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骨吹笙

(原创角色+艾克斯奥特曼)恋物癖(24)

二十四章遗忘与忆起
粉色的烟雾似乎有着某种很强大的效果。
那一瞬间艾克斯和大地同时感觉到大脑仿佛遭到了重击。
仿佛有一双手没入了他们的大脑,捧起来,拢住他们的记忆,然后狠狠揉搓。
把它揉碎成闪着光的碎片,从指尖溜走。坠入一望无垠的黑暗里。
有种醉酒的晕弦感。
仿佛一切都断了片……轻飘飘的……
眼神逐渐失去了焦距。
恐慌!
突兀的在胸腔乍起的恐慌唤醒了几乎已经迷蒙的意识。
如同惊雷炸响
有什么重要的东西——!
意识里他们徒劳的伸出双手,紧紧拽住那些疯狂流逝的光点。
不!等等!不可以——!
忘掉——
……
他。
【来不及了】
“……”
一阵莫名的眩晕。
我是谁?!我在哪?!嗯?我咋变身了???咋回事啊?!
艾克斯困惑的环顾四周,茫然不知所错……可以说是非常懵逼了。
发生了……什么?
下意识的做出吞咽的动作。大地同样满目茫然,但明显内心有一股激烈的情绪还没有来得及退去,梗在咽喉,只觉得仿佛刚刚收到了什么剧烈的精神冲击。以至于他现在心神大乱来不及收拾。
然后他看了看地面。
“!!!嗯?!这是哪啊妈妈?!啊啊啊啊啊啊好高啊妈妈!!!不行了不行了我我我要蹲会……”对于高空的恐惧大地强行强过了主脑的控制权颤颤巍巍的控制着艾克斯的身体跪下了,扶着危楼瑟瑟发抖。
“……”
“???你是谁为什么我在跟你融合??嗯?这么弱的体制我建议你需要适当的训练。还有注意日常休息饮食。”
“从你的健康状况来看你的生活习惯非常糟糕,晚睡,熬夜,摄入高热量食物,并且长期接受电脑辐射……你简直弱的像根草。”艾克斯非常耿直的表达了嫌弃。
“拜托你是我的老妈吗?!我只是一个研究员……话说你谁啊?!”大地莫名其妙。对方的一席话让他莫名想打人但又不知道怎么打。
“嗯?怪兽??”什么时候出现的?!粉色的烟雾渐渐淡了些,艾克斯迷迷糊糊的望过去,见着两个模糊的轮廓。
微妙的觉得有些熟悉。
在艾克斯眼里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
一只鹰半跪在冰冷的废墟里。
翅膀无力的耷拉着。
宽厚的羽翼厚厚重重的,自然垂落在地面上,拖的很长很长。
看起来像是受伤了,或者是油尽灯枯。
而另一个陌生的怪兽,它触手末端的利爪正按在鹰胸前的宝石上。
看起来应该是两只怪兽在互相残杀。就目前来看,大的那只长翅膀的似乎是战败了。
“……”
手里仍然轻轻的捏着喵的爪爪。零搞完了大事终于一点一点的冷静了下来。脸颊的热度渐渐消失。心跳也重新恢复了正常。
这意味着他智商重新上线了。
有些窘迫的保持者单膝跪下的姿势,零抿了抿嘴,鸟喙上下咔嗒了两下。轻轻的松开了喵的爪爪。只觉得无地自容。
见鬼,他都干了什么?!
——!
察觉到了异样,零来不及尴尬了,他神色怪异的抬头。
他捕捉不到与大地与艾克斯他们的精神纽带了。甚至……见鬼,大地与艾克斯的融合程度正处于濒临失准的状态下。
……怎么回事?
站起身来。
零困惑的一翅膀一扇,彻底拍散了红色的烟雾。
“这个烟雾,有什么特殊作用吗?”扭过头轻轻的问了问喵。他想至少当事人应该知道点什么。
“呜呜呜喵~”
可对方似乎还处于深受刺激的状态,触手尤其活跃的乱飞着,挡住了脸颊。还有更多的粉色烟雾不断的冒出来。没过一会儿呢,刚刚被零散去的烟雾又聚拢了起来。
“……”很好这个状态完全没法沟通了。抬起爪尖挠了挠眼角,零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另一厢。
艾克斯眉头一皱,觉得事情恐怕不简单。
“我的名字是艾克斯,这个……呃,人类,你的名字叫什么。”
“大空大地。”大地真的不想理对方,但现在这种莫名其妙的情况下……只能气哼哼的回答了。
“听着,大地!那两个怪兽!非常危险,一个正在散发强烈的电磁波和未知物质,而另一个体内有着相当庞大而失序的能量,要是死亡它扩散开的能量能摧毁地球!”
“……体内有相当庞大而失序的能量……这个设定听起来好耳熟……”皱着眉,大地怪异的咕隆着。最后他决定忽略掉那一闪而逝的感觉。转而接着问道。“所以。我……我们该怎么办?”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融合了……但至少达成了共识。我们得把这两只怪兽带出地球。”难得有些犹豫的口吻。艾克斯不确定……这不应该,他很少会如此犹豫。
以至于内心仿佛有着一个持有反对意见的声音。
你会后悔的。
那个声音如此笃定。
“二打一?”
“不,先解决那个更危险的。事分轻重缓急。”艾克斯摇了摇头,心里的直觉越发不妙了。他无法理解自己内心为何这一次总跟他作出的决定对着干。难不成是融合的后遗症?
“喔,没想到你们光之巨人对地球文化还挺了解的。”大地淡定的调侃。
“……现在是是说这个的时候!?”
“抱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已经跟你合作很久了。有一种……非常亲切的联系。总觉得以前我们也是这么互相吐槽着战斗的。”大地的声音带着点怀念。
……他是真的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可又始终说不上来。
“你说……艾克斯,这两只怪兽会不会有的是我们的同伴?”
“……这里的地球文明已经到达可以和怪兽和平共处的程度了么?”艾克斯一愣。
“……不,与怪兽和平共处目前还只是我的梦想。”大地摇了摇头。
“很不错的梦想,不过现在,管不了这么多了。我们得把这个潜在的威胁带离地球才行!”
——
“?!”零瞳孔骤缩。连忙后退躲开艾克斯的突然发难。他不明白为什么突然间大地跟艾克斯就仿佛不认识他了一样,居然直接对他发起了攻击。
一击不成,艾克斯毫不弃累继续试图拉近距离。
连忙扑扇着翅膀躲闪。零一时间乱了阵脚。不知所措。
“喂!你搞什么?!”
谨慎的拉开距离。艾克斯越是靠近他越是后退。零清楚的明白自己一旦被艾克斯近身就完蛋了。他可不是个战士。
只能远远的周旋。
“非常抱歉,请你离开地球吧!”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艾克斯?”眉头一挑。零速度慢了半拍,差点被艾克斯抓住胳膊。整身的羽都炸起,簌簌的颤栗。零声音嘶哑,眼里闪过尖刻的嘲讽。
“你在赶我走?离开地球?”这很荒诞。零理智上清楚明白。艾克斯大地这样八成是受到了粉色烟雾的干扰。可感情上他无法接受。
给自己自由的人。赋予自己名字的人。包容他的人。
现在要驱逐他。
巨大的委屈哽住咽喉。为什么?他不应该如此在意的。有什么已经病入膏肓。他大抵是生了什么病,那让他可以被轻易的字句刺得心头滴血。
浑身无力。
心脏一瞬间被揪紧了的。疼。
搞什么。
“啧。”
恼怒的一甩精神力,筑起高墙。
艾克斯一时没防备,又是一张脸狠狠的撞了上去。
“喵——这是怎么回事?!”火烧眉毛了,零的声音猛的拔高一个音调,口吻听起来有点崩溃。
“这不是我的错啦!是你先撩我的呜呜呜”
“???”
“我的荷尔蒙气息会让闻到的人记忆受到干扰。”
“!!!”零瞪大了眼睛。这是要你注孤身的节奏吧?!
“而且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啊!上次就这这样男神才忘记我的。到现在都没有记起来……”喵捂着脸尾巴不安颤啊颤。
“……那我求求你不要在散发气息了!!我错了我不该撩你对不起!”零一脸崩溃。一分神忘了维持精神力。
糟!
猛的扭身,展翼欲逃。
完了。艾克斯比他更快,直接从背后搂住了鹰的双翼。
“!!放开。”喉咙里发出警告的咕隆。零眼神徒然锐利。他犹豫着释放出精神力量,雄鹰没入艾克斯的大脑……
两簇精神的火焰,鹰盘旋在这个黑暗的世界里,围绕着这唯二的光源。
利爪几次张开,都不忍去拽住那火焰。
见鬼——无论是艾克斯的意识还是大地的。
他下不了手。不愿意用这个方式去跟他战斗。
他没有办法与艾克斯与大地为敌!
“快回到宇宙中去吧——!”零犹豫可不代表着艾克斯会犹豫。
光之巨人裹挟着鹰冲天而起。
“你会后悔的。”零放弃了抵抗,眯着眼睛口吻笃定。对流层的风带着钢针刺骨的寒意。他抖了抖。咬牙切齿——
“等你们恢复记忆——艾克斯,大地。我再一笔一笔的把账,算回来——”
千钧一发之际,黑色的触手缠住了巨人的脚踝。
喵追了上来
——
融合变身处于不稳定状态,一时间还真让喵成功拖住了艾克斯。黑色的触手顺势往下一扯,巨人突破气流的冲势一顿,速度慢了下来。
零有了喘息之机。
鹰豁然睁眼,凶势十足。
一用力猛的振翅挣脱,鸦色的羽毛在挣扎过程中不意外的被扯下来大把,在对流层的强劲气流中被撕扯成碎片。
“喵——”喵喵并不善于战斗。她的触手胡乱挥舞着,噼里啪啦的拍打在艾克斯身上。纷扰他的注意。
“……”零漂浮在高空,表情有些怔愣……他不明白喵为什么要出手帮助他……明明他刚刚一直在试图说服对方对方对于艾克斯的感情并不是爱。
触及到零复杂的目光,喵当场就炸了。
“看什么看!我才不屑于救你呢哼!不过是还你当时保护了我的恩情罢了!情敌!”
“……”我还没说话啊。零无辜的眨了眨眼睛。
喵不依不饶。恼羞成怒下她触手挥舞的力度无意间加大了。
艾克斯不得不回身对付这个……看起来并没有强大敌意的怪兽。
他犹豫着推攘,将喵推开,又被迅速的缠上。
喵自身所携带的电流迅速的通往艾克斯的全身。奥特战士短暂的麻痹后,激激灵灵的一颤,差点从高空坠落。
他捕捉到了什么。一闪而逝的东西。
这给了零一个启发。
“喵。拖住艾克斯。能做到吗。”振翅拔高。零低垂着头颅,居高临下。
他想用精神力检查一下艾克斯和大地的状态……既然这种气体拥有刺激大脑神经并着重针对海马体造成记忆受损的状态……
但零不认为这个效力是永久的……大脑是神秘而复杂的结构。
一切皆有可能。
“喵!”你以为我现在在做什么?!翻了个白眼,喵瘪了瘪嘴赤裸裸投去的鄙视的目光,回头继续不依不饶的根艾克斯纠缠。
“……艾克斯你不是说这两个怪兽是敌对关系吗?!”大地满脸不知所措,疲于应对。天……他是文职人员。为什么要对付怪兽?!
“……大概是……比起他们对方……我更不受欢迎?”沉默了一会儿。艾克斯谨慎的斟酌字句得出结论。
“……光之巨人混成你这样也是没谁了。”大地毫不留情的补刀。
“……对不起,我刚刚似乎理解错了你的意思。大地,你说的我跟你的紧密关系确定不是那种恨不得搞死对方的那种吗?”
……
混乱间,零的精神力量悄无声息的溢出。漫入了两个人的意识。不禁意间顺便干扰了他们对身体操控的灵活度。
大地和艾克斯同时抖了抖……有一种诡异的被侵透感。简直让人背后发毛。
“大地!现在不是吐槽的时候……我们被针对了。”动作变的迟缓,大脑下达的指令格很久才能得到身体的响应。
艾克斯迅速意识到这种怪异的透视感来源于哪里。巨人仰起头,目光死死的锁定了盘旋在更高处的鹰。
“精神能力者……麻烦了。”
“精神能力?这不科学!精神是非物理能力,那只是一个科学领域的假设,就如同人的灵魂一样,是还未证实的东西!”大地想也不想的反驳。
“当日本神话中的铁魔兽迪玛迦重临地球的时候你就应该明白这世界上有些东西不是科学可以解释的了吧?”说出口的时候艾克斯自己都愣了愣。他自己的部分记忆迅速的在脑子里一闪而过。
零眸光闪了闪。
一瞬间鹰的眼睛里燃起了一簇星火,迅速的燃烧扩散直至眼底……惊心动魄的希望。
太好了。
他不由得松了口气连自己也说不清这份庆幸从何而来。
丢失的记忆并非不是不可挽回的。
那些被揉碎的记忆——成千上万的讯息片段,被揉碎在了脑子里,藏在大脑中的各个角落。或许只需要一点点小小的刺激就可以触发起部分的回忆。
然后缓缓的拼凑完整。
事实是并没有太充裕的时间供给他进一步检查大地和艾克斯的脑子。
一股黑暗累跑能量凭空而出。这一次倒是没往零身上砸,而是堪堪撕裂了零没入艾克斯大地意识的精神力量。
“!”零如遭雷击的后退一步。脸色刹那变得极度痛苦……黑暗雷暴能量越来越奇怪了……居然截断了他的精神力。
无端的他又想起了那只红眸的鹰。
“你期望的。我就爱让它向相反的方向发展。”
“你所愤怒的,我就会推波助澜,欢呼鼓舞。”
“你所祝福的。我就要将它毁灭。”
……
是的。咧着嘴发出沙哑的笑声。他几乎是成功了。
“……”神色萎靡,零咽了口喉咙间翻滚的腥甜。
精神受损带来的后果直接呈现在了他的身体状况上。就像报纸里层登刊过的那些过度操劳吐血的道理一样。他整个人像是突然熬了几天几夜,变得虚弱。痛苦。
“喵呜——!”没有零的干扰,艾克斯恢复了灵活喵渐渐呈现出败势。
“我们搞不定的!这个情况!先逃吧!解除变身。”事情似乎向着坏的方向一边倒去。
零不甘心的抬起头,看着战士气势汹汹的冲上来,似乎铁了心要把他逐出地球。
“……”
“快逃吧!恢复记忆这种事情还是要从长计议!至少变回人类后你们不会是敌对状态。至于你体内的特殊情况……我会暗中用精神力干扰他的判断。”
“我的意思是……他不会发现你就是鹰。”
“……好。”哑声点了点头,再怎么不甘心。以他现在的状态也无力改变些什么了。
零狠狠的瞪了艾克斯一眼。不甘心的一甩羽翼,抱着喵消失在空气里。
“!!”失去目标的艾克斯在高空中茫然四顾。
确定这诺大的天空再无鹰与喵的影子。他不得不放弃了原有的打算。
“大地。解除融合吧……”
巨人的身形在空中淡去。
只留下稀薄的光。
——
XIO召开紧急会议。
大地和明日奈被送去给博士检查了。
他们的记忆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
剩余的队员个个神情凝重的呆在指挥室里。
“所以。大地他失忆了?”阿渡一脸震惊。“什么程度?他还记得他是谁吗,我去告诉他我是他哥看看他信不信。”
“你给我回来。”黑着脸拦住了阿渡。零环视了一圈,咳了咳,重新摆出一副正色。三日月守琉依都跟着去检查大地的状况了。解释的任务自然落在了他的身上。
“事实上,不仅仅是大地。明日奈也丢失了部分记忆。”
“博士指明了当时喵喵散发出粉色气体具有遗忘的特质。大地当时运气不大妙,他离的相当近,受到的记忆损伤程度更严重。”
“明日奈只摄入了部分气息便忘记了将近一天的记忆。”
“而大地……我不确定当时他摄入了多少。”零头疼的揉了揉额头。
“还好当时及时疏散了群众……当时艾克斯是离得最近的吧,还有鹰,为什么艾克斯失忆了而另一个巨人没事?”
“他在气体溢出的瞬间架起了防御。”零顿了顿,点开了屏幕。“可以看这段录像,当时粉色烟雾淹没了鹰面巨人,但是。他身体周围是没有烟雾的一个透明性质的高密度能量隔绝了这个。”
“真是狡猾啊。”阿渡摸了摸下巴,一脸凝重。
“艾克斯真可怜。”隼人赞同的点点头。
“???”零满脸茫然。
“受到失恋的打击,下一秒还失忆了。果然是为情所伤吧,不然堂堂光之战士,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保护自己而是选择吸收了那个气体。是为了遗忘这份让人疼痛的感情吧。”
“???”你们都脑补了些什么?!什么为情所伤?!零一脸莫名,觉得一口大锅从天而降。
“恋爱使人困惑,使怪兽困惑,也使奥特战士变得软弱了啊。”阿渡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
“……”什么跟什么……
“哎。没想到鹰是这种人……始乱终弃。丧心病狂。”
“?!?!?”
“够了,暂时到这吧。”队长及时堵住了阿渡的嘴。
再让他说下去明天XiO就要少个人了。
“……”零眨巴眨巴眼睛,心烦意乱的抱着喵离开了指挥室。
他觉得他需要跟正常人交流一下。
——
另一边。
在大地检查化验的时候艾克斯可没有闲着。
强烈的探知欲望和失忆后的不安感让他固执且迫切的想要弄清楚自己忘记了什么。
最好的方式就是从生活中的一些小事找起。
他在终端内部找到了一些线索。
一些数据流。被好好的保存在一个小盒子里。
甚至用压缩包压缩并设置了密码。
艾克斯花了好长一段时间甚至用上了一些非地球的技术才成功解密。
抱着某种期待的心情,他解压了那一份数据。
点开了其中一张图片。
……
“???”
“!!!”
“!?!!!”
———
大地检查完了身体,坐在医疗器械上抱着头满脸纠结。
他隔了好一会才意识到装着外星战士的终端似乎安静得过头了。平时他应该不是这样的。顺着模糊的记忆他猜测着。然后意识到了不对。
“艾克斯?”四下无人,大地咽了咽口水,紧张的抱起终端。
“………怎么了大地?”终端隔了好一会才震动了一下。艾克斯的声音夹杂着电流声,听起来有些虚脱。
仿佛受到了什么巨大的打击的样子。
如果有实体他现在大概有一半魂都飘在外面的。
“我头疼得要命……艾克斯。我们到底损失了什么记忆?我很讨厌这种有些事情失去控制的感觉……脑子里空了很大一块重要的内容,那让我非常不安。”
没有人能够共享这份心情。大地只能找艾克斯倾诉。
出于信任。出于难兄难弟那种患难见真情的情绪(X)
“……事实上,我的整体数据也出现了大片空白,我整个储存记忆的数据处于紊乱状态。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非常的……是的。我也很难受。”艾克斯沉默了一会,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
他同样不安极了。
尤其是刚刚看到的那些巨大的信息量,他需要好好缓缓消化一下。
“大地。我在寻找记忆线索的过程中找到了一些很有意思的东西。”犹豫了一下,艾克斯决定还是问一问大地对此的看法。
毕竟实在是太震惊了,他需要拖一个人下水心里多少会好受一点。

大地抱着半信半疑的心态举起终端。
“!!噗———!”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
“艾克斯!!!!”脸猛的涨的通红,大地一手滑差点没直接把终端吓得丢出去……他恼羞成怒的捂着脸,尴尬至极。“艾克斯!!!你都在了解些什么?!原来你是这样的奥特曼?!”
“快!快收回去!!这种图片不适合光明正大的捞出来看啊啊啊啊啊快收回去!!被别人看到了会以为我是变态的!”
大地连忙把终端反扣。
整个脸红脖子粗的心塞得不行,只得心虚的环顾了一番四周,才堪堪松了口气。
“为什么你们人类画这些东西却又不好意思拿出来看?”艾克斯困惑的咕隆。
“我觉得排除内容来看这幅画非常不错。颜色明暗处理非常得当,整个画面很有张力……不过为什么是我把那个鹰面怪兽摁倒在高楼上?膝盖……膝盖还()插()在他双()腿()间?其实对待恋人的话我没并不暴力。人类对我有什么误解?”
“艾克斯。”大地白眼一番,毫不客气的补刀。“你是不是忘记了你刚刚才把别人的翅膀都扯出血来了?”
“……”
“这是我在终端内存里找到的……里面全是这样的图文……这是我挑的尺度最合理的一张。大地,明明是你的心里太脆弱了吧?”艾克斯默不作声的转移话题,不忘最后回敬一番。
刚刚快速浏览了所有内容后他的内心已经从爆炸到惊恐到了最后的看破红尘古井无波,俨然一副老司机的口吻。
“……算我输。艾克斯你完蛋了,你被地球病毒感染了。”大地捂着脸,一脸无力。
“咳咳!重点不是这个。大地。我的意思是,我猜测我失忆前也许跟那个鹰面是伴侣关系。”终于意识到话题越走越偏,艾克斯连忙拉回正题。
他在组织语言。
“我的意思是……也许刚刚我们做了和过分的事,也许我们应该找那个鹰面问清楚,然后在道个歉?”
艾克斯的影像在终端屏幕上忽明忽暗。
他看起来有些游移不定。
“……”
“艾克斯。”大地语重心长。
“这里是地球。”
“???”
“我不认为这里是地球根我刚刚提出的问题有任何关系。”
“地球上有种名为腐女的生物。她们喜欢YY同性在一起。而这些仅仅是同人图,并不能证明什么。”说不出来为什么心里有些吃味。大地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别扭得不行。
还生出了某种莫名的危机感。
搞什么?!难不成他也喜欢那个鹰面怪兽?!这已经不是跨物种之间的爱情了吧?!这是跨体型跨星球的吧?!?
“……你说的这个我也有考虑过。”
艾克斯没有否认。
只是调出了另一张图片。这一次很正常,看得出来应该是从什么报纸上截取下来的。
“那这个呢?”
那是一张清楚的照片。巨人的嘴唇轻轻擦过鹰的眼角。
拍照的人技术相当好,恰到好处的截取出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温情。
“……”
“这个是朝日新闻社发表的,在社会具有相当高的感染力。不仅仅是这个,还有别的报纸纷纷有类似于这个内容登刊的图文。我翻了更多的新闻内容,似乎之前这只鹰一直在帮助我们。”
几乎是铁板钉钉。
“……”
“艾克斯。”大地盯着终端的眼神已经可以算得上是在看渣()男了。
“你得道歉!”
“要是真的是,那当时我们都干了些什么?!赶他离开地球!”
这太可怕了!
——
另一边,零被博士叫住了。
他心情不妙,整个人比平时看起来要阴沉了些。仿佛无时无刻不带着股杀意。
“不去看望一下大地吗?他解除变身后可是被你带回来的。”博士拿着手里的一叠体检报告。段一段一句话戳破了对方的心事一般的。
把他钉在原地。
“他不记得了……”沉默了一会儿。零复杂的扭头。看起来茫然无措。
人生真的是太过于戏剧性太过扯淡。他需要花一段时间整理一下心里面别扭的情绪。
“暂时别告诉他我的身体情况。博士。大地忘了我体内的能量问题……我是说,你也看到了,当时他的第一反应是驱逐我。也许得晚一些,等他想起些什么之后我在接近他。”
零扯了扯嘴角。笑容牵强。
“不同的因素会导致不同的结局。当初他义无反顾的接受我了,但这一次,我不确定。所以……我不敢冒险。”
“我承受不起第二次舍弃。我……我不在乎他人是怎么看的,但是大地,艾克斯……当初救赎我的人……怎么可以,亲手做出驱逐我的决定?”
他的目光散漫没有焦距。说的那么云淡风轻,口吻却带着冰冷的苦涩。
过于复杂的感情如同悬崖上的铁丝,初冬的薄冰。每一步他都得小心翼翼……
畏手畏脚。
“可是,零。”博士摇了摇头。“逃避可不像你的作风。”
“大地需要你恢复他们的记忆。你是最亲近他们的人。难道你指望大地他们自己摸索?或者让阿渡去帮助他们恢复?”
“你该去看看他们。”
博士把手里的报告递给了零。
“他们需要你。”
“……”
他被说服了。
等回过神来,人已经站在门外的走廊里。
眼前的门半掩着,一束光亮从房间内漏出,印在零半边脸上。他维持着推门的动作,堪堪站在门框外。犹豫不决。
他抱紧了怀里的猫,顺着那道光小心翼翼的望去。大地背对着门,背对着他。弓着身子坐在医疗台面上,一个人不知道在那儿嘀咕什么。
说不上来是战栗还是瑟缩。莫名的紧张感尤其揪心。零心绪混乱的几次迈步,半天又缩了回来。满脸纠结。
要是能把大地艾克斯揍一顿就能恢复记忆该多好(X)
“喵——”压低了声音不满的咕隆。喵喵抬起头瞪了零一眼,拉长了身子伸爪轻轻拍了拍零的脸颊。分明是恨铁不成钢。
“还傻愣着干什么?!赶紧进去啊,偷偷摸摸的我们又不是做贼!别给我磨叽!喵我罩着你呢!怕个啥!反正他们看不出来你就是鹰。”
“……”零咬了咬牙。心一横。推门而入。
轻手轻脚的踩着步子来到了大地身后。
大地不知道在干什么,抱着终端看得津津有味完全没意识到有人已经到了他身后。
零轻轻的咳了咳。
“!!!嗷啊啊啊啊啊啊啊!”大地猝不及防下吓得一震,刷的一下把终端摔了出去。
“……”艾克斯:mmp
“……”
大地心虚的回头,抓了抓头发。直觉这人见着眼熟。有种莫名的亲切感。于是抬起头冲着对方。笑了笑。“抱歉抱歉……让你见笑了。呃……那个……你好?”
“你不记得了?我?”眉头一挑,大地失忆的程度让零有些惊心。
“呃……很抱歉,我……我只记得我加入了XIO,之后的事……抱歉,你也是XIO新队员?”
不知所措的坐在台面上,大地眼神躲闪。
他一直在等这个人。
当时战斗结束,对方第一时间找到了他。并把他带回来XIO基地。
很熟悉……很亲近。
可几乎XIO所有人都来探望了他一次。有关心的有调侃的。
但唯独。这个人……没有来。
而现在。他终于来了。眼神复杂。
太糟糕了,那种遗忘的感觉。莫名的心虚然后慌乱不已。他也许不应该忘记这个人的。他也许是……对自己非常重要的一个人。
房间里一时间陷入了沉默。舍也没有先开口的意思。复杂的心绪交织在一起,错综复杂。哽住了咽喉。
言语在这个时候显得太过苍白。单薄无力。
“……我叫零。”隔了一会儿,每一个字句都谨慎的反复思考。最后才单薄的吐露。零率先打破了短暂的沉默。
“零?啊哈哈真是奇怪的名字啊……”找到了新的话题,大地徒然松了口气,然后很快的意识到这么说有些不妥,连忙抬起头来摆手补救。
“啊!对不起……我,我没有嘲笑你的意思。我是说……这个名字……挺独特的……”
“……事实上。大地。这个名字是你取的。”故作轻松的耸耸肩,零稍微放松了下来,眼里闪过一抹促狭。
“啊啊原来如此……”连忙打着哈哈应和。等等……有哪里不对?!
“?!?什么?!我?”大地刷的抬头一脸震惊。指着自己的脸一脸难以置信。认真的?!
“大空零。我的名字。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是你的兄弟。”零悠闲的抱着手臂,仰靠在一侧的墙上,嘴角勾起,似笑非笑。
阿渡的建议非常不错。大地震惊的表情简直……令人愉悦。
“???”
“不是……我,我们……”大地涨红了脸,一时间竟猜不出零的话的真假。
这不可能……他的父母早就失踪了……对方绝对不可能是他的兄弟。为什么会是他给对方取了名字?到底发生了什么?!
就算是队友也不可能拿这个来开玩笑……更何况……明明看起来是笑着的,轻松的,可直觉告诉他,这个自称大空零的人,眼睛里,虹膜之下,悄悄蔓延着一种被遗弃的悲伤。
他……忘记了他。
他很难过。
这个结论让大地无法把接下来的质问说出口。
短暂的交流后。室内再一次陷入了见鬼的沉默。
终于想起艾克斯还在地上可怜兮兮的躺着。抑或是只是为了缓解尴尬僵持的气氛。零弯下腰,拾起落地上了许久不断震动仿佛抽了疯似的终端。
……还是老样子啊。
零绝不承认这其中有点儿公报私仇的意思故意让他在地上多躺了一会……要知道,强行挣脱真的很疼。更何况,之后还遭到了精神攻击。说不生气是假的。
他不是好脾气的主。
拾起的过程中零呆住了。
他发誓他真的不是故意要看终端正面的内容的。
他以为再怎么也不过是艾克斯的剪影。
手一抖,差点没有把终端给甩出去。
“你们都在看些什么?!?”倒吸一口凉气,零一脸震惊。
一瞬间失去了表情……他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该摆出怎样的表情去面对。
终端屏幕仍然亮着,赛璐璐的画法,巨人拥抱着神明。刻骨缠绵。
“??!!”
“啊啊啊啊啊!!那个!你听我解释!!”大地这才想起这一茬!!完蛋!!他仿佛听到了自己形象碎裂的声音。一脸菜色。
手忙脚乱从台面上滚下来,大地拼命的摇头一边试图拿回终端一边试图证明这个真的不是他的锅。“我只是……想试着回复一下记忆而已!!”
“……”啪的一下把终端砸在大地的脸上。零受到了巨大的精神刺激,气得发抖,转身就走。说真的,我TM在暗地里到底在纠结在害怕什么?!
这两个人就算是失忆了也不会让他省心。
哪家正常人失忆靠看小黄图恢复记忆的?!看的还是——
跑出门去吹了好一会的凉风才冷静下来。零抖着手哆哆嗦嗦的抱着猫,精神力不受控制的到处乱串,像一群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疯子,或是醉汉,呼啦啦的撞击着墙面。
他抱着喵喵挡住自己的脸,把整张面颊贴在喵背脊柔软的皮毛里。
脸……还有耳根都红的发烫。
“零?你没去看大地他们吗?”博士带着备份的资料回来一愣。犹豫着躲得远远的喊话。
“没救了。”
隔了一会零斩钉截铁的回复。
“???啥?”博士一脸不明所以。
“我说他们没救了,不仅是记忆,我觉得他们整个脑子都受到了破环,已经ZZ了。”
“博士,你说把他们的脑子开颅重塑一边还来得及吗?我觉得大地的脑子中了毒。”
“……不,零,虽然不知道你受了什么刺激……我是说,人类大脑是不可能中病毒的。”博士吞了顿口水。默默地往后退了一步。
吗呀啊啊啊啊啊这样的零好可怕谁来让他冷静一下?!?
“喔——”意味深长的发出一声音节,零眯着眼睛。金色的火焰在瞳底跳跃。
“我确实受到了点刺激。了解到了一个相当不可思议的东西。”
“电脑借我一用。”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