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骨吹笙

(原创角色+奥特曼X)恋物癖(27)

二十七章
“该死!该死!!该死!!!他的精神力量为什么这么强?”
太空外。星辰玲琅。
蓝色的球体静静的转动。群星密布,拱环着宇宙中微渺的光。
在镜像的维度里,负空间的世界。红眸鹰一缕黑色的灵魂依附在紫色的光球上。愤怒的发出咆哮。
自从上一次入侵本我失败,他在那一箭的作用下被强迫弹出零的身体。他不得不回复到了最初的状态,有神而无形。
为了避免被这个宇宙的伟力渐渐消磨殆尽。他不得不寻求一具勉强可认知的物质依附。
这个陌生的球体是他无意间发现的。黑暗雷暴能量的罪魁祸首。
利用这个,他得以在宇宙中更好的观察他的本我,顺便有事没事的给他添点堵。当然,要是能杀了他就更棒了。
虽然代价也许会是自己与他一并消失。
在这个镜像维度里他可以为所欲为。孩子气的一次又一次凝聚出零的模样,然后一遍又一遍的用不同的方式将他的影像击碎。红眸鹰骂骂咧咧的踩了踩并不存在的地板上零被他大卸八块的躯壳。
看着一地红白握紧了拳头。
犀利的红眸凶狠的眯成一条细线。
阴沉而暴躁。
“作为他毁灭意志的化身,如此苟且的活着。令吾痛心。”
很久很久,也许只有一瞬。时间的规则在这个维度被打破了。万物凝固,从永恒的运动转为静止。
宇宙的浮尘定格在那一个“点”上。
光撕裂了黑暗。
一个模糊不清的人形,来得悄无声息。又声势浩荡。
绝对霸道的光如同滴入清水里的墨汁。迅速的蔓延开来。蛮横的肢解了异维度一望无际的暗物质。强横的闯入了黑暗的领域。
“令吾失望。”每一个字句如同惊雷般焊入脑海。如今所发生的一切都已不足以被称之为科学。
是神迹。
神将圣坛降临在这里。
辉煌得令人心悸。
那个“人”的身形完整的包裹在刺目的光里,整个世界一望无际,因为他的辉煌炽热只剩下了大面积的空芒。
无的定义。
除了白茫茫的一片。再也分辨不出分毫。
“是你?是你?是你!!!”连着三个质问,红眸鹰如同被太阳灼伤翅膀的鸟儿,迅速的蜷缩在几乎被光噬尽的黑暗里。发出惊恐的尖叫。
“你怎么会来这里?!”
“……”
从一开始就没有指望得到对方的回答。这些活得太长的老怪物们没几个有耐心跟人说上几句话。通常他们来了。必然已经做了某些决定。
绝不留情。
黑雾蔓延在漆黑的翅羽下暗藏着杀机。红眸的鹰自出生以来第一次觉得自己离死亡如此接近。仿佛腐朽的死气拂面而来。
他是Atum的毁灭意志。
在这个家伙面前……就算处于绝对的一边倒的局面,也绝对不能任其宰割。
那是本体的意志残留。
属于暮之太阳的骄傲。
……
“不然你以为你为什么会活到现在?若不是吾出手相助。你的灵魂就应该被那一箭封印,然后在漫长的时光里被消磨殆尽。”光辉里那个模糊的轮廓不曾移动半分。
但那份山岳般的威压一层一层,如同浊浪排空,铺天盖地的压下。
哦真不容易。红眸鹰躲在紫色的光球后面。寻思着这大概是这位大爷千百年来说话最多的一次。
“他从不手下留情。”
顿了顿。那个“人”发出漠然威严的声音。每一句话庄重得仿佛是在布道抑或是在宣读法()庭的证词。
“吾也一样。”
“为什么不抹杀我?你知道我的目的。我会杀了他。我是世间的极恶。我为杀戮而生。总有一天我会杀死我的本我。”
“……”光徒然暗了一分。就像是骤然锁紧的心脏。
“他没有说错,你中二病是得治。”
……一个老古董说出这样的话就简直耐人寻味了。简直稀奇得像是地球人动不动播放的内容百年不遇的大雪千年不遇的泥石流磁暴一样好笑。
“他该回来了。”
“规则里缺少不了死亡这一环。”
“无论是你还是他。谁吞噬谁成为完整的'Atum'吾丝毫不在意。吾只要结果。”
“……时间不多了。别让吾等太久。”
光辉把黑暗还给了他。
耀眼的光潮水般褪去。
那个“人”消失了。
生生撕裂了维度。去了更遥远的地方。
“……我对毁灭别的玩意毫无兴趣。我只是想毁灭他罢了。”
“你注定无法得偿所愿。”
不过。
没有这个老古董插手一切会顺利很多。
松了口气。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红眸的鹰站在这一片虚无的黑暗里,双翼低垂。是时候启动下一个计划了。
不会太久。
是的。
……
“我会杀死你的。”
“本我。”
“不会太久。”
他扭过头,手轻轻的触摸着紫色的光。眼里闪过决然。
“不惜一切代价。”
——
零从烟尘中走了出来。
腰间别着艾克斯。手里抱着昏迷不醒的大地。
突然间他若有所感的抬起头。看着天空散去的云。
“好久不见啊。”
眸间半掩。零轻轻的咕隆。
“……”
吞。
………
怪兽被解决掉了。人们陆陆续续的回到了镇子上。大声呼唤着某个家人的名字。
找到亲人的孩子扑进母亲的怀里号啕大哭。失散开的情侣相互拥吻,仿佛久别重逢……每个人都抱着亲人、爱人、朋友哭泣。庆幸这一次怪兽袭击几乎无人伤亡。
无人伤亡?
听起来有点儿讽刺。
零在废墟里捞出了喵喵还有皮古蒙。
撤去了自己为它们筑起的精神屏障。
喵轻车熟路的一溜烟攀着他的衣服跳到了他的头上,肉乎乎的爪子沾满了地上建筑的水泥灰毫不客气的举起来就往零的脸上擦。直到把零噌了满鼻子灰才罢休。
然后心满意足的圈在零的肩膀上,抱着软软的肚子看起来一副大仇得报的模样。
美滋滋。
“……”
零皱着眉寻思了一会儿。
索性抬起胳膊。埋下脸就着大地的衣领蹭了蹭。
效果不太好。
从喵笑得更欢的反应来看XIO的队服确实不适合当作纸巾擦脸。
不。这绝不是变着方报复。
他没那么幼稚。
“快!快快一点……”远远的传来一声声中气十足的吆喝。
零顺势抬起头。
看着那个光头大叔又回来了,呼唤着另外几个或多或少有些眼熟的人冲着这跑了过来。后面还跟着明日奈。
他们扛着简陋的担架。
担架的支架甚至是零时拿钢筋断木粗制滥造的。布用的也是商场广告横幅裁剪草草绑上。
看得出来是匆忙间做出来的。
零愣了愣。
“喂——”老远的看着零,大叔的眼睛一亮。
“你还没死啊。”
“……”mmp
“它……不,他还好吗?”随意寒暄了一些。大叔笨拙的蹲了下来,视线与皮古蒙齐平。他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探了探皮古蒙的鼻息。
太好了。
他还活着。
他还承受不起一命换一命的恩情。
“别高兴的太早。”
零凉凉的开口。
“还没渡过危险期。他需要救助。”
“我已经联系了后援人员。XIO医疗部队随后就会赶到。”明日奈跟了上来。看着零灰头土脸抱着大地的样子一愣。
“……你们又没有及时撤离?零你应该记得你不是战斗人员。”明日奈满眼不赞同。
“……大地他突然昏过去了,估计是失忆后遗症。”绝对不是我打的。“所以我没办法撤离。还好皮古蒙救了我。”
零无辜的耸了耸肩。
在人类世界待久了他现在谎言已经学会脸不红心不跳的脱口而出。
“我累了。”沉默了一会儿。零脸上浮现出了疲态。他的眼底翻滚着浑浊灰霾的东西。精神力。
他正在悄悄咪咪的用精神力维持断臂。支撑大地的体重。
不然见鬼。谁抱得动这重的跟石头似的家伙。
解除变身,变身后所受的伤害并不会自己复原。
尽管托体内能量的福他恢复总会比正常人来得快。但那并不意味着骨骼断裂的伤害也会得到外伤那样迅速恢复的待遇。
伤筋动骨一百天。并不是没有道理。
这可不算外伤。只要是死不了的,不会流血泄漏能量的,他体内的能源才没那么好心治疗他。
对。就这么任性。
……
冲动激进后。当热血上脑、或是极端情绪渐渐淡去。
竟生出种气血虚脱的困顿无力来。踉跄了一步。几乎抱不稳大地
“能帮我照顾一下他吗?明日奈队员,我……我先走一步。”
把大地递交给明日奈搀扶着。
零最后扫了一眼大地和皮古蒙。转身离去。
——
XIO基地
走廊里,零扶着墙壁挪着步子。不明白自己突如其来的虚脱感为什么越来越强烈。仿佛有石块梗在咽喉。棉花糖塞胸腔。
闷得发慌。
他不得不停下来喘了口气。
“你的手骨刚刚强行接回去。不……检测来看你的断骨被某种未知能量暂时链接起来了。”腰间的终端突兀的震动起来。
零这才惊觉自己腰上正别着两个终端。
“………”该死。他把艾克斯也带回来了。
“你没事就探查别人身体情况可不是个礼貌的行为。”沉默了一会儿,零还是捞起终端。与艾克斯对视。
“我没有冒犯你的意思。你看起来很疲惫。而且长时间用这个能力链接你的断骨对你的断骨恢复没有好处。”
“你该去治疗。”
!!
零完全没有防备。猝不及防下还真的被艾克斯解除了链接骨骼的那一段精神力。
手臂啪嗒的一软,握着终端的手顺势垂落。
之前故意屏蔽掉的疼痛,没曾想过猝然恢复痛觉这疼痛来得如此铺天盖地。他在剧痛下下意识松手。终端啪唧一下毫无悬念的摔在了地上。
“……”
忘了这家伙之前偷师还真会点精神力量。
“你到底想干什么?!”疼得脸色发白。零的口吻带着愠怒。
……
一个人站在走廊里盯着终端生闷气。那太蠢了。零还是把艾克斯捡了起来。
……好吧。捡起来也很蠢。
“说吧。你到底想说什么。”他算是被这两人磨得彻底没了脾气。
“……大地可能恢复记忆了。”终端沉默了一会儿,才微弱的闪了闪。
“!”骤然一缩。零当下变了脸色。
“你说了那些之后大地的精神状态非常不稳定。他的意识被记忆回流淹没了。”
艾克斯字字句句丝毫不带转弯抹角的。每一句都如同重磅炸弹。炸得零一愣一愣的。
“……”
看零沉默了。艾克斯犹豫了一会儿。紧接着说道。
“我推测大地恢复记忆的触发点是你……”
“零。我希望你能给我讲一讲过去。我是说……我想想起你。失忆的感觉让我茫然。我觉得我忘记了特别重要的东西。”
“……没什么好说的。”逃避。零扭过头去。这个角度艾克斯无论如何也看不到他的神情。
他是真的累了。
什么也不想说。
什么也不想回忆。
“你是大地的一心同体。我是大地的兄弟。我们之间的交集……并没有那么深。”
……
“你撒谎。”艾克斯的声音从未有过的笃定。
一针见血。
“你在逃避什么?”
“我没有!”零果断摇头。打死也不承认。
“你有。”艾克斯执拗的反驳。
“我没有!”
“你有!”
“……”喵都听不下去了。两个男神吵起架来像小学生一样怎么办。不。五岁。幼儿园。不能更多了。
“……”论固执。零永远不会是艾克斯的对手。
“好吧。怎么看出来的。我这几天一直躲着你们。甚至没有太多的交集。可以说是刻意疏远了。”零实在拗不过。叹了口气,算是承认了。
“我之前跟大地谈过。”
艾克斯终端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在组织语言。
“在失忆后第一次看见你,那个鹰的姿态。我觉得我当时做了错误的决定。”
“出于不安和空缺记忆的茫然,我自发试图寻找过去的记忆。”
“终端是非常精密的仪器。我发现虽然记忆缺失了。终端内部空间里有我存放的部分信息。”
“不仅仅是我说服大地的那些资料。报纸登刊,同人。真正让我意识到零你对我非常重要的是这样一条我自己留给自己的奥特签名。”
“那似乎是匆忙间写下来的。自动保存在终端的内部空间里。”
说着终端的屏幕亮了起来。
零愣了愣。
看着光粒子在空气中投影出一排小小的,潦草的字迹。
“!”
“我猜测那是失忆前我最后留下的东西。给我自己的一个提醒。”
“零。”
“你不能因为某些因素使你退缩。而快刀斩乱麻的想要否定我们的过去。”
明明是带着点电子机械音的声音。却生生说出了款款深情。
“……”
零没有办法说话。他喉咙里无法发出声音。
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加令人动容。
那个缭乱的字体。
微弱却坚定的勾勒出完整的字迹。
散发出柔和的光。
“大空零。
请记住这个名字。
因为他是这世上你最爱的人。”
………
见鬼。
零喉咙里发出一声无力的呻()吟。
这家伙是告白狂魔吗?!
【OOC小剧场1】
“艾克斯。”
大地一脸凝重。甚至关了灯。只有幽幽的蓝白色终端发出的光至下而上的打在他的脸上。仿佛接下来要谈的事情是关乎地球存亡的。
居然在我终端里藏了这么多文件。同人。你绝对藏了零的照片吧?交出来!
大地一脸请把你自己奉献给国家的表情。
“可以。”
艾克斯回答得倒也干脆。
居然没有拒绝。
“不过。”
“我有个条件。”
——
“……所以你跟大地闹矛盾了?哈、奥特曼与人间体。你们在搞笑吗?”零头痛的揉了揉额头。
“是的。”艾克斯点了点头。看起来好不无辜。
“然后?这就是大地把你丢我这还把我的终端抢走的理由?”反复的告诉自己要克己复已,冷静自制。零深呼吸了一会儿。把额头突突直蹦的青筋按了回去。
“是的。大地他还不成熟。给你添麻烦了。”
“……拜托艾克斯。你的口吻让我以为你是他爸爸。”零觉得自己头更痛了。
而且大地这么幼稚你为什么还能跟他吵起来。你们两半斤八两啊?!?
“零,大地用你的终端发起了通话。我可以帮你挂断吗?”
“……”
就很服气。
“不,我接!”连忙阻止艾克斯搞事。零扑了过去。一把摁住终端。
按下了接听键。
“说真的大地,寝室离地下工作室不过两条走廊的距离你就不能有话过来说?别告诉我是因为你跟艾克斯闹矛盾了,懒不死你——唔?!”
零茫然的瞪大眼睛。
什么鬼?!
艾克斯以小人的状态从终端里探出半个身子。两只小胳膊抱着零的下巴,探起头冲着零的嘴唇吧唧就是一口。
一本满足。
……
行。你们厉害。感情是和着伙来套路我了嗯?!
我服气。我超服气的。
零黑着脸一脚踹开地下实验室的门。从大地手里劈手夺回自己的终端,然后把土豪金(不)外壳的艾克斯砸在了大地的脸上。
夺门而去。
“艾克斯。我觉得这波我血亏。”
“零睡颜照片集权限已经向你开放。合作愉快。”
“……”
“合作愉快。”
从那以后零再也没有把终端当对讲机用。
(X)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