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骨吹笙

(原创角色+艾克斯奥特曼)恋物癖(26)

二十六皮可蒙(下)
——
黑暗雷暴。最近的黑暗雷暴越发来的声势浩荡。平地掀起狂风。天空黯淡下来,无际的乌云向着天边汇聚,形成涡形的雷暴云。
昏黄的光线下,黑云压城,交错杂驳的闪电在雷云中汇聚。
终于——
一到闪电凌空劈下,红色的光照亮了半边的天。雷电裹挟着黑暗。击穿地面直达地底。
生物电流节节攀升,直到。
怪兽瞪着血红狂暴的双眼,叫嚣着破土而出。大肆摧毁着对它而言如同豆腐块般脆弱的房屋。
烟尘弥漫
人群惊叫着四散逃串,灾难发生的太快,猝不及防。
零站在原地,皱着眉头盯着那个分明被黑暗雷暴能量改造后变得格外狂躁的怪兽。
“海兽格斯拉王。身长六十九米体重两万一千吨。弱点是背后的背鳍。背刺有麻痹神经毒素。见鬼……我讨厌长了刺的鱼。”习惯性的报出脑子里自动反馈出的怪兽资料,零脸色难看。
“尤其是有毒的那种。”喵默默的补上一句。同样如临大敌。
明日奈负责疏散群众已经不在这里,阿渡隼人接到队长的指令负责去驾驶空战马斯凯迪号,也离开了现场。
“想做什么就去做吧。”
这是队长给他分配的任务。心照不宣。
当然。
抬头凝视着离这边越来越近的怪兽,零眯起了眼睛。黑色的微粒漂浮在表面。
他还在犹豫。
微粒躁动的浮动着,紧贴着他的面颊,扭动着仿佛要钻入他的皮肤,又很快被涌来的热风吹散。
他的尾指微微抽搐。颤栗。
他不确定。准确地说他开始抵触变回原生的面目了。
万一一会儿他一变身大地也紧接着变身那岂不是很尴尬。
万一他变身艾克斯岂不是面临着是先打格斯拉王还是先打他的问题?
好吧。这都是借口。他……
他只是不想再看到那种戒备的目光。
那让他无端的自我厌弃。
从未如此的觉得自己……面目丑恶。
是的。他在害怕。
“喵!”喵及时提醒,叫声尖锐短促,她撑着零的手臂站立,高高弓起背脊。
给他们犹豫思考的时间不多了,格斯拉王近在咫尺。
“快跑吧,皮可蒙,你做不了什么的。”扭头注意到皮可蒙仍然呆在原地。呆呆的望着天空,零皱了皱眉,他本不喜欢多管闲事的。
但是。出于某种同病相怜或者是别的什么情绪,他不希望这个善良的怪兽死在这里。
这不值得。
有一个冒冒失失的中年人,因为被怪兽摧毁的建筑掀起烟尘迷糊了视线。成了无头苍蝇,在灰蒙蒙一片硝烟中慌不择路,冲着这边跑了过来。
“救救我!你很厉害吧?保护市民不是你们XIO的责任吗。”风沙迷糊了眼,看不清楚站在那里人的模样,但对方XIO的制服令他眼睛一亮。
他扑了上来,一把拽住了零的胳膊。如同拽着了救命的稻草。
是那个光头的大叔。
这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快离开这里!你跑错方向了这边很危险!”零当场变了脸色,刷的收回黑色的微粒,暗暗庆幸这场面足够乌烟瘴气,一时间对方竟然不曾发现他的异状。
还没庆幸多久呢,一扭头就见着烟雾中逐渐显出格斯拉王庞大的身形。
遭!
差点忘了他站在这里的目的!!
他错过了最好的变身时机。而现在。
人类状态下他在怪兽面前……来得太过渺小。
眼瞅着对方随意挥挥手拆掉的块状钢筋水泥从天而坠。
一瞬间零居然拿不出主意……是要救人,冒着暴露的危险,还是自救,然后让这个光头大叔死在这里。将他所见的秘密带入坟墓?
他是自私的。
皮可蒙的想法比他单纯太多。
它是真的抱着一个纯粹善意的怪兽。
零只觉得眼前一花,一个红色一闪而过。
“皮可蒙!!”
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零,还有那个光头大叔,在千钧一发之际,被皮可蒙冲过来狠狠撞开,而它自己。被从天而降到巨石砸中。
抱着绝对的善意的怪兽。
“啊……啊……”劫后余生,大叔疯狂的后退,腿打着哆嗦,他的表情惊异或许带了点感动,但那很快又被惊恐取代。
看着半只脚已经踏过来的格斯拉王。他迅速爬起来朝着另一个方向逃去了。
……
“人类和怪兽……真的能共存吗?”零第一次对大地的梦想抱有了怀疑。他不再管大叔离去的背影。眼睛刹那漆黑如墨,面目狰狞。
还是那样。
被黑暗雷暴能量击中的怪兽无一例外的被竖起了精神隔离。他无法控制对方。
零很快放弃了原本的打算,精神力量迅速的回护,竖起防御的同时,也撬起压在皮可蒙身上的碎石水泥。将它拖了出来。
他看起来灰蒙蒙的,浑身覆盖了一层灰白泥浆。
奄奄一息。
愧疚。
“我很抱歉……我……”零能感受到对方的虚弱,能看到生命的流逝,可他什么也做不了,连包扎伤口都做不到。
“……不……等等……”皮可蒙的体制应该比人类来得强大。
零变成了鹰。
他颤抖着手拔下了一根自己较小片的羽毛。
轻轻的压在皮可蒙的身上。
看着羽毛瓦解成颗粒融入皮可蒙的身体。看着它闭上了眼睛。
还有心跳。
连精神力都在颤栗,他小心翼翼的探测,直到确认对方的生命特征变得相对稳定。才结结实实的松了口气。
至少能撑到等来救援。
他想。
“啪嗒——”
突兀的。金属落地的声音。
“!”零顺势扭过头。
看着大地不知何时站在了不远处,呆呆的看着这里。表情似乎非常痛苦,又仿佛十分茫然。
“……”终端摔在了地上。
啊。暴露了。
反而生出了一股释然。零缓缓的起身。
“大地。”
“我不明白。”
沙哑的声音。平淡的陈述一个事实。
他深深的呼吸,然后吐出一口浊气以及——满腔的愤满与不甘。
“既然知道我是危险的,当时你为什么要救我?”
声音徒然拔高了一个音调,他瞪着眼睛。
“既然知道我是具备威胁的,为什么当时要挽留我,让我加入XIO,还给我了名字?!”
“明明我可以解脱的,为什么要给我希望?明明我可以是自由的,为什么要教会我羁绊?!”
“为什么要给我构筑出那么美好的一个梦境,又亲手在我的面前撕碎它?!”
“大地!”
“我愿意为你付出我的一切。”说到这他突然咧嘴笑了起来。
歇斯底里。
沉淀着酸楚与刻骨的绝望。
“你从来没问我为什么突然会精神力,你尊重我的选择。所以你不问。你什么也不问。”
“现在,我什么都告诉你,我觉醒精神力,是应为我害怕再一次眼睁睁的看着你被那该死的怪兽的火焰吞没,害怕你跟艾克斯在战斗中被怪兽伤害,命在旦夕。我害怕在那个时候我只能看着,无能为力。”
“贝蒙斯坦。那一次,我找回了过去的一部分东西。我的能力。”
“我被过去的噩梦与罪恶纠缠。实验室里我也是被作为武器研究开发,无论如何我都知道我过去跟好人搭不上边。”
“但你告诉我,我也可以把我的力量用在对的事情上。你说我不是一个武器。”零笑得格外凄厉。讽刺。积压了太多的情绪。此刻彻彻底底的爆发了出来。
他发自内心的感到无力。
“所以……我就想,就算我过去是恶的。就算我在实验室里被注入了武器的攻击性暗示,我也可以控制住,那不妨碍我做一个好人。”
“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吗?!”
“我害怕有一天我什么都想起来了,然后我发现我是你的敌人。”
“哦,不仅仅是精神力。”
“我这个样子很可怕吗?你和艾克斯都决定要驱逐我,让我离开地球?”
“我这个样子,我什么时候学会的变身。你也没有问过。你理解我,相信我一天会主动给你坦白。”
“现在我就给你坦白,我什么都告诉你。”
“记得这个吗?”
他变回了人类,眼眶通红。
他撩起额前细碎的刘海,露出额头上对称的焦黑的伤疤。
电击留下来的。
在清秀略显病态的脸上,赫然刺目,看起来尤其丑陋狰狞。
那次之后他刻意留长了刘海挡住额头,就是为了遮住这个丑陋的印记。
而现在他把这个崭露了出来,如同缓慢而坚定的揭开未能完全凝固的血痂。
疼得挠心刺骨,血肉模糊。
“对!就是那个什么自称认识你父亲的博士那一次,你太过轻率的信任了他,中了计。你不信我。没事我不怪你。为了救你我……”
“我主动索要了力量。向过去的我自己。”
“从那一刻起我就回不了头了。”
“为了你我甘愿变回怪物。”
“可是你……”
“却厌恶这个样子的我……吗?”
艰难的扯了扯嘴角,勾出一个比哭来得还要难看的笑。他轻轻的松开手,放下了怀里的喵。然后走出了精神屏障。就这样当着对方的面。
瓦解成了黑色的烟雾。
“大地。”
“你这个混蛋。”
……
原地,大地怔怔的傻站在原地,突然像是被转动了发条的木偶,重新有了动作。
他发出一声惨叫,突然蹲下身,抱住了头。
整张脸痛苦的揪在了一起。
他的脑子,无数光点从大脑的各个部位分离而出,迅速的在中央汇聚,糅合在一起——
隔了很久,抑或是只有瞬间。
大地突然抬起头,表情复杂而空茫。
他不确定的,谨慎的,反复斟酌的吐出那个简单的音节。
“……零?”
……
“大地?大地!你还好吗?”落在地面的终端闪烁,艾克斯仰视的角度全程将大地的神情变化纳入眼底。
“……”大地跪立在碎石间。没有回复。
他的意识淹没在巨大的记忆回流里。瞳孔放大。表情空茫。
一般人类承受不住这样的精神冲击,任何一个人突然把忘记的东西全部想起来了都会觉得自己大脑快要爆掉。
就算是天才的大脑也无法做到在如此短时间内完成对每一份信息的处理。
那那太庞杂了。
“大地!”艾克斯的声音徒然拔高。太危险了。不能在这个时候失去意识,在战场上这是致命的。
果不其然。
横空掠过的黑色阴影。紧接着飞沙走石,巨大化的鹰面在半空中凝聚出轮廓,振翅掠过,带着如同死灵般诡局的气势直直扑击在鱼的面上。尖爪抓挠着刺入格斯拉王的面门。
“——”格斯拉王发出疼痛的呼声,伴随着冲撞的惯性往后仰倒,压塌了更多的建筑。
或大或小的水泥碎片连接着扭曲的钢筋从高空坠落。
眼看着就要砸中毫无知觉的大地。
“!!!”
千钧一发。
两条乌溜溜的触手刷的割裂空气。快得只能勉强捕捉到残影,要把大地和艾克斯拉到安全的地方去。
喵晚了一步。
关键时刻,艾克斯强行与大地进行了融合。强光短暂的让天地失色。
巨人屹立在废墟里。
零甚至懒得回眸。
他迅速的展翼,巨大的双翼就如同海船的帆,借助着逆向风的阻力将他向后推去,弯钩状的利爪剜出了格斯拉王的一只眼睛。乌黑的爪尖轻巧的抽离带出一丝带着黏膜的血。
真可惜。
他善于自控,爆发后迅速的冷静下来,这让他在战斗中不至于冲昏头脑。
他的目标是一上来就让格斯拉王失去双眼。
这将大大提高他的胜算。
而现在。
不得不说人倒霉起来连喝凉水都塞牙。
格斯拉王还剩一只眼。更糟糕的是,剧痛让它进一步狂爆了。
零谨慎的后退,瞎了一只眼的的格斯拉王完全无视了刚出现的巨人,它血红的眼里只有那个黑色的鹰。仇恨。
弓下身,张牙舞爪的扑了过来,零眯着眼睛,迎面可以嗅到腥臭的风。
他闪避了。
瞎了一只眼的格斯拉王有了大量的死角,而零的速度快得惊叹,简直像是戏耍,几次横冲直撞的冲击下来。零仍旧毫发无伤。
……
艾克斯怔怔的看着那个黑色的鹰。
在战斗中他看起来简直轻松自如,傲慢而优雅,简直就像是踏着风在舞蹈,每一次闪避黑色的羽翼就会绷直、舒展,再微微拢起,尖而平扁的翼尖在气浪与烟尘里切割出美丽的弧线。
事实上除了观战他没有别的什么是可以做到的。
为了救大地他一时冲动。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他忘记考虑了很多别的元素。也来不及考虑。
比如说……没有大地意识的配合,他很难控制这具庞大的身躯。他……动不了。
成了一个颜色鲜艳并且巨大的靶子。
无力反抗无法闪避的那种。
大脑努力的下达着指令。一条盖过一条。但肢体。隔了很久才会有微弱的响应。
艾克斯无措的站在原地,头颅微微低着,看起来像是沉思,又看起来像是茫然。
零没有注意这一点。事实上他根本不愿意去注意,也无暇顾及艾克斯。
这一切似乎来的有些顺利了。
心里始终叫嚣着的不安使他心烦意乱。
然后?
他的直觉很少出错。
格斯拉王突然停止了动作。
它像是承受了某种巨大的痛苦。抽搐着。发出怪异的悲鸣。
悚然,这一幕似曾相识。
怪兽整个身体都抽了抽,然后。整个气势发生了变化。
而那种不祥的预感,还有那该死的熟悉感。
零不确定,格斯拉王看起来像是笑了。
恶寒爬上背脊。零迅速的顿住,刷的拉开翅膀,屈膝,分明是如临大敌。
不会有错的。
这份……熟悉。
“……”
红眸的鹰。
“wow。我可怜的本体。你的表情简直像是被打了一巴掌的孩子……能被你如此全力戒备简直是我的荣幸。”漫不经心的调侃。直接在脑子里响起。
格斯拉王不动了,只是站在原地。如果有表情的话,那大概是似笑非笑。
红眸的鹰入侵了对方的脑子。同时也链接了他的。
零根本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感觉就好像……就好像从刚刚开始,红眸的鹰就一直潜伏在格斯拉王的意识体内。
窥伺着一切。
“你还没死啊。”丝毫不卖对方的账,零一上来就开怼。
“……”有那么一瞬间零觉得红眸的鹰大概是噎住了。
“……这个傻大个实在是太令我揪心了。居然蠢到用蛮力冲刺,而忘记了自己远程技能。”僵硬了那么一会儿。重新又摆出一副轻飘飘的口吻。当机立断的转移话题。
“一上来就直接挖眼睛。还真是你一贯的作风啊。本我。干脆,狠戾……”他抬起前爪抠了抠那个血淋淋的窟窿。“啧啧啧,真疼。”
那听起来就像是叙旧的老朋友。
但零一点都不想听他说什么。他清楚另一个自己。无论说着什么,那字字句句下藏掖着的必然是吞吐的蛇信和跃跃欲试的獠牙。
致命而危险。
他开始不耐烦了。隐隐约约不好的感觉让他想要尽快结束这场毫无意义的对话。
对方看起来像是在拖延时间。
……
他听到了艾克斯计时器示警的声音。
该死。
不妙!一年能养成什么?一个习惯。一个身体会先于大脑作出反应的反射。
瞳孔骤缩,有那么一瞬间零几户本能的要抽身回护。可他生生压下了那个欲望,定定的钉在原地。
他不能。
一旦回护艾克斯他将会把后背留给了敌人。
而红眸的鹰愉悦的捕捉到了这份动摇。
他哑着声音发出嘲讽的笑声。
“喔。他。你为什么还没有死心?我的本尊。”红眸鹰注意到了这一点。他夸张的咧咧嘴……不不要用格斯拉王的脸挤眉弄眼求你了。
“你是高高在上的东西……什么时候你居然学会了人类一般懦弱的嘴脸?难以置信,你居然为了一个人类做了那么多。”
“看看现在的你……你那么委曲求全,伏低身子放下了骄傲,低垂头颅收敛了锋芒,你这么努力讨好对方是为了什么?你不会是真的恋爱了吧?你多大了?爱情对于我们这种东西来说,已经不具备诱惑力了。”
咄咄逼人。
“他遗忘了你。把所有的记忆交由你独自承担。这不值得。”
一针见血。
“闭嘴。”零被刺痛了。他迅速的暴躁了起来。“我没有。”
“没有?那我们打一个赌如何?”
这不是一个问句。
格斯拉王的背部发出了金色的光。
高温。
很快它背部的尖刺开始发热,从金黄到橘黄然后变成脓血一般的红。像是被加热了的铁块。
明显的危机感,不用猜都知道这是一个再明显不过的攻击预告。
而格斯拉王……不,是红眸的鹰,他的目标不是自己,而是。
艾克斯。
像靶子一样傻站在那里快两分钟的巨人。
“……你是对他有什么不满?”
零眼角一抽。
“我说过了的。本我。你所爱的。我都会把他毁掉,我要把你所有眷恋的希望所有得到的温暖一并捏碎。然后?我会带着你一起。”
“去地狱。”
无数的尖刺飞掠。带着高温的光和热,扭曲了气浪。直冲着艾克斯而去。
“……”零头也没回。直接一挥臂。在巨人跟前架起了屏障。“我不会蠢到以身相护。”
“进步了很多?还是该说你越来越像过去了?”嗤笑一声,红眸的鹰丝毫不为此感到惊讶,因为攻击艾克斯不过是个分散他本体注意力的最好方案。
“不得不说你那种愿意为一个人当肉盾的样子还是很可爱的。”
而他真正要做的。
眯着眼睛。
格斯拉王一爪狠狠刺下。
“故技重施可用不在我身上。”零早有防备,侧身闪躲。
“!!”
红眸鹰退后了一步,表情狐疑伴着怪异。他的本体似乎有些不对劲。看起来像是被刺激得不轻。
那种崩溃前的冷静。
“你想起来了?”
“一点点。只是过去的一些片段。”零表情凛然带着淡淡地浮躁。“这跟过去没有关系。”
“你出来的不是时候。活了那么多年你依旧学不会看人脸色。”
“我是说。”
“你没有看到我很生气吗?”
骤然发难,零双手开合精神力疯涌,拽住格斯拉王的脚腕往地上狠狠一贯。
红眸鹰摔得结结实实。
他发现他动不了了。
“啧……”
“能力相当控制你是不可能的,但压制你一瞬间。足够了。”零的思路清晰。他在战斗中表现出惊人的冷静。
也许他就是那种濒临崩溃反而越是思路清晰的性格。
什么都不用想了,面临的是战斗,脑子里就只有战斗。
不余其他。
“我的力量不具备杀死怪兽的能力。这一点我很有自知之明。”零从头到尾表情都不曾变过。冷漠的如出一辙。
鹰振翼。抓着格斯拉王的背鳍,凭借着双翼强大的力量垂直掠起——那双翼遮天蔽日,冲破重重烟云。
“很高兴这次你挑的怪兽不会飞。”
他低低的呢喃。
……
“你总是对我如此的……不公。”
看着地面越来越远,潮湿冰冷的云团占据了视野。他咯咯的笑了起来。
红眸鹰分毫不惧,眼珠子转了转,只余下那只独眼死死的盯着零漠然的神情。
“你疯了。本体。”
他口吻笃定。
“一个人类一个光之战士。居然能让你如此失态。那愤怒无处发泄,以至于你要杀我泄愤。”
“他们知道吗?你的真实面目。在他们眼里你恐怕就是一个需要保护的小可怜吧?谁能知道……”
“所谓的小可怜,才是真正的暴君?”
“……”
零松开利爪。
看着格斯拉王从天空坠落。
摔落在不断放大的地面上。
碎成一块块红的白的灰黑色的肉块。
(今天的地球又地震了。X)
——
事情永远不可能轻轻松松的结束。
零落地的一瞬间。
艾克斯动了。
他扑了过来。
“!——”
零来不及反应。甚至完全没有生出抵抗的意识。他被拽住手腕狠狠一带。整个人失去重心像前扑去。
撞塌了半边的高楼。另外半边还坚毅的挺立着,零整个鸟喙都插了进去。
MMP
艾克斯从背后反剪住了他的双臂。
另一只手使了点力,把他的脸彻底摁进高楼里。
“……”
“刚刚真是把我摔得疼得不行。”
一开口零就知道现在艾克斯的壳子里塞的谁了。
“……”
“这张脸,你还下的了手吗?本我?”
“现在。来打我呀?”
零勉强扭过头,鸟喙撞毁了几层楼的墙壁。灰头土脸。他斜着眼睛。依旧一派凌烈,又仿佛怒极反笑。
“谁教你的这副腔调?还有那些中二的台词?”
他露出一个仿佛吃了苍蝇的微妙表情。
“卫星。”歪歪头,红眸鹰并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
“电台把画片动态的信息流发送给卫星,卫星再把这些讯息发散给世界各地。我认为这是很好的观察人类的方式。”
“小孩子少看些电视。”零挣脱的方式出乎意料的暴力。“那只会让你再也没办法跟正常人沟通!”
他从来是对自己够狠的一个人。花费一点代价挣脱束缚并不是一件难以抉择的事。
嘎哒一声
强行挣脱的过程里他的手断掉了一只。软趴趴的耷拉在身侧。
迅速的拉开了彼此的距离。
“揍你?”这句话反复念叨得意味深长。
平时他是真的下不了手……但今天例外。
鹰迎了上去。他的速度很快,只余下一道残影。
??!
红眸的鹰懵逼了那么一会儿。他她它——他不跟套路走!!
电视剧里不是这么演的!!!
“你——!”被分裂的个体同样严重缺乏对世界的认知,理论上被零分裂出来的那一瞬间他才算是诞生了。
虽然记忆里拥有零丢失的东西,那些庞杂的过往,但他仅仅只是一个U盘,从主机里刻录、复制了这些记忆,但本身只能够粗制滥造的理解它。
并不能感同身受。
某种意义上。在被分离出的那一刻,红眸的鹰才算是真正存在。他只是一个刚诞生于世的孩子。对一切懵懂无知。
很可惜,在学会理解并感受整个世界之前。它就学会了恨。
从此再无其他。
他尤其记得那一日。
他的本我将他分离出来使他拥有了独立的意识。
他不明白为什么对方只是漠然的看了他一眼便转身离开。然后越来越虚弱。
他看着他在宇宙中漂浮着,直到被一个蓝色星球的引力吸引,然后像流星一样体表拉长着红色黄色蓝色的火焰坠落……
他看着他被一群外星生命发现。作用于实验。在一次又一次的实验里。他看着他的本我封闭了自我。舍弃了过去。
变成了一张白纸。
他用他所有的时间学习这个星球的语言,观察他的本我。他拼命的追逐他的背影。
他发誓他要等着他一点一点的想起一切,至少想起他。
然后他要亲手。
杀了他。
既然不接受他,厌恶他。
为什么还要把他分离出来。
让他诞生于世?
为什么让他诞生于世了……为什么又要抛弃他……
否定他的一切?
他恨他。
恨之入骨。
——
双翼成了最好的武器。
零每一次近身,便伴随着一个漂亮的回旋,两片铁羽啪啪啪的往艾克斯身上招呼。
就没有心疼的。
“该死……时限到了……”
红眸的鹰不甘心的瞪了零一眼。
光之巨人正在瓦解。而他也不得不离开。
“再见。”最后一拳砸在艾克斯的脸侧。零扯出一个阴森森的笑。
然后目送着艾克斯的身体瓦解成光。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