。
……
这是个错误。
事实上这不会是第一个错误。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在手贱注册了一个所谓的ID之后。零意识到了这一点……这个ID就像是一个钥匙,一个通行证。打开了一个他曾经从未接触过也不曾试图去了解的。
禁忌的门。
随意点击进去的一个大板块。图片总比文字更利于迅速浏览。是的,这是同人图分区。
抱着某种忐忑不安的心情,他小心翼翼的试着点开了第一个帖子。
图片很快加载了出来。
“……哇哦。”喵喵瞪着眼睛。发出无意识的惊叹。
“……天…”虽然早有预感,但真的看到实物的时候……
零无力的捂住眼睛,他以为通过那一堆劲爆的新闻头条他的接受力已经变得非常坚韧了才对。事实上。完全是想多了。同人比新闻来的更加直接。
简直猝不及防。
尴尬得无地自容,说上来是羞耻还是刺激,反正……自己看自己的同人图。那真的是劲爆极了。
这是一张他个人向的绘贴。
赫然是他被全身()绑()缚仰躺在白色的床铺上。粗糙的绳索巧妙的深陷皮肉,勒出翘起的绒羽,露出细密柔软的羽毛下掩藏着的粉色的软肉。
鹰的头还微微仰着,露出脆弱的咽喉,眼睛狭长晦涩的微微眯着,看起来……连他本人都感觉到了一种隐忍而诱惑的感觉。
“……”
啪——!零关闭了显示器。觉得自己需要静静。
他想起来一些不好的往事。比如说被大地绑成这样丢在小黑屋里接受拷问。
见鬼!
mmp难不成还真能靠这个让大地他们恢复记忆?!
而喵似乎对此突然生起了极大的兴趣,蹦到零的跟前的桌面上,爪爪照着开关一拍,啪的一下又打开了显示屏。
扭过头眼巴巴的盯着零,活像是讨要小饼干的奶猫。分明催促着继续继续。
“……”我发誓我内心是拒绝的。
眨了眨眼睛,零默默地关掉了这一页面。不死心的点开下一个。再下一个。
然而事实证明。
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前面的不过是开胃小菜。
从鹰面神个人向到渐渐加入了艾克斯。
从各种姿势的亲吻到更限制级的东西……
后来根本不需要零来操控鼠标生无可恋面无表情的切换页面了,不……他根本不想在看下去……他的羽毛没那么软;他才不会露出那样的表情……不是……这都不是问题——为什么他总是被制伏的那一个?!
喵取代了零对这台电脑的掌控权。
轻车熟路的用电磁波控制着跳页。方便的很。
很快它无师自通,不再满足于单纯的图片,它切换板块,在大量文字讯息里迅速浏览。整双眼睛瞪得亮晶晶的,视线目不转睛,几乎不曾从显示器上移开过。
零或多或少的接收到了些讯息。
他头疼的按了按太阳穴,觉得自己学会了很多的东西。
……简直是世界观被刷新得彻彻底底。
比如说一个吻可以是动态的。可以从眼角到咽喉顺着胸膛一路向下,或者是从背后拥抱着亲吻后颈,从背脊到股沟。
……
即于情之后。神明学会了欲。
“!!”零一时不备被戳到了痒痒肉。涨红了脸,差点从椅子上蹦起来。“喵!你在干什么?!”
“喵~”真的诶,这些人类说的敏()感()点。喵无辜的眨了眨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半怪兽化了,她默默地收回乌溜溜的触手。
眼里分明的是探究欲。
“……”那个说好奇心害死猫的人你给我站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这分明是害死鹰啊!
“你来看看这个。”接受了这个设定之后意外的感觉好萌的喵全然忘记了什么,只是招呼着零来看看自己新发现的内容。
非常的。有趣。
“……”零沉默了一会,不情不愿的把目光落在了显示屏上。
这是一篇短文。
似乎是强制性的内容,脑洞是衍生于当初金古桥一役,艾克斯用扎纳蒂姆光线不小心击中了他。然后这个作者为此衍生出了一篇渗了点阴谋论的炖肉。
好吧。
为什么大家就不能好好坐下来发个糖呢,都搞这么刺激的??!
(【被你钟情】
献祭。
如同被摆在祭坛上的羔羊,神明无助的躺在冰冷的地面上。浑身无力,身体还渗透着蓝色的余光。他被囚禁于此。双眼被布料蒙住。陌生的环境使他不知所措。警惕疲惫,不安。而脆弱。
他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战,伤痕累累。虚弱不堪,喉咙沙哑的像是破了的风箱,烈火烧灼般的干涩疼痛。他咔嗒的张合鸟喙,红色水润的舌头在开合的黑色鸟喙间一闪而逝。
他又渴又累。
绑架者似乎意识到了这一点。拇指在他开口时探入,滑溜溜的带着特有的温度,那吓了神明一跳,差点没狠狠咬合把这家伙的手指咬断。
也只是想想而已,鸟类的咬合力算不上什么。
冰冷的液体顺着无法合上的鸟喙流入。有些来不及吞咽的,混着唾液从嘴角溢出,湿了一圈参差不齐的碎羽。
你是谁?鹰面神明内心已经有了大概的猜测,他。他只是……还不能理解目前这个情况。也不愿意相信心里的那个答案。这不应该。
不会的。
视线里一片漆黑。周围一片寂静。巨大的不安感裹挟着他的心。该死。
直到覆在他身上的人动了,抽回了卡在他鸟喙那儿的手,转而握住他的脚踝,蜻蜓点水般的掠过,敏()感的皮肤带来一阵颤栗。那双手最后握住了他的膝弯,将双()腿()分()开。)
……这个开头真劲爆。零眨了眨眼,早已麻木到不知道该拿什么表情面对。
(……不……
你这是……渎神!
他并不是刚诞生于世的稚子,当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一切的一切暗示意味太过于强烈。汗毛直竖,他开始挣扎,试图突破对方的桎梏。喉咙里发出示弱的,轻轻的呜咽。)
啪——零面无表情的关闭了显示器。
喵一脸嗔怪的扫了他一眼,触手一翻又重新将那打开。“都看了那么多了,也不差这一个,你还害羞个啥?”大惊小怪。
“……”
“不……我只是,见鬼,艾克斯大地他们才不会这样……我是说,如果我愿意。他们绝对别想强迫我做什么。而且我才不会哭。”
“哦嚯,是吗?差点被逮住送出地球的那个是谁?!”哼了一声,喵一脸揶揄。
“……”你说的好有道理。我……
(嗯!鹰被翻了一个面,趴伏在冰冷的地面上,他的肩窝被狠狠的咬了一口。那非常的用力,渗出了殷红的血。留下了极深的伤痕。
标记。
“你是我的。”
熟悉的声音。把鹰面神明最后一丁点奢望也碾碎,真的是……
为什么!?)
“……先不说奥特战士到底有没有嘴……这么咬只会一嘴毛吧?!”零一边吐槽一边做出最后挣扎,要去关掉显示器。
“得了吧你要是真不想看干嘛不转身就走,啧啧啧,有人口是心非啊。”喵一扫尾巴拍开零的手,轻飘飘的扫了他一眼。“虽然性格描写上有出入,你敢说你不喜欢这种刺激的感觉?”
“……"被一个傲娇说口是心非。零瘪了瘪嘴,刚要反驳什么。
基地里的警报来得猝不及防。
一人一猫面面相觑。零眼疾手快的按下电脑的关机键。在喵极不情愿的挣扎反抗下,一捞,一兜,把喵抱在怀里。然后抽身离去。
去他的小黄文。
再见吧。
(手动拜拜)
——
并没有花太多时间,零甚至不需要去总指挥室集合,直接接到任务指令赶往现场。到达了所谓怪兽出没的小镇,一个购物中心。
然后。与大地不期而遇。
没有一点点防备。
??!
“不是?你们就把他也带过来了?他还在失忆!”零瞪大了眼睛,后退了一步,差点没吓得一把把喵丢在大地的脸上。
“队长说只要人还没傻就还能用。”明日奈轻车熟路的把武器调试成麻醉模式。非常淡定的一瞥。
“……”
………不不,队长,他岂止是傻了,明明就是已经疯了。
沉默了一下零颓然放弃了抵抗,随意的摆了摆手,表示自己想静静不想说话。转身一扭头先一步没入人群。
大地站在后面,默默的注视着零的背影一点点被攒攒人流吞没。微笑的表情有些僵硬。
他听了全程。
“艾克斯……为什么我觉得零队员……他好像不是很喜欢我诶,还有他为什么连出任务都抱着个猫?!XIO什么时候准带宠物上班了?!而且……这靠谱吗?!”掏出终端,一腔苦闷无处发泄的大地终于想起了自己还有个绑在一条绳子上的队友。
“……”终端震动了两下,艾克斯的影像不情不愿的显示在屏幕上。
“你居然关机!大地!你良心不会痛吗?!”隔了那么一会儿,艾克斯的声音幽幽的响起。虚弱的控诉。
“而且,关于你的那个问题,我觉得根本没有什么好解释的。正常人在那种情况下都会对你掉落好感度的。而且你的理由糟糕透了。谁会利用奥特曼与怪兽的同人图恢复记忆?你这是在侮辱对方的智商。难怪他不想见到你。”
一如既往的一针见血。
“……说真的艾克斯,你真的是我的队友吗没事就互相伤害一下?”大地被艾克斯一句话气得差点没把终端丢隔壁花园的许愿池里。
再一次怀疑人生。
“大地,你仿佛忘记了你是怎么对待我的。变身器是需要好好呵护的东西而不是用来往地上摔的。我这是来而不往非礼也。”
“最重要的是我说的并没有错。”
奥特战士回复得一如既往的耿直。
能把人气死或者噎死的那种。
“明明是你先开战的……”大地扶额,只觉得前途一片灰暗。
……
“抱歉让一让,这里是XIO。”推开排排站着强势围观的人群,零磕磕碰碰的来到了警戒线的最前端。
还没来得及看现场情况呢。就被一个光头大叔头冒青筋的凑上来。劈头盖脸的批判了一顿。
“来得太慢了!什么效率!执行任务还带着个宠物,你这是什么态度?!信不信我投诉你?!”唾沫星子差点飚上了他的脸。
“……”零沉默不语。只是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对方。想起队长“要么不要搞事,要搞就要搞大事”的教诲,他不动声色的抱紧了怀里的喵。僵硬的扯了扯嘴角。“我很抱歉。”
“喵!!!”道歉干啥!!去他喵的!!让我弄死这个人类说谁是宠物呢你这个鱼唇的猴子!啪的一下就炸了,喵喵在零的怀里疯狂挣扎恨不得扑上去对着对方的脸就是一爪子。
“……”
“喵喵。”零默默地切换成心灵感应模式。与之交流。也亏喵的控制力够好,没让电磁波干扰他。
“有时候。报复不一定要在明面上。暗里也是个不错的选项。”零眯着眼,勾起一副人畜无害的笑。“比如……这样。”
精神力晃晃悠悠的探出,顺势一勾,一绊。
“哇!!”光头大叔只觉得脚下一滑,整个身体腾空,失去了重心。紧接着便瞪着溜圆的眼睛胡乱挥舞着手臂倒了下去。
结结实实的压在皮可蒙身上,被红色的外壳刺的嗷嗷惨叫,又立马捂着屁股弹了起来。
“啊啊啊啊!好痛!嘶嘶——痛!”
等等。
皮可蒙??
零的表情一瞬间凝固。全然不顾那光头大叔吵吵嚷嚷的捂着痛处直跳脚的怒刷存在。目光的略过对方,直直落在地上腌巴巴的皮可蒙身上。
“这就是传说中的……袭击了购物中心的怪兽??”发出一声毫无意义的感慨。零几户维持不住表情。
拜托这家伙能袭击什么?!袭击今日收入利率吗?!
“这就是传说中的G形态怪兽?”阿渡也挤了上来蹲下身子,歪着头。隔了好一会才补上一句。“好小一只。”
“……也算是,有双脚吧。”隼人也跟着顿了下来。表情微妙。
一行人的表情皆是一言难尽。总觉得这波出动有些大费周章。
皮可蒙。众所周知的温顺善良、对人类不具备攻击性的怪兽。它是人类的朋友。
是绝对友善的。
“你还好吗?”大地终于推开人群赶了上来。失忆后这对他来说算得上是第一次执勤,难免有些紧张。他关切的蹲下身,目光与皮可蒙齐平,善意而无害。
“你,还是老样子。”意味不明的感慨听起来更像是揶揄。零抱着喵。微微侧头。表情在逆光下模糊不清。
而大地硬生生的把这话听成了主动示好。
他刷的抬起了头,眼睛还是那个熟悉的样子,亮晶晶的。每次他述说自己的梦想时就会自然流露出这样的神态。自信而充满魅力。
“我很喜欢怪兽,我的梦想就是能够与他们和平共存。”
“喂!这家伙可坏的很呐!”群众可听出来不对味儿了。这几个XiO队员在搞什么?!分明就是站在怪兽的那一边!
“是啊!它还袭击小孩子!!”更多的人连连附和。“快把它敢走吧!处理掉!”
熙熙攘攘的吵闹声。越来越多的人踊跃发表自己的意见。场面沸腾。
滑稽的令人发笑。
零低垂着头,手里一下一下的抚摸着喵的皮毛。神情慵懒,甚至带了点嘲讽。
人啊……
永远没那么容易接受。与他们不同的东西。
未知的生命令他们畏惧。不由得怀着恶意去揣测对方的目的,然后警惕,然后戒备。这份隔阂从一开始就诞生了,这样的发展下去注定会有一方被消灭。
抑或是双方的遍体鳞伤。
不欢而散。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太多的怪兽出现在地球。以摧毁的目的出现,也越发使得这份思想根深蒂固。人害怕他们,畏惧他们。于是就叫嚣着要摧毁他们。
寒心?不……这可以理解。
只不过是有一点点后怕而已。
他是何其幸运,遇到了一群愿意相信他是善的人们。
并给了他在地球上的,立足之地。
……
“不是的!”人群里突兀的钻出一个脆生生的声音。那声音很小很小。打着颤、几乎迅速的被更鼎沸的声音淹没。
但引起了零的注意。
维护怪兽的。孩子。
“不是的!”女孩这一次鼓起了勇气,捏着裙角喊出了声音。
“说什么呢你?刚刚那个怪兽分明就是袭击了你!刚刚绑它的时候也没见你说话啊?!怎么!于心不忍?!”
“你这个小娃娃呀,就是太善良了。那怪兽明明要伤害你,你还要帮它说话。啧啧啧。”
众人一片唏嘘。紧接着又是更激烈的讨伐起来,要求XIO给个说法。
明明是地球的守护者,怎么能够向着怪兽说话呢,太不像话了。
“不是的……不是的……皮可蒙它……它是个好孩子,它没有想袭击我。”女孩哭出了声。
她太害怕了。
妈妈说跟怪兽在一起的孩子会被大家当成异类。她的朋友们以后都不会被允许和她一起玩了。所以当那时皮可蒙来找她并且被人们一拥而上不分是非的击倒捆住时。她被妈妈牵着手……她没有为了她的怪兽朋友站出来。
她太害怕了。也不明白为什么大人们对待怪兽的看法如此极端。如此与她不同。
皮可蒙它……是善良的怪兽。
她后悔了。
当大家都吵嚷着要XIO把皮可蒙处理掉的时候。她后悔了、也害怕极了……她不想失去她来到这个镇上遇到的第一个朋友。
第一份,单纯的善意。
这一切,零都看在眼里。
鹰敛起了眸。
……
孩子。
是宇宙生命与人类之间站立于边缘线的群体。
孩子的感官淡化了畏惧。
年少无知,懵懂,尚还无法理解死亡、威胁的含义。他们用最单纯的直观感受去分辨善恶。他们还不懂得,所以不畏惧,所以可以用这种独特的平淡的视角,去面对所有的,不同的异族。
大人会觉得异类使他们畏惧,需要被驱逐。
孩子不会那么想。他们会好奇,并凭着本能去分辨善意或是恶意,然后试着去接近。
这个女孩是皮可蒙的朋友。
零几乎可以断言。
“安静。”不耐烦的喝止了人群进一步激进的话语。零神色烦躁的扫了一圈,眼底的眸光带着如妖般的邪异。
慑人心魂。
他的声音并不大,甚至毫无波澜。但确确实实有一种无言的魄力。无形的威压。刹那间震慑了所有人。
……见鬼。
精神压制。
他有些失控。这不能怪他,至少,不能全怪他。最近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见鬼的失忆,见鬼的感情启蒙,见鬼的人类……那面让他心里积攒了太多的压力,还有复杂纠葛的心绪。以至于在某个刺激的点上。他失控了。
全长刹那安静下来。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盯着他。芒刺在背。混乱间他能从中读出很多的东西……比如说惊惧,比如说怀疑。
一瞬间的慌乱,茫然无措。
本能的。零下意识的回头。寻求安全感。他的目光自然望向了大地。
这是个错误的决定。
目光接触的那一瞬间他就后悔了。连心都一寸一寸的冷却了下来。
冷得发抖,彻骨的寒。
……怀疑。警惕。疑问。
大地的反应与一般人无异。
却结结实实的刺伤了他。
是了。他忘记了。我总是容易忘记这一点。
滚了滚喉咙,自嘲的想着。零咽了口唾沫。试图冲淡喉间的干涩还有舌上的苦涩。
他迅速的避开了那道目光。
突然觉得全世界都充满了恶意。到处都是如同刀子一般的视线,要将他千刀万剐……而他最信任的人。正义一个旁观者一般的角度看着他。
冷漠的令他心寒。
零抱紧了猫。
而喵难得没有抗议什么,只是轻轻的扫着尾巴,一下一下的掠过零的手心。
他奇迹般的冷静了下来。
这个时候必须保持镇定,才有机会蒙混过关。
“你。”端得一副世外高人般神棍的表情,那种泰然自若的气场自然而然的震住了一些准备出声质疑的人。零指了指人群中那个低着头,任然犹自哭泣的女孩。
“你认识它。”
口吻笃定。
“它是我的朋友。”女孩重重的点了点头。
似乎觉得这样短短一句并不能说服这群人将自己的朋友放过。女孩上前一步,似乎想抓住零的衣角或者是胳膊,走到一半又怯生生的止步。只是挣脱开妈妈的手,蹲在了皮可蒙的身旁。
“它是我在这里接触到的第一个朋友……真的!皮可蒙它……它绝对不会伤害人类的!这些日子一直一直都是它再陪我玩。”
———莫名不祥的预感扼住了他的咽喉。
零迅速腾出一只手,一把捞过女孩。避开了突然跃起的皮可蒙、
人类那些不到拇指粗的绳索根本困不住它。它只是单纯的甘愿被人类制服而已。因为不愿意引发争端。
而现在,它却站起来了,蹦跳着,发出短促而尖锐的叫声。
“快救救我们!!!”人群立马四散开来,哪里还有刚刚那副讨伐气焰嚣张的模样。
一个白衣的男人拽着阿渡的手,指着皮可蒙尖叫着:“快!快杀了它!它在攻击人类你们没看到吗?!”
“不要这么做!快住手!”女孩挣脱开了零的手,挡在了皮可蒙的跟前。
笨女孩。
皮可蒙几乎是不攻击人类的。
而如果真的怎么做。那恐怕是有什么目的。
野兽的本能让他们都能够提前预知危机。如同他不祥的预感,如同喵弓起的背脊。
皮可蒙恐怕意识到危机的时间比他们来的更早。
而它现在怎么做,唯一的理由恐怕是,危机已近,它不得不恐吓人类迫使他们离开这个即将变的危机四伏的地方。
“快走,它在告诉你们这里有危险。事实上,它不惜暴露自己来到这里,恐怕就是为了传递这个信息。快逃吧。女孩。”零摇了摇头,拍了拍女孩的肩膀,随即不安的频频抬头。
他能感觉到。
熟悉的气息。
还有、
风暴将近。
黑着脸,零抽身欲走。
“你能与怪兽交流?”大地追了上来,一把拉住了他。
“见鬼!这个时候是谈这个问题的时间吗?!”烦躁的一把拍开大地的手,零冷冷的盯了对方一会儿。然后一副败给你了的样子、
颓然的叹了一口气、
“听着。大地。我有很多秘密。但我现在不敢告诉你了。你……我向你保证,我绝不会做出伤害地球的事,好吗?赶紧做好作战和疏散群众准备,这里马上就会有危险了!”
话音未落。
黑暗雷暴能量已经在天空聚集。
“!”
“喵——”喵喵连忙摇头,表示这一次绝对不是她召唤出来的,她可以举爪表示这一次她可是一丝电磁波都没有泄露。
“我知道。”点了点头,零同样能感受到这一次黑暗雷暴能量的目标不是自己。
他感受到了地下突然变得波动剧烈的生物电流。
这个小镇的购物中心地下居然沉睡着一只怪兽!
而现在!它要醒来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