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骨吹笙

(原创角色+艾克斯奥特曼)恋物癖(22)

二十二章 怪猫
人类,当他们意识到曾经高高在上,受他们所敬畏的角色拥有人性化的甚至算得上生活化的气质的时候。那份‘敬畏'的隔阂也就理所应当的淡去了。
曾今少有人敢议论两个巨人之间的关系,最多也不过私下猜测,萌一把。但真的发表类似言论的却少之又少。
奥特曼是外星生物。鹰面的巨人更像是怪兽或是邪恶的外星人。
人们畏惧的同时又敬仰感激。
却无法把他们当作可以开得起玩笑的朋友。只是小心翼翼的私下言论。
而现在。
短短几天,那些曾今只敢想想或者只敢写出来自己给自己看的东西都能够放心大胆的发表了。
吗的,官方自己都搞事发糖了,同人们表示,那还畏畏缩缩个毛线啊?!
就仿佛官方大佬冷冷一笑,那边的同人有什么不服吗?
服!服!我们超服气的!
请多来点,用糖把我淹没吧!大大!!不要停!!!
同人,新闻,论坛,纷纷为这两位拯救地球的外来生物留下了模版。
而当事人之一,零永远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舆论的热点。又引起了怎样的风波。他鲜少接触新闻网络,几乎对除怪兽以外的报道一无所知。
可看不到网上那些堪称汁香肉嫩的同人,并不代表零没有为这些舆论的罪魁祸首感到困扰。
零……他,他只是……不明白艾克斯的做法。
那根本算不上一个吻的吻,仅仅只是嘴角擦碰到了他的面颊,短短一瞬的触碰然后迅速的拉开距离。要不是当时那个揽肩的动作,零甚至会以为这仅仅只是一个意外。
他不明白。
零对象征爱意的吻的理解,在他看来,所谓爱的吻应该是人类之间的唇齿相交。
零对爱这个词的定义非常模糊。他现有的社会经验无法解释这个。他不明白艾克斯出于什么心态做出了那个行动。
也不明白那一个吻代表着什么。
难不成是……光之巨人一族特有的庆祝方式吗???问候的一种表达???
零摇了摇头,仿佛感受到了来自异族的文化冲击。
为此。艾克斯并没有做出一个解释。
准确的描述一下最近终端的状态……屏幕朝下,静如处子。
零好奇的问过大地一次。
大地当场脸色一变,干笑着匆忙的抓住终端转身就走。留下的回复是。
“啊哈哈,艾克斯他,他最近想感受宁静。”
……
扯淡吧你。
皱了皱眉。零头疼的意识到。奇怪的不仅仅是艾克斯,大地最近的状态也很反常。
你们一个二个就不能正常一点吗?!
搞什么?!
这种挥之不去的怪异感在大地把一只姜黄色白色黑色交接的硬毛猫带回基地后到达了顶峰。
“大地?大地?”零黑着一张脸,思索着是把文件拍到自己兄弟的脸上还是拍到他的脸上。
最近怪异的电磁现象对日本各地都带来了严重影响。
零和大地被要求调查这件事。
而现在,这已经是第三次零拿着相关电磁波的资料来找大地讨论被无视得彻彻底底了!!!
“……”
大地专心致志的低头撸猫。坐在那儿八风不动,稳如泰山。
猫咪享受的眯着眼睛,撩开眼皮眼珠子只露出了一条缝。懒懒的扫了零一眼。
十足的挑衅。
很好,这是要开战吗。
脸色黑如锅底,零气得想吐血。
“啊!零!抱歉抱歉你刚刚在说什么?”刚想发作,奈何偏偏这个时候大地抬起了头。
零的动作被打断了。他僵了僵。讪讪的收回了手。低头看着大地的眼睛。
他看到大地轻轻的搔弄着猫咪的下巴,眉开眼笑。
脸颊微微红着。满是温情。
“……”
最近一连串的战斗下来,大地已经鲜少这样轻松的笑了。
不由得一瞬间的失神。原本的怒气也像是被拍散的烟圈,一瞬间烟消云散。
他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
“没什么。”
“你……”欲言又止。零混乱的摇了摇头。他收起手里的资料,总觉得又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只得在大地疑惑的注目下有些狼狈的拢齐资料匆匆离开。
“明日奈……明日奈队员。你知道大地那个猫是怎么来的吗?”实在放心不下,零去找了找大地最近的出行调度。
发现捡回猫咪的当天与大地同明日奈一同出去去电磁现象明显的地区调查当天吻合。
他去找了明日奈谈谈。
这不对劲。
他的直觉在叫嚣。
“啊……”回忆着当天的场景明日奈皱了皱眉毛。“有些奇怪,大地真的很受动物欢迎啊,那只猫一直跟着我们走了很久。”
“大地一开始并不打算把它带回来。但是现在。”明日奈无奈的摊摊手。“他还是把它带回来了。”
“我明白了。”零点了点头。到了声谢后便转身离开。
匆匆的脚步看起来有心事似的。
那只猫——
!!
在走廊上他撞到了阿渡。
对方一身便服,零揉着额头迟钝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今天是他和隼人的休假。
“怎么?心情不好?”乐呵呵的一把捞过零,一副哥两好的勾肩搭臂。阿渡满面红光。“怎么样,陪我去个咖啡店?”
“嘿,我可不是gay。”零挣开阿渡的手臂,一脸慎重的后退几步。
“哈!想什么呢。”阿渡被逗笑了,笑骂着给了零肩膀一拳。二话不说驾着零旧往XIO基地外走。“走走走!陪哥去泡妞!今天就决定你是僚机了!”
“???”
机智的反应过来零转身就走,跟着阿渡出去准没好事!!
还没来得及溜走几步呢,就被阿渡一把捞住喉咙拉了回来。
“……”
该死的,满脑子只剩下肌肉的战斗人员!!
“等……等等!我还有工作!”
——
fuck
身体素质赶不上阿渡的零毫无悬念的被拖了出来。
生无可恋的跟着对方屁股后面走了一路。
今天的阿渡……看起来有猫病。
零尽可能走慢一点,跟阿渡拉开足够宽的距离,寄希望于零零散散的路人不会以为他们两认识。
他真的不认识这货!!!
受啥刺激了呢这是?!
上一个像你这样走路的人现在已经不存在了!!
我有故友刁如卿,如今坟()头绿草茵(X)
看着阿渡在前方哼着不知名的小调蹦蹦跳跳的仿佛春天的鸟儿。零抽了抽嘴角,感觉胃痛头痛哪都痛。
没有一个正常的队友。也是很绝望。
“阿渡,你有没有,觉得不妥?”零终于看不下去了,三步并两步的追了上去,尽可能委婉的表达,提醒自己的这位队友今天看起来像是才从医院里放出来的。
哦,逃出来的更合适。
“没有啊!我觉得我今天从未有过的好。”莫名的扫了零一眼,阿渡一个虎扑跑到停靠的车后视镜前,抚了两把自己的秀发,然后满意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今天也被自己帅哭了。
“你真奇怪。”施施然的转了个圈,阿渡奇怪的扫了零一眼,继续乐癫癫的往前跑。
“……”
你开心就好。
最终目的地是一个开得挺偏僻的咖啡厅。
这个地方人烟稀少,店里除了店家和一名女店员,空无一人。无端的有些清寂。
阿渡故作正经的咳嗽了一身,最后一次拉了拉自己的衣襟,昂首阔步的推门而入。
女店员转过身,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
“欢迎光临。”
“……”阿渡站在那里,呆呆的看着那位女士浑身僵硬。
“……”眉毛一挑。零大概猜出个意思了,有些揶揄的扫了阿渡一眼。零挂上标准的礼貌而客气的微笑。
“你好,请给我来一份冰淇淋松饼,一杯热咖啡。”
阿渡已经落座,屁股上有刺似的在位置上扭来扭去。红这张脸,俨然是初恋的青涩少年。
“……"
因为某些不可言说的嫌弃,零没跟阿渡坐在一桌,而是坐在了一边的邻桌。
“好的。先生,需要加糖吗?”扫了一眼阿渡,女店员沉默了一会儿,默默的把目光落在了零的脸上。
“不用了。谢谢。”脸上挂着彬彬有礼的微笑,点点头,零只希望女店员能赶紧的转过去,他好试图挽回阿渡的印象分!!!
余光瞟向邻桌。零有一瞬间生出一种破罐子破摔抬腿就走的冲动。
阿渡还在瞅着人家妹子嘿嘿嘿的一顿傻笑。
浑身上下似乎蹦着一朵一朵的小花。
整个痴汉得不忍直视。
零简直不明白为什么女店员还没有打他。
看在XIO荣誉的份上,零忍无可忍的伸长了腿狠狠的踹了踹阿渡的小腿肚。
“你还没有点餐。绅士一点,别把眼睛都贴别人脸上去了。你是变态吗?”压低了声音咬牙切齿。
“啊?喔,喔!!”这才反应过来,阿渡蹭的坐直了,屁股也不扭了,跟行军报数似的,气吞山河的大喝一声。“我要一杯热咖啡!”
“……”
你活该单身一辈子。
零恨不得捂脸。当下嫌弃的挪得更远了些。抽出一边列架上的一本杂志,随意的翻了翻。以化解他的尴尬。
零几乎以为这次所谓的泡妞计划就要还没开始就要胎死腹中了。
可是女店员居然没有被吓到,没有把阿渡的印象分扣到负数,反而拉开凳子,坐到了阿渡的对面。噗呲一下笑出了声。
“???”这都能行?零握着杂志的手一颤,悄悄的接着书页的遮挡瞟向邻桌。一脸的不可思议。
“你还是老样子,一紧张就大吼大叫的。”女店员是阿渡的旧识。
“呐,你喜欢吧?”她故作神秘的压低了声音。
“???”这个还需要僚机吗?!这尼()玛发展的太快了僚机跟不上来啊?!零睁大了眼睛。
直接跳过叙旧直接告白吗?!
阿渡也好不到哪去,整个人都贴在了墙上,涨红着一张脸,支支吾吾的瞪大了眼睛,活像一个被流氓轻薄调戏的少女。
说真的?你这么纯情?!
零翻了个白眼。不忍直视。
“稻荷寿司。”女店员接着说道。
……人生如此大起大落。
妹子,说话别大喘气啊。零抹了把脸,只想回XIO研究电磁资料。
阿渡也瞬间歇菜了,焉巴巴的双手搭在膝盖上,脸上的热度散去。看起来像是霜打了的茄子。整个人没精打采的。
“阿渡小时候很喜欢吃的吧,明天比赛,我做给你吃。”女店员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转过身自顾自的忙碌去了。
“哇哦。”眉毛一挑,零发出揶揄的笑声。“有戏?”
“明天我的比赛。”阿渡还没回过神,红着脸,喃喃道。
“嗯?”零不明所以。
“你别去了,我的寿司,你别跟我抢。”一脸护食的的阿渡警惕的盯着零,一脸防范。
“喂喂!你这是防错人了吧?我可是很忙的,今天都已经算是逃班了。放你的心去。”嫌弃的摆摆手,零呲了一声。
见色忘友。
“叮铃—”门上的铃铛发出了摇曳的声响。有人推门而入。
零和阿渡齐刷刷抬头。
是隼人。
一推门进来就明显的是找人的姿态。隼人左顾右盼的环顾了整个店铺。视线最终定格在阿渡身上。
眼睛刷的一下就亮了起来。
“喔!”全然无视了零的存在。隼人发出一声单音,整个眉梢都染上了愉悦,他三两步走了过去。嘴里念叨着“找到了找到了。”
说着一屁股坐了下去,挤在了阿渡的身边。手顺势搭在了阿渡的肩膀上。俨然一副哥两好的姿态。
“明日奈告诉我你在这边。”
“………她就不该告诉你我的去向。”苦着一张脸挥开隼人的手。
“太近了!太近了!!去,去去。”满头满脸的嫌弃,阿渡瘪着嘴,不满的往旁边挪了挪。
真是,出来谈个恋爱还要见到老对头,真是晦气。
“怎么?不想见我?”难得见着平时恨不得以切磋为理由把对方狠狠揍一顿的阿渡居然冲着他露出一副抵触的姿态,隼人顿时笑出了声。
“什么嘛,今天很反常啊你?”说这更是故意恶心他似的往对方那边挪了挪,直到把阿渡挤在了墙角才算罢休。
“我整个工作时间都得跟你这家伙混在一起,难得休假咋们就不能远远的永不相见吗?!”懊恼的摸了一把脸,阿渡连忙推着隼人的胳膊试图拉开两人间的距离。
太近了!太近了!!
偏偏隼人玩心大起,他越是把人往旁边推,隼人越是要挤回来。
两个大男人直接在沙发上推攘起来。跟两个小学生打架似的。最后干脆在沙发上滚做一团,为了制服对方甚至用上了特殊部队的格斗技巧。
最后隼人利用巧劲把阿渡双手反剪扣在身下,嘴角青了一块偏偏还笑得得意洋洋。
“……”零把脸埋在杂志里。内心从一片波动最终变成古井无波。
XIO的形象?
呵呵。
女孩看了全程。笑容顿时僵了僵。随后无奈的叹了口气,站起身。“店内可不欢迎打架哦,两位——”客人。
起身的过程里带翻了桌上的水杯,冰凉的液体迅速的蔓延,顺着桌角淋了阿渡满头满脸。
“……”全程被隼人桎梏躲都没能躲的阿渡。
(mmp)
“啊!抱歉抱歉……”眼里瞬间慌乱了,女店员无措的放下手里的托盘,转而去拿抹布……不不不行这个是擦桌椅的。连忙又松开抹布,又要转而去够纸巾。
却被隼人不经意间温和的拦了下来。
全然没了刚刚打闹时的幼稚的状态,隼人迅速松开阿渡,彬彬有礼的拦下了慌乱的女孩。
“交给我吧。”
“对不起,对不起。”尴尬的笑了笑,女孩连连道歉。随即担忧的抬起头,看了看好不容易坐起来,垂头丧气的阿渡。
在心上人的面前跟别人打架打输了。阿渡囧的不行,满脸通红,像只斗败的公鸡。
“把头抬起来。”隼人眉头一挑,拍了拍阿渡的肩。
“哼。”不满的瘪瘪嘴阿渡不情愿的抬起头,老老实实的任由隼人摆布。
抽了几张纸巾,仔细的擦拭着阿渡的脸颊。
隼人看着阿渡一副狼狈的样子,咧着嘴笑得幸灾乐祸。
空气中仿佛弥漫着诡异的气氛。
“咳咳。”老板端着食物走了过来。“先生,你的咖啡。还有冰淇淋松饼。”
“……啊,零?你也在啊。”这才发现了邻桌的零,隼人笑着打了个招呼。
“……我不认识你。”沉默了一会,零放下手里的杂志,端得一本正经。
“???”
“你们太丢人了。”
淡定从老板到手里接过了咖啡和松饼。并道了声谢。零零时改成了打包。拿起自己的东西。转身就走。
回基地零就后悔了。
还不如回去看阿渡他们出洋相呢。
视线落在走廊里遛猫的大地身上。见着他傻呵呵的直乐,拿着一根不知道哪来的狗尾巴草晃来晃去逗弄那只猫儿,背景仿佛一片粉色洋溢。
零沉默了一会。莫名的有些烦躁。
(这大概就是单身dog的愤怒了)
最近这都是怎么了?春天来了???一个二个都如同恋爱一般的荡漾?!
不是很懂你们人类。
“啊!零,你回来了?”大地一扭头看着零回来了,立马抱着猫咪献宝似的递到了零的面前。“可爱吧?”
“……”瞳孔骤缩。零身体一瞬间戒备。莫名的心悸让他感到了……警惕。
危险。
终于正面观察这个小小的,看起来柔软而脆弱的地球生物。零眯起了眼睛。他不确定,虽然只有一瞬间……他捕捉到了类似于自己精神力的透明能量,就在这只猫咪的身上。
“零?”大地困惑的声音把零唤回现实。
“啊……”发出无意义的单音,零眨了眨眼睛,脸色看起来有些难看。他大概是出现幻觉了。
“哦,对了。零。我得去给喵咪买点吃的,我刚刚查了一下,猫咪要喝猫咪专用的牛奶,我还得去买点小鱼干之类的。”大地絮絮叨叨。“你能帮我照顾一下喵咪吗?”
零愣了愣,下意识的接住递过来的柔软的……活物。愣愣的点了点头。
等等……活物?!
他下意识的收紧了手臂。
“喵!”怀里的猫咪本就不情愿离开大地,这下又是吃痛,当场就炸了毛,弹出爪子气呼呼的在零怀里蹦跶,利爪在混乱中刷的一下划到了零的下巴。
“!!”反射神经刺痛,零刷的松开了手,猫从他怀里优雅的落地,走了两步,扭过头一双猫瞳静静的看着他。
大地已经跑远了。
“……”手指轻轻的抹过下巴的一道伤痕。他闻到了自己血的味道。还有丝丝缕缕的能量从伤口溢出。又迅速愈合。
零眯着眼睛。表情有些不善。
走廊里的灯忽明忽暗。躁动的精神力丝丝缕缕的溢出,摄像头受到未知因素的干扰无法正常运作。滋滋的电流声扰的人心烦。
杀了它。有一个想法悄然占据了他的大脑。
黑雾占据了眼眶。
杀了它。
那个声音重复。可怕的是这并非是红眸鹰隼的蛊惑,而是发自他的本心。
天……浑身一颤。零突然意识到了一个疯狂的事实。
他居然在妒忌。一只猫。
简直是荒唐。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如此费心的找着猫的端倪不过是为了说服自己,然后名正言顺的从大地手里驱走它。
他费尽心思的说服自己这只是担忧,怕大地又一次因为看起来的无害和亲近放松戒备。但其实不过是为了掩盖心里的异样。
占有欲。
见鬼!
没人能抢走属于我们的东西——
什么时候开始的?
将大地艾克斯他们视作了自己的所有物?而他的态度就如同守护宝藏臭名昭著的恶龙。
这不应该。这太过了。
零突然警惕起来。仿佛意识到有什么快要越界。
有什么快要超出他的控制。
突如其来的混乱情绪冲击了他的大脑。倒吸一口凉气。零咬破了自己的唇角。迅速冷静下来。他收回了暴动的力量。转身欲走。
但——
灯,摄像头,一切电路依旧被什么东西干扰。发出刺耳的声音。
“!!”
零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他的多疑并没有错。
电磁波……那只猫!!
电磁波在某种意义上是是精神能力者的克星。虽然电磁波的直接伤害不如精神力来得霸道,但这个物质,能直接对精神力者本身,大脑中枢神经系统造成破坏。
一瞬间的眩晕,零颤了颤,当机立断用精神力回护架起了隔离屏障。警惕而戒备的凝视着对方。
他的眼神完全变了。
从一开始的轻视到完全将对方视作了足矣一战的对手。
喵在他面前优雅的渡步。
黑色的触手钻破皮毛,在空气里游曳。勾画着曼妙的弧度。一双漂亮的,琥珀色的猫眼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咕噜咕噜的发出嘶叫。
毛骨悚然。
见鬼!大地这是尼()玛捡的什么回来???
零不怕怪兽。但是个正常人见着这副恐怖片一般的场景难免有些慎得慌吧?!变身后是怎么样无所谓,怪兽要是能变身,那变身的完整过程没几个人愿意看吧?!
他连连后退了好几步。神经紧绷。犹豫着要不要发起攻击——
说实在的,都这样了,零并没有捕捉到实质的恶意。
喵的触手轻轻的勾划着零的屏障。
“哼,情敌!”他听到一个带着点软糯的女声,不满的发出一句这样的话。听起来不像是嘲讽,不像是示威,倒像是在抱怨。
“哈?”短时间内零无法给出什么反应,感觉就是你是鬼片里的主角,然后电影里的鬼怪飘到了你的面前,你无路可走,以为自己命不久矣的时候,对方只是来了一句莫名其妙的“情敌”然后就消失了。
……
所以你之前声势浩大有什么意义???
为了报复吗?
哭笑不得。零突然觉得这只猫儿……还挺有意思的。
猫消失在他的面前。
同时,XIO的警报响起。然后像是被卡住了喉咙一样发出来嘶哑刺耳的声音。
A形态怪兽出没。
“……”零脸色微妙的来到了指挥室。
他意识到这个喵的电磁波有多么强大。
整个XIO基地,以及附近大部分地区都受到了干扰。连最基础的设备都无法正常运行。
喵出现得突然。
消失的也莫名其妙。
很快行动结束了,零一离开指挥室,就在走廊里撞上了匆匆赶回的大地。
他的手里还提着一大袋东西。
猫砂,猫饼干,猫牛奶,猫鱼干,逗猫棒之类的。
“……”零突然觉得为什么XIO不来个限制员工宿舍不得养宠物的规定……算了吧,XIO已经不缺别的什么稀奇古怪的非地球物种了。
“大地……我跟你说,那只猫——”组织了一下语言,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你养的那只猫恐怕不是地球品种??她刚刚自己跑了真不是我弄丢的??
咽了咽口水,零突然变得有些无措。
怎么可能,随便捡一只猫,被弄丢了,弄丢猫的人告诉你哈哈哈想不到吧,你养的猫它是怪兽,是最近电磁波的罪魁祸首,是她自己跑的。正常人可不会相信这个。
太巧合了。
“怎么了?零?你脸色看起来不太好。”大地疑惑的看着他。
“你的那只猫它——!!”
它回来了!
“喵。”
拐角处,那只三色的猫咪,摇着尾巴蹲在那里,发出软软的叫声。
零一怔,觉得自己有点摸不清这只猫咪的套路。
所以你刚刚跑出去搞事真的就是为了出去散步???或者是怒刷存在感???让地球人知道你的存在???
“啊!你在这里啊,我还以为你跑哪去玩了。”大地连忙跑了过去,轻轻的抱起喵儿,熟练的抚摸着它光滑的皮毛。
“……”
零分辨不出猫的恶意。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继续说下去……
混乱的摇了摇头。转身离去。
真是奇怪。零为自己的踌躇感到困惑。
他这是……
怎么了?
次日。
零顶着一双黑眼圈,浑身低气压的完成自己应有的工作。
昨夜他一夜未眠。
按理来说,接近大地的,有危险的,他都应该为了大地的安危抹除不确定因素。
他不是没办法杀了那只猫。
电磁波是很厉害,但以他目前程度的精神力,要抵御伤害也不是不可能。
他……他只是不确定、犹豫,还有困惑。
零烦躁的抓了抓头发,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了。是不是染上了地球上的什么疾病。
那让他变得举棋不定,让他变得软弱。
归根结底不过是害怕大地为此难过…他看起来……好像很喜欢那只猫咪。
而且那只猫咪看起来并没有那么危险。
喜欢。
抿了抿唇,零捏断了手里的笔尖。
他不喜欢这个词。
——
下午。
休假还没有结束。所以当他在基地里撞上了失魂落魄的阿渡时,顿时有些惊讶。
“怎么?是比赛输了还是寿司不好吃?”心情不太好,零习惯性的调侃一句。
阿渡噌的抬起头。激烈的反应倒是把零吓了一跳。
“你这是?怎么了??!!”阿渡一个虎扑上来,抱着零汪的哭出了声。倒是把零吓得惊慌失措。对不起我就是调侃一下你别哭啊???
“零我的寿司被喂给隼人了呜呜呜呜。”
“我错了昨天不该把你拉过去秀你一脸,大地他要猫不要你了,我的青梅竹马要隼人也不要我了,咋们两个单身狗凑活着过吧……”
“???”
等等……你让我缓缓,信息量有点大。
——
什么叫做你把我拉去秀了一脸?!!原来你是故意的吗?!
什么叫做大地要猫不要我了?!大地干嘛要我?!我有何用?!我是宠物还是XIO吉祥物?!
隼人跟你的青梅竹马在一起了?!他们不是昨天才见面的吗?!
内心波动的零一边嫌弃的推开阿渡,一边抽出纸巾啪他脸上。
“你这么二活该单身一辈子。怎么回事?今天不是你的比赛吗?隼人也去了?”零皱起眉头。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又说不上来。
“——”紧急会议集合提示音。
零连忙跟阿渡分开。两个人迅速恢复了正经。相互点了点头。
“走吧。”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