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骨吹笙

(原创角色+艾克斯奥特曼)恋物癖(19)

十九章 父亲
那日道别之后。小光和翔便离开了。
日子又回复到以往的清闲。毕竟地球还没有惨到天天都有怪兽和外星人肆虐的地步……等等,今天凌晨貌似是有怪兽出现了的来着……
只不过又消失了。
老实说零并不太在意。反正只要是不会念能力的怪兽,他都能制住它的行动。甚至完全操控它。
蹲在天台无人的角落。零静静地吹着拂面的微风。
wow,他有提到他是来躲人的吗?
苦恼的揉了把脸。自从透露了身份给琉依他们,零发誓他真的有那么点后悔。被两个研究狂人给逮住。
天晓得,这两人现在看他的眼神简直是明晃晃的五个大字。“活的外星人!!”
最终也不得不妥协让他们研究自己的数据。
想到这里,零一脸哭笑不得。他们总不会研发出自己的怪兽卡吧?那太可怕了。
虽说如此……
零一脸沉痛的捂脸,试图把想象出来的艾克斯穿着他模样铠甲的样子踹出脑海。
太,太羞耻了。
还有那个伤……
下意识的抬起手臂覆盖在胸口的位置。
他同意了博士的提议。在例行体检的时候追加了一项体检项目。
他确实需要治疗。
胸前的裂痕让他体内的力量不断的流逝。
没有充分的能源导致他本身储存能源的翅膀恢复得异常缓慢。
默不作声的变化出骨翼。
其实比起胸前的裂痕,零更心疼更在意的是自己被折断的翅膀。
如今恢复得缓慢,看着自己背后光秃秃的骨骼和几根拉伸的肌腱他就一阵心塞。虽然表面上不说,但零是真的很骄傲自己有一对帅气而漂亮的翅膀。
MD。当初让莫尔德被光线简简单单的弄死实在是太可惜了。
阴沉了一张脸,他狠狠的磨牙。
这时。天台上突兀想起的脚步声引起了零的注意。
他不由得愣了愣。
要知道XIO基地里喜欢来天台的人可不多。而大多数来天台的人,他们的脚步声他都能分辨出来。
而这一位。
却是很陌生的。
探出精神力……老实说零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突然就觉得自己跟做贼一样的心虚,要藏藏掖掖的暗中观察。
是神木队长。
他出现在天台上……还真有点反常。
眯着眼睛,零不动声色的向后靠了靠,曲起膝盖躲在暗处的阴影里。
来天台的,可不止一个人。
尾随神木队长来到天台的是副队长。
XIO日本分布两大指挥官聚集于此……还真是让人不得不好奇。
零觉得自己就像是偷听家长会的孩子。
“是裕美吗?”他听到断断续续的交谈声。
“那可真是恭喜了。”
“?”恭喜什么?零被引起了好奇心。
“结婚仪式就在明天啊……她什么都没有告诉你吗?”
队长从头到尾都沉默着。
零的精神力悄悄咪咪的爬到他的附近。
他试探着更接近了些。
于是他终于如愿的看到了两人的表情。话题……很沉重啊?对于一个父亲而言,在女儿结婚前一天才知晓女儿已经将要嫁人……当真有些悲哀。
零几乎很少听到有人提起神木队长的家人。
他一度以为这个中年男人几乎日日夜夜不曾歇息的固守在自己的岗位上,是应为他的家人死在了怪兽带来的灾难里。
如今看来……其实不然。
零困惑的皱着眉毛,他不明白。既然有家为什么不回,既然有个女儿有着家人,为什么基本上不曾联系?
他不明白。
他无法理解人类复杂的感情。不明白取舍,不明白责任还有私心。他也不明白队长沉重的脸上,眼底,深埋着的疼痛。
他忽然想起曾经有人对他说过的话。
XIO的每一个人,都是舍弃或是失去了什么,抱有着莫大决心的来到这里,成为了守卫地球前线的战士。
就如同明日奈舍弃了像一个正常女孩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机会,舍弃了平凡的生活,就如同阿度舍弃了橄榄球,就如同大地失去了父母。而队长,是否也为了一份责任,而不得不淡泊了亲情?
“所有的事情……都是裕美一个人做的吗?”零听到副队长继续追问。
“嗯……是啊……”那甚至是不确定的口吻。队长难得看起来有些局促,他艰难的组织着语言……
这个时候他更像是一个笨拙的不善于表达自己感情的父亲。而不是一个从怪兽手里救下许多人命的英雄。
“去见见她吧。结婚前一天要和家人一起过。”副队长笑了笑。
“她应该不会想见到我吧……”毕竟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父亲。他是一个合格的战士,合格的指挥,但却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
一个合格的父亲。
被这父女两别扭的相处方式逗笑了。副队长摇了摇头,她举起手里握着的信笺,上面粉色的纸条上用娟秀的笔记写下来女儿的话。
“如果有时间,请来看看吧。”
“裕美一定很想见你。”
“……”队长沉默的接过信笺,表情凝重得像是拿着作战报告。突然他表情又微微柔和了下来,拇指轻轻的拂过粉色便签上的那一句话。
他被说服了。
“要带什么好啊?”整张脸紧张的扭在一起,队长一脸纠结。“空手去会不会不太好?”
“……”零都想冲出去狠狠摇他了!!醒醒啊!!她是你女儿啊?!你能去看看她就是最好的礼物了啊?!这个道理我都懂为啥你还不明白啊?!
躲在暗处的零简直恨铁不成钢。
“可以啊,去和她一起吃个饭吧。”副队长笑了笑,鼓励的拍了拍他的肩。
“……”队长沉默的点了点头,看起来还在犹豫斟酌。
看得一边的零简直焦燥极了,恨不得变身直接把人丢过去。
“……那,要是发生了什么事,第一时间通知我。”他终于下定了决心。
“明白!”来了个端正的军姿,副队长点了点头。不着痕迹的松了口气。
——
队长前脚刚走零后脚就杀气腾腾的收拾着东西往外冲。
“零,你去哪?”
大地愣了愣,头一次见他如此激动。
“别拦我我去让那怪兽给我老老实实的呆着!!它要是敢动我就剁了它!!”
“???”
“零!你现在伤还没好!”迅速反应过来大地一把捞住零的胳膊试图把人往回拖。“那怪兽哪里得罪你啦???平时没见你这么激动啊啊啊啊?!”
“我激动??我现在非常冷静极度理智我跟你讲!”零笑眯眯的咬牙切齿。
“求你了!你冷静?!你身体都开始冒黑雾了你冷静?!快收回去!!这有摄像头!!”
——
大地花了好一会才拦住了理智之弦绷断的零。
差一点点不得不变成艾克斯拦人的大地抹了把头上的汗,一脸心有余悸。
两人趴在走廊上,大地给自己端了杯咖啡,又给零稍了杯加了方糖的热牛奶。
等着零慢慢的缓和了情绪。然后听他讲述了前因后果。
难怪如此。
了解情况后大地了然的发出了一声惊讶的感叹。
“诶!队长的女儿的婚期是明天吗?”他有些惊讶的喝了口咖啡压压惊。要知道,整个XIO基地里,除了零,最神秘的就是队长了。
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他有个女儿。
大地咽了咽口水,消化了会巨大的信息量。
“嗯。”点了点头。老实说还是有点担心。零瘪了瘪嘴,又喝了一大口牛奶试图平复焦躁的心情。
“零你很关心神木队长的事呢。”大地拍了拍零的肩,一点一点的顺毛。
生怕哪又一不小心刺激到他了又要往外跑。
“嗯。”自己今天确实是很反常。舔了舔嘴角的奶沫,零理智稍微回笼。他也意识到自己今天出乎意料的有些激动了。
大地笑了笑表示理解。
其实不难猜的。
为什么对什么事情都很少上心的零偏偏就对神木队长的事情非常在意。
因为,在零的眼里,神木队长是他的长辈一般的存在。是值得他尊敬的人。
是第一个问他“疼吗”的人。
是第二个在他获救后与他交流的人。
是从不纵容XIO里任何一个人,却总在不经意间为偶尔困惑固执的他们施以提醒,指引方向的那个人。
零非常尊重神木队长。
事实上,他值得他们每一个人的尊敬。
大地挠了挠头。
“在队长女儿结婚前搞定一切吧。”
“作为一个父亲,他得出席他女儿的婚礼。”零郑重的点了点头。
两人一拍即合。
远处地底下深埋的怪兽突兀的打了个喷嚏。露出了一脸人性化的表情。庞大的身躯抖了抖。
总觉得被什么不得了的家伙们给盯上了呢。
——
“这是古代怪兽哥美斯。”回到作战会议室。零盯着凌晨四点的监控录像,从模糊不清的黑影里迅速分辨出它的外形特征,并在脑海中寻找相关信息。
说真的,他大脑自动回馈的怪兽讯息这一能力在某些方面来说真的是作()弊神器。
这为研究分析并测拟作战计划提供了很大的便利。
“性格凶猛好战,能迅速掘地在地下活动。战斗方式大多数是近身格斗。肌肉力量强大。最好不要被他缠上。”
“明白了。我会提醒大家注意的。”大地摸了摸下巴,郑重的点了点头。
副队长非常欣慰。要知道,让零如此有干劲实在是太难得了,她不由得松了口气。希望一切顺利。
“你们今天一个二个都怎么,超级反常啊。”就连平日里比较迟钝的阿度都看出了端倪。
“话说回来……最反常的是队长吧?居然在这个时候离开基地。不像他的作风。”隼人放下手里的报告,偏偏头把目光落在副队长的身上。他本就敏锐,当然猜得到副队长就是知情人这一点。
“确实。”煞有其事的点点头。明日奈也忍不住出声。“就连轮流放假他也是住在这里,坚守岗位不曾离开……我都快以为队长没有假期了。”
“发生了什么事情吗?”阿度皱着眉,一脸关切。
“……”背对着大家来回渡步的副队长顿了顿。
零顺势抬起了头。好奇她会怎么像大家解释。
“明天,他的女儿就要结婚了。”斟酌了一会字句。副队长转过身,尽可能平淡的陈述事实。
………
全场寂静。
紧接着就是一连串纸张、杯子、鼠标、下巴落地的声音。
“——诶?!”
后知后觉的发出惊叹的声音。特别是阿度,尖叫的尤其夸张,他瞪大了双眼,一张脸神情精彩至极。
喔。没发现大家还有当表情包的天分。这么腹诽着,零也非常配合的摆出一副惊讶的样子。
“他女儿都那么大了吗?!”曾经跟隼人一起打赌过队长有没有媳妇的阿勇觉得自己错过了一个亿。
“我完全不知道啊。”明日奈也是一脸不可思议的捂住了嘴。
大家都是XIO吸收的新鲜血液。对队长的事情都了解得不多。
“为什么这件事要瞒着我们啊?这不是件好事吗?”
“……也不是特意要隐瞒的……只是不知道怎么说而已……”表情难得有些尴尬,副队长还真被难住了,这还真不好解释。
最后她叹了口气。轻轻的说。
“队长他……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跟女儿联系过了。”
“……”一阵沉默。
零皱了皱眉,他是明白队长和他女儿的关系非常僵……但没想到严重到这种程度。他不由得担忧起来,这次队长去探望他女儿,恐怕不会太顺利。
很快没人再来得及细问为什么会这样了。
哥美斯出现了!
“啧!”黑着脸站起身来。不用猜都知道队长要被叫回来了。零深呼吸了一会。试图维持冷静。
去它的冷静。
不不不,保持理智,婚礼在明天,今天搞死它一切都还来得及!
松开捏紧了拳头。零冲着大地点了点头。
事实上,今天大家都非常默契。并且空前的效率高涨。
迅速的准备妥当,火速出发赶往现场。
该怼怪兽的怼怪兽,该疏散群众的疏散群众。该驾驶马斯凯迪号吸引怪兽注意空中作战的空中作战。默契无间。
零和大地也没闲着。一点多余的时间都没有浪费。二话不说就找了个无人的拐角双双变身。
晴空万里,黑色的鹰凭空凝聚出轮廓,黑色的烟雾盘旋而上,森白的骨翼豁然展开。
紧接着盛大的光芒降临。
光之巨人一上来就来了一记飞踢,紧接着毫不恋战,抽身而退,堪堪挡在鹰的跟前。双手交叠。
喔,现在可不是装酷的时候。
零扫了一眼。就见着明日奈驾着炮筒直接轰了过来,糊了怪兽一脸,紧接着阿度也是按下了奥特手枪的扳机。
而艾克斯也是记住了零的提醒避开了近战的机会,而是谨慎的拉开了距离直接一个光线就轰了过去。
“???”可怜的怪兽还没有耀武扬威一会儿呢,就被一通狂风暴雨般的攻击给打蒙了。
搞什么,你们很赶时间啊?!
还是说现在都流行吭都不吭一声一上来就直接火力集中的吗?!?什么时候打架都这么好不做作了?!你们一个二个赶着回去吃饭吗?!
这里的正派势力都不战前报告一会直接操家伙就上的吗?!
“啧,并没有什么实际效果啊,这家伙壳子真硬。”零瘪了瘪嘴,见着浓烟散去,那怪兽有点茫然的站在那里。
说着他掌心凝聚起了黑色的雾气。
被那一箭射中之后他各方面都不如之前了。但毕竟是能断掉莫尔德一只手的能力……就算削弱了,应该也不会差太多吧?
“嗷嗷嗷!!”哥美斯终于反应过来了,它觉得自己大概是今天出门没看黄历,顿时缩起身子开始刨土。
不跟你们这群不按套路出牌的人打架!
“!”零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他刚准备撤去黑雾转而使用精神能力控制——怪兽已经一溜烟消失在了土里。
“让它给跑了!”愤愤的试图用精神力把对方揪出来,奈何下了地的怪兽就像是头泥鳅,几下就逃出了他精神控制的范围……
零遗憾的叹了口气。只好作罢。
——
回到基地才重新锁定了怪兽的位置。数据显示它的生命反应微弱,应该是进入了短暂的休眠期。
不约而同的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又很快的紧张了起来。
没人保证什么时候会发生异变,没人保证明天。明天怪兽会不会出现肆虐。
队长从头到尾对婚礼的事只字不提。零张了张口。终归是什么也没有说。
“怪兽受了重创,一时半会不会轻易活动了吧。”倒是阿渡把话说了出来,委婉的试图说服队长去参加他女儿的婚礼。
“万万不可疏忽大意。”声音严厉,队长扭过了头。“我们的工作可不是儿戏!一旦疏忽就有可能有多少无辜的人为此丧命!疏忽大意的代价——我们承担不起!”
“你们轮流监视它!”
“……是。”相顾无言,所有人只得点了点头。
次日。
零盯着屏幕上怪兽的生命反应。焦躁的来回渡步。他真的坐不住了。眼看着还有不到两三小时就是婚礼的吉时……见鬼!
正准备扭头去找队长好好谈一谈。大地却先动了。
零一愣。想也不想的跟了上去。
他甚至不惜用精神力探查整个基地,力求最快找到队长的行踪……他在天台。
“大地!他在天台!”
“队长!”论焦躁大地不比零要少,甚至更多。
作为一个失去父母的孩子,他真的不明白,真的不理解队长与她女儿之间相处的模式。
明明挨得那么近,为什么却多年不曾联系,明明是血浓于水的挚亲,相处起来却还不如陌生人。
他不明白。
推开天台半开的门。大地盯着队长的背影。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声。
“我实在是不能理解您和您女儿之间的关系。”
“明明离得那么近,却那么多年都不曾相见……去参加您女儿的婚礼吧……那是她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之一,您不应该错过啊!”
大地失去了自己的父母。他这辈子最希望的事就是能在跟他们再见一面。哪怕一面也好……
如今他继承父母的事业,取得的成果,成为了英雄,那么多可以让父母为他感到骄傲的事……多希望他们能够看到。
所以他真的不能理解,既然身为父女你们本该是世界上彼此最亲密最记挂的人,为什么不珍惜那么多本来可以很好相处的时光。
他不理解。
“是啊。队长。”零点了点头。也走了过去。
他的背后还跟着明日奈,跟着阿渡,跟着隼人,跟着XIO的大家。
每一个曾受到过队长照顾的人。
“去看看她穿上嫁衣时的样子吧。”阿渡笑了笑,对着队长竖着拇指,露出一口白牙。
“去牵着她的手,走过红毯,把她托付给那个值得托付一生的人吧。”明日奈也笑着点了点头。
“这里有我们看着。”隼人拍了拍胸脯,一脸保证完成任务的模样。
“交给我们吧。”零眯着眼睛,难得正色,黑色的眼仁一闪而逝琥珀色的光。
“……”队长看着眼前一张张面孔。
这些年轻的新人们,从进入XIO起就直接受他管理。他一点点的教会他们在自己擅长的领域里取得成就,一点一点的让他们从幼稚变的成熟。
而如今。他无法不感到欣慰。
这一批在他手下工作的年轻人,已经渐渐的成为了一个合格的XIO队员,一个可靠的队友。一个了不起的战士。
他们都成长了。成熟了很多。
沉吟不语。不如说是无法表达自己内心的情绪。队长重重的点了点头。
“拜托了。”
很多事情,向来是天不遂人愿。
零的精神力遍布整个XIO总部。
他当然知道队长穿上了烫的整齐笔挺的西装,提着公文包,走出了大门。看得出来作为父亲的角色队长偷偷的也花了心思准备。只不过是因为责任迟迟无法下定决心。
可他又折回了。
下意识的把目光落到中央的投影上。零脸色一变。
该死,他疏忽了。
“马上核对检测怪兽所在区域上方的电离层是否正常!!”异口同声。
队长回到了指挥室。
“这里交给我们就好!不要错过你女儿的婚礼!XIO我们可以顶着,但你的女儿,她的父亲就只有你一个!”零猛的侧头,他眼睛都快急红了。
离婚礼举行还有不到一个半小时!
一旦切换成电离层检测,整个基地的警报就聒噪的响了起来。
零不甘心的咬了咬牙。无力的看着突兀弹出的窗口,录像显示,天空集聚起了黑色的雷云。
艹TMD黑暗雷暴能量!!
“发生异变了!这种时候,我怎么能够离开!”队长摇了摇牙,手又按在肋下,一脸凝重。
“区域K—3,哥美斯出现!”被黑暗雷暴集中的怪兽在地底高速移动,最终在K—3地区破土而出。
屏幕里,浑身被黑幕包裹的哥美斯瞪着灯笼大的血红双眼,发出旷古蛮荒的咆哮。
它变得更强大了。而且毫无理智。彻彻底底的疯狂。
“啧!”除了发出恼怒的单音他还能怎么办呢?!零很透了那种无力感。去他的无力感!他一定要让队长赶上女儿的婚礼,不惜一切代价!
“k—3地区?怎么会是K—3地区?!”队长的脸色刷的就变了。“K—5关东方向离那里有多远?!”
“不到六公里的距离!”
“难不成——!!”零瞪大了眼睛。倒吸了一口凉气。
“裕美在关东地区办的婚礼?!”这还可以更精彩更搞事一点吗?!生活真是一条令人意想不到的路,你永远不知道前路一个坑里会不会还有个坑!!
“……怪兽正在向K—5方向移动。”大地站起身,手里的资料落地都没反应过来,他直勾勾的盯着屏幕,不可思议的喃喃着。
这不应该——
“XIO!出动!”这个时候,父亲的身份和XIO指挥官的身份重叠了。他要保护的是无辜的群众,还要捍卫他女儿的婚礼!
“将怪兽拦截下来!”
“了解!”
【OOC脑洞小插曲】
大地最近很焦躁。
他发现零最近和琉依走得特别近。
特——别——近!!!
#大危机!!新的情敌已经出现!!#
“今天也让我采取一些样本研究一下吧!”琉依今天也一脸好奇。她兴奋的抱着研究数据单页蹦蹦跳跳。
“……嘛,真拿你没办法。”叹了口气,零点了点头。
躲在拐角,大地委屈的看着零和琉依并排着走着,还一路打打闹闹。好不亲密。
他看着零任由琉依对他这里摸一把那里戳一下。还一脸宠溺。
(自带滤镜)
“啧!怎么这么亲密啊!”委屈巴巴的磨牙,说着大地握紧了手里的终端。
“疼疼疼!!大地!”艾克斯无奈的叹了口气,数据分析下来,零喜欢琉依的可能性并不高。可他不打算告诉大地。偶尔让他吃瘪不是很有趣吗。
全然没有意识到自己被零带坏了的奥特战士变成了玩偶状态,蹲在了大地的肩上。“我们现在的行为可以被理解为偷窥,被零发现了可不太妙。”
他会以为你是跟踪变态狂的。
那就对我很有利了。(X)
一天的观察下来。
大地发现零与琉依接触的时间与以前相比多了百分之五十,甚至更多。
“零是不是喜欢上琉依了……”是夜,大地颓废的趴在工作台上,语气幽怨。
“你看起来像是个被主人丢在一边的大狗。大地。你刚刚说什么?”零刚好推门而入,眉头一挑,困惑的问。
“啊啊啊啊啊啊啊不不不不不!没什么……哈哈哈哈,我,我这不是在工作吗,工作。”登时来了精神,噌的坐直,大地迅速的打开电脑,干笑着打着哈哈。
“演技一如既往的差。你那个样子,一看就有端倪。”耸肩,零也懒得猜测大地又在打什么小九九瞒着他,他今天太累了。
“我先去睡了。你也别工作太晚。”他只是回来带上自己的外套。
拿上了东西,零准备回宿舍。
门缓缓的合上。
“零。”大地轻轻的出声。终究是忍不住问出口。
门顿住了。零握着把柄,微微回头。
“你……跟琉依?你们很亲密啊。”
“……”
大地头埋得很低,零看不到他的神情。但却能感受到他紧张的情绪。
“哈。”思考了一会儿零才明白了大地的意思。他笑出了声。“是我的错觉吗?兄弟。你醋坛子打翻了?”
“我的身份暴露了。琉依和三日月守都知道我就是那只黑鹰。他们想采集我的数据。所以最近总是围着我转。你在吃谁的醋?”好笑之余,零还是给大地大概解释了一下前因后果。
大地自动过滤了最后一句话。
他松了口气。然后蹭的拍案而起。
倒是差点把零吓了一跳,不明白他抽的又是个什么风。
!!!
怎么可以!!
我都没有研究过零的数据!!!
这种事情就让我代替零承受吧!!
放开那只零!!有什么都冲我来!!
满脑子断片的大地非常激动。
说做就做。
“喂喂!!你这是要去哪???”零愕然的看着大地一把推开门,抓着终端就往外面跑。顿时不祥的预感横生。
卧槽卧槽卧槽!!他又要搞什么事情?!
叹了口气,零只得打消了回寝室倒头大睡的打算。跟着大地一路在基地里狂奔。
也算是道靓丽的风景线了。
大地狂奔到实验室。直接踹门而入。
闪亮登场。
他涨红了脸,大口大口的喘了会气。
然后一叉腰,字正腔圆的对着正在研究的三日月守和琉依大喝道。
“其实我就是艾———#%*&%!!!”
零及时赶到。阻止了大地脑子一热试图暴露身份的举动。
“你是不是蠢!?!”哭笑不得的捂着大地的嘴连连后退。零尴尬的陪笑。
“对不起让你们受惊了,不用管他,自从上次被迪玛迦烧坏了脑子他智商就停那了,就喜欢时不时抽那么会风。过会就好了不用理他。”
“唔唔唔!!!我就是!!”
大地挣扎着还试图说什么。
零脸色一黑。阴森森的笑了笑。
好呀,让你作死。
他眼睛刷的一下就黑了。
“我就是白()痴!!!对!就是我!!我超级蠢的!!!”一边说着,大地一边手舞足蹈的往外面跑去,不一会儿,就没了影子。
实验室里顿时诡异的集体沉默了一会儿。
三日月守抖了抖。突然联想起了什么。
“……所以……零。之前隼人大半夜在在基地里穿着裤衩狂奔,拦都拦不住也是你干的啰?”三日月守咽了咽口水,抱着资料袋默默的往后面推了一步。
一脸惊恐。
他见着零像是恐怖片里一样缓缓的扭过头,双眸漆黑,闪烁着无机制的冷光。冲着他阴森森的露齿一笑。
“……那个……那个啥,零桑……要是以前有什么事多有得罪……请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啊哈哈哈哈哈,我先走了。”
“啊,我想起来我的快递来了我要去取。”
“我也去我也去!!哈哈哈我最喜欢拆快递了!!”
“拆快递这种事请务必让我代劳!!”
博士琉依山日月守一行三人,冒着冷汗打着哈哈一溜烟没了影子。
嘛,虽然用的方式不一样,但好歹目的还是达到了的。大地。
自那之后,零被拉去采集数据的次数少了许多。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艾克斯:吗的丢脸,这个人不是我的人间体,我不认识。)

评论(1)

热度(6)