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骨吹笙

(原创角色+奥特曼X)恋物癖(28)

二十八
上一次的告白被他轻易的遗忘不曾来得及直面。
而这一次。也许他应该好好理解这份令他困惑的情绪了。
“什么感觉?”隔了很久。他笨拙的体会自己的情绪。见鬼的他并不觉得排斥。甚至有那么点欣喜。
零不擅长处理这个。他还没有学会处理这份复杂的感情。甚至不知如何回应。于是他消化了这份讯息,然后忍不住发问。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终端投影出的那一串细小的字迹像是被拍散的烟圈。一溜烟的瓦解散去。取而代之的是艾克斯的剪影在屏幕上明灭。
奥特战士看起来有些困惑。不明白零为什么要如此发问。
“……我是说。艾克斯。”难得郑重。零发问时表情非常认真。一双眸子不曾移开终端的屏幕。终端上淡泊的蓝白光晕映得他的眸光明灭,仿佛承载着点点星河。
“看到这条信息。对我这个人完全没有印象的你。是……什么感觉?”
这几乎算得上是小心翼翼的试探了。
……
“老实说。我很惊讶。”终端的屏幕暗了一会儿。似乎是艾克斯陷入了沉思。
不过这份思索并没有持续太久。他很快给了零回复。
“那个时候我单纯的认为大空零是一个人类。而在此同时我居然在报纸上与那个鹰面的未知怪……巨人有绯()闻。”
“看起来像是我脚踏俩条船。”
他看起来有些尴尬。
“所以我一直对此抱有怀疑。我不确定。真相揭开前我一直感到迷茫不定。不知道该相信什么。”
“直到我看到你。”
“零,你变成了鹰。”
“你们是同一人。”
艾克斯口吻笃定里带着感慨。不难想象当时目击到零化身时他同样震惊。
想到自己当时的反应艾克斯带了点笑意。想必当时他在终端里目瞪口呆的表情恐怕也是蠢的不可思议。
“不得不说。零。那时看到你就是鹰的时候。我松了口气。”
如释重负?
是的。
“我不是指这个。”零摇了摇头。
“我是说。艾克斯你没有觉得很奇怪吗。这不和逻辑。我……我的状态各种意义上来说都很糟糕。我的意思是……我不会是个好的伴侣。”
自卑感。零垂下眼帘。嘴角甚至挂着嘲讽的笑。
爱。
这个词来的太沉重了。
他并不认为自己值得被掏心掏肺的付出。
他已经……习惯对别人掏心掏肺了。
他习惯于付出,面临突如其来的给予。竟生出不知所措的心态来。
“确实。看到消息时我真的大吃一惊。”
艾克斯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
“我在宇宙中独自执行正义时,随时是命悬一线。我根本没有想过有一个伴侣会是如何。我是一个战士。不该有太多瓜葛。”
“不是没有过猜测。如果真要爱上一个人。”
“理论上,我以为奥特战士最亲密的最可能超出感情界线的人选是人间体。”
“一心同体,默契无间。”
“所以。我确实是非常的。”
“惊讶。”
“……”零歪着头若有所思。他花了大概两秒的时间稳定自己热血上头的情绪,然后闭上眼睛移开目光。
眼不见心不烦。
不得不赞叹艾克斯破坏气氛的能力。那么一丁点的暧昧瞬间烟消云散。还顺便梗的他无话可说。
有一种……你看上我就算了你还想打我兄弟的主意?!的微妙感。
他抓起终端打开了门。
“零?”检测到零到肾上腺素加速分泌,血压上升心率加快。这是愤怒的表现。艾克斯对此非常困惑。不明白对方看起来为什么这么气愤。
他说错话了吗?
门一开,一抬头,就见着穿着单薄的白色病号服,一脸懵逼的大地。
鬼知道他在外面呆了多久了。一直举着手叩门的姿势。却不敢敲开那个该死的门。
门突然从里面打开倒是结结实实的把大地吓了一跳。
真正意义上的吓了一跳。
“哇——”的惨叫一声,大地猝不及防下猛的后退好几步。满脸心虚。
“零?……零!!”他结结巴巴,局促的抓着衣角。
“嗯?”眉头一挑,零似笑非笑。感觉自己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怒火仿佛又一次直冲脑门。有一种激烈情绪的刺激下,身体变化带来的晕眩感。
“零…你……”支支吾吾半天除了零的名字半句话也憋不出来。大地涨红了一张脸,整个人急的直冒冷汗。
这个时候平时高速运转的脑子根本不够用了,跟卡壳了似的连最简单的词也无法汇聚成一个完整的句子。
他该道歉。
可要说的话太多了。结果连最简单的一句对不起也无法发出。
那三个字实在是太单薄无力了。
“哦嚯。正好。你们相亲相爱去吧。”没有耐心在纠缠下去。眼不见心不烦。他需要一段时间冷静。
微笑着把终端丢给大地。
零狠狠的和上了门。
——
“……”
迎上去试图阻止门合上不成,反而差点被砸中鼻子。大地抱着终端懊恼不已。
“艾克斯……你又搞了什么大事?什么相亲相爱?”他头疼的揉了揉额头。只觉得自己之后的日子能见到零的机会简直遥遥无期。
这真的是队友吗?!
#有一个神一样的攻略对象,有一个情商猪一样的队友怎么办在线等,急#
“我没有搞事。”缩在终端里艾克斯一脸茫然。
“我只是说了实话。”
“难道正常情况下不该是人间体于我接触的机会更多吗???爱情难道不是根据长久以来的接触产生的默契吗??”
奥特战士对人际交往的关系同样模糊的跟毛玻璃似的。
“……”大地听得冷汗都冒了下来。
“艾克斯。”语重心长的拍了拍终端。大地一脸深沉。“我们是不可能的。”
“???不是大地我不是在跟你告白!”
“这不是重点。听我说完。”
“重点是。”
“艾克斯,人类的感情复杂的很。日久生情确实很合理。但也有一见钟情啊。就算是日久生情也不一定是那个接触得最久的那个啊?!你总不能觉得自己跟谁更接触密切就会爱上谁吧??”
“举个简单的例子。那些在军人战士是跟队友呆的久还是跟他的妻子呆的久?!”
“我跟你讲你这样不仅会失去零还会失去我的!!”
大地崩溃的抓了抓脑袋。恨不得把头发揪几根下来静静。
这次真的是被坑惨了!!
——
正如大地所预料的那样。
接下来的日子里。零完全没有给他一点点接近的机会。
两人的作息时间完全错开。托精神能力的福。整个基地的动向全都被把握在零的手里。也就是说。只要他愿意。
大地永远都会在“巧合里”跟他完美错过。
一个精神能力者要是真想躲避一个人的时候。
没人能够抓到他。
很快。XIO的众人意识到了这一点。这一对兄弟闹矛盾了。
这真的稀奇。
不,不如说是早该闹矛盾了。
两人之间感情的维系,就像是悬崖上走钢丝,看似平静,其实不过是一方的纵容和竭尽全力的维护才堪堪达成的微妙平衡。
……
其实一开始XIO的队员们多少有些质疑队长的安排。
讲真的。科研人员的性格多少有些与众不同。这些大脑里装满了学识的天才们通常很难与人正常的沟通。
上帝给你开了一扇门,也许就会给你关上一扇窗。
有着高智商的人大多情商不会太高,
所以。
让大地去带一个对人类世界一无所知的实验体没毛病???
不会被带歪吗???
那个时候大地自己都是一个菜鸟,也是XIO内部几乎最年轻的一个。有很多还很幼稚和固执的小毛病,自己都是需要被前辈们照顾的,居然要去照顾别人。
不得不让人感到不放心。
然而事实上是。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两个人的性格居然达成了某种微妙的平衡。延续至今。
所有有关于大地的意志,零或多或少的保持着纵容。
而大地也给了零所需要的东西。安全感。那让零觉得自己是被需要的。不会被轻易抛弃。
阿度在零能够与人类正常交流后甚至跟他开过这样的玩笑。到底是谁在照顾谁啊。跟你比起来大地看起来更孩子气。
固执任性,一旦在工作上钻了牛角尖,就是不撞南墙不回头。
然而有一点他没有意识到。零看起来好脾气,其实性格上同样拥有这可以称之为病态的缺陷。
这也是为什么两个人达成微妙平衡的原由。
就像是槲寄生一样。
相互依存。从对方身上索取精神上的满足。
……
而这样的关系同样是脆弱的。
相安无事也快三年了。是该出点事情了。
因为一个人不可能永远都对一个人掏心掏肺的好还不求回报的。
就算是神也一样。
在一份相对应的感情里,怕的从来不是一方从不付出,而是自己付出了,对方忘记了,或者是不曾意识到。或许是被当作理所当然。
人是会累的。
最扎心不过,我付出了。你却从不曾意识到我付出了什么。
----
最先发现异常的必然是队长。作为领导者他有着充分的敏锐。但俨然。这一次队长似乎觉得自己并不该插手。
有些事情还是得由大地亲手去弥补。
外人能帮到的微乎其微。
无论是大地还是零,他们之间维系感情的方式确实是需要改变了。
羁绊永远不会是单方面掏心掏肺的付出。
紧接着发现这一点的居然是阿度。别看他神经大条着。
其实内心是非常敏感细腻的一个人。
但也就仅仅是内心敏感细腻了。说出来的话照样是气死人不尝命的主。
这哥们狠狠拍了拍大地的肩膀。除了得瑟就是幸灾乐祸。“哈哈!怎么?兄弟俩闹矛盾了?哈哈哈哈哈让你作死!”
大地:……mmp
——
医务室。
博士例行检查零的抑制项圈。并顺带处理了零手臂的断骨。
“跟大地闹矛盾了?”尽可能用平淡的口吻随意谈起这个话题。博士眨了眨眼睛。
“……”
“大地让你说的?”眉头一挑,零反应强烈,噌的站起身,明显的露出不耐烦的情绪来。那让他感到难堪。
他跟大地算得上是吵架了。
并且选择了单方面的冷战。
这是他第一次主动打破平静的那一方,那让他无端的烦躁。郁闷。恨不得找个人大卸八块。
……
说出了那么多自己曾付出的事情,那让他感到尴尬。羞耻。无地自容。
“我只是……暂时。不想看见他。”
一只手被石膏板固定住了。纱布缠绕滑稽的挂在胸前。零勉强维持平衡,用完好的那一只招了招手。喵一溜烟跑了过来,踩着他的手臂跳到了肩上。
“也不知该如何面对。我不擅长处理这个。博士。”
他的手还真是多灾多难。
上一次受伤的时候……也是跟大地闹了矛盾罢。
零扯着嘴角笑了笑。
推门而出。
……
他有些累了
………
但大地绝对不会轻易的放弃。
零小看了大地的执着。
大地已经经历过无可奈何的失去。他眼睁睁的看着父母消失,绝对不会再放任任何一个人离他而去。
艾克斯不行。零也不可以。
………
接下来一段时间大地似乎安分了下来。
没有再刻意的去试图跟零来个碰瓷。
生活仍在继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似乎还在介怀的只有零自己。只有他自己放不下。
这个认知使他感到焦躁。无端的还有些憋屈。
感觉就像是对于大地来说零可有可无,就算有一天这个人离开了他的生活,一切都可以照旧。
但零不行。
大地占据了他生活中大部分的注意。
如今突然冷战了。分开了。
竟生出一种无所事事的感觉。所有份内的工作托精神力的福,很快的完成。剩下空闲的时间只能散射精神力漫无目的的游走。
好几次零忍不住想用自己的能力悄悄的观察一下大地在干什么。
是不是又不要命的工作。咖啡当水喝,整个室内沉浸着咖啡淡淡地苦香。昏暗的房间里只有桌面电脑发出幽幽的蓝光。
不。他一点都不想关心他。
此刻他恨不得冲过去揪住大地的衣领子只想问一句你tm为什么还不来哄哄我。(不)
就在零压抑情绪压抑的快要爆炸,想拉着地球同归于尽的心都有的时候。他就收到了来自队长的任务安排。
“……”
“……什………么?”
反复读了终端的讯息,确认自己不是眼花后。零惊得倒退了一步。终端一手滑,啪的落回了地面上。
大地又在发什么疯?!
只见地面上终端屏幕忽明忽暗,黑色的粗体赫然写着。“闪光人偶实体化实验。全员就位。在G2地区集合。”
不用猜都知道……闪光人偶实体化的主角是……
哥莫拉。
零不安的皱起眉头。这把玩的未必也太大了。
先不说实验本身的危险性。
大地决定开启这个实验,在这个时候……未免实在是太不明智。
偏偏在黑暗雷暴能量问题还没有彻底解决的时候。
如果实验失败……大地必须要有觉悟。
亲手杀死哥莫拉。
杀死他的亲人。
“永远也不能让我省心。”懊恼的抱怨者。零披上了XIO队服。
这次是不得不见面了。
大地。
他眨了眨眼睛。黑色的阴裔散去。围绕着XIO基地多日的精神力量。
终于归巢。
——
零没有优先赶往实验场地。而是联系了队长。
大地这么胡来,平时靠谱理智的队长居然同意了他的提案?!
这是全体XIO日本支部从上至下一起搞事的节奏??
“队长。那个实验。”大多数人员已经去实验现场做准备了。指挥室只有队长一人。零莫名有些局促。
欲言又止。
他突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这不明智。这个实验太冒险了。可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他说不出来。
所有的话像是卡在了喉咙里。
他沉默了一会儿。低着头。神情纠结。
“确实很冒险。”点点头。好歹是曾经并肩作战的人间体。零的表情并不难猜。队长盯着零片刻。
突然觉得还是该推一把。
“大地这次实验。一半是为了他的梦想。一半是为了你。零。”沉稳平静的叙述一个事实。队长的目光紧紧的锁定了零。不曾移开。
他捕捉到了一些细节。听到大地的名字。零似乎不由自主的轻轻颤了颤。然后继续保持沉默。
了然。
两个都成年的人了。闹起矛盾应对方式却像两个笨拙的孩子。
都关心对方。试图和好。一个是不得方法,一个是死鸭子嘴硬,让步太久了,一旦强硬起来,就放不下身段不知该不该退步。
“似乎是无意间听到了你的质疑。”
队长走上前去。自然的拍了拍零的肩膀。
“他递交报告的时候只说了一句话,说是要用行动证明给你看。人类与怪兽,与异族。是可以相互包容。和平共处的。”
“为此。他做好了承担一切后果的觉悟。”
“……”
“我……明白了。”点了点头。零微微欠身告辞。然后赶往了实验现场。
……
等他到达的时候准备工作已经就绪了。
大地已经把哥莫拉的闪光玩偶放在了照射区域。
零远远的观望着。难得无所事事。这次行动指令他的工作并不繁重。毕竟是个伤员。这种大型实验他是真的帮不了什么忙。
只是负责监视地面范围任何有可能出现的“意外。”
“开始照射哥莫拉实体化光束!”
“是!”
伴随着四个方向发射出灼目的红光。零能感受到哥莫拉人偶的分子已经呈不稳定状态。即将膨胀重塑。
惊人的光能量照射弥补了能量不足的问题。
零眯起眼睛。直视强光绝对不是明智的做法。强光刺激下眼眶溢出生理性的泪水。滴溜溜的在眼眶里打着转。
零不得不抬起手臂等待红光散去。
一双手从背后伸过来。
零一惊。本能反应的想要用那只完好的手握拳肘击。
却被不轻不重的力道握住了。
紧接着微凉的框架架在鼻梁。
黑色取代了刺目的光。
“带上墨镜会好一些。”大地的声音从身后温温吞吞的传来。
口吻里带着小心翼翼的试探。
“……”
不远处。
哥莫拉完成实体化。
倒计时。
开始。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